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石柱下,長著一些奇異植物,不是解藥,類似荊棘,有手腕粗細,紮根地面,在頂端開出鮮紅的花朵。

「這是石荊棘,被它們的刺扎到,傷口會痛癢難忍,不要輕易觸碰。」高受的提醒,讓周林熄了去看看這奇異植物的心。

高受繼續講道:「石荊棘的果子,對地底生物有著極強的吸引力,經常有人用它的果子引開地底生物,趁機摘取血葯。一路上要多加留意,看下哪些結果了,或許等下會用的著。」

一路上,高受跟周林說了許多第二層的事,他進來幾次,經歷過一些事,對第二層的情況大致能了解。

「據聞這裡曾出產過千年寶色血葯,若是能採到,絕對能讓你突破聚元。」

高受很明朗的確定了目標,帶著周林,翻過起伏的岩石,來到一處亂石密布的區域。在高受的提醒下,周林收斂神光,點燃了火把前行。

「這裡是一片出產血葯的區域,曾出過五百年血葯。有人在這裡見過一頭岩石犀牛地底生物出現,將一個十幾人的小隊衝散踏死幾人後,無傷離開,必須要小心。」

高受語氣嚴肅,事關生死,連周林也小心了起來,高受繼續道:「那頭岩犀在這片區域深處出沒,我們在外圍轉轉,找到人合作結伴,再朝裡面進發。」

無數巨大的岩石,堆在一起,層層疊疊間,留出了許多空隙,足夠人在裡面自由通行。兩人進去后,在外圍遊走,尋找著可以合作的人。

很快,他們找到了人,應該說是人主動找上門。

在一個轉角過後,遠處出現三個人,兩男一女,舉著火把,神情慌亂速度飛快朝他們迎面跑來。

跑在最前面的男子見到高受和周林,神情大振,大聲喊道:「兩位道友,請出手救救我們。」

緊接著,他們身後有人大喊「別跑~」,腳步飛快,似乎是在追趕這三人。高受沒有答應,轉身打算帶周林離開,不想淌這趟渾水。

那三人見狀臉色一變,身後追趕他們的人也跟上來了。他們有十幾個人,同樣穿著雜役弟子的服飾,舉著火把在追趕三人。

帶頭的是一個矮子,腿短速度卻是領先眾人,他看見前方有人,當即大喊道:「前面的那兩個老實點,乖乖呆在哪裡,不然連你一起抓了喂地獸。」矮子的語氣囂張,絲毫不將兩人放在眼裡。

周林回頭,高受急忙阻止:「別管他,當他的話是放屁。」

高受的聲音壓的很低,但誰想那個矮子聽覺靈敏異常,隔著極遠就聽見了他的話,頓時氣的七竅生煙,命令眾人道:「把他們兩個一塊抓了,全部拿去做誘餌。」

「是。」眾人應聲,速度提升,很快靠近那三人,矮子手指虛空一點,一道靈光飛出,落在最後面的那人瞬間倒地。

「啊~~」

三人中唯一的少女見那人倒下倉皇尖叫,矮子聽到后大笑:

「哈哈,都說了,你們一個都跑不了,何苦掙扎。你乖乖跟我回去見那位大人,不但不用做誘餌,還能享受歡愉之樂,豈不美哉?」

「你休想。」跑在最前面男子望見倒地那人,睚眥欲裂,他停下身軀,擋在了矮子面前。「芳兒你帶著老三先走,我來擋他們。」他要犧牲自己換取少女和另一人脫逃。

「大哥~」少女悲傷的大喊。「快走!」男子大吼一聲,朝矮子撲了過去。少女抹淚,背著倒下的人離去。

「不自量力。」矮子眼神陰冷的望著撲過來的男子:「其他人去追人,我來解決他。」其餘人應聲,紛紛繞開男子追擊少女而去。

「你們休想!」

男子大吼一聲,渾身爆發罡氣,拳頭纏繞罡風,一拳朝追擊的人轟去,罡風化為一頭猛虎,栩栩如生朝一人猛撲過去。

「老大救命~」那人大喊一聲,瞬間吐血,被轟飛出去,撞在石壁上生死不知。

矮子面色如常,手下死去神情也不亂,抓住男子攻擊間隙,一指靈光激射進男子後背,瞬間濺出一朵血花。男子身體一震,而後猛的轉身朝另一人撲去。

「你們都該死。」男子聲音悲壯,嘴角溢血,大吼著又轟出一拳,將另一人打飛出去。這下,矮子臉色終於變了:

「該死的是你。」矮子連點數指,男子身上瞬間濺出無數血花,血如泉涌,身體瞬間搖搖欲墜,他伸出手,想再對一人出手,矮子趕到,一腳將他踢飛出好幾米遠。

「居然敢無視本大爺,你算什麼東西?」矮子對著無法動彈的男子頭部猛踢,男子還沒死,怒目圓睜,他身下鮮血流了一地。

「大哥~」

少女回頭看見了她敬愛無比的大哥,被矮子踩在腳下,發出一聲悲鳴。

「哈哈~別擔心,你可不會被這麼對待。」矮子踩著男子的頭顱,臉上掛著殘酷的笑:「至少也要等那位大人玩夠了,和我們幾個玩夠了之後才行。」說罷,矮子舔了舔嘴唇,露出期待的神色。

少女聞言渾身一震,轉身背著昏迷的人繼續逃跑:「我不會死,三哥也不會死,我們會逃出去。終有一日,我們會回來報仇。」

「年紀輕輕的,做什麼夢呢?」一個人靠近了少女,伸出魔爪道:「你們怎麼可能逃出去?乖乖留下吧!」速度本就不及那幾人,再背著受傷的人,少女根本無法逃脫。

「要死了嗎?」少女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死!」隨著一聲怒吼,一道銀光激射,瞬間洞穿那人胸膛,血水嘩嘩如泉涌,那人瞬間倒地,胸口一把雪亮銀刀寒光凜冽,他死不瞑目。

高受出現,將銀刀拔出,橫在身前,他終於忍不住出手了。

少女睜開眼,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高受,眼中是不可置信。她從未想過高受會出手。

銀刀雪亮,鮮紅的血流淌而下,煞氣凜然,搭配高受憤怒的表情,追擊的眾人不敢上前,那一刀太過驚艷,讓他們畏懼。

「一起上。」矮子神情冷漠命令眾人,他的腳依舊踩在頭顱上,從未離開。眾人面面相覷,最後皆大吼了一聲,拿出兵器朝高受圍攻過來。

「你不過是一人,如何擋我們這麼多人?」有人大吼道。

高受面不改色,大吼一聲:「周林,動手!」

「還有另一個!」有人大吼道,他們身體停頓的一瞬間,高受出手,一道銀光掠過,一顆頭顱飛起,死不瞑目,血像噴泉一樣噴出,噴到那幾人臉上時,他們才反應過來。

「殺!」幾把刀劍襲殺而來,高受怒吼一聲,長刀橫劈,用盡全身力氣劈開刀刃,但依舊有幾把落在了他身上。頓時間,血花飛濺,濺到少女蒼白的臉上,紅白分明,凄艷無比。

「殺~!」那幾人大吼,揮劍朝高受身上砍去。

高受避開攻擊,身形朝後。「快走」高受背過受傷的人,拉著少女急速逃離。

「追!」幾人追擊,緊接著,一道黑影以人無法反應的速度,轟在了一個人身上。那人瞬間倒飛出去,躺在地上,血流一地。

「什麼東西?」接著火光眾人才看清,那黑影居然是一塊磨盤大的石頭。被打中的那人死了,早已斷氣。

「咻咻咻~」黑暗中,巨石接連不斷飛出,有幾人中招,瞬間斃命。磨盤大的石頭轟在身上,誰都得死。

「啊~~」慘叫聲不斷,周林面不改色,拾起地上的石頭,在黑暗中,對準百米外的火光扔去。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明白石頭砸到人會是什麼後果,但他依舊做了。因為見到一個有情有義,願意犧牲的人居然被那樣欺辱,他的怒火燒穿了理智。

「熄滅火把,他就看不見我們了。」矮子命令眾人,火光瞬間熄滅。

「去死!」周林舉起地上最後一塊石頭,大吼著朝矮子擲去,而後他身形一后,向後方飛速離去。

矮子意識到舉著火把的人會成為目標,在命令眾人熄滅火把,自己卻是最後一個熄滅。

聽著空中的呼嘯聲,矮子身形一扭,巨石呼嘯著擦著他的臉過去,瞬間將他的臉皮擦破一塊,血如泉涌。但他終究是躲開了。

聽著巨石砸在石壁上粉碎的聲音,矮子心臟劇烈跳動,他從未感覺過死亡離他是這麼的接近。

「老大,還追嗎?」過了許久,有人壯著膽子問道。

「不追了。」矮子仍有后怕,他怕死,周林擲石攻擊,差點要了他的命,他不想涉險。

「那大人那裡?」「就說她死了。」矮子望向高受離開的方向,目光陰冷:「她不敢回來,你們不說,大人不會知道的。」

「走吧,別耽誤了大人的事。」矮子帶人離開了,只留下了幾句屍體。

那個令人尊敬的男子死了,他在看見少女安全離開后,就徹底閉上了眼睛,一陣風吹來,寂靜荒涼。

——

一個洞窟內,少女,周林,高受,還有那個受傷的人都在。受傷的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他身上有許多傷,血跡斑駁。

矮子那一指傷最嚴重,少年的後背被開了一個洞,流失過多血液,他面色如紙。少女在為他包紮,清秀的臉上淚珠不斷湧出。

周林坐在一旁,眼神獃獃的望著地面。高受走過去,坐在了他身邊。

「難受嗎?」高受問道,周林沒有回答。剛才他殺人了,雖然沒有看到,但他知道被石頭砸中的人是什麼下場。

「習慣了就好。 最佳女婿 那些人都是該殺之人,不必自責。」高受安慰道。

周林不語,殺人是能習慣的嗎?

「我也是第一次殺人,以前也就打打架,打啊殺啊的掛在嘴邊。沒想到真正殺人後,我才發現,自己好像沒有想象中的難受。」高受似在跟周林說話,又似在自語。

「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周林抬頭道。

「你說什麼?」高受反問道。

「我說為什麼可以這麼簡單的就殺人。」周林一字一句,擲地有聲道。

這裡跟他想先中的不一樣,肆意欺壓,隨便殺人,跟他想象中祥和的修道不同。

「還能怎麼樣,這就是人心啊,凡人,仙人誰都有一顆人心啊。」高受仰天長嘆。

「這就是修道界的殘酷一面,我早已看清,你才剛看到,你多看幾遍,習慣了就好。」他跟周林不同,他年歲更長,在修道界最低端掙扎,雖然年歲不大,但經歷已經很多,知道許多黑暗。

接著他又道「」「剛才那些人,其實就是我跟你說過的,要小心的那一伙人。他們受人驅使,去採摘血葯,脅迫其他雜役弟子,為他們賣命,他們是這地窟中,除了地底生物外,最危險的存在。」

高受說的那些人,就是之前他說過的,別有用心的人。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周林不解的問道。

「為了利益,為了靈玉。」高受表情嚴肅道:「血葯只有青雲門有,能讓人迅速突破聚元境,在外界能拍賣出天價。有些人,靠私售血葯,牟取暴利。而那些人是一些外門弟子外門弟子,他們依仗地位實力,驅使雜役弟子採摘血葯私售,換取靈玉。雜役弟子稍有不從,就會被針對,搶劫,毒打,甚至殺人,他們也經常干,為的就是讓雜役弟子屈服。」

周林憤慨道:「他們這麼做,不怕被抓嗎?」

「抓?呵呵~」

高受沒來得及說話,少女先開口了,她表情憤然,聲音悲蹌道:「那幾個人,和一些位高權重有交易,執法弟子哪裡敢抓他們。」她的聲音帶著憤怒,凄婉和無奈,為自己幾人的遭遇感到悲哀。

「是這樣嗎?」周林向高受求證。

高受點點頭道:「是有幾個內門弟子,甚至長老與他們有往來,也曾有人舉報,但青雲高層的態度也很曖昧,沒有允許,也沒有阻止,在縱容這些人。據說有很多大人物都參與到私售血葯的生意中來,不乏地位極高之人。」

「這些人真該死。」周林憤怒道。

高受告誡道:「這些話你私下裡說說就行,別當著人面說,雖然你是內門弟子,但還是別和那些人站在對立面上,否則日子會很不好過。」 「現在你想怎麼辦,出去,還是留下?」少女為少年包紮好后,高受問道。

少女柔弱的臉上露出仇恨的表情:「我要出去,去找執法弟子,揭發他們!為我大哥報仇!」

「揭發他們沒有任何作用,而你自己也會陷入危險。」高受並非危言聳聽,以前也有揭發的人,但他們都很慘,或是失蹤,或是發生意外,都沒有好下場。

少女手指骨捏的發白,神色堅定道:「我要報仇。」望著血色蒼白,生死不知的少年,她眼光閃爍。

接著她說出了一個消息:「那些人找到了千年寶色血葯,隱瞞不報想自己獨吞。一旦我揭發出來,沒人能救他們。」

「千年寶色血葯!!」

周林和高受同時驚呼。少女突然爆出的這個消息讓他們大吃一驚,那些人居然找到了千年寶色血葯!?

「千年寶色血葯在哪裡?」周林激動道,他最期望的,就是千年寶色血葯。

高受跟他說過,千年寶色血葯,那是超越靈藥,屬於大葯級別的存在,能讓人在突破聚元的瞬間,達到聚元境界圓滿。還有許多妙用,價值連城。

「在一頭強大的地底生物巢穴里。」

少女為報答救命之恩,將她知道的情況說了出來:「在幾天前,有人從那頭地底生物的巢穴中意外逃脫。他說在巢穴中看到一株渾身通透,像紅寶石一樣的血葯。那些人知道那是千年寶色血葯,封鎖了消息,想私自採摘。」

少女見周林兩眼放彩,勸誡道:「那裡現在很危險,那頭地底生物很強,那些人也在巢穴附近觀望,你們最好不要接近。」

少女的話,周林和高受都沒聽進去,那可是千年寶色血葯啊!!價值萬金的存在。

高受神色激動道:「想辦法把千年寶色血葯搶來。就算得不到,也不能落在那些人手上。」周林點頭,他對千年寶色血葯是最渴望的,因為那是他突破的契機。

向少女問明了情況后,兩人和少女告別後,直接前往千年血葯所在地,巨獸山谷。

地窟地二層,幾乎自成一域。巨獸山谷,就是一處堆滿獸骨石的山谷。那裡的獸骨石巨大無比,堆積成山,因此得名巨獸山谷。

裡面有很多強大的地底生物存在,千年寶色血葯,就生長在一頭蜥蜴地底生物巢穴中。那頭蜥蜴,體型長十米,渾身密布巴掌大小的硬鱗,口吐毒涎,實力恐怖。

兩人順著石碑指引,穿過巨石堆,翻過幾座小山包,來到一處隱蔽的地點,在遠處觀望著巨獸山谷的方向。

一片漆黑中,巨獸山谷升起星星點點,綠色的磷火,照亮了大片的區域。

周林看見,整座巨獸山谷輪廓,似乎是一副巨大無比獸骨石架,碎裂坍塌形成,幾座筆直的山峰,是斷了一半的肋骨。

那巨大的體型,讓周林又想起了自己在第一層地下河中看到的黑影。若是那副獸骨的主人還活著,必定是個不輸給黑影的存在。

巨獸山谷周圍,亮著許多暗淡的星火,將巨獸山谷包圍。他知道,那是追殺少女的那伙人的火光,他們在遠處觀望,等待機會。

「現在該怎麼辦。」高受問道,他們趴在高處熄滅了火把,讓那些人無法察覺。

周林身上有極微弱的光,能讓高受看清他的位置,聽到高受的問題后,道:「找到採石荊棘果的人,跟著混進去。破壞他們的計劃。」

「嗯,好。」高受應聲,兩人悄悄秘密離開這裡,去找採石荊棘果的人。

少女說過,那些人想用大量石荊棘果將那頭蜥蜴引離巢穴,所以才會到處抓人。

他們的目的很簡單,混進去,破壞那些人的計劃,提前引出地底生物,最好讓那些人和地底生物血拚起來,他們乘機得利。

很快,他們找到了一隊採摘石荊棘果的人。五個少年和高受同樣的年紀,身上背著竹簍,裡面裝著許多鮮紅欲滴的果子。

有一個人似乎是監督的人,腰中懸著劍,手上拿著皮鞭,時不時抽打這五個少年。那五個少年默默忍受,身上已經有了許多血污。

周林和高受直接走出,那人見到兩人,抽出劍大喝道:「什麼人!」

「要你命的人。」高受上前,長刀對準那人怒劈,那人急忙招架,但一塊頭顱大的石頭驀然從黑暗中飛出,砸斷了他持劍的手,劍飛了出去,他驚恐的大叫著後退。

夜少暗戀我許久 「死!」高受怒吼一聲,直接劈在了那人胸口,那人瞬間倒地斃命,胸口鮮血噴涌而出,染紅大片地面。

「嘔~」黑暗中,周林轉身嘔吐了起來。他第一次見人死在自己面前,他的胃在不斷翻,騰恐懼難受侵佔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