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們我也看看,我好像還沒有見過瑟維斯拍戲呢。」青陽笑著道。

戴佳寧點了點頭,也和青陽找了一個人稍微少一點的地方。

戴佳寧知道青陽現在拍的劇是一部現代劇,主要講的是豪門恩怨和商戰的。

當然,不然也少不了感情。

戴佳寧站在人群里看著瑟維斯。

他們這場戲好像是男主帶著女主來這裡玩,女主吃東西蹭到了嘴邊,男主便很溫柔地幫她擦乾淨。

雖然這樣的戲碼十分的老套,但是不得不說,很多小女孩偏偏喜歡這一套。

只是,看著瑟維斯和那個女演員這樣的親密,戴佳寧的心裡還是微微有一些不太舒服的。

拍戲的場地被圍了起來,他們和瑟維斯還是有一些距離的。

旁邊圍觀的人越拉越多,還有很多小姑娘因為看見瑟維斯而十分的激動,一直喊瑟維斯的名字。

看見瑟維斯人氣這樣旺,戴佳寧還是很高興,同時也有一些自豪。

青陽看著瑟維斯拍戲,帶著幾分看熱鬧的心態。

在中場休息的時候,瑟維斯一眼就看見了人群中的青陽。

瑟維斯愣了一下,他在青陽的身邊還找到了戴佳寧。

瑟維斯向戴佳寧笑了笑,他很想過來和他們打個招呼聊聊天,但是卻並沒有那個機會。

瑟維斯見青陽和戴佳寧看上去十分的親密,就像是一起出來約會的情侶,他便沖著青陽微微眯了眯眼睛。

青陽則沖著他笑了笑,還故意將手搭在戴佳寧的肩上,從他擺了擺手。

瑟維斯狠狠瞪了青陽一眼,青陽笑的有一些得意。

「哇,瑟維斯真是太帥了,比電視上看見的還要帥。」三花看著瑟維斯,眼睛里已經冒出了粉色的心了。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誰能那麼好命做瑟維斯的女朋友啊。」四花一臉羨慕地道。

戴佳寧有一些心虛地看了看青陽,青陽笑了笑。

「好了,我們走吧,看這個也沒什麼意思。」戴佳寧道。

誰料,她們四個的態度十分的一致。

她們都不肯走,她們都說自己要等瑟維斯拍完戲,跟他要簽名和合影。

戴佳寧見勸說不動,她便也只能跟著她們一起等了。

這一看就看了一個多小時,終於,瑟維斯他們拍完了在這裡的戲。

旁邊等著的粉絲都沖了過去,將瑟維斯給圍了起來。

二花她們更是精力滿滿,直接圍了上去。

瑟維斯被工作人員護著向外面走,一邊走他不時給周圍的粉絲簽個名。

二花她們都圍了上去,只是因為人太多,她們一個簽名都沒有弄到。

本來她們四個都很沮喪,但是讓她們吃驚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瑟維斯在工作人員的簇擁下,竟然來到了戴佳寧和青陽的面前。

「真巧啊,你們也在這裡。」瑟維斯道。

青陽笑了笑,沒有一點的激動。戴佳寧則偷偷看了一眼二花她們,心想,糟糕了,她們一定能發現一些什麼。

「是啊,真巧。」青陽也道。

瑟維斯看向戴佳寧,道:「晚上等我一起吃晚飯。」

他的聲音不算很小,所以還是有人聽到了。

戴佳寧臉上的肌肉都抽了抽,這個瑟維斯,這是不嫌把事鬧大嗎!

戴佳寧雖然臉上笑著,但是她卻再用眼神警告瑟維斯。

瑟維斯自然明白戴佳寧的意思,他笑了笑,走了。

戴佳寧暗暗鬆了一口氣。

籃壇碧玉刀 瑟維斯走了,那些人也就散了。

只是,那四花將戴佳寧包圍了起來,一個個都像是審視犯人的眼神。

「說,你和瑟維斯是怎麼認識的?」

「說,你們是什麼關係?」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你所說的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她們四個一人一句,倒是十分默契。

戴佳寧扯開嘴角笑了笑,「你們搞錯了吧,是青陽和瑟維斯認識,不是我,你們忘了嗎,青陽可是模特。」

她們四個互相看了看,可是剛剛瑟維斯分明是和戴佳寧在說話啊。

「你們剛剛是看錯了,瑟維斯其實是和青陽在說話呢。」戴佳寧笑著道。

她們四個都看向青陽。

「是的,我認識瑟維斯,之前工作的時候碰到過幾次。」青陽道。

這次,她們四個才相信。

他是我的命中劫 「哎呀,真是太可惜了,沒有要到簽名,青陽,你認識瑟維斯,能幫我們……」畢竟是求人,三花有一些不太好意思說。

青陽也知道她們的意思,他想了想,才道:「我幫你們試試。」

「青陽,你真是太好了!」三花由衷地感謝青陽。

青陽看了看戴佳寧,道:「我只是儘力一試,不要客氣。」

戴佳寧發現,其實青陽是真的很好。

他似乎總能夠給人帶來溫暖和安心的感覺,就像他答應的事情,他就一定會去辦。

而他一向不輕易答應其他人的請求。 他們又在街上逛了一會兒就回去了,今天一天還真是過的很豐富。

不過,戴佳寧還有一點帳等著瑟維斯回來算一算。

戴佳寧一直在等著瑟維斯,直到晚上九點,瑟維斯終於回來了。

戴佳寧靠在床頭,沖著瑟維斯露出甜甜的一笑。

「瑟維斯,你過來,我有事情和你說。」戴佳寧沖著瑟維斯招了招手。

瑟維斯的心裡就像是有一隻小貓在撓一樣,他忙走到床邊,坐了下來。

戴佳寧本來就長的很美,此時她笑的這樣的燦爛,更是讓瑟維斯都看得呆住了。

戴佳寧摟住瑟維斯的脖子,笑得十分的溫柔,「瑟維斯啊,你今天是不是故意的?」

瑟維斯眨巴了兩下眼睛,那模樣十分的無辜。

「什麼是故意的?」

「就是你說晚上一起吃晚飯的事情啊……」戴佳寧拉長了語調,而此時,她的臉色突然一變,她一把揪住了瑟維斯的一隻耳朵,做出幾分兇狠的表情。

瑟維斯忙做出求饒的表情,「沒有沒有,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戴佳寧斜著眼睛看了他片刻,還是將他的耳朵給鬆開了。

「不知不知道,要是讓她們幾個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他們會把我撕了的,而且,你現在的情況,不適合公開。」戴佳寧認真地道。

瑟維斯笑了笑,他抱住戴佳寧的腰,「我知道我知道,白天我只是開了一個玩笑。」

戴佳寧也並沒有真的生氣,她舒了一口氣,躺了下來,「今天走了大半天,還真有一些累了。」

瑟維斯輕輕幫她揉了揉小腿,「今天的情況怎麼樣?」

不提今天的情況還好,一提戴佳寧又激動了起來。

她又坐了起來,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道:「那四個花痴真是讓我太無語了,她們的心裡只有帥哥,當然,青陽是不能完全滿足她們了。」

瑟維斯的臉上帶著笑,戴佳寧繼續道:「不過呢,今天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我能夠看出來,青陽不討厭她們。」

「那這就很好了,以後再給他們製造一些機會,讓他們慢慢接觸看看吧。」瑟維斯道。

「嗯。」戴佳寧也點了點頭。

幾天後,戴佳寧還沒有安排下次的活動,三花便已經等不及了。

「大花,這周末你能不能再叫青陽和我們一起玩啊。」三花一邊說,一邊揪著自己的衣角,她這個樣子,差點看得戴佳寧沒回過神。

戴佳寧一想,也覺得可以再試試。

「可以是可以,不過呢,來不來,就要看青陽自己的了。」戴佳寧道。

「沒問題,只要你幫我們叫他就可以了。」三花一聽,十分的高興,直接摟住了戴佳寧。

戴佳寧笑了笑,她拍了一下三花的手,道:「鬆開鬆開,我又不是帥哥。」

三花一聽,還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哈哈哈,雖然你不是帥哥,但是你能夠為我們創造帥哥啊。」

創造帥哥?

這話怎麼聽著這樣彆扭呢?

戴佳寧一臉黑線,十分無奈。 這周末,戴佳寧很順利地又約到了青陽。

其實,只是青陽沒有工作,對於戴佳寧的要求,他都會同意的。

這次戴佳寧提前便和青陽說了,說這次還是和其他四花一起逛街,青陽並沒有說什麼,而且,他似乎還不知道戴佳寧的用意。

今天他們約了一起去博物館,那四人都打扮的十分的用心,顯然是對今天的遊玩十分的重視。

這次青陽和她們已經沒有那麼生份了,他們一起說說笑笑,而且還互相分享了手機號。

戴佳寧突然覺得,就算青陽和她們沒什麼,讓青陽多認識幾個朋友,讓他開心一些,也是很好的。

「大花,青陽上次回去有沒有提到我啊?」逮到了一個機會,三花將戴佳寧拉到一邊,小聲問道。

戴佳寧想了想,搖了搖頭。

「我們四個已經商量好了,青陽比較符合我的標準,所以她們把青陽讓給我了,你可要幫我啊。」三花道。

戴佳寧想,其實這樣也挺不錯的。

「好啊,只是,你注意尺度啊,知道了嗎?」戴佳寧道。

三花連連點頭。

戴佳寧笑了笑,兩人心有靈犀地擊了一下掌。

戴佳寧回過頭,嚇的她一愣。

青陽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她們身後,雖然他距離她們還有一些距離,但是她知道,青陽的聽力是超乎常人的。

他是不是聽到了?

戴佳寧抿唇,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裡竟然有了一絲淡淡的忐忑。

青陽看著戴佳寧,臉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他道:「她們三個去了那邊。」

戴佳寧又看了看青陽,他好像是並沒有聽見。

「好,我們過去吧。」三花並不知道戴佳寧心裡的想法,她笑著,挽住戴佳寧的手臂,拉著她向那邊走去。

戴佳寧也笑了笑,她看了看青陽,青陽也沖著她勾了勾唇。

戴佳寧的心放了下來,他們一起追上了二花她們。

他們在博物館逛了一會兒,青陽便接了一個電話,說是晚上臨時給他安排了一個工作,他現在就要走了。

三花一臉的可惜,戴佳寧悄悄拍了拍她的背,和青陽道:「沒事,你去吧。」

「不好意思啊,你們玩的開心啊。」青陽和她們幾人道。

二花她們都和青陽道別,三花則看上去像是沒了精神一樣。

青陽走後,她們幾個雖然覺得少了一些樂趣,但是玩起來還是挺來勁的。

「本來我還想今天和青陽好好聊聊呢,看來只能等下次了。」臨走的時候,三花嘆了一口氣,道。

戴佳寧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以後的機會還會有的。」

三花點頭,也拍了拍戴佳寧的肩膀,一臉嚴肅地道:「這項偉大的革命事業就交給大花你了。」 軍長大人,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