拿著忘憂丹走到已經被嚇得癱軟在地上的中年人身邊,林辰把丹藥給他服下了!

這個中年人是無辜的,而他看到了瞳溟施法,所以自己得讓他忘卻這段時間的記憶!

至於戒指裡面的三個人,嘿嘿,不管你是什麼家族,我會上門去坐坐!

而且林辰已經想到了怎麼處理三人的方法了,到時候,他會讓三人知道,什麼才是世界上真正的絕望!

處理完幾人以後,一幫人又開始喝著小酒,至於剛剛發生的事情,一個小插曲罷了! 這艘靈船十分巨大,可以稱得上跟月千歡前世所見的軍艦相比了。

走到寬闊的甲板上,腳下實木的地板隨著步伐的走動,閃爍著烏金陣法的質感。這艘靈船,本身就是一座超級大陣!由巫靈清和墨衍悉心研究出來的,只要有一點動靜,哪怕是一根頭髮絲碰觸到船身的任何一處,他們都會通過中樞紐控制得知。

抬頭見墨九卿和霽華站在欄杆旁等她,月千歡嘴角彎了彎。

這一路,她都沒有停下修鍊。現在修為穩固在了七階武皇巔峰,想要突破八階頗為艱難。但墨九卿已經步入八階武皇巔峰,霽華也不慢。現在剛剛步入七階武皇。

走過去摸了摸霽華的頭,月千歡誇讚道:「霽華很棒了。修鍊速度比爹娘都快,恐怕將來你就能超過我們。」

「歡歡就這麼信他?」墨九卿有些吃味,他也不慢啊!

看到墨九卿吃醋,又得到月千歡的誇讚。霽華得意高興極了,他抬頭挺胸開口說:「娘親說的沒錯,以後就是我來保護爹娘你們了。」

「你?還是在等幾千年吧,我可不會被你比下去的。」墨九卿勾唇笑了笑,他一手摟著月千歡的腰,將心愛的人兒摟入懷中。他們一同抬頭,看向遠處的風景。

聖界處處都是極美的,雲彩是天地靈氣匯聚成形。一呼一吸,都有無數蓬勃的武力遊走體內。

墨九卿開口:「我們離死地不遠了。再有一個月,就能到達。」

「嗯。」月千歡點點頭。

他們走靈船,而不是傳送陣。無非是因為,這裡有幻靈族走動。再加上死地那裡人煙稀少,但凡去的人都會格外受到關注。月千歡他們顯然是不能引起任何關注的。

墨九卿接著說,「我們到了后,先去拜訪娘他們的故人。得到鑰匙,才能進入死地去找月帝陵墓的鑰匙。」

「幻靈族有鑰匙,恐怕會搶先在我們前面了。」霽華不滿說道。

慢幻靈族一拍,就對他們不利!這是個糟糕的現象。

月千歡聞言卻不著急。她朝霽華勾勾手指頭,然後給霽華掩飾了一個全新陌生的手決。霽華照著比劃了一番,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不禁納悶不解。

霽華問月千歡,「娘親,這是什麼?」

「召喚鑰匙的手決。這是爹教給我的,只能是擁有月氏嫡血的人才能做到。霽華你體內也有月氏的血脈,所以你也可以學。」

一聽霽華興奮了,急忙接著追問。「那要怎麼召喚?剛剛我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外公就是靠這個,從幻靈族手中奪到第二把鑰匙的對嗎?」

「沒錯。」月千歡點頭。

她告訴霽華,這必須要等月帝陵墓的鑰匙離開了受約束的地方。就如他們取第一把月帝陵墓的鑰匙一樣,經歷了重重關卡才成功的。現在最後一把月帝陵墓鑰匙在安全的地方,誰也得不到。

倘若最後鑰匙被幻靈族拿到了,那他們就能使用這個手決,隔空搶走鑰匙!因為月江離此刻沒有修為,所以需要他們來做。

霽華嚴肅點頭,「我會好好協助娘親的!」 回到靈船中,月千歡並沒有繼續閉關。她坐下抬頭看著墨九卿和霽華,從九重空間塔里取出一件差點被他們遺忘的東西。

霽華好奇看著月千歡手中的兩個光團。「娘親這是什麼?」

「這是我們在十域秘境中得到的獎勵。」墨九卿給霽華解惑,告訴他這個東西的由來。他們最後離開十域秘境時,從三個老者手中得到的。

出來后就碰上修羅王谷方昱,還有血修羅谷方候的追殺。導致他們一直都沒有空將這個拿出來看看。

因為他們有三人,所以獎勵也是三份。風欲的在他身上,這兩個是月千歡和墨九卿的。

月千歡說:「我也不知道這裡面是什麼。我們一起打開瞧瞧好不好?」

「嗯!但是娘親這個要怎麼打開?」霽華接過一個光球,打量一圈發現沒有任何開口的地方。神識也無法探測這裡面有什麼東西。

月千歡想了想,讓霽華將他手裡的光球給墨九卿。

既然光球是給他們的獎勵,或許只有在他們手中才能被打開。果然,月千歡說中了!光球一到墨九卿手中后,他們腦海中突然冒出來一句咒語。

念動咒語,光球的光芒閃耀收縮起來。最後光芒一點點淡去,露出裡面圓滾滾的盒子。

咔擦一聲!

圓球盒子裂開,裡面的物品顯現在他們面前。

霽華睜大了眼睛看著,月千歡手裡是一隻蝴蝶樣式的發簪。而墨九卿手中的是一塊戒指。發簪和戒指,都是首飾一類的。有什麼用?

狐疑的想法剛剛冒出來,腦海中自動浮現答案。

月千歡眼底閃過驚詫,她拿起蝴蝶發簪說:「這是隱蹤蝶簪。只要用這個簪子在手腕上印下烙印,就能遮掩身份,叫人無法看出。不過這隻對幻靈族有用。而且只能用三次。」

說完看向墨九卿,月千歡好奇問他。「墨九卿你的是什麼?」

「虛幻戒子。同樣是對幻靈族有用,可以將幻靈族困在虛幻之中。似乎連武神境界的幻靈族都可以困住,不過這隻能用一次。」墨九卿說。

他們對視一眼,瞬間明白三個老者給他們這東西是用來做什麼的了。

是來對付幻靈王的!

他們沒有忘記,他們承諾三個老者會對付幻靈王為他們報仇。所以這兩個東西,都是跟幻靈族有關。而且可以用在將來對付幻靈王身上。同樣不用說,風欲手裡的大約也是這個用處。

月千歡:「你的只能用一次,而且能困武神。輕易不能用,可以留著將來對付幻靈王。我這個能有三次使用機會,而且使用一次不限制人數。」

「歡歡想在進入死地后使用?」夫妻同心,墨九卿一看就能知道月千歡的想法。

點點頭,月千歡又朝霽華笑了笑。她說道:「此去死地,我們是一定會和幻靈族撞上的。修羅王谷方昱和血修羅谷方候都認識你我,一見面就暴露了。這是個問題!」

月千歡晃了晃她手裡的隱蹤蝶簪。現在有了這個簪子,正好是試試簪子效果的時候。是否能完完全全隱藏他們的身份,包括站在幻靈族面前也認不出他們? 一直喝到天黑,一群人才結束了這次聚會,老大,老三,老四三人都醉的不成人樣了!

林辰,兮兮,瞳溟都是修鍊者,所以沒有喝醉,歐陽雪的身體被改造過以後也好了不少,只是有一點微微的醉意!

看著醉的不成人樣的三人,林辰有點無語了,自己還有事兒要和老大商量呢!

憋著沒辦法,林辰只得給系統兌換了一顆解酒藥!

嫌棄的捏著王浪嘴巴,給塞了進去,然後看到王浪身上開始冒著一股充滿酒氣的水霧!

逐漸的,王浪身上冒出的水霧越來越少,然後就見王浪迷糊的睜開了眼睛,搖了搖頭,王浪一臉懵逼的看著四周!

現在除了從他一身酒氣來判斷以外,應該沒多少人能看不出來他喝過酒了!

「額,老二,這是幹嘛呢?」老大看著醉死的老三老四,一臉懵逼的看著林辰!

額你丫不會是喝酒喝斷片了吧?

林辰無奈的說到:「老大,過不了多久我和兮兮她們就會離開這兒了,我們去其他地方還有事兒,你們三個是我最好的兄弟!

本來我的奇遇應該告訴他們的,不過老三不靠譜,老四性子比較軟弱,如果我告訴他們交易城的事情,他們很可能會泄露出去,到時候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才沒有告訴他們我的身份!」

聽到林辰的話,老大認同的點了點頭,他知道老三風流成性,嘴無遮攔,要是有人用點美人計,估計他就會被迷的神魂顛倒,把全盤拖出!老四的性子軟弱,如果出點什麼事兒也很可能會把事情泄露出去!

接著林辰又說到:「老大,你想安穩的在這個世界生活,過完餘生。還是想踏出這個世界,體驗其他世界的生活!

如果你想踏出這個世界的話,我就給你一張萬界通行卡,這樣你就可以和來自各個世界的人交易,如果你想安靜的生活的話,我就給你和老三他們開一個公司,以後你們就在這兒好好生活了!」這是林辰考慮了好久才做出的決定,他覺得這事兒還是得徵求老大的意見,老大肯定會有自己的想法!

聽到林辰的話,王浪沉默了,思考了半天,他說到:「你就給我們先開一間公司吧,我知道你的本事,但是我覺得老三我們三個並不太合適和你一起去闖蕩,你也知道我們三個有多大的本事,我們三個只要把這個世界打理好,就算可以的了!

等我們以後打理好了這個世界,再去想其他的吧!還有以後你如果累了就回來,這兒永遠會是你的家,我們四個永遠是兄弟!」

「好吧,你會去辦理一個公司,以你們的名義,到時候你去接管就行了!」林辰沒有多說什麼,老大的有他的選擇自己也不會勉強,而且自己的以後會是什麼樣,連自己都不知道,如果帶著老大他們,就更不好說了!

等王浪做好決定以後,林辰突然笑到:「嘿嘿,既然老大你都這樣決定了,接下來這兒就沒我的事兒了,所以他們兩個就交給你了,我去給你們辦公司!」說完林辰就示意兮兮她們走了!

看著推開門走出去的林辰他們,王浪一臉懵逼,你丫的,把我叫醒就是為了一個選擇和送人回家?

走在走廊里,林辰一臉笑意的走在前面,這時候聽見兮兮問到:「林辰哥哥,接下來我們去哪兒呢?」

林辰笑到:「我去給老大他們註冊一個公司,整理一下,然後我們就可以回斗羅大陸了!」

還好這個時候走廊里沒人,要不然聽到林辰他們的對話估計的罵他們是瘋子,你丫還可以回斗羅大陸了,怎麼不回火星呢?

到前台把賬結了,林辰就帶著兮兮她們打車離開了帝都,至於為什麼要離開帝都呢,因為帝都你丫的到處都是攝像頭,人口又密集,要是被拍到5個人突然消失,估計明天的頭條就是:帝都三女二男突然消失,疑似外星人入侵地球!

…………………

回到萬界交易城,林辰帶著三女來到城主府,然後他心裡問到:「系統,瞳溟如果覺醒武魂的話會不會和她體內已有的黑帝之力衝突?」瞳溟已經修鍊黑帝之力了,要是給她覺醒武魂的時候出一點事兒,那麼自己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了!

「宿主可以選擇覺醒她體內的黑帝神力,那樣的話不用武魂她也可以通過自己的修鍊跟上宿主的腳步!」

「黑帝神力在斗羅大陸里能修鍊嗎?」話說斗羅大陸應該沒有黑帝之力給瞳溟修鍊吧!

「斗羅大陸各類能量充盈,可以提供其修鍊所需的黑帝之力!宿主不必擔心!」

「好吧,那就給瞳溟覺醒她體內的黑帝神力就好了!剛好是最適合她的!」林辰想了一下,要是以後瞳溟施法的時候就告訴別人她是本體武魂,這樣應該沒人懷疑!

「瞳溟,你準備一下,我幫你覺醒你體內的黑帝神力,在下一個世界,如果有人問起你的武魂是什麼武魂,你就說你的武魂是本體武魂!」

瞳溟聽話的點了點頭,然後盤膝坐下,隨後抬頭對林辰示意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看到瞳溟的示意后,林辰默念到:「系統,開始覺醒瞳溟體內的黑帝神力!」

「覺醒開始………」

隨著系統的提示音落下,城主府的四周開始出現柔和的黑色光芒,逐漸匯聚到瞳溟的身體裡面!

漸漸的,湧入瞳溟體內的黑色光芒越來越少,匯聚而來的黑色光芒逐漸包裹著瞳溟,形成了一個黑色的巨繭!

等了一會兒,瞳溟還是沒什麼反應,林辰就抽空去了一趟龍之谷,跟著系統指引的路線,把長舌蝠給帶了回來!

沒有驚動其他的任何人,把長舌蝠帶回來后,瞳溟還是沒什麼動靜,林辰對著兮兮說到:「兮兮,你和雪兒在這兒守著瞳溟,我先回祖星,幫忙把老大他們的公司給弄了,有什麼需要可以找長舌蝠,等到時候我回來我們就回斗羅大陸去!」

兮兮乖巧的點了點頭,「林辰哥哥,你去吧,我們會守護好瞳溟的!」

摸了摸兮兮和歐陽雪的頭,林辰交代了長舌蝠一句,然後就踏入了祖星的交易通道!

看著四處漆黑的天色,林辰想了想,林辰還是決定去那個地方,現在天色已經黑了,註冊公司的地方已經下班了,而在華夏,能在晚上快速的註冊到一個公司的,估計只有那個地方了,剛好可以給老大他們找個後台!(註冊公司,作者沒有註冊過,不知道網上能不能弄,所以這兒就這樣寫,如果有大佬發現不是這樣的,請理解一下!) 「如果這個簪子真的有這樣的效果話。那我們完全不用愁幻靈族!」霽華嘴角微微掀開一絲弧度,但很快又不笑了。

霽華皺眉繼續說:「可是娘親,死地能進去的人數有限。肯定會被幻靈族調查,我們就算成功隱藏了身份,幻靈族也會懷疑到我們身上的。就算沒認出來,不抓我們。也會盯著監視。」

「不錯,指出關鍵來了。」墨九卿點頭,略微誇讚的看向霽華。

霽華有些得意,但難題沒有解決,現在可不是得意的時候。這個問題要怎麼解決呢?

月千歡和墨九卿共同想到了什麼,他們對視交換了一個眼神。這需要他們在見到巫靈清和墨衍那位友人時,才能知道行不行得通。

一個月後,他們成功到達死地。

這裡只是死地的邊緣,要進入死地大門,還要往裡面飛個七八天才能到達。巫靈清和墨衍降下靈船,告訴他們要走路去見那位友人。

他能創造出進入死地的鑰匙,實力不凡,身份也不凡。但想要見他,不是朋友是絕對找不到他的。

靈船停下時,巫靈清抬頭看向月江離。她說:「親家身份特殊,且修為沒有恢復。還是不要與我們一同去的好。」

「我爹去我的九重空間塔吧。小妖凰,白糰子他們都在那兒。也能陪我爹說說話,若有緊急情況我爹也能及時出來。」月千歡提議說道。

月江離最好不跟他們一起進去。不然出現什麼事情,他們難免照料不到月江離。

但留在靈船里也不安全,還不如去九重空間塔。

距今為止,巫靈清他們還沒有進去過月千歡的九重空間塔。但聽說過九重空間塔是月氏瑰寶,十分牢靠安全。連兩把月帝陵墓的鑰匙,都安放在裡面讓小妖凰守著。

他們點點頭,沒有意見。月江離就更不會有意見了。

送月江離進入九重空間塔后,他們才一同往那位友人的住處走去。路上,巫靈清和墨衍一人一句向他們介紹這個友人的身份。以免見了面打起來。

墨九卿聽了皺眉,「他是幻靈族?」

「是。」墨衍點頭。

霽華驚訝極了。「既然是幻靈族,又怎麼會和幻靈族是死敵?」

「因為他愛上了一個人類。並且想要娶這個人類,而幻靈族是不允許這門婚事的。他的家人引開他后,殺了他的未婚妻。幻靈族以為這樣就能杜絕他的異心,卻不想就這樣失去了一個天才。」巫靈清嘆息的語氣說道。

幻靈族是很團結,尊卑分明。

但越尊貴的身份,其實越不自由。如這位朋友,是谷方等級的,而且曾還是以為修羅王。實力比血修羅谷方候更甚一籌。由此可見,他愛上人類的下場。

網游之最強傳說 殺妻之恨,讓他恨上了幻靈族。並且時刻準備著復仇!

巫靈清繼續說:「因為這層仇恨,他會幫我們。但進入死地之後的事,就不好說了。還有,他脾氣古怪,說話不好聽。你兩可別刺激他。到了!」

說話間,他們到了。 這是坐落在懸崖峭壁邊上,五座茅草屋構建起來的一座院子。不小,但也不算大。

但對於一個實力比血修羅谷方候還要強大的強者來說,隱居在這樣的地方一看就能猜測是出了什麼事。 轉身償愛 巫靈清和墨衍讓月千歡他們現在外面等一等,隨後他們先上前敲門。

敲了足足有十幾聲,門才打開。

巫靈清他們進去后又有一炷香的時間,巫靈清才出來朝他們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們可以進去了。

月千歡,墨九卿和霽華走近其中一間茅草屋中。抬頭,率先看到坐在木桌後面的男人。他頭髮皆白,一雙紫瞳滄桑頹廢。明明看起來不過三十多歲的外表,卻有種給人遲暮老人的感覺。

他開口:「坐吧。」

月千歡他們坐在木桌的另一邊。上面的蒲團不多不少,剛好夠他們圍著一圈坐下。

男人也就是巫靈清他們的朋友,叫做谷方蕭。他抬頭,一頭白髮下紫瞳頹廢的看了眼月千歡他們。谷方蕭伸出手敲了敲桌子。

有三樣東西包裹在光芒中飛向他們。谷方蕭說:「這是給小輩的見面禮。」

月千歡他們並沒有詫異,收下禮物向谷方蕭道謝。「謝謝。」

「用不著客氣。只是沒想到巫靈清和墨衍,你們兩的孩子都這麼大,孫兒也長大了。以前可沒聽說過你們還有兒子。」谷方蕭明明是打趣的語氣,卻也說的死氣沉沉的。

他目光飄忽看向窗外,好像透過空間在看什麼。他嘟囔道:「若是秀兒還在,我們的孩子也這樣大了吧。」

「蕭,我們這次來是想請你幫忙的。」墨衍開口,打斷谷方蕭的悲傷沉思。

因為他知道,若是不打斷。很有可能今天他們什麼都做不了,得被迫聽谷方蕭回憶過去了。聽聽其實也沒什麼,但當你聽了上百次,內心絕對是拒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