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沫有些僵硬的抬起頭,眼底是明顯的疑問!

「因為,你別忘了,我現在也是魂啊……而且,你大概不知道我前世為人的時候,是什麼職業吧!呵呵」默惜輕笑,湊到南宮沫耳邊,如惡魔般輕輕的說道:「呵呵,殺手哦,我前世可是殺手所以,你覺得一個生活在刀尖上舔血過日子,還死過一次的人,會怕你么?」

默惜的聲音真的很輕很輕,也很冷,可聽到南宮沫的耳朵里,那就是給她帶來了無盡的恐懼了。

南宮沫的臉一下褪去了所有的顏色,只剩毫無血色的慘白。

「求,求你,放過我」南宮沫有些氣若遊絲的說道,她現在是真的後悔了,她後悔自己招惹了這麼一個連死都不怕的惡魔了。

想著,南宮沫的眼角留下一滴淚,她其實是知道的,知道當初是她自己放棄了自己的身體,本來她是要跟黑白無常去投胎的,可當她看見有一縷魂魄進入她身體后,她不甘心,便留了一縷怨魂在她自己體內,這縷怨魂同時還包含著本主魂魄的所有想法和記憶。

所以,南宮沫的怨魂,也就是現在後悔的南宮沫,她什麼都知道,她什麼都知道啊! 所以,南宮沫的怨魂,也就是現在後悔的南宮沫,她什麼都知道,她什麼都知道啊!

她知道自己是不甘心,知道自己看見默惜在進入自己身體后對自己說的那番話,所以他才安安靜靜呆在角落,更知道自己其實一直在偷偷關注她,可是當她遇到危險的事,她一是害怕她死,自己的身體就沒人接手,沒人幫她報仇,二是埋怨默惜沒用,這麼容易被人弄死。

後來,默惜被人就,她當然是高興的,可也嫉妒救了她的是一個那麼帥的男人!是的,南宮沫也知道夜晨曦的存在,所以她嫉妒,而不是羨慕,因為她本心的認為那個男人救的只是她的身體,看中他身體的本貌,可她身體里的卻不是她南宮沫,而是另一個不知名的女人!

所以她嫉妒,卻又無可奈何,後來,看到默惜創辦了嗜毒閣,有那麼忠心的護著她,她羨慕嫉妒了,看到自己的丫鬟奴兒那麼護著這個假冒的自己,南宮沫更加生氣了!

所以,她就這麼一直懷著對默惜羨慕嫉妒的心情,直到現在,直到有一天噬神老人和默惜爭奪南宮沫身體的時候,發現了她!

噬神老人看出了她的心思,所以就對她說,那些默惜現在創下來的美好都該是她的!因為她只是假冒的南宮沫!而她自己才是真正的南宮沫,是默惜搶了本該屬於她的,美好的一切!

南宮沫其實是不信的,可當她懷著對默惜羨慕嫉妒的心后,就算她心知噬神老人說的不是真的,她也強迫自己去信!

所以,當噬神老人說讓她殺了默惜后,她動容了!她同意了!

所以,才有了現在的局面。

說了這麼多,南宮沫是真的後悔了,她如果不去招惹默惜,那麼,現在的她就是安安分分的呆在身體里,等待著默惜做好一切,讓她自己的名字,南宮沫被所有人熟知和敬畏,她可以和她一起共享,而不是鬧成現在她快要被默惜掐死的情況!

更何況,南宮沫和默惜是根本沒法比的,就可以拿身份說事,南宮沫是個從小就被人陷害不受寵的苦丫頭,雖說哭,卻也還是個小姐,也只會幹些粗活。

可默惜就不同了,默惜可是從小被訓練到大的神偷和殺手,光是力量,身份就沒法比!

更何況比心,倫心狠殺人,南宮沫怎比得上默惜!

如果是之前,南宮沫還可以靠著自己的身份,讓默惜看在自己是原主南宮沫的身份的份上對自己起仁慈之心,放過自己。

可現在的默惜,在經歷得知一切真相和迷草因為自己的愚蠢而死後,默惜的心就徹底冷了,硬了!現在,沒人再能動容默惜那顆冷下來,變得冷血淡漠的心了!

所以,今日,南宮沫,必死無疑!

「求,求求你,放過我好不好」南宮沫大勢已去,氣勢已無,只剩苦苦的哀求!

「求求你,放過我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搶回身體了,我會安安分分的呆著的,求你放過我,好不好!」

「求你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求你了!我真的知道錯了!」南宮沫不停的哀求道,卻見默惜的手越縮越緊!

「不,不要!」感覺到死亡的來臨,南宮沫拚命的掙扎道。

「放開我!快放開我!你這個瘋子!瘋子!」 重生之魔教教主 南宮沫聲嘶力竭的喊道,不斷的用手去掰掐在自己脖子上,默惜的那隻手。

可是,無論南宮沫怎麼掙扎,怎麼去掰,都不見鬧心的手有絲毫鬆動!

「不,不要……求求你,我真的知錯了,給我條活路好么?」南宮沫終於放棄了掙扎也知道自己掙扎沒用,自己根本就鬥不過默惜,無力的哭道。

「你本來就死了,哪來的活?」默惜平靜的說道,彷彿那個要掐死人的人不是她自己!

「我,我的意思是,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我,我想去投胎轉世,好嗎」南宮沫哀求道,如果此時讓她去投胎轉世,她一定不再留戀這具身體,她喜歡她就拿去好了,她不要了!不要了!

「你想投胎轉世?」默惜如王者般的視線,俯視著下面哀求自己的南宮沫,問道。

「嗯嗯!」南宮沫本想不斷的點頭,可她的脖子被掐著使他無法點頭。

「既然如此,那……」默惜頓了頓,嘴角掛起惡魔般的微笑。

聽到默惜這麼說,南宮沫以為自己還有救,可卻見下一秒,默惜的嘴角掛起一抹微笑,明明看起來很清純美好,卻莫名的帶給南宮沫一種危險的感覺!

南宮沫的第六感倒是沒給她感覺錯,只見默惜嘴角掛起她那招牌的噩夢微笑湊到南宮沫耳邊,緩緩的說道:「既然你想投胎轉世,可我偏不讓你去!」

「你!」南宮沫的瞳孔穆然放大,手指著默惜不住的顫抖!

「呵呵,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你明明有機會去投胎轉世,卻不去,留戀這已經不屬於你的東西!如今失去了才後悔,有用么?」

「我……」

「給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已經失去過的機會,是不會再有第二次了所以,今天,你必死!」默惜說道,語氣還是那麼輕飄飄,好似說的不是今晚要誰死,而是在和人討論今日要吃什麼菜那麼平淡……

聽到默惜那麼說,恐懼終於在南宮沫眼底無限放大,南宮沫也不在求了,開始不管不顧的掙扎,她現在只想逃,只想逃離這個位置,逃離默惜的手爪!

「別掙扎了,你以為你能逃掉么?」默惜輕飄飄的說道,手卻在不斷的用力,用力,再用力!

「咳,咳咳,不,不要!」南宮沫求救道:「救,救命」

南宮沫不斷的呼喊,不斷的求救,可卻沒有一個人來,沒有一個人來就她,她似乎忘了自己所處在何方!

他們現在處的地方,是南宮沫的身體內!是根本就不會有人來的!也不會有人聽到她的求救聲的!

「誰來救救我啊……救,救救……」南宮沫的求救越來越小,氣息越來越弱,直至全無……

直到南宮沫只剩最後一口說話的氣息,默惜心一狠,手再一用力,只聽咔嚓一聲,默惜斷了南宮沫最後的氣息! 直到南宮沫只剩最後一口說話的氣息,默惜心一狠,手再一用力,只聽咔嚓一聲,默惜斷了南宮沫最後的氣息!

就在南宮沫斷氣的那一刻,南宮沫的魂魄瞬間華為飛煙,消失不見……

「桀驁驁,你這女娃娃的心真是夠狠啊!」當南宮沫死的那一刻,噬神老人的聲音出現在默惜的耳朵里,不過,就算是這樣,默惜也毫不猶豫的殺了南宮沫!

南宮沫死後,噬神老人聲音還在默惜耳邊迴響,卻不見其人!

「關你屁事!給我閉嘴!」默惜不耐煩的說道,這聲音太煩了!

「哼!女娃娃,年齡不大,火氣倒是不小!」說著,噬神老人的身影出現在默惜眼前。

「你終於出來了!」默惜直視正前方飄著的一團黑影道:「還以為你要一直當烏龜,縮著不敢見人了!」

「哼!你這來歷不明的女娃娃才是不敢見人吧!」那噬神老人怒哼一聲說道。

「我有什麼好不敢見人的」默惜回了一句。

「哈哈哈,你說,要是讓外面那些人知道,你根本不是南宮沫,他們會怎樣?讓那群忠心於你的手下們知道,他們的主子根本就不是他們的主子,亦或是被妖怪附體,你猜,他們會怎樣對你?哈哈哈!」噬神老人一雙突兀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默惜,大笑道。

默惜的臉色有些微變,不過很快的就平淡下來,道:「你想怎麼樣?」

見默惜這麼問,噬神老人還以為自己的威脅有作用了,大笑道:「不想怎樣,我也不要你離開這具身體了,畢竟這具身體離了你,也就是個廢物,我只要你貢獻出你的靈魂力量給我,我就答應不告訴他們!」

「呵,威脅我?你以為,你說出去的話,他們會相信你么?就算你現在去告訴他們,他們是會信你,還是會信我?!」默惜淡然的笑道。

「哼!老夫自有辦法讓他們相信我!」噬神老人怒哼一聲道。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和你廢話了!」默惜嘴角再次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你知道的那麼多,還敢威脅我,你知道么,威脅過我的人,現在,有的去和閻王爺聊天去了!有的,則是如剛剛的南宮沫那樣,灰飛煙滅!呵呵~」

「你都已經不是人了,那麼,你自然是和閻王爺聊不了天了,哎呀呀」默惜似可惜的笑道。

「哼!小娃娃口氣倒還是真不小,竟敢威脅老夫,既然如此,那就看看是你灰飛煙滅還是老夫灰飛煙滅吧?」說罷,噬神老人飛身,一掌朝默惜劈去!

默惜笑而不語,輕身一閃,躲過了噬神老人的地一掌。

……

外界,南宮沫周身的黑氣倒是因那抹怨魂南宮沫的離去而消散了些,可卻又因噬神老人的緣故而增強!

「老大,我們該怎麼辦啊!」遲遲沒有破南宮沫周身那股黑氣形成的包圍罩,一人不由得及了。

親愛的,這不是愛情 「老大,主子現在也不知怎麼樣了,你說我們該如何是好啊!」眾人急道 「老大,主子現在也不知怎麼樣了,你說我們該如何是好啊!」眾人急道。

武勇的臉色也非常不好,作為一個屬下,讓主子一次次的保護自己就算了,現在主子陷入危險他們居然救不了!

「老大,你該不會又說讓我們等吧!主子都成這樣了,我們哪還有心思乾等啊!」

「我也在想辦法啊!」武勇沉思說道,他又何嘗不急了?!

只是,這該死的黑氣,他一個人根本破不了啊!

「該死!」看著那越來越濃厚,越來越包裹嚴實的黑氣,武勇罵道!

暗處,夜晨曦也是著急,可他現在一直被風影攔著,也現身不了,只有暗自去想那化解之法!

南宮沫體內,默惜已和那噬神老人打鬥不下十幾回合……

「呵~你就這點本事么?」默惜不屑的笑道:「還有什麼本事,都拿出來吧!」

「哼!」噬神老人怒哼一聲,見默惜和自己打了這麼多回合都沒事,心中對除掉默惜的這個想法更強了!對吞噬掉默惜魂魄的意念更大了!

之前,噬神老人便已覺得南宮沫不對勁,要是自己能吞噬掉她,說不定會法力大增!

所以噬神老人才會不擇手段的要去爭搶南宮沫的這具身體,可從他剛剛發現南宮沫那抹怨魂,才發現,不對勁的不是南宮沫,而是默惜這個魂魄!

沒有默惜,那這具身體也沒有任何作用,只是一具廢物之身,是默惜魂魄強大而不是這具身體!

所以,現在噬神老人想的就是怎麼吞噬掉默惜這個魂魄!而不是那個沒用的身體!

「女娃娃,既然是你說讓老夫拿出真本事,那老夫就不客氣了!」噬神老人大笑道。

噬神老人大笑著,雙手合十,嘴裡念念有詞,不久,一股黑色的煙氣從噬神老人嘴裡噴涌而出!

由於太突然,那黑色煙霧是一下子被噬神老人噴射出來,所以默惜就措不及防的中了招!

黑氣包裹住了默惜整個身軀,緊緊的纏繞著默惜!

默惜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雙眼就感覺被什麼沾起來似的睜不開,然後頭好痛……好痛……

默惜雙手抬起,捂住自己的兩邊太陽***中發出疼痛的聲音。

這種雙眼失明和頭痛感倒是沒折磨默惜多久,因為很快,默惜的眼睛就能睜開了,而在眼睛睜開的時候,頭痛感也減輕了。

默惜睜開雙眼,入目的卻是一片血色!

默惜感覺自己的腳下很是粘稠,抬起腳這才發現,這裡哪是什麼紅色的煙霧才造成自己看見的紅色的世界啊,自己這分明是站在一片血液的海洋里!

之所以感覺到粘稠,是因為她腳下踩著的,是人的血液!由人的血液組成的血海和血的世界!

「還我命來~你還我命來~」

「是你殺了我~你還我命來~」默惜的耳邊突然聽見一道接一道怨氣的聲音。

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大,默惜轉頭,可卻什麼也沒看見!

就在這時,默惜感覺什麼在拉扯她的腳! 重生之最強元素師 就在這時,默惜感覺什麼在拉扯她的腳!

默惜抬頭望去,卻發現一雙接一雙的手在拉扯她的腳,似乎要將她拉下去一樣!

而就在默惜查看自己的腳時,她的雙手雙臂也感覺被什麼拉扯!

默惜站起身看去,卻發現,是一雙人手在拉扯自己!

而那人手,有的是斷肢,有的是倒是一個完整的整個魂魄拉扯她!

看著面前夾帶怨氣拉扯自己的怨魂,默惜倒是沒有害怕,這個怨魂她熟悉,正是前世她殺過的人!

一個接一個的魂魄冒出來,想要拉默惜進這血海!

在默惜看清這些魂魄什麼人的時候,默惜笑了,對著空中喊道:「噬神老人,這就是你的秘密武器么?我還以為是多厲害的招式,原來也不過如此!」

「就這幾個不知死活的魂魄,你也想拿來對付我,呵呵,不自量力!你以為我會因為我殺了他們,他們找我報仇我就會怕么?呵呵,妄想!」默惜對著空中不屑的大笑道。

「這幾個人生前因作惡才會被我殺!所以我殺他們也沒什麼不對!還順利的完成了我的任務,倒是一舉兩得,我既然能在他們生的時候殺了他們,死了還會怕么?」

默惜說道,一掌劈開了那個意圖咬自己脖子的一個魂魄!

默惜敢拍著胸脯和人保證,他前世殺的都是該死的人,敢保證她絕對沒殺過一個正義之人!

也沒濫殺無辜過!

正因為她這不濫殺無辜的的性格,才讓她招受了很多的傷害,讓人以為她好欺負,才一次次來暗殺!

所幸默惜實力擺在那,後來倒是沒什麼人敢輕舉妄動了!

「你還命來,還我命來~」一個滿臉是血的魂魄幽幽的喊道,直朝默惜面門而來。

看著那滿臉是血,一身怨氣的魂魄,默惜不屑的笑了笑,一拳打散了那魂魄。

都是魂魄,默惜現在又怎麼會怕這些東西,更何況,她生前的時候就是不怕這些神鬼的,當然,現在她對神還是有些敬畏,畢竟,她突然穿越到古代的這事,用自然現象解釋不了!

不過這鬼嘛……呵呵,她要是怕,那她前世也不會當殺手了!

是人的時候,她都不怕這所謂鬼,如今是她自己就是魂魄了,還會怕這些東西么?呵呵!

「桀驁驁~我倒要看看你的心是不是真的那麼狠,這些你既然不怕的話,那這兩個了!」噬神老人的聲音再次出現在默惜耳朵里。

默惜四處望去,可就是沒發現噬神老人的身影,可這時候,默惜面前的景象卻變了!

面前,沒有了那些個怨魂抓她,腳下,站著的也不是什麼血海,而是變為了一條漆黑不知是什麼的路!

路的兩旁,開著那紅色,如血般妖嬈卻沒有葉子的花!

看著那血紅色的花朵,默惜的腦海當即出現了四個字——曼珠沙華!

這種花,妖嬈,美麗,卻不似火紅的玫瑰般張狂艷麗,她妖,帶著她獨有的魅!那種魅惑人心卻勾起人心中憂傷的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