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棲桐想要掙脫,奈何易陽的力量是多麼的巨大,她根本就是掙脫不開。

「因為我血祭三十萬異族,才讓人皇找到借口殺我,但是這筆血債我是不會忘了的,遲早有一天,我一定要將人皇從皇座之上滾下來,大嘴巴子狠狠的抽死他們。」

易陽的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陰冷之意,如今被封為鎮魔王,遲早有一天,他會再次權傾四大神朝。

「瘋子…你真是一個瘋子…你知道如今的局勢嗎?我母親與是四大人皇,已經五大神殿,還有南州不死山,已經是中域幾大宗門的首腦達成了協議,最多五年,將是全部撤離這片天地,易陽這次我沒想到還能找到你,跟我走吧!隨我去妖族,日後咱們一起離開這片天地。」

無雙庶子 鳳棲桐與易陽相擁而座,暗暗發誓這一次說什麼也要把易陽給拖走,絕對不讓他在留在人族。

「三公主,你知道的,我是不會離開的,哪怕你們全部離開了,我也不會離開這片天地,這是我們人族的根源所在,若是連根都讓人給滅了,我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就算是戰死,我也只會死在這裡。」

易陽重重的嘆息一聲,人族的根源絕對不能斷絕,因為不管怎麼樣,只要根還在,就還有重來的機會,若是根源斷了,那麼就再也沒有機會。

「易陽,你怎麼就這麼糊塗呢?人皇自己都要跑路,放下億萬子民不管,你一個人,你管的過來嗎?唯有真正的玄黃大世界才是我們真正的出路,易陽,跟我走吧!如果你不跟我走,我就把你的身份泄露出去。」

鳳棲桐如同是一個小孩子一般,徹底的與易陽賭起了氣,畢竟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他在出事。

「三公主,你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我出身世俗國度,我就是一個普通人,讓我捨棄人族,我絕對做不到,況且外面的世界,並非我們想想的那麼美好,可能比這裡更兇險,或許有一日我會去,但絕對不是現在,我會堂堂正正的殺出去,人皇不管,我來管,你不用勸我了。」

易陽摸出了一罈子酒,他心中的事情太多了,身上還有數百萬的血債沒有報,吞天還沒死,那隻老骷髏還沒有死,他又怎麼可能一走了之,上天下地,窮盡一生,此仇不報,枉活一世。

「易陽,你真的是一個又傻又糊塗的混蛋,罷了,既然我勸不了你,我便陪你留下,你不走,我也不走,你活,我也活,你死,我也絕不獨生。」

鳳棲桐顯得是無比的決斷,根本就是不給易陽一絲的機會,面容之中帶著幾分的冷冽之意。

「三公主,你這又是何苦,你還隨他們一起離開吧!有朝一日,我們定可在大世界重逢,這片天地,誰主沉浮,還未可知,想滅我人族,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易陽的目光之中透露出了無窮的自信之意,這裡有十億亡靈軍團,如果將他們全部的收下,還有萬魔巢的億萬魔兵,日後與血魔,天魔談判,未必不能為自己所用,還有青龍王,蒼冥手中的幾千萬軍隊,只要給自己時間,日後未必不能橫掃天下,就算是人皇跑路,也有與各族一較高下的資本。

「易陽,你說的不算,我自己願意留下,誰也管不了我,人妖兩族早就是和平共處,人族有難,妖族豈能坐視不理,而且你也算是半個幻月大帝的傳人,說不定我們妖族未來還要依仗你的庇護,這是本宮現在投資。」

鳳棲桐再次是恢復了那副百變魔女的性情,露出了可愛的小舌頭。

「罷了,說不過你,你愛咋咋的,不過現在跟在我的身邊,別人會以為你得到了功德紫氣,會讓有些人對你你們出手,保險起見,咱們還是保持一段距離,到了太上至尊秘藏開啟的時候,我帶你進去。」

易陽將鳳棲桐緊緊的擁入懷中,希望這一刻能夠真正永恆才好。

「太上至尊的傳承之秘,你真的知道嗎?難怪數月不見,你變的這般強悍,連孔義都不是你的對手,照這個局面下去,三年之後,本宮可能真的不是你的對手,你曾經答應我的事情沒忘吧!給我融合血脈。」

鳳棲桐也是一個生性要強之人,而且天資不凡,三種血脈隨便一種,都能夠達到至尊之境,不出意外未來的妖皇位置就是他的,但是與易陽一比,鳳棲桐感覺到了自己的不足。

「沒問題,我可以將你的血脈融合,而且全部的提升到十成,如果機緣足夠,你可證道大帝,未來的女帝做老婆,想想都讓人興奮啊!到時候本王出去,我看看誰敢動我,哈哈哈!」

易陽充滿了無比的自信,眼前是害怕與妖族反目,但是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絕對是多餘的,自己本身就是大人物手中的棋子,未來如何,生死難以預料,真心幫助自己的人,自然是不會虧待他們。

「混蛋,你又騙我,你不是說不能提升嗎?混蛋,你是怕輸給我,故意拿話騙我對不對,我打死你這個壞蛋。」

鳳棲桐死命的朝著易陽的身軀扑打而去,意識到自己又被易陽給耍了。

「殿下,我錯了,饒命啊!我保證給全部融合,提升至十成之境,以前你不是沒答應做我老婆嗎?既然你現在答應做我的老婆了,自然是不能騙你不是。」

易陽故意的露出了一副無賴的模樣,當然又是被鳳棲桐一陣好打。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452章鳳棲桐的勸告

百族戰場深處,易陽身影筆直的停在虛空,背對著鳳棲桐,而鳳棲桐駐足而停,兩人相距不過是百米左右,「小混蛋,真的是你嗎?你真的沒死,你究竟是怎麼逃下來的。【最新章節閱讀.】」

「你別過來,三公主,你今天也是來殺我的嗎?也是為了我身上的功德紫氣與太上之秘嗎?」

易陽慢慢的轉過身軀,露出了幾分的平靜的神色,他不相信鳳棲桐是這種人,但是事實就這麼擺在了眼前,他必須要親自證實。

「你混蛋,小混蛋,本宮若是真是有心害你,還會等到現在嗎?你活著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你知道我這幾個月是怎麼做的嗎?聽到了你死的消息,我有多麼的絕望與傷心,還有本宮一直在妖族等你,等你三年後,你親自來擊敗你,讓本宮嫁給你,混蛋,沒想到我在你的心裡,居然這樣的一個人。」

鳳棲桐強忍著眼眶之中的水霧,她現在是傷心多過於絕望,這是何等的絕望,何等的憤怒,幾乎讓他心頭忍不住咆哮。

易陽上前一步,一把將鳳棲桐抱到了懷中,「對不起,三公主,我誤會你了,沒想到我這個混蛋在你的心裡,擁有這樣的地位,我真不知道是該喜悅,還是緊張。」

「混蛋,快放開,快放開,被人看見了,我這個三公主的臉還要不要了,混蛋。」

鳳棲桐的心裡生起了一絲小小的竊喜,雖然嘴上說著,可是她卻反而抱著更緊了,兩人幾個月經歷生死無數,早已經是情愫暗生,不過誰也沒有捅破那層窗戶紙,如今再相見,自然是易陽主動了,前世今生,鳳棲桐是他唯一動心的女子。

「我就是不放,若是放了你,去那裡找這麼一個漂亮老婆。」易陽索性是耍起了流氓,自然可是一個混蛋中的混蛋,可是沒想到得到三公主的垂青,可謂是數世修來的福分。

「你…你…你比以前變的更壞了…你還算是讀書人嗎?趕緊放開,跟我說說這幾個月你是怎麼過來的,人皇為什麼要殺你。」

鳳棲桐想要掙脫,奈何易陽的力量是多麼的巨大,她根本就是掙脫不開。

「因為我血祭三十萬異族,才讓人皇找到借口殺我,但是這筆血債我是不會忘了的,遲早有一天,我一定要將人皇從皇座之上滾下來,大嘴巴子狠狠的抽死他們。」

易陽的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陰冷之意,如今被封為鎮魔王,遲早有一天,他會再次權傾四大神朝。

「瘋子…你真是一個瘋子…你知道如今的局勢嗎?我母親與是四大人皇,已經五大神殿,還有南州不死山,已經是中域幾大宗門的首腦達成了協議,最多五年,將是全部撤離這片天地,易陽這次我沒想到還能找到你,跟我走吧!隨我去妖族,日後咱們一起離開這片天地。」

鳳棲桐與易陽相擁而座,暗暗發誓這一次說什麼也要把易陽給拖走,絕對不讓他在留在人族。

「三公主,你知道的,我是不會離開的,哪怕你們全部離開了,我也不會離開這片天地,這是我們人族的根源所在,若是連根都讓人給滅了,我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就算是戰死,我也只會死在這裡。」

易陽重重的嘆息一聲,人族的根源絕對不能斷絕,因為不管怎麼樣,只要根還在,就還有重來的機會,若是根源斷了,那麼就再也沒有機會。

「易陽,你怎麼就這麼糊塗呢?人皇自己都要跑路,放下億萬子民不管,你一個人,你管的過來嗎?唯有真正的玄黃大世界才是我們真正的出路,易陽,跟我走吧!如果你不跟我走,我就把你的身份泄露出去。」

鳳棲桐如同是一個小孩子一般,徹底的與易陽賭起了氣,畢竟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他在出事。

「三公主,你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我出身世俗國度,我就是一個普通人,讓我捨棄人族,我絕對做不到,況且外面的世界,並非我們想想的那麼美好,可能比這裡更兇險,或許有一日我會去,但絕對不是現在,我會堂堂正正的殺出去,人皇不管,我來管,你不用勸我了。」

易陽摸出了一罈子酒,他心中的事情太多了,身上還有數百萬的血債沒有報,吞天還沒死,那隻老骷髏還沒有死,他又怎麼可能一走了之,上天下地,窮盡一生,此仇不報,枉活一世。

「易陽,你真的是一個又傻又糊塗的混蛋,罷了,既然我勸不了你,我便陪你留下,你不走,我也不走,你活,我也活,你死,我也絕不獨生。」

鳳棲桐顯得是無比的決斷,根本就是不給易陽一絲的機會,面容之中帶著幾分的冷冽之意。

「三公主,你這又是何苦,你還隨他們一起離開吧!有朝一日,我們定可在大世界重逢,這片天地,誰主沉浮,還未可知,想滅我人族,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易陽的目光之中透露出了無窮的自信之意,這裡有十億亡靈軍團,如果將他們全部的收下,還有萬魔巢的億萬魔兵,日後與血魔,天魔談判,未必不能為自己所用,還有青龍王,蒼冥手中的幾千萬軍隊,只要給自己時間,日後未必不能橫掃天下,就算是人皇跑路,也有與各族一較高下的資本。

「易陽,你說的不算,我自己願意留下,誰也管不了我,人妖兩族早就是和平共處,人族有難,妖族豈能坐視不理,而且你也算是半個幻月大帝的傳人,說不定我們妖族未來還要依仗你的庇護,這是本宮現在投資。」

鳳棲桐再次是恢復了那副百變魔女的性情,露出了可愛的小舌頭。

「罷了,說不過你,你愛咋咋的,不過現在跟在我的身邊,別人會以為你得到了功德紫氣,會讓有些人對你你們出手,保險起見,咱們還是保持一段距離,到了太上至尊秘藏開啟的時候,我帶你進去。」

易陽將鳳棲桐緊緊的擁入懷中,希望這一刻能夠真正永恆才好。

「太上至尊的傳承之秘,你真的知道嗎?難怪數月不見,你變的這般強悍,連孔義都不是你的對手,照這個局面下去,三年之後,本宮可能真的不是你的對手,你曾經答應我的事情沒忘吧!給我融合血脈。」

鳳棲桐也是一個生性要強之人,而且天資不凡,三種血脈隨便一種,都能夠達到至尊之境,不出意外未來的妖皇位置就是他的,但是與易陽一比,鳳棲桐感覺到了自己的不足。

「沒問題,我可以將你的血脈融合,而且全部的提升到十成,如果機緣足夠,你可證道大帝,未來的女帝做老婆,想想都讓人興奮啊!到時候本王出去,我看看誰敢動我,哈哈哈!」

易陽充滿了無比的自信,眼前是害怕與妖族反目,但是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絕對是多餘的,自己本身就是大人物手中的棋子,未來如何,生死難以預料,真心幫助自己的人,自然是不會虧待他們。

「混蛋,你又騙我,你不是說不能提升嗎?混蛋,你是怕輸給我,故意拿話騙我對不對,我打死你這個壞蛋。」

鳳棲桐死命的朝著易陽的身軀扑打而去,意識到自己又被易陽給耍了。

「殿下,我錯了,饒命啊!我保證給全部融合,提升至十成之境,以前你不是沒答應做我老婆嗎?既然你現在答應做我的老婆了,自然是不能騙你不是。」

易陽故意的露出了一副無賴的模樣,當然又是被鳳棲桐一陣好打。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453章孔義約戰

「三公主,我們走吧!給你煉製符文,需要你三種血脈的精血,而且需要上好的凶獸之皮,以及特殊的符文之筆,這些都需要現做出來,而且還需要一些上好的靈藥,配合丹藥,才能真正的融合,以及提升你的血脈。【風雲閱讀網.】」

易陽的面孔之中露出了無比的嚴肅之意,以前只是為了敷衍她,現在自然是不能在敷衍,而是要真心實意的將她血脈煉製大圓滿的地步。

「需要什麼材料,我們妖族多的是,而且我這裡也準備不少的靈藥,你需要什麼,我讓人瞬間送給來。」

三公主自然是信心滿滿,這可是一個大勢力的好處,不象易陽空有一個王爵的虛名而已。

「不行,從你們妖族拿的話,會暴露的身份,這裡的交易區這麼多,隨便找找,應該不難,不需要什麼珍惜之物,走吧!而且我有功德紫氣,可保證你圓滿融合,不用有一絲擔心的危機。」

易陽的面孔之中帶著一股自信之意,需要的東西這裡交易區肯定都有,畢竟他在百族戰場的內部,可是看到不少的靈藥,不過是沒有採集而已。

「那麼還等什麼,本宮今天要狠狠的宰你這個土豪。」

鳳棲桐也是不廢話,目光之中帶著幾分邪異的笑容,拉著易陽就是朝著交易區最近的一個城鎮而去。

眼前的城鎮正是易陽當初殺人的城市,當兩人一進城市,便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畢竟一個是妖族三公主,一個剛剛將孔義給收拾了,但是現在兩人結伴而行,自是引起所有人的側目。

「雜種,原來你在這裡,我找了你很久,你若有種,放開三公主,有什麼沖著我來。」

孔義帶著一群妖族將易陽是給團團圍住,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陰冷之意,還以為鳳棲桐為了他,故意是做了易陽的人質。

「孔義,看在三公主的份上,我已經饒了你一條狗命,沒想到你還是不知死活的敢擋我的路。」

易陽的眉頭微微皺起,對於孔義真想是一刀砍了,但若不是三公主的夾在其中,早就是滅了他,還會等到現在。

「你…有膽子放開三公主,你我出去單挑,生死無怨。」孔義的目光之中爆發出了深深的嫉妒之意,他從小與三公主是一起長大,可以算是青梅竹馬,可是三公主一直對他沒有好感,可算是傷透了心,如今看見三公主與易陽在一起,以為三公主是為了他,才受到易陽挾持的。

「單挑,你是我的對手嗎?連五行空間都用上了,照樣殺不了我,我還沒有動用領域之力,而且你那隻眼睛看見三公主被我挾持了,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跟本沒人攔她,你莫非以為三公主是為了你,才會被我挾持的嗎?哈哈哈!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樣子,你那一點配的上三公主。」

易陽嘴巴可是惡毒無比,有時候殺人不如誅心,礙於鳳棲桐的面子,不殺孔義,但是不代表易陽會對他有好臉色。

「你…你…你….」孔義一時間是無言以對,看三公主的樣子,的確是不像被挾持的,反倒是老友一般,這讓孔義再次感覺到了羞辱,而且是深深的羞辱。

「你什麼你,不想死的給我滾蛋,我還要陪三公主去逛街,沒空理你,孔義,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有心中不快,大可以沖著我來,偷襲,暗殺,下毒,隨你的便,只要你能殺掉我,但若是你敢去大玄王朝搞破壞,我發誓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會將你誅殺。」

易陽的面孔之中露出了深深的陰冷之色,現在要把所有人的敵意全部吸引到自己的身上,給龍大爺足夠的時間,訓練出屬於自己的軍團,反正是來磨礪的。

「夠了,孔義,退下吧!我已經與木公子達成協議,任何妖族在這裡不得對木公子出手,如果膽敢違抗命令,一律按照叛國罪論處,你走吧!」

鳳棲桐實在是不想看下去了,他生怕易陽壓不住怒火,到時候孔義絕對活生生的玩死。

「屬下明白,木道,我也警告你,若是三公主出了任何意外,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是男人的話,三天後,你我去百族戰場內生死一戰。」

孔義知道如果不擊敗易陽,將是終生的陰影,唯有一戰,才能雪恥。

「好,不過改成七日之後,既然你害怕三公主有危險,那麼就跟著吧!若是真的出了事情,我可是負不起這個責任。」

易陽對於孔義談不上什麼好感,但是也沒有什麼惡感,這個人就是天生驕傲,對於這樣的人,只有讓他連續挫敗,才能是讓他心服口服。

「好,我便看看你究竟搞什麼鬼花樣。」孔義可是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借口,他畢竟是三公主的護衛,這一點他馬虎不得。

「鬼花樣,一會你就知道了,三公主,這裡有家賣符筆的與凶獸的,咱們先進去看看。」

易陽閃身進入了一見名為「萬寶樓」的店鋪之中,裡面是一個西土異族所開設,是一個三目族的老者,三目族天生就是喜歡做生意,可是出了名的奸商,但是東西卻是十足的珍品。

「幾位客官,你們需要什麼,小店擁有上好的凶獸血,凶獸皮,符文筆,凡是與符文有關的關係,我們這裡應有盡有,絕對是客官滿意而歸。」

三目族的老者見到易陽幾人的進入,目光之中閃爍著一道精芒,如今木道的大名,那是誰人不知啊!但這裡是交易區,沒人敢在這裡動武。

易陽沒有出聲,而是點頭示意,目光掃過了店鋪中的東西,不停的搖頭,這些材料的品質都是太差了,根本就是不能承受住鳳棲桐精血的力量。

「有王獸的脊骨,需要中心的三截,王獸頭顱之上的皮,以及王獸眉心所生的毛髮,有嗎?」

易陽靜靜的出聲,他知道這裡絕對能毛到,不過三目族向來奸詐,一向會把好東西收起來賣。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國色天香:異姓王爺俏皇妃

第453章孔義約戰

「三公主,我們走吧!給你煉製符文,需要你三種血脈的精血,而且需要上好的凶獸之皮,以及特殊的符文之筆,這些都需要現做出來,而且還需要一些上好的靈藥,配合丹藥,才能真正的融合,以及提升你的血脈。【風雲閱讀網.】」

易陽的面孔之中露出了無比的嚴肅之意,以前只是為了敷衍她,現在自然是不能在敷衍,而是要真心實意的將她血脈煉製大圓滿的地步。

「需要什麼材料,我們妖族多的是,而且我這裡也準備不少的靈藥,你需要什麼,我讓人瞬間送給來。」

三公主自然是信心滿滿,這可是一個大勢力的好處,不象易陽空有一個王爵的虛名而已。

「不行,從你們妖族拿的話,會暴露的身份,這裡的交易區這麼多,隨便找找,應該不難,不需要什麼珍惜之物,走吧!而且我有功德紫氣,可保證你圓滿融合,不用有一絲擔心的危機。」

易陽的面孔之中帶著一股自信之意,需要的東西這裡交易區肯定都有,畢竟他在百族戰場的內部,可是看到不少的靈藥,不過是沒有採集而已。

「那麼還等什麼,本宮今天要狠狠的宰你這個土豪。」

鳳棲桐也是不廢話,目光之中帶著幾分邪異的笑容,拉著易陽就是朝著交易區最近的一個城鎮而去。

眼前的城鎮正是易陽當初殺人的城市,當兩人一進城市,便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畢竟一個是妖族三公主,一個剛剛將孔義給收拾了,但是現在兩人結伴而行,自是引起所有人的側目。

「雜種,原來你在這裡,我找了你很久,你若有種,放開三公主,有什麼沖著我來。」

孔義帶著一群妖族將易陽是給團團圍住,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陰冷之意,還以為鳳棲桐為了他,故意是做了易陽的人質。

「孔義,看在三公主的份上,我已經饒了你一條狗命,沒想到你還是不知死活的敢擋我的路。」

易陽的眉頭微微皺起,對於孔義真想是一刀砍了,但若不是三公主的夾在其中,早就是滅了他,還會等到現在。

「你…有膽子放開三公主,你我出去單挑,生死無怨。」孔義的目光之中爆發出了深深的嫉妒之意,他從小與三公主是一起長大,可以算是青梅竹馬,可是三公主一直對他沒有好感,可算是傷透了心,如今看見三公主與易陽在一起,以為三公主是為了他,才受到易陽挾持的。

「單挑,你是我的對手嗎?連五行空間都用上了,照樣殺不了我,我還沒有動用領域之力,而且你那隻眼睛看見三公主被我挾持了,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跟本沒人攔她,你莫非以為三公主是為了你,才會被我挾持的嗎?哈哈哈!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樣子,你那一點配的上三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