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屠遠這個人,就是有著一股牛勁。越是困難的東西,屠遠就越是要把它完成。屠遠就不信,這去取的龍象訣,能夠難道自己。休息片刻之後,屠遠便是再度站了起來,繼續修鍊。 在屠遠修鍊了整整三天以後,屠遠終於是察覺到自己的腿部肌肉的修鍊至上,開始有了一點小小的成就。雖然只是極為微小的提升,但是對於屠遠來說,卻絕對是莫大的鼓勵。

而這個時候,唐婉卻是走了過來,對著屠遠說道:「屠遠,如今我已經是在陸家呆了夠長的時間了,我也是時候回去唐家了。在臨走之前,我想要問一下,你是跟我回去唐家,還是繼續留在陸家。」

「唐小姐要走了?」聽到唐婉這麼說,屠遠也是無比驚訝的說道。畢竟這兩天,他可是看唐婉和陸務觀你儂我儂,不亦樂乎,沒想到這麼快,這二人就要分別了。

「不錯。」唐婉點了點頭,對著屠遠道。

「屠遠的命是唐小姐救的,既然唐小姐要回唐家的話,那麼屠遠自然是跟唐小姐回去唐家。」屠遠急忙說道。這幾天,雖然陸務觀和陸家人不介意,但是屠遠在陸家,也是呆的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了。只不過唐婉一直呆在這裡,屠遠自然是只能夠硬著頭皮待下去。如今唐婉要離開,屠遠自然是跟著唐婉一起走。若是唐婉走了,屠遠還留在陸家的話,這也是讓屠遠,臉面上有些掛不過去。

「既然如此,那自然是最好的了,我去和管家商量一下,將管家給屠遠你備一輛馬車。」唐婉說著,便是要朝外走去。

「不必如此麻煩,我走路就好了。」屠遠自然是明白,自己和唐婉孤男寡女待在一輛馬車裡不合適。但是唐婉特地幫自己備一輛馬車的話,實在是太麻煩了。而且屠遠如今修鍊龍象訣而已吼四小有成就,多多走路的話,對於他腿部肌肉的鍛煉,也是有著大大的好處。

「南宮少爺,唐婉終於是要離開陸家了。」這個時候,在陸家不遠處的一個客棧之中,一個戴著方巾的胖子,便是鬼鬼祟祟的來到南宮樂邊上,諂媚的說道。

「好,等了這麼久,終於是出來了。」南宮樂的嘴角,也是不由揚起了一陣冷笑。之前在陸家壽宴之上,唐婉可以說是讓他丟盡了臉面。尤其是唐婉邊上的那個小白臉,更是讓他無地自容。如今既然唐婉離開陸家,那麼他南宮樂,自然是要好好收拾唐婉一番。讓她明白明白,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強者。

聽到唐婉要離開,陸務觀雖然不舍,但卻依舊將唐婉送到了門口。唐婉坐上馬車之後,屠遠便是跟著丫鬟家丁一起,在後面走著,而唐森則是坐上一匹馬,跟在唐婉的身邊。

一個時辰之後,唐家的馬車便是離開東陽市,來到東陽市不遠處的一個森林之中。

「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這個時候,一道聲音便是從一棵大樹之後傳了過來。隨後一個蒙面人,便是從樹後走了出來。蒙面人身上的氣息,極為陰冷。看向唐婉所在的馬車的時候,也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你們幾個,還不快點將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蒙面人直接對著屠遠幾人說道。

「小姐,您先休息一下,眼前的情況,交給老夫去解決。」看到蒙面人這如此囂張霸氣的樣子,唐森便是來到唐婉所坐的馬車的邊上,對著唐婉說道。

「管家你千萬要小心啊。」唐婉則是擔心的說道。

「小姐放心,老夫必定會安全回來。」唐森笑了笑,便是從馬上走了下來,朝著蒙面人緩緩走去。而在唐森朝著前方走去的時候,屠遠也是默默的來到了馬車邊上。在進入這一片森林之後,屠遠便是察覺到了幾道氣息。或許這幾道氣息對於唐森來說是不敏感的。但是對於屠遠這樣的修鍊者來說,卻是極為敏感。在屠遠看來,眼前的這一個蒙面人,只是一個誘餌罷了。他的目的,只是要將唐森吸引過去,到時候他們的人手便是會出現,將唐森纏住。一旦唐森被纏住,這些人便是會直接對唐婉出手。

唐家的這些家丁丫鬟,根本沒有戰鬥力可言。所以纏住唐森以後,這些黑衣人也是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將唐婉帶走。不過不得不說,他們的這個計劃是相當的成功,但是他們卻始終忽略了一個人,那就是屠遠。雖然黑龍域之中並沒有靈力,但是屠遠體內的靈力,卻是不受限制。若是這些黑衣人出現的話,屠遠也是可以直接用靈力對付他們。

當然,因為這裡是黑龍域的關係,屠遠也是不想暴露自己擁有靈力的事實。所以屠遠也是想要憑藉著自己在黑龍域所學的龍象訣,將這自己的敵人打敗。

而在唐森靠近蒙面人之後,便是有著數個門面人,直接站了出來,將唐森團團圍住。而剩下的這些個蒙面人,也果然是不出屠遠所料,開始朝著馬車緩緩地靠近,而他們的目的,則是唐婉。

不過屠遠也同樣是察覺到,當他們其中的一些人看向自己的時候,眼神之中居然也是帶著一絲殺意。而當看到這一股殺意的時候,屠遠便是直接明白,今天對唐婉動手的,究竟是何人。

畢竟屠遠雷黑龍域,才幾天的時間。而屠遠得罪的,就只有一個人。眼下這些黑衣人既然對自己產生了殺意,那就說明,這些黑衣人背後的人,想要殺掉自己。而這樣的結果,顯然是極為明顯。不過屠遠現在,也是不打算這麼快的將這些黑衣人拆穿。

「屠遠,現在怎麼辦啊。」當看到黑衣人接近的時候,唐婉也是徹底的慌了。身為唐家的大小姐,唐婉也是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面。此時看到眼前這麼多的黑衣人,唐婉也是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至於唐森,則是無比的著急,但是眼下唐森被黑衣人團團圍住,根本騰不出身來。想要解救唐婉,則是更加的不可能。

「唐小姐,你在馬車裡好好待著,不要出來,這些人,就交給我了。」屠遠也是略帶一絲警惕的說道。眼前這些人的實力雖然不高,但是在不使用靈力的情況下,想要將眼前的這些人全部打敗,屠遠還真的沒有多少信心。 看到這些黑衣人靠近,看到這些黑衣人靠近,屠遠便是直接沖了過去。眼前的這些黑衣人,便是瞬間將屠遠包圍。屠遠當即一個拳頭,便是揮舞了過去。屠遠眼前的這個黑衣人,便是急忙揮舞著手中的長刀,朝著屠遠砍了過來。

「咻咻。」長刀在空中揮舞,帶起一道聲音。屠遠急忙一個閃身,躲開長刀的攻擊。雖然說在手臂的力量之上,屠遠並沒有增加多少。但是經過金鱗強化后的身體,力量比起普通人,本就是要強上一截。如今屠遠手上的力道,怕是有著百斤。而屠遠的戰鬥經驗,又是無比的豐富。這些黑衣人和屠遠比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剛剛上戰場的新兵。而屠遠,則是一個久經沙場的將軍,二人之間,可以說是根本沒有多少可比性。

屠遠的拳頭,直接落在黑衣人的臉上,黑衣人便是被屠遠,一拳擊飛。甚至連牙齒,都是被屠遠打掉幾顆。

看到自己的夥伴被屠遠攻擊,其餘黑衣人也是紛紛上來,揮舞著手中的長刀,對著屠遠砍了過來。屠遠的身體,左閃右避,躲開這些黑衣人的攻擊,隨後屠遠便是一個勾拳,再度將一個黑衣人打趴下。在將這個黑衣人打趴下的同時,屠遠也是一把奪過這個黑衣人手中的長刀。

當長刀被抓在手上之後,屠遠便是不懷好意的看了看眼前的這些黑衣人。雖然說刀在屠遠的手中遠不如劍來的順手,而且如今屠遠手中的這一把長刀,比起傲龍劍要輕上不少。但是比起赤手空拳,卻是要強的太多。

屠遠二話不說,直接揮舞著手中的長刀,對著其中一個黑衣人砍了過去。面對屠遠突如其來的攻擊,這個黑衣人甚至是連反應都是來不及,便是直接被屠遠一刀兩斷。

當看到自己的同伴直接被屠遠攔腰砍死的時候,這些黑衣人看向屠遠的眼神,也都是多了一絲忌憚。原本他們也是以為,唐森是這一次任務的主要目標,可是眼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卻是成了他們的心腹大敵。其難纏程度,比起唐森,都是不遑多讓。

「你們還有誰要上來。」看著眼前的這幾個黑衣人,屠遠也是笑了笑。屠遠明白,之前直接的果斷出手,已經是形成了一定的震懾。也是讓這些黑衣人,對自己有了一定的忌憚。所以此時,屠遠也是對著這些黑衣人挑釁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圍攻唐森的這些個黑衣人之中,卻是突然出來一人,朝著唐婉所在的馬車快速的跑了過去。當看到這個黑衣人跑來的時候,唐婉也是不由大驚失色。至於跟隨唐婉的家丁和丫鬟,更是紛紛變色。她們和唐婉不一樣,他們並沒有修鍊任何的功法,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家丁和丫鬟。面對這些黑衣人,根本是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而屠遠則是連看都不看,便是將手中的刀,對著身後一扔。哪一個黑衣人,便是直接被屠遠手中的長刀給洞穿,在距離唐婉的馬車一米不到的地方,緩緩倒下。

「兄弟們,上。」看到屠遠手中長刀離開,這些黑衣人也是紛紛出手,朝著屠遠砍去。

「你們這樣的水平,還想和我斗。」屠遠則是一陣冷笑,隨即一腳踢出。屠遠的腳上,可是綁著五十公斤的沙袋。屠遠的這一腳,直接落在一個黑衣人的脖子之上。這個黑衣人的脖子,居然直接被屠遠踢斷。隨後屠遠便是縱身一躍,對著另一個黑衣人縱身一踢。屠遠的腳,便是落在了這個黑衣人的胸口之上。這個黑衣人的胸口,都是塌陷進去一塊。

不過好在,因為屠遠腳上綁著沙袋的關係,屠遠並不能將所有的力量釋放開來。所以這個黑衣人,雖然受傷,但卻並非太嚴重。

而就在此時,一個黑衣人的大刀,便是落到了屠遠的面前。眼看著,就要落在屠遠的身上。

說時遲那時快,屠遠直接伸出左手,將這一把大刀握住。屠遠的皮膚雖然是經過金鱗的強化,但是當屠遠接下這把刀的時候,還是有著一絲一絲的鮮血,在屠遠的掌心之中流出。

屠遠用力的一抽,便是將這把刀從眼前這個黑衣人的手中直接抽離。隨後屠遠便是一拳揮出,拳頭落在這個黑衣人的胸口,這個黑衣人連連後退,一口鮮血,便是自其口中流出。而屠遠這個時候,也是將手中的長刀直接一扔,手中的長刀便是直接洞穿這個黑衣人的身體。

緊接著屠遠便是朝著另一個黑衣人快速的跑了過去,再度一個踢腿,將其打倒在地。屠遠直接坐上這個黑衣人的身上,對著這個黑衣人,一頓亂揍。雖然蒙著一塊黑布,但是眾人也都是看得出來,這個黑衣人應當是被屠遠走成了豬哥模樣。

而此時剩下的這些個黑衣人,也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從屠遠出手到現在,僅僅是幾分鐘的時間,便是有著四個人被其擊殺。被他打傷的,也是不在少數。而屠遠,只是手掌之上受了一絲皮外傷。而隨著他們的人越來越少,想必屠遠對付起來,也是會越加的容易。那麼到時候,恐怕他們幾個人,也將是會全軍覆沒。而這樣的結果,他們顯然是不願意承受的。尤其是看到屠遠越戰越勇的樣子,也是有著不少人,打起了退堂鼓。

這些黑衣人相視一眼之後,便是直接轉身離開。至於屠遠,則是連看都懶得看這些人。窮寇莫追的道理,屠遠還是明白的。

而屠遠這個時候,則是笑眯眯的看向自己屁股下面的這個黑衣人,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

當看到屠遠這樣的一個笑容的時候,這個黑衣人的額頭之上,也儘是冷汗。雖然說現在屠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初入江湖的少年,但是經歷了之前的那一番打鬥,這個黑衣人也是絕對明白,屠遠是個狠角色。

此刻圍攻唐森的黑衣人,也是已經散去,唐森脫身以後,便是直接朝著屠遠趕了過來。

「唐管家,我抓到一個俘虜。」屠遠則是像拎兔子一樣,將這個黑衣人拎了起來,對著唐森說道。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唐森一把拽下這個黑衣人的面上,對著其狠狠的問道。之前的莫名其妙的搶劫,已經是讓唐森有點動怒。而從這些蛛絲馬跡之中,唐森也是可以判斷,眼前這些黑衣人,並非是山賊這麼簡單。

然而面對唐森的問話,這個黑衣人卻是始終閉口不言。甚至連看向唐森的時候,眼神之中都是帶著一股怒火。

「不說是吧。」唐森說著,便是一拳打在了黑衣人的腹部。一口鮮血,便是自黑衣人的口中吐出。但是這個黑衣人,始終是閉口不言。

「你。」在打了數拳之後,唐森也是拿這個黑衣人沒有絲毫的辦法。

「唐管家,你這樣問,是問不出什麼來的。」而這個時候,屠遠則是略帶興奮開口說道。「不如,你將他交給我,半個時辰之內,我保證讓他開口。」

「你?好吧。」聽到屠遠這麼一說,唐森反倒是有些猶豫起來了。對於屠遠,唐森也是有點不相信。不過想到屠遠之前的身手的時候,唐森也是覺得,屠遠並非是一般人。既然屠遠開口的話,那麼就讓他試試看吧。

聽到唐森這麼說之後,屠遠便是直接將這個黑衣人帶到不遠處的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樹邊上。隨後屠遠便是取出一段繩子,將這個黑衣人綁在樹上。

「我知道你嘴巴牢,我也知道你是好漢,一般的方法,是撬不開你的口的。」屠遠拿起手中的匕首,對著這個黑衣人的臉拍了拍。

「呸。」這個黑衣人則是一口唾沫,直接朝著屠遠吐了過去。屠遠一個閃身,躲了開來。

「真沒想到,被俘虜了你還這麼不老實啊。」屠遠手中的匕首直接揮動,將這個黑衣人的衣服,直接割碎。緊接著,屠遠便是將黑衣人的衣服捏作一團,直接塞到這個黑衣人的嘴裡。「這下,我看你還這麼吐我。」

這個黑衣人的雙眼瞪得如銅鈴一般,對著屠遠瞪去。在剛被抓住的時候,這個黑衣人或許還有一絲害怕,但是等到接受這個俘虜的身份之後,黑衣人的害怕之意,便是消散。被俘虜的代價,最多就是一死。早死晚死都得死,有什麼好怕的。所以此時,黑衣人可以說是沒有絲毫畏懼。他倒是要看看,屠遠到底要怎麼折磨自己。

「其實我這個人吧,平時挺有愛心的,像什麼花花草草,小動物什麼的,我都是很愛護的,我甚至連一隻螞蟻,都是不捨得踩死。」屠遠這個時候,緩緩開口道。只是屠遠的這句話在黑衣人聽來,簡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殺人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說自己有愛心。只是此時他的嘴巴被塞住,根本是一個字都是說不出來。唯一能做的,就是個屠遠一個大大的白眼。

「所以吧,我是不會殺你的。」屠遠繼續說道。「不過既然你們敢對我出手,那麼一點小小的懲罰還是要的。當然,如果你肯說出來你的幕後主使到底是誰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放過你。」

聽完屠遠這句話,黑衣人便是直接一個扭頭,顯然是不打算和屠遠做過多的交流。

對於黑衣人這樣的行為,屠遠倒也是沒有絲毫的在意,而是繼續的說道。「你也別著急拒絕,等我說說看我的懲罰手段之後,你再拒絕也是來得及。當然,你要是想開了,想要告訴我了,你就點點頭就好了。」

「其實我也不會用刑什麼的,我的懲罰手段,也很簡單,就是將你皮膚之上的肉,一塊一塊的割下來。」屠遠笑了笑,便是將匕首貼在黑衣人的身上滑了一下。

被屠遠這麼一劃,黑衣人也是頓時覺得毛骨悚然,一絲絲的冷汗,在額頭之上留了下來。

「你放心,我下手很有分寸的,我敢保證,你不會死的。但是同樣的,你也是要清除的感受到,你身上所承受的痛苦。不過你放心,我早就準備好了為你治療傷勢的藥物。」屠遠說著,便是拿出一些白色顆粒狀物體。

屠遠拿起手指,蘸了一下這個白色顆粒狀物體之後,便是用舌頭舔了一下。隨即屠遠便是露出一個嫌棄的表情,道:「真咸。」

而此時這個黑衣人的後背,已經是完全被冷汗所浸濕了。從屠遠的言語和表情之中,這個黑衣人也是大致明白,屠遠手上拿著的白色顆粒物是什麼了。只是黑衣人沒有想到的是,屠遠的身上,居然是隨身攜帶著鹽。

「當然,還有這個。」屠遠說著,便是再度拿出來一個瓶子。「這個瓶子裡面裝著的,可是百花蜜。這百花蜜的味道,可是相當好。就算我平時,都是捨不得吃。不過今天,我也是拿出來給你療傷,怎麼樣,我大方吧。」屠遠笑了笑,對著黑衣人洋洋得意的說道。「只不過這百花蜜塗在身上啊,容易吸引小蟲子,像螞蟻什麼的過來。只是不知道到時候,你身上能夠吸引多少只螞蟻啊。」

「好了,那麼我們現在開始吧。」屠遠說著,便是將手中的匕首,輕輕的貼上黑衣人的皮膚。當冰涼的觸感在黑衣人皮膚之上再度劃過的時候,黑衣人的最後一道防線,也是被徹底的擊潰。死,他不怕,但是屠遠這樣的手段,卻是讓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害怕。這一刻,黑衣人的腦袋,則是如小雞啄米一般點了起來。

「你要說了?可是我還沒動手啊。」屠遠則是一臉無辜的說道。「要不這樣吧,你等我先動了手了,你再說。」

聽到屠遠這句話,黑衣人也是快要哭出來了,腦袋點的也是越加的厲害。

「哎,真的是一點意思都沒有。」屠遠說著,便是將這個黑衣人身上的繩索直接割斷,將這個黑衣人,帶到了唐森的面前。

當看到唐森的時候,這個黑衣人真的是覺得,唐森就是一個天使一般,那樣善良,那樣純潔。

「唐管家,他說他要交代了。」屠遠則是不在意的說道。畢竟屠遠,也是早就猜到了這幕後黑手是誰。只是這樣的話在屠遠口中說出來的話,顯然是沒有從黑衣人口中說出來更加的可信。

「快說,到底是誰,指使你動手的。」唐森也是二話不說,直接問道。

「是南宮樂,你們唐家在陸老爺子的大壽之上讓南宮樂丟了顏面,南宮樂想要報復,教訓你們一番,這才讓我們出手,將唐小姐帶回去。」黑衣人脫口而出。對於屠遠,他是真的怕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屠遠說著,便是拍了拍黑衣人的肩膀,示意黑衣人離去。

聽到屠遠這麼說,黑衣人也是如臨大赦,連滾帶爬的跑了開來。

「屠遠,你這是幹什麼。」當看到屠遠放眼前的這個黑衣人離開,唐森便是不解起來。

「唐管家,你不放他走,難不成你還將他帶回去啊。」屠遠則是無語的說道。這個黑衣人這一次已經是被屠遠給嚇破膽,相信也是不會再對唐婉出手。而屠遠也不是什麼嗜殺的人,放這個黑衣人回去,也是在情理之中。

「你。」被屠遠這麼一說,唐森也是頓時說不出話來。不過這個黑衣人也是沒有什麼威脅,既然屠遠放走了,那就讓他離開好了。

「你什麼你啊,唐管家你還是好好想想,接下來怎麼辦吧。」屠遠則是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被屠遠這麼一說,唐森反倒是有些疑惑起來了。

看著唐森不解的樣子,屠遠也是暗暗腹誹。真是不明白,唐森這樣子,是怎麼當上唐家的管家的。不過不管怎麼說,唐婉都是屠遠的救命恩人。所以於情於理,屠遠都是要提醒一下的。「難不成唐管家你認為,南宮樂會這麼算了?」

「這?」聽到屠遠這麼說,唐森也是有些猶豫起來。

「若是我是南宮樂的話,我必定不會這麼算了。」屠遠則是信誓旦旦的回答道。「雖然這第一批人並沒有成功將唐小姐帶走,但是南宮樂既然有這樣的想法,那麼南宮樂必然是留有後手。之前南宮樂不了解我們這一行人的實力,所以第一批人的實力也是相對沒有那麼強。可是現在南宮樂已經了解了我們的實力,想必接下來,南宮樂必定會派出高手來對付我們。而我們的馬車速度緩慢,南宮樂也是完全有時間,在我們回去南充城之前,再次出手。

「好,我知道了。」聽屠遠說完,唐森也是面色凝重的說道。與此同時,唐森也是加快了速度,朝著南充城之中快速的趕去。

「什麼,你們居然失敗了。」在靠近南充城的一處驛站之中,南宮樂的臉色也是極為難看。自己這一次,安排了這麼多的人手,沒想到居然還是失敗了。

「南宮少爺,這一次也是怪不得我們。唐小姐的身邊,有著一個少年,實力強勁,而且出手極為狠辣。我們好幾個兄弟,都是葬送在這個少年的手中啊。」黑衣人的老大也是慌張的說道。

「屠遠?」聽到黑衣人的老大這麼說,南宮樂的腦海之中,便是浮現出一個人。當初在陸家的時候,便是屠遠幫著唐婉,狠狠的擺了自己一道。沒想到現在,屠遠居然又插手自己的事情。

「你說的這個少年,究竟是什麼實力。」南宮樂此時,也是對著黑衣人的老大問道。

「這個少年的實力我也不是特別清楚,不過初步估計,應該是有五百斤的力道。」黑衣人的老大,急忙和南宮樂說道。「而且這個少年的肉體極為強勁,我們兄弟根本是難以傷到他。」

「好了,我知道了。」南宮樂此時也是揮了揮手,示意黑衣人的老大下去。

「張恆王超,你們兩個,有沒有有信心將這個屠遠給解決了。」南宮樂轉頭,對著身後的兩個中年男子說道。

「少爺你儘管放心,到時候,我們必定會提著屠遠的頭顱來見您。」兩個中年男子嘴角閃過一絲微笑,對著南宮樂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讓劉叔陪你們一起去,到時候劉叔會將唐森牽制住,你們兩個,就負責斬殺屠遠,順便將唐婉帶過來。」南宮樂對著二人吩咐道。

「遵命。」二人說完,便是直接走了出去。

「屠遠,我倒是要看看,這一次,你還死不死。」看著二人離開,南宮樂的嘴角,也是閃過一絲殘忍的笑容。

至於此時的屠遠,則是來到馬車邊上,和唐婉有說有笑。似乎並沒有因為之前的事情,受到絲毫影響一般。

而就在二人走到了一半路程的時候,屠遠也是敏銳的察覺到,幾道氣息朝著自己靠近。雖然黑龍域之中的修行者修鍊的並非是靈力,但是屠遠也是可以通過這些煉體士對氣息的吐納,大致判斷這些煉體士的強悍程度。眼下這些煉體士,顯然是比起之前過來的黑衣人,要強上不少。

唐森在煉體之上的造詣雖然要遠遠超過屠遠,但是在氣機之上的感知,卻是遠不如屠遠。此時的唐森,對於即將靠近的危險,也是沒有絲毫的察覺。依舊是帶著馬車,朝著南充城趕去。不過唐森的狀態,始終是小心翼翼。似乎是要看看,周圍有什麼危險一般。

對於唐森這樣的行為,屠遠也是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唐森雖然是小心翼翼,想要察覺敵人的存在。可是如今,敵人都是已經來到了身邊,可是唐森卻沒有絲毫的察覺。

屠遠此時,則是微微彎下腰,撿起了三塊石頭。

「屠遠,你撿石頭做什麼啊。」當看到屠遠撿起石頭的時候,唐婉也是有些疑惑。顯然是不明白,屠遠撿這些石頭,到底有什麼用。

「這些石頭可是有著大用,唐小姐你等下就知道了。」屠遠則是笑了笑,對著唐婉說道。

「哦。」唐婉雖然疑惑,但是屠遠不說,唐婉也是懶得問。而此時的唐森,也是察覺到了屠遠的怪異舉動,對於屠遠這樣的怪異舉動,也是心存竇疑。唐森也是懷疑,屠遠是否是察覺到了,有敵人正在靠近。只是唐森仔細查探了周圍一番之後,卻並沒有察覺到絲毫的動靜。唐森懸著的心,也是稍稍放鬆了一些。

然而就在唐森剛剛將懸著的心放下,一道寒光,便是一閃而過。隨後唐森便是看到一道黑影,握著長劍,朝著他直接刺了過來。而與此同時,更是有著兩道劍影,朝著屠遠刺了過去。唐森的臉色當即大變,唐婉也是大驚失色。唯有屠遠,似乎是早就知道了一般。甚至連表情,都是沒有絲毫的改變。 唐森身上的氣勢,當即便是爆發而出。對著沖自己而來的這一道劍影,直接躍去。至於沖向屠遠的兩道劍氣,唐森則是全然不顧。畢竟這兩道劍氣,乃是沖著屠遠而去,而並非是沖著唐婉而去。

屠遠的嘴角,則是露出一絲冷笑,隨後屠遠手中的三枚石子,便是直接扔出。在扔出這三枚石子的時候,屠遠的靈力,也是偷偷的注入了石子之中。只不過屠遠的手法極其隱晦,就算是元嬰境高手,都是不一定能夠察覺。當然,若是屠遠如今所在的,並非是黑龍域,而是天元大陸的其他地域,屠遠這樣的手段必定是被知曉。畢竟這樣的手段,天元大陸的修行者也同樣會使用。

但是黑龍域的修行者,對於屠遠這樣的手段,卻顯然並不知情。在他們看來,屠遠所扔的,就只是一枚普通的石子而已。而這樣的情況,顯然是屠遠所想要看到的。當這幾枚石子就要命中這三人的時候,屠遠當即便是催動靈力,這三枚石子,也是在一瞬間爆發開來。石子爆炸產生的衝擊波,直接命中三人。三人的身體,直接被震飛。只是在外人看來,顯然是屠遠出手的力道極大,從而讓石子在擊中三人身體的時候,直接破碎,從而將三人直接震飛開來。

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唐森也是無比的驚訝。之前屠遠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唐森也是見識過了。在他看來,屠遠的實力在黑龍域的年輕一輩之中算是中下的水準。不過屠遠的戰鬥經驗極為豐富,憑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屠遠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之中也是能夠算作中等水準。對付起來之前幾個黑衣人固然是沒有絲毫問題,但是眼前這些人的實力,卻絕對不是之前的黑衣人能夠比擬的。可是現在,屠遠居然是一擊,將這三個人都盡數擊退。

若是屠遠將其中一人擊退,固然是可以說屠遠爆發力驚人。可是將三人都是逼退的話,可就不是爆發力這麼簡單了。

和唐森同樣震驚的,還有出手的三人。張恆王超在屠遠的攻擊之下,居然是直接受了內傷。至於這位被南宮樂稱作劉叔的中年男子,雖然情況不至於像張恆王超這般嚴重,但是依舊在屠遠的攻擊之下,受了一些傷。

不過既然已經出手了,三人自然是不會因為屠遠的這麼一道攻擊,從而退卻。三人當今縱身一躍,便是朝著屠遠和唐森再度攻去。

「劉名揚,你找死?」當看到對方再度攻來的時候,唐森也是怒吼一聲。

「想讓我死,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了。」劉名揚說著,手中的長劍便是揮舞而出。一道劍光,猶如緞帶一般揮灑,和唐森手中的長劍盡數交織在一起。

而張恆和王超,在此時也是對屠遠出手。張恆手中長劍劍光閃爍,對著屠遠直接砍了過去。王超手中的長劍,也是朝著屠遠狠狠刺去。

當看到二人攻來,屠遠當即迎了上去。屠遠的拳頭,直接揮舞而出,對著張恆狠狠攻擊而去。張恆手中的長劍直接橫向一砍,便是對著屠遠的拳頭揮去。

屠遠急忙一個弓身,躲開張恆手中長劍的攻擊。而屠遠的攻勢,也是在張恆這樣的攻擊之下,直接被化解。這個之後,屠遠乾脆化拳為爪,直接對著張恆的長劍抓了過去。屠遠的手指,扣在劍身之上。隨後一股大力,便是自屠遠的手中爆發。

可是很快,屠遠便是發現,自己這一次,居然沒能夠將張恆手中的長劍奪下。張恆的力量,居然是要超過屠遠不少。而與此同時,王超的長劍便是揮舞而來,屠遠當即一個側身,躲開王超的攻擊。而王超的攻擊,也是落在了張恆的劍上。屠遠的靈力,也是在這一刻爆發,屠遠手上的力道隨即爆炸來開,將張恆手中的長劍,直接奪下。與此同時,屠遠的另一隻手,則是朝著王超手中的長劍扣去。

王超見狀,一個拳頭便是落在了屠遠的身上。屠遠靈力鼓動,將王超的這一記攻擊,直接硬扛下來。隨後屠遠的手上力道便是再度爆發,將王超手中的長劍,也是直接奪了下來。隨後屠遠便是用力向後一扔,二人手上的長劍,便是直直的插入屠遠身後的一棵大樹之中。

張恆見狀,當即一腳便是踢了過來。屠遠的腳尖,直接點在了張恆的小腿之處,將張恆的這一腳,直接踢了回去。張恆吃痛,一個拳頭揮舞過來。屠遠的手掌直接接下張恆的這一道拳頭,奈何張恆的力量比起屠遠,要大上些許。屠遠在接下這麼一道攻擊的時候,便是連連後退。

張恆和王超見狀,便是快步朝著屠遠靠近。隨後張恆和王超的拳頭便是一齊揮出,對著屠遠的胸口,攻擊而去。

屠遠雙手一彎,擋在胸口,將二人的攻擊盡數接下。但是固然屠遠是接下來二人的攻擊,屠遠的臟腑之中,卻是一陣氣血翻湧。二人的力量本來就超過屠遠,屠遠和其中一人硬碰硬都是得不到好處。就更別說如今,兩個人更是聯手對付屠遠。

屠遠後退數步,方才穩下身形。看向二人的時候,眼神之中也不由多了一絲驚訝之色。雖然自己並沒有動用靈力,但是二人能夠將自己逼到這樣的地步,卻已經是說明了很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