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種他不敢去想的猜測,主人在懷疑他會背叛他……

立即語氣堅定地道:「您是我的主人,您的一切決定我都會無條件服從!主人讓我去,我便去!主人不讓我去,我就會一直跟在主人身邊!」

「很好。」麥洛的聲音變得溫潤,突然低低笑了一聲道:「是把你嚇到了嗎?」

「沒有!」

即使不在主人面前,男人的基本素養也讓他微微低了低頭。

那邊頓了許久,才傳來麥洛變得嚴肅的聲音,「上一次,你的任務失敗了。這一次,我不允許你再有半分差池,作為密訓營的最強者,必須百分百給我完成任務!「

「是,主人。」

麥洛繼續道:「21天前,ODD老大拿了10個億來買你,雖然我不差那10個億,但是我現在想將你賣給ODD老大,作為給ODD老大的新年禮物……」

「主人?」roce瞬間緊張了起來,出聲打斷了麥洛的話。

「別急,我還沒說完。你人是她的,但你的心,是我的,可明白?」

Roce緊緊握了一下手機,皺眉回答道:「主人,我不明白。」

「……」麥洛頓了頓,只能解釋道:「我讓你做ODD的內探,隨意給我彙報ODD老大的消息,你應該學過如何取得新主人的信任,等得到ODD老大的信任,我再給你下一個任務!此次這個任務,只准成功不許失敗,若再失敗,你就不用再來找我了!」

「是!最強者R保證完成任務!」roce信誓旦旦的挺胸抬頭說道。

他卻不知道,此次任務,照樣敗的連渣都不剩!還敗在了一個女人身上!

麥洛又道:「交易時間是三日後的凌晨,交易地點是星軌大橋的東橋!」頓了兩秒,又很動情地道:「roce,我下半輩子的幸福就靠你了,所以此次你只能成功,絕不能失敗!」

麥洛可謂是對roce給予了厚望,所以一點失望都不想在他身上看到!

「是,主人!」

……

次日一早,葉平平是被一陣敲門聲吵醒的,抓來手機一看,特么的才六點半!

昨晚兩點多才睡,今天還是大年初一,就不能讓人睡個好覺嗎?

頂著一個雞窩頭,身上是鬆鬆垮垮的粉色公主睡衣,托著腳步拉開門,見是黛娜,就吼道:「特么別來煩我!」

然後,『嘭』的一聲,將卧室門死死的關上了。

黛娜愣在了原地,半響后,才轉身下了樓。

看著放了一客廳的18束菊花,她忍不住嘴角狠狠抽了抽。

到底是哪個男人在追葉平平啊?這手法真是稀奇,竟然送菊花……

她卻不知道,其實追葉平平的男人只讓店員一種花類送一束,誰讓他竟然得罪了花店老闆娘,老闆娘後來自掏腰包,多買了17束,硬是讓人全部送到玫瑰苑,所以4輛麵包車才將十八束菊花送來……

要知道,大過年的,男朋友送女朋友18束菊花,每一束菊花裡面都是六十六朵裝,有的人胳膊短了一束都環不住,十八束放在客廳都已經快堆滿了,絕對會讓那個女人甩掉那男人!

更別提接下來還有康乃馨,向日葵……

想一想,坐在花店的老闆娘就心情特別的好!

敢說她臭,她就非讓那個男人生活不如意!

……

過了約一個多小時,小包子最先起床,洗漱完后,就穿著一件背帶牛仔褲,裡面是一件白色衛衣,衛衣上印著一個大白,整個人萌的不像話,從樓上蹦蹦跳跳的往樓下走。

走到一半的時候,就看見了樓下一客廳的菊花。

頓時傻眼了,咽了咽口水,不可置信的看著那些菊花,問向站在樓梯口的黛娜,「黛娜姨姨,這是誰買的?」

他沒記錯的話,今天是大年初一啊,客廳放這麼多菊花,到底是在詛咒誰呢?

黛娜擦了把冷汗,回答道:「小少爺,這是葉小姐的追求者送來的……」

小包子:「……」

緩步下樓,就能很明顯的聞到濃郁的菊花香,可見這裡到底有多少。

小包子沒在理會菊花,去冰箱拿了罐旺仔牛奶在那喝,但是目光卻有意無意的瞟一眼菊花,然後又扭回頭。

炮灰逆襲手冊 最後想了想,拿起手機在各個角度拍了好幾張照片發到了群里。

小棉襖:「快看!有男人在追平平小姨,送的這是什麼?」

Youyou「卧槽!@景閻小閻子,這是你送的嗎?你在咒誰呢?」

白少:「菊花殘,滿地傷,你的笑容已泛黃,花落人斷腸,我心事靜靜淌……送菊花的這男人要完蛋!」

小棉襖:「@景閻景閻叔叔,真的是你送的啊?」

白少:「@景閻你完蛋了!平丫頭一定會手刃你!」

老二:「誰把菊花放在客廳的?」

小棉襖:「……」

白少:「……」

Youyou:「……」

小包子抬頭望了眼二樓,爹地醒了啊!

媽咪肯定還沒有睡醒!

平平小姨……似乎也還沒有醒……

陸錦煜見沒人回復,又發了一條。

老二:「老婆最近無聊,想看打戲!我剛好手癢!」

意思再明顯不過了,誰放的菊花,陸錦煜要親自收拾人了!

大年初一華國人都愛討個吉利,尤其是家裡還有個孕婦……可是這人明知道菊花不吉利,還放了18束在客廳,這明顯是觸了陸錦煜的逆鱗!

Youyou忙回復:「不是我!」

白少雖然覺得youyou慫的好快,但也立馬回復道:「也不是我!」

小棉襖:「當然也不是我了!」

然後,三人都立馬艾特景閻。

Youyou:「@景閻@景閻@景閻出來啊!」

白少:「@景閻@景閻@景閻你完蛋了!快去醫院掛個號,我最近沒空。」

小棉襖:「@景閻@景閻@景閻回玫瑰苑的時候說一聲,我出去避一避。」 龍皇慢慢將它擰開,然後輕輕的吹了吹,趁著嫵媚兒不注意,直接裝進了自己的上衣里,然後緩慢起身拾起三斬劍,將它放入了劍殼之中。

龍皇走到嫵媚兒身旁,看到她在牆壁之上並沒有發現凸出的圓石,嫵媚兒看似很焦急的樣子,她往後方連退幾步,來回的往兩邊環看了一番,還是沒有。

龍皇又走到嫵媚兒面前,輕聲安慰道,「媚兒姑娘,你不要著急,我想這裡一定還會有別的機關暗道,我們在仔細找一找。」

嫵媚兒點頭之後跑到水池旁邊的牆壁之處繼續需找,龍皇圍繞著右側的牆壁開始在仔細的巡查一遍。

兩個人就這樣不停的尋找通往另一處的通道,龍皇不管下一次是不是還會遇見變異妖獸,現在他能做的就是要馬上找到出口,因為他知道不這樣的話,那麼他們除了走出這個洞內,還是沒有辦法出。

其實嫵媚兒的心裡也是一直認為靈兒一定會跟著跳進虛景,嫵媚兒如此的焦急,也許她不是在找原點,也許她是在擔心靈兒,因為她知道靈兒法力超低,要是和她一樣遇到變異妖獸的話,那靈兒一定會有生命危險。

兩個人胡亂的摸索著牆壁,心裡也很是同樣著急,因為在他們的心裡都有著一種擔憂,這種擔憂不得不讓他們心裡都慌張起來……

…………………

…………………

然而就在龍皇二人石洞的右側洞內靈兒正在熟記天靈劍法第一重的心法,靈兒這時已經把第一重的心法倒背如流,坐在水池邊沿上的靈兒慢慢將寶典合上,閉上眼微微仰著頭頓時之間他感受到了龍皇二人就在附近。

靈兒迅速起身將寶典收起之後,走到小寶面前將它輕輕捧起,靈兒看著還在沉睡之中的小寶微微的搖了搖頭。

靈兒將小寶輕輕放入了懷裡,然後走到石洞中間,繼續環看四周的牆壁,雖然他什麼都沒有看到,可是他就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在告訴他龍皇和嫵媚兒就在他的附近。

靈兒隨著感覺越來越激烈,直奔牆壁右側,他把耳朵貼在牆壁之處,仔細聆聽著,沒有任何聲音,靈兒一點一點的挪動,仔細的聆聽著牆壁另一處有沒有聲音。

一直走,一直聽,直到靈兒走到了石洞牆壁的左側,他隱隱約約聽到牆壁另一處好像有人在話一樣。

靈兒以為自己可能是聽錯了,接著又把耳朵緊緊的貼在了牆壁之處,五秒之後,靈兒搖了搖頭,根本就沒有聲音,原來都是自己的虛想而已,靈兒認為可能是自己太想見到他們,之所以才產生了這種幻覺。

這在靈兒剛要轉身離開的時候,他又突然模糊的聽到牆壁之處好像真有吶喊的聲音,靈兒急忙再次把耳朵緊緊的貼在上面。

…………………

「靈兒!靈兒!你到底在哪裡……」嫵媚兒一時找不到出口,心裡很是急躁,只見她站在右側牆壁面前一直吶喊著,希望靈兒能聽到她的聲音。

「媚兒姑娘,你不要這樣,我們著急也沒有用啊,現在你一定要冷靜下來。」龍皇一邊搖頭,一邊安慰著嫵媚兒,這時他的心裡也很是難受,因為他知道嫵媚兒原來不是在急著走出這虛景,而是擔心靈兒的安危。

現在龍皇心裡很是急躁,他不明白為什麼每一個洞內右側牆壁之上都有著凸出的圓石,然而就這一個洞內沒有呢,龍皇一氣之下猛然舉起右拳向牆壁之上狠狠的砸了一拳,砰!

「啊?」龍皇發現他拳頭落下的牆壁之處竟然是空心的,龍皇急忙又用力的砸了一拳,砰!

砰砰砰砰……

緊接著龍皇連續又砸了牆壁之上的一小塊面積,他發現面前的這面牆壁竟然全都是空心的,只見龍皇急忙把嫵媚兒叫了過來,對他冷冷笑道,「我想我應該找到原點了。」

「原點?」嫵媚兒看著龍皇又給她示範了兩下,嫵媚兒伸出右彎曲兩根指用力的敲了敲,咚咚!

「真的是原點。」嫵媚兒點了點頭,她知道虛景裡面任何物質都不會有空虛的地方,然而這牆壁之處竟然有空心的地方,嫵媚兒斷定這就是原點。

龍皇往後方連退兩步,慢慢拔出三斬劍,嫵媚兒看向龍皇,急聲問道,「你幹什麼?」

龍皇有點不明白嫵媚兒的意思,便吞吞吐吐的道,「我……我打破原點啊。」

「不行!」嫵媚兒走到龍皇面前,雙眼專註的看著他,冷聲道,「我們現在還沒有找到靈兒,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我們要是打破原點出了,那靈兒怎麼辦?」

「那……那我們哪裡找靈兄弟?」龍皇收回三斬劍,眉頭微微一皺,低頭暗想靈兒在沒在這虛景裡面還不一定呢。

就在他們二人還在煩惱的時候,突然他們面前牆壁的另一處傳來一陣微微的呼喊聲,「啊!」龍皇一驚,急忙走到牆壁面前,把耳朵緊緊的貼在牆壁之上,仔細聆聽著……

「媚兒,龍皇兄!是你們嘛!」靈兒聽到牆壁另一處有著嫵媚兒和龍皇發出的聲音,他便對著牆壁大聲喊道,「媚兒,龍皇兄!是不是你們!我是靈兒!」

「靈兒?」龍皇隱隱約約聽到了靈兒的聲音,他便繼續緊緊貼在牆壁之上,閉上雙眼準備用心在聆聽一次。

嫵媚兒聽到龍皇剛才出靈兒一句,她急忙走到龍皇面前剛要開口問道,突然龍皇伸出右,擋住了嫵媚兒。

嫵媚兒看著龍皇在仔細聆聽著,她想靈兒一定就在另一處的洞內,這時,嫵媚兒臉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因為她就知道靈兒一定會跟著跳入虛景的。

「真是靈兒!」龍皇這回聽得是非常清楚,牆壁的另一處確實是有著靈兒的呼喊聲,龍皇迅速對向牆壁,激動的大喊一聲,「靈兄弟!我是龍皇!你還好嗎?」

牆壁的另一處,靈兒聽到了龍皇的回應,此時他的心情很是激動,終於找到他們了,靈兒咽了一口唾液,大聲回應道,「我很好!你呢!媚兒跟你在一起了嘛?」

「媚兒姑娘跟我在一起呢!我們都沒事!」龍皇看了嫵媚兒一眼,然後對向牆壁之處,大聲回應道。

嫵媚兒聽到靈兒沒事,心裡也算安定下來,只見她剛想大聲叫出靈兒,可突然之間她又想到了靈兒所的那句話,無奈之下她只好忍住心裡的焦急,對向龍皇指向牆壁,正言道,「告訴他原點在這裡。」

「恩對。」龍皇想了想之後,對向牆壁再次大聲喊道,「靈兄弟!聽我!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虛景的原點處!只要打爆此處!我們就可以逃出虛景了!現在你先讓開!」

「原點?」靈兒雖然不明白這原點到底是什麼,但龍皇只要打爆它就可以逃出這虛景,靈兒一聽可以離開這裡了,心情立即歡快起來,只見他迅速往後方連退十幾步,慢慢等待著。

龍皇站在離牆壁三丈之遠處,慢慢將身後的三斬劍拔出,雙眼冷冷的看著牆壁之上的原點處,剛要運功發出,「呃……」

***********





精彩推薦: 「你怎麼了?」嫵媚兒看到龍皇在原地捂著胸口,急忙上前,柔聲道,「看來你現在不能發功了,還是我來吧。」

龍皇長嘆一聲,微微點頭道,「好吧,你小心一點。」龍皇將中的三斬劍收回,走到一旁,緩慢的盤膝而坐,繼續調息體內的元氣。

嫵媚兒轉身對向牆壁原點處,開始舞動雙,瞬間在雙之間形成一股強大的金光,嫵媚兒猛然將雙之間的劍光擊向牆壁原點之處,呼——

嘭!的一聲重響,牆壁原點之處並沒有太大的動搖,而是出現了一絲小小的裂縫,嫵媚兒走到牆壁面前,伸摸了摸裂出的縫隙,暗想可能是自己力量不夠強大。

靈兒聽到了牆壁之處傳出來的響聲,急忙走到牆壁面前,看到上面出現了一絲的裂縫,他想可能是龍皇他們功力發的不夠強大,靈兒退回原處,快速將天靈劍拔出,然後閉上雙眼默默的將心法融入到天靈劍之內,他準備試一下打出絕殺技第一重天靈化火,他想看看第一級到底是什麼威力。

然而嫵媚兒退出牆壁一丈之處,繼續舞動雙,這一次她把體內全部元氣都集中在掌之間,只見一道金光在嫵媚兒的雙之間不斷擴大。

然而在靈兒這邊,他雙緊緊握住天靈劍,此時,天靈劍閃閃發光,靈兒迅速睜開雙眼,原地旋轉一圈之後猛然橫甩一招,呼——

「天靈化火!」 將女重生:皇上別放肆 瞬間一道強大的鋒芒劍光擊向牆壁原點之處!

嘭————

咚咚咚咚咚……

一聲聲的爆響,碎亂的石塊頓時之間噴發出來,靈兒陡然間被一股阻力震飛在天空之中,隨著飛向天空,靈兒伸展雙閉上雙眼享受著這種翱翔……

直到靈兒飛在高空之處的時候,他看見了白雲,他看見了藍天,對的,天靈兒出來了,虛景已被他和嫵媚兒合力擊破,正在靈兒高興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身體好像開始往下方墜落,驚慌之下他又發現天靈劍不知向。

「天靈劍救我!!!」靈兒胡亂的舞動雙,一直吶喊著天靈劍,希望天靈劍能在他落地之前接住他。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