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可欣道:「歐陽爺爺,這只是一份小小禮物,還望收下。」

此時,剛才離開的那個管家再度回到歐陽安南身邊,並且遞過一個文件夾。

歐陽安南接過文件夾看起來,剛看沒一會兒,他的臉色就難看起來,合上文件夾后遞還回給管家。

「程小姐,你訂過婚?」歐陽安南問道。

程可欣臉色慘白,再笨也知管家拿來的是什麼。

歐陽豪急得不行,先行開口解釋起來,「爺爺,那是一個誤會。」

歐陽安南淡淡道:「我沒問你。」

歐陽豪瞬間將話咽回去,在這個家,爺爺有著絕對的權威,他的話就是聖旨。

「是的,我訂過婚。」程可欣連續深吸幾口氣,「歐陽爺爺,我知你想什麼,其實請你不用擔心,我今天只是作為一個晚輩前來向你祝壽,別無它意。」

程可欣如此一說,,歐陽安南反倒有幾分不好意思。

「程小姐,介意打開讓我們看看嗎?」歐陽相宇又道。

程可欣微微點頭,自己輕輕打開盒子,只見盒子中間有一粒無名指般大的藥丸,黑漆漆的,就像普通的鐵打丸。

眾人皆是一頭霧水,甚至有幾分怒意,別人生日,她送藥丸?什麼意思?想咒壽星嗎?

歐陽豪也沒想到程可欣會出如此一樣生日禮物,頓時暗暗叫苦,這樣下去,誤會只會更加深。

果然,只見歐陽安南臉色更加難看。

「這藥丸具有非常特別的功效,關鍵時刻可以救人一命。」為了這份禮物,程可欣費了不少苦心,求了葉無天好久才讓他點頭答應。

歐陽家什麼東西都有,一些太過於貴重的禮物她買不起,所以才想到讓葉無天幫忙。

歐出相宇說道:「少林大還丹?」

程可欣搖搖頭,此藥丸連她也喊不上名來,完全是出於對葉無天的信任,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她對葉無天已經有著一份盲目的信任。

眾人看著眼前這粒要看相沒看相,要賣相也沒賣相的藥丸,無論橫看豎看,都沒覺得這粒藥丸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

「謝謝好意,老夫暫時還不需要這些,程小姐的好意老夫收領了。」歐陽安南說道。

拒收!

歐陽安南竟然拒收這份禮物,這對程可欣而言無疑就是活生生的打臉。

程可欣愣在原地不知該作出什麼反應,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豪門吧?怎麼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歐陽豪的父親歐陽政仁同樣臉色不太好看,兒子要帶女伴回來,也不事先通知一聲,自作主張,這事讓他這張老臉下不出台。

「小豪,快帶程小姐下去休息吧。」歐陽政仁按耐著內心的怒火。

程可欣心裡很難受,後悔得不行,早知這樣,打死她也不會來。

委屈,當著這麼多人面前被冷落,讓她無比委屈。

「歐陽爺爺,對不起,今天冒味前來,打擾了。」雖然被冷落,程可欣卻還落落大方道。

待程可欣退到一邊后,歐陽豪的其他兄弟姐妹又紛紛上前向老爺子祝壽,不過,老爺子一直都情緒不高,估計受到剛才的影響。

本想來陪陪程可欣的歐陽豪卻被父親喊了過去,狠狠的批了他一頓。

「你搞什麼?你到底想搞什麼?一直以來都以為你懂事,可你今天的事情太讓人失望。」歐陽政仁對歐陽豪咆哮道。

歐陽豪說道:「爸,我對可欣是認真的,我要娶她。」

「做夢,我告訴你,門都沒有,你乘早斷了這個念頭。」歐陽政仁又是一番狂罵:「你忘了你是什麼人?以你的身份地位,她能配得上你嗎?更何況她還訂過婚。」

「她是訂過婚,可她是乾淨的。」

「那也不行,這事不用再說,你等會將她送走。」

歐陽豪忽然想帶著程可欣去美國的衝動,還是呆在美國自在,不用受諸多限制。

「這事就這麼定了。」歐陽政仁說道:「過段時間我會讓人向南宮家提親,你也不小了,是該考慮成家。」

歐陽豪聲音提高几個分貝,「為什麼一定要門當戶對?」

「因為這個世界沒有灰姑娘,只有現實。」

外面站著的程可欣渾身不住在,四周圍眾人那異樣的目光讓她想要抓狂,還是呆在家裡舒服,這裡並不適合她,再怎麼奮鬥,她也只是個灰姑娘,並且還是一個曾經訂過婚的二等灰姑娘。

「小姑娘,你手上那個盒子能讓我看看嗎?」 良辰美妻 一個身穿西服的老者說道。

程可欣扭頭微笑道:「老伯,喜歡就送給你吧。」

西裝老者一怔:「真的?」

「絕無假意。」

「呵呵,那我就先謝謝了。」西裝老者向身邊的秘書要過一張名片,上面只有一個號碼的名片,連姓名都沒有。「這東西我不能白要,小姑娘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可以找我,今天就當我欠你一份情。」

程可欣笑著沒說話,接過名片后便放進手提包中。

「不好意思,失陪了。」西裝老人笑著離開,向大廳中間的歐陽安南走去。

走了幾步,西裝老者又回頭道:「小姑娘,能否等我一會?我呆會有點事想跟你談談。」

程可欣一愣,她並不認識對方,不過還是點頭同意。

「程小姐,剛才不好意思,我替我爺爺向你道歉。」西裝老者剛離開,一個身穿晚禮服的女人來到。

對方的出現頓時讓程可欣失落,這女人真美,美得讓人妒忌。

在對方面前,程可欣忽然感覺自己像個醜小鴨,兩者之間根本不在同一檔次上。

「我叫歐陽幸月,剛才的事情真對不起。」歐陽幸月笑著伸出手。

程可欣傻呼呼的伸出手,今天她總算是見識到什麼是美女,這就是傾城傾國嗎?

「很高興認識你。」程可欣笑道。

老話有說,三代才能培養出一個真正的貴族,歐陽幸月給人的感覺就屬於那種冷艷,漂亮,高貴。

「剛才真不好意思,希望別見怪。」

程可欣笑道:「呵呵,都過去了,我不會放在心上。

歐陽幸月想了想,問道:「你喜歡他嗎?」

「不喜歡,今天來純粹是出於朋友的身份,沒別的意思。」經過今天這事後,程可欣更是知道,所謂的豪門並不適合她。

「程小姐,能否冒味問你一個問題?你剛才那個藥丸是怎麼回事?真有那種效果?」

程可欣微笑道:「我是一番好意,那藥丸的珍貴之處絕對有錢也買不到。」

「真能起死回生?」

「這個我不敢保證,不過,我那位朋友說了,至少能保住一年的命。」

醫手遮天:小妾太難馴 歐陽幸月暗吸一口涼氣,這話狂得夠可以,看似那麼普通的一粒藥丸,真有那麼強大的功效嗎?

程可欣不以為意:「歐陽小姐,你不必將我的話放在心上,就當我亂說,你權當個笑話吧。」

「雖然我表示懷疑,不過也並不是完全不信,民間有很多奇能異士,或許真有神醫也不一定。」

程可欣點點頭:「歐陽小姐能這樣想,說明你不是普通人,不像普通豪門中人那般目中無人。

「程小姐,還有個冒味的問題,你這皮膚是怎麼保養的,真的很好。」

程可欣瞬間一臉驕傲,腦中浮現出葉無天的樣子:「就是我那朋友幫我。」

「幸月。」葉廣不知從哪個角落裡鑽出來,諂媚對歐陽幸月說道:「幸月,我祝老爺子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葉廣的出現讓歐陽幸月柳眉微微皺起,隨意嗯了聲,算是回答了葉廣。

過門都是客,她再怎麼不喜歡葉廣,也必須得禮貌待人。

「歐陽小姐,你們先聊吧。」程可欣說著退了出去,這裡不適合她。

葉廣見程可欣離開,又對歐陽幸月說道:「幸月,我爸媽也來了。」

歐陽幸月又是輕輕點頭:「對不起,我還有點事需要處理,你請自便。」

微笑頓時僵在葉廣臉上,嘴角微微抽搐著,次次都是這樣,歐陽幸月都是如此對他。

走出外面的草叢上,程可欣孤苦伶仃的站在角落裡,不時還要承受著四周那些人異樣的目光。

剛才在裡面發生的事情已經傳開,知道程可欣送禮被拒收的事情,知道她不討歐陽家喜歡。

此時,在眾人眼中的程可欣就是一個想要高攀歐陽家的女人,想嫁入豪門的女人。

與剛才不同的是,這會雖然她有空,卻沒有一個人上前來與她搭訕。

現實,這就是現實,她被孤立了,沒人會為了她而不惜去得罪歐陽家。

程可欣忽然想哭,稀里糊塗的拿出電話撥打給葉無天,喉嚨哽哽的她說不出一個字。

當葉無天的聲音響起時,程可欣終於堅持不住,兩顆晶瑩剔透的淚水無言滑落…… 在這個無助的時刻,她想聽到葉無天的聲音,即使是被他氣,也好過現在這樣。

「你能來接我嗎?我想回去。」程可欣輕微抽搐道。

電話那邊的葉無天一怔:「怎麼回事?你是不是哭了?」

程可欣連忙抹掉眼淚,努力使自己的情緒恢復正常:「沒有,就是呆在這裡沒意思。」

「歐陽豪呢?他在哪?」葉無天有種心痛的感覺,肯定發生過什麼事,否則以程可欣的性格,絕對不會這樣。

「沒事了,你不用來,我待會就回去。」

葉無天卻不同意了:「你等著,我馬上就過去。」

不斷程可欣說話,葉無天就啪的一聲將電話掛斷。

程可欣雖然著急,卻又心裡暖暖的,那壞蛋還是關心她的。

沒再撥打過去,葉無天既然說過來,他就一定過來。

內堂,西裝老者正與歐陽安南談笑風聲,對西裝老來的來到,歐陽安南是開心的,對方能來,已經給足歐陽家面子。

歐陽家在商界與政界都有強大的勢力,可在軍界卻沒什麼建樹,而西裝老者卻是軍界的元者,幾大軍區都是他的人。

因為西裝老者的出現,歐陽安南原本的鬱悶心情也一掃而空,「寧兄,謝謝你能來參加我的宴會。」

西裝老者不是別人,正是那寧朋,葉無天口中的寧老頭。

寧朋哈哈一笑:「說起來我還得謝謝你,今天我可收穫不淺哦。」

歐陽安南微微一笑,無意中發現寧朋手中的那個盒子人,第一眼的感覺就是眼熟,於是再看一眼,更是覺得那盒子眼熟,像在哪裡見過。

對了,這盒子不就是剛才程可欣想要給他的生日禮物嗎?怎麼一轉眼就到寧朋手上?

難不成這盒子本就是寧朋的?是他讓程可欣出面拿來?

短短一會兒功夫,歐陽安南想了很多。

「不知寧兄剛才那話是什麼意思?」說話間,歐陽安南仍舊盯著那個盒子。

「因為我在這裡遇上我要找的人。」寧朋揚了揚盒子,露出一絲如老狐狸般詭異的笑容。

歐陽安南微微一震,不正常,肯定不正常,只是,問題出現在哪裡?

「你要找的人姓程?」

寧朋笑著站起來,並未正面回答歐陽安南的問題,「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歐陽安南心急如焚,問題不解開,他總不踏實,隱隱有種預感,自己似乎將要錯過什麼。

「寧兄,這麼快就急著要走?」

「呵呵,老了,隨便活動一下就會累,而且我外面還有人在等著我。」

歐陽安南也站了起來,與寧朋一起走出內堂。「寧兄,改天我再親自登門向你道歉,今天實在不好意思。」

寧朋笑著揮手:「行了,都那麼多年老朋友,就別來那套了。」

歐陽幸月扶著爺爺慢慢陪著寧朋走出外面。

「還是你好啊!孫女既漂亮又懂事,不像我那個孫女,整天只知道打打殺殺,凈會讓**心。」寧朋笑道。

歐陽幸月彬彬有禮道:「寧爺爺您客氣了,幸月沒你說的那麼好。」

寧朋哈哈笑了起來,歐陽家的確培養出很多俊傑。

歐陽安南也非常滿意這個孫女,大方得體,長得又漂亮,聰明伶俐,他一直將她當成寶貝般。

別看孫女年紀輕輕,卻絕對是個商業天才,有著敏銳的目光,在她的幫助下,公司業務蒸蒸日上。

「咦!人呢?」寧朋左右看了看,都未發現他想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