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兩個碎片,卻是處在兩個截然相反的位置。

林笑甚至判斷出來,其中的一個碎片,並不在盤古世界,而在混沌當中。

現在林笑並未收起誅仙劍陣,他依舊是聖人的修為,所以他手中的羅盤,所能探測到的範圍,也比之前更遠。

一百零八品先天劍蓮,已經落到了輪迴世界當中,紮根在輪迴世界中,靜靜的成長著。

這朵先天劍蓮,雖然成為了一百零八品先天劍蓮,但是卻依舊處在幼生期,需要緩緩的成長才行。

……

「是時候離開了。」

禹餘道人已經走出了輪迴世界,他看著這無邊無際的星空,眼中閃過一抹茫然。

不過這抹茫然,也只是一閃而逝,便被一抹堅定取代。

「這星空古路下的封印,究竟是什麼?」

林笑看著那個封印仙界的巨大封印,開口問道。

「是不是……你們早就料到,古路會毀滅,其中的黃泉路,會被人收取?」

禹餘道人點了點頭,「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亘古長存,永恆不滅,所以凡是,都要留下後手。」

林笑沒有回答。

「這劍陣……」

「就送給你了。」

禹餘道人洒然一笑,「我藉此得道,它卻最終成為了我的阻礙。現在,我好不容易掙脫了這個束縛,又豈能重新回去?」

禹餘道人的身上,只帶著一件法寶。

他的青萍劍,這個才是他性命交修的寶貝。

「那九州結界……」

林笑看了一眼仙界,在無邊無際的星空當中,仙界就如同一個巨大的光繭一般,璀璨,美麗。

之前,九州結界以誅仙劍陣為陣眼,九大九州神器為核心。

但是現在,禹餘道人不僅僅將九州結界中的九州神器送了出去,就連誅仙劍陣也被取了出來。

那麼九州結界的威力,恐怕也會大為下降。

「九州結界的本體就是仙界的地脈,誅仙劍陣和那些個雜七雜八的神器安置在九州結界之內,反倒會影響了九州結界的威力。」

狼少的心尖寵 「結界,不是陣法。天地,便是結界的依仗,不需要任何神器,也不需要任何陣法……」

不等林笑說什麼,禹餘道人笑道:「好了,我要走了,你好自為之。」

說話之間,禹餘道人的身形,越來越淡,最終消失不見。

甚至不給林笑一個說話的機會。

林笑對著禹餘道人消失的地方,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

…… 877

禹餘道人離去,林笑的心中有些空落落的。、

他不知道,這個禹餘道人的分身,是否產生了一個全新的人格……而是否這個人格回歸本體之後,會被同化消失。

總之,星空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之前,在星空古路中歷練的仙族青年,此刻正獃獃的立在星空當中。

星空古路消失,卻沒有傷及到他們分毫,甚至他們都沒有任何感覺。

只是十分突兀的便出現在了星空當中。

星空古路消失了!

這一刻,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是那個雨師逆天!!!」

突然間,有人大叫一聲:「當時,那二十四品先天劍蓮正在綻放,那雨師逆天突然間暴起,殺了許多仙族天才,又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將星空古路弄走了!」

「對對對,就是那個雨師逆天乾的!」

「星空古路,乃是三清留下的,那雨師逆天,定然得了三清的傳承,所以才能收走星空古路!」

「收走星空古路,斷了我仙族天才歷練之途,那雨師逆天嗎,簡直就是罪大惡極!」

「什麼雨師逆天,他不過是下界泥巴坑裡跳出來的一個小雜種,名為林笑!我公孫氏早就看穿他腦後有反骨,所以在下界圍剿他,還遭到仙族不少人的反對……」

「林笑?簡直罪大惡極!」

……

在幾個古老氏族的強者的挑撥之下,林笑取走星空古路的消息,瞬間擴散到整個仙界。

這一刻,林笑瞬間就成為了整個仙界的公敵。

就算是道主出面,都無法保全他。

星空古路,對於仙族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仙族天才,想要進入星空……星空古路是最佳的路途,同時還能夠起到歷練的作用,在進入星空的過程中,提升自己的實力。

這是直接進入星空,所無法達到的效果。

自星空古路立下以來的無數個歲月,不知道為仙界培養出了多少的天才。

可是現在,這個仙族強者的搖籃,被人收走了!

整個仙界,都憤怒了。

……

下界,大夏神國。

自從林笑回到大夏之後,大夏神國的上空,便雷霆滾滾。

整個世界,似乎都處在了無限趨近於崩潰的邊緣。

整個大夏的民心,瞬間就散了。

不過林笑和上官邪情卻無所謂。

大夏的真正核心,在至界。

這裡,才是大夏最為本源,最為核心的成員和子民。

天心中的其他人……若非是有那一次異族的大規模入侵,怕是根本就不會歸順大夏,成為大夏的一部分。

他們,也只是將大夏神朝,當成了一個擋箭牌一樣……遇到災難,便聚集到大夏的羽翼之下,一旦災難過去,便會立刻脫離大夏,自立門戶。

這些人對大夏也沒有任何歸屬。

現在上官邪情擁有至尊,可以吸納萬民願力……但是她卻從來都沒有從至界之外的生靈身上,汲取到半分的願力。

上官邪情毫不懷疑,一旦『上界』的大軍長驅直入,進入天心……那麼那些曾經將『上界』供為祖宗天心生靈,會第一個背叛大夏,投入到『上界』的懷抱中來。

所以,上官邪情和林笑,只要管好至界中的生靈便好。

這至界中的生靈,自然都是曾經大夏神朝維度的生靈,以及林笑從原始世界中獲得的那些曾經至界的原住民了。

這裡的生靈,才是大夏的真正核心。

當然,在林笑和上官邪情,以及羽落三人的合力之下,大夏神朝的實力,早已經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境界。

有鯤鵬和東方宇軒兩大准聖坐鎮,再加上林笑和上官邪情兩個絕世強者……大夏神朝的力量,已經不弱於任何一個古老氏族了。

就算是仙界的五方聖地,都不如大夏。

誅仙劍陣一開,林笑便是聖人。

當然,現在林笑的境界,也已經達到了混元境界……先天至聖!

而且,還是混元後期頂峰的道主境界。

不過,想要獲得道主封號,卻是要進入星空當中的一處密地,才可以獲得。

原本,林笑以為那個能夠獲得道主封號的地方,是在大荒城,或者是混沌中的某個地方了。

但是林笑卻是錯了。

根據一種冥冥中的意志指引,那個地方,應該就在星空當中……

不過對此,林笑還是有些不確定。

因為問道山道主的存在,導致盤古世界的法則發生了一些變化……

根據東方宇軒的描述,獲得封號的地方,是一成不變的……但是每一個入口,都各不相同。

有的人的入口,在大荒城,有的人的入口,則是在十分兇險的地方。

當初東方宇軒進入那處密地的入口,竟然在一個黑洞當中。

當然,那並不是黑洞的本體,無窮時間,無窮空間當中的黑洞,只有那麼一個,但是那個黑洞,卻可以無視空間和時間的阻礙,出現在任何時空當中。

仙界的星空當中,有無數個黑洞……但是所有的黑洞,無論大小,無論位置……都是同一個。

東方宇軒便是進入了黑洞當中,經過千難萬險,才進入那處密地,獲得了封號。

當然……封號本身,是一種賞賜,獲得封號之後,道主的實力,也會發生了一個質的飛躍。

……

「異族已經撤離了。」

這個時候,同樣達到混元級別的藍奇·塔夏亞來到林笑的面前,開口說道:「那十萬八千維度,化作的那個世界中,那些陣紋,同樣被異族帶走了。」

「看來仙界的大軍,要全面的進攻了。」

林笑深吸一口氣,他的眼中,閃過一道鋒利的光芒。

「你不出面去解釋一下?」

藍奇·塔夏亞有些詫異的看著林笑。

「為什麼要去解釋?」

林笑的臉上,流露出一抹冷笑:「那是弱者的行徑。」

「可是……這一次,我們要面對的,怕是整個仙界。」

藍奇·塔夏亞深吸一口氣。

無論他平時如何睿智,如何運籌帷幄……但是面對傳說中的上界,還是整個上界,依舊讓藍奇·塔夏亞沒有任何底氣。

「邪情要統一整個盤古世界,成為盤古世界的女皇……那麼這個上界,以及現在,天心中那些不聽壞的白眼狼,也該真正的體會到,什麼是大夏的恐怖了。」

「傳令下去……準備開戰。」 878

曾經,大夏一統的關鍵大戰,林笑都沒有參加過。

一直都是上官邪情獨自扛著這方神國前行。

這一次,林笑說什麼也不能缺戰。

更為重要的是……這一次,仙界顯然是沖著林笑而來,這一戰……因為林笑而引發。

古老氏族是要除掉林笑,除掉上官邪情,將皇道正統納為己有。

但是其他參合進來的人,純粹只是為了一件事……三清的道統。

星空古路,乃是三清立下。

唯有三清才能夠將其收回。

但是現在,傳聞三清早已經隕落……那麼能夠收取星空古路的,也就唯有三清的傳人了。

而三清的那些個弟子們,也早就死的乾乾淨淨,唯一能夠解釋的通的,便是那個雨師逆天,得到了三清的道統,繼承三清的一切,成就了現在的『雨師逆天』。

最為直接的證據……便是那雨師逆天,十分輕易的便收取了太清道人的八卦爐。

可以說,這一次,仙界空前的團結,就算是那些新仙界的勢力,也選擇與古老氏族聯手……摧毀大夏,得到三清的道統……以及星空古路!

見到仙界傾巢而出,異族也選擇了將那座陣法收回,靜靜的等待著結果。

若是在其他時候,異族斷然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他們會趁著仙界傾巢出動的情況下,偷襲仙界,哪怕是不能佔領仙界,也要讓仙界的那些大能們狠狠的頭疼一陣子。

但是這一次……那寂滅道人的降臨,著實是將異族的那些大能嚇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