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道火紅色的劍光閃現出來,只是剎那,無數的攻擊都被打斷,殘肢斷臂混合著頭顱不停飛起,鮮血瞬間灑滿全場!

所有年輕人都驚叫著退後,眼神中滿是驚恐,方恆卻是站在原地,渾身的火焰一波強過一波,到最後,以他身體為中心方圓一百米,全都被火焰充斥!

「一群找死的傢伙,真以為憑這點力量就能殺我!」

冷冷的聲音吐出,方恆的身影從火焰中出現,「統統給我死!」

轟!

黑暗之門轟然降臨,恐怖的吸力散發出去,周遭的火焰竟隨著吸力共同起舞,形成了數股火焰風暴!

最先受不了的,是那幾個被方恆長劍划斷手腳的傢伙,他們真力不足,連反應都來不及,就在這火焰風暴下直接化為飛灰!

其次,就是僥倖逃脫方恆長劍攻擊的人,他們沒有受傷,真力相對充裕,但這時候的他們,卻是最慘的。

嚎叫聲從他們嘴裡吐出,他們現在所遭受的痛苦,相當於被染上了火焰的刀刃進行凌遲!

叫聲漸漸平息,片刻后,那無窮的火焰也散去。

場中,只剩下了三個人。

王葉,方海,何正。

這三個人是實力最強的,在這場火焰風暴中勉強活了下來。

「呼。」

就在這時,方恆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冷笑。

「現在,就只剩你們了。」

嗡!

三人的身體都是一抖,目光露出了驚恐之色,此刻的他們才意識過來,這次跟著他們來到這裡的所有天才,全都死了。

「這…這是什麼血脈!」王葉顫抖著問道,他不能理解,世間怎麼會有這等恐怖的血脈,能吞噬別人的力量!

「它的名字,叫黑暗之門。」方恆冷笑回答。

「它怎麼會出現在你的身上!」王葉大吼,他不能接受這種事實。

「這個,就需要你去黃泉問了。」方恆冷笑更濃,轟的一聲,身體從原地消失,直接沖向了王葉。

看著方恆的衝擊,王葉絕望的閉上了雙眼,他現在全部的真力耗盡,表面皮膚全都被火焰燒出了裂痕,什麼也做不了。

「你敢!」

嗡!

就在這時,一道大吼聲從另一邊傳出,只見王亂天雙眼通紅,渾身的真力接連爆炸,讓空間都出現裂痕,月仙身體不停退後,只能嬌喝一聲,「退!」

方恆眼神一縮,身體轉動,飛快的向著後方掠去。

「給我死!」

轟!

王亂天速度如同閃電,對著方恆就拍出了一掌,方恆手掌揮出,黑暗之門擋在身前,卻只是一瞬間就碎裂掉!

臉色一白,方恆的身體借著這股力量再次後退,總算到了一個安全的距離。

這時月仙的身影也出現在方恆旁邊,目光冷冷的看著另外兩個虛武境的存在,呼吸有些急促。

「他捨棄了一部分的血脈爆發力量,現在,我已經有些擋不住了,除非拚命。」

月仙的聲音響起,方恆的目光冷了下來。

王亂天三人也冷冷的盯著方恆,目中滿是惱怒和殺意。

他們沒想到,這次他們帶來的天才死了這麼多,回去之後,天元宗還不知道要承受多少的壓力和報復。

「方恆,你好,你很好!」王亂天咬著牙說道,「沒想到,你竟然有這麼一個高手保護!這次我栽了,不過,你以為這件事算完了?沒完!我會親眼看著你被亂刀砍死!」

「亂刀砍死?」方恆冷笑一聲,「你是不是覺得,這些人死掉,他們背後的家族就會對付我?」

話語吐出,王亂天臉色一變,他不明白方恆知道了後果為何還能笑出來。

「你太天真了啊。」方恆搖頭,「別忘了,我這裡可有著玲瓏小姐呢。」

噗!

王亂天驀然吐血,他明白方恆的意思了,這次,他是徹底失敗!

以簫玲瓏的身份和君子會的影響力,顛倒黑白太容易了,隨便找幾個名目,就能讓整件事情變為王亂天的錯。

「呵呵,明白了?」方恆冷笑更濃,「我現在已經能想象到好幾條罪名了,濫用軍隊職權,陷害玲瓏小姐護衛,魯莽下令,害死各家天才……」

「住口!」王葉大吼,「你以為有誰會信你嗎!」

「不信又如何?至少我沒事情。」方恆淡淡道,「而你們,卻會有數之不盡的麻煩。」

場中眾人都安靜了,誰都說不出話來。

「可惡!」王亂天仰天大吼,盯著方恆的目光似乎能噴出火來,猛然大喝,「我們走!」

幾人都是面色一怒,卻都沒說什麼,形勢已經很明顯,方恆佔優,他們處弱,月仙一個人就能擋得住他們三個,方恆一個人,也能殺掉何正三人,在僵持下去沒有意義,硬拼最終只能是兩敗俱傷。

沒人願意承受這種代價,特別是他們這種有野心的人,無論做什麼,都不會冒生命危險。

「哼。」看著那三人準備離去,方恆冷哼一聲,卻沒有示意月仙繼續攻擊,對方三人太強了,拼下去對他來說也不好。

「何正,王葉,方海,在你們走之前,我還有東西要送給你們。」

方恆冷笑著抬起一隻手,掌心狠狠收攏。

噗噗噗!

接連三道吐血聲傳出,這三人的身體,竟再次被火光籠罩!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什麼!」王亂天三人一驚,身上虛武之力爆發,當場把這股火焰鎮壓了下去,露出了三人慘白的臉色。+頂+點+.23x.

「這種方法,只是一時管用」方恆冷笑,「他們的身體已經被我的火焰真力侵入,以後只要是吸收靈氣,運轉真力,我的力量都會爆發,嘿嘿,到時候他們可有苦頭受了。」

「你!」王亂天狠狠一咬牙,「小子,你給我記著,我們倆之間,只能活一個!」

嗖!

話語落地,王亂天的身體就一轉,直接飛到了遠處的大軍中,剩下的兩人也快速跟上。

很快,場中就只剩下了方恆和月仙。

「這次你殺的人太多了。」月仙目光一閃,道,「那些傢伙也都是各個家族的子弟,日後你麻煩不小。」

「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方恆冷笑道,「反正這些人上來也是要殺我,豈能留著。」

月仙沉默,不再多說,那些人追上來就是想殺方恆的,方恆殺了,的確有理。

「只可惜沒殺了那個三個傢伙。」方恆眼神冷厲,何正那三個人,才是方恆這次的主要目標,王亂天反應太快,在他即將得手的時候竟燃燒部分血脈阻止他,這也是沒辦法。

「算了,這次沒機會,下次再找機會便是。」方恆一笑,「走,我現在想聽聽那位玲瓏大小姐有什麼說法。」

說完,方恆便騎上了馬,和月仙一起向著簫玲瓏所在的地方趕去,很快就到了簫玲瓏身邊。

「殺的好。」

見到方恆來了,簫玲瓏當場就吐出了三個字,讓方恆一愣。

「只可惜,讓那三個跑了,有些美中不足。」

似乎沒見到方恆的表情,簫玲瓏自顧自的說道。

「你好像很討厭他們?」

方恆下了馬,示意簫玲瓏向前走。

「討厭他們只是第一,第二是他們竟然無視我的態度。」簫玲瓏話音有些冷,「能無視我態度的人,除了我的義父,就只有兄長了。」

「哦。」方恆一點頭,心中卻是有些驚訝起來,他沒想到簫玲瓏一個女孩子竟也有這麼傲氣。

「那這麼說來,接下來的話我不用說你也明白吧。」方恆再次吐出一句。

「我明白,你殺他們,完全是保護我。」簫玲瓏點頭,方恆一笑,不再多說,她能明白就好。

一路前進,很快,方恆幾人就到了定安城大門下,不用方恆喊,大門就轟隆隆的打開了。

方恆幾人進入其中,立刻就有一個軍事上前,恭敬道,「方公子,請跟我來。」

「嗯。」方恆點頭,便跟著這個軍士向城內走去,片刻后,方恆的眼裡閃過一道精光,簫玲瓏的眼神也有些嚴肅起來。

「有什麼不對?」月仙問道。

「當然不對。」方恆神色冷漠,「玉上天宗之所以派人,是因為人魔山戰役慘烈,傷亡巨大,現在你看,哪裡有半點慘烈的跡象?」

聽到這話,月仙的眼神也變幻起來,她看出來了,這裡的人個個神完氣足,健壯如牛,根本就沒有半點悲觀的氣象。

片刻后,方恆三人跟著那軍士來到了一處庭院,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了院內欣慰的笑聲。

「呵呵,你小子來了。」

一道人影打開房門,濃眉大眼,面容威武,正是黃子炎。

「老遠就聽見黃叔笑聲了。」方恆笑道,「有什麼喜事?」

「沒什麼,只是見到我真武門還有弟子,心中高興。」黃子炎點頭,「進來吧。」

方恆立刻帶著月仙和簫玲瓏走了進去,一群人說了幾聲后,庭院中就只剩下了方恆以及黃子炎。

「剛才你在外面做的事情,我都知道。」見到人都走了,黃子炎直接道,「做得很不錯。」

「一般吧,算不上不錯。」方恆搖頭,「不過這個不是主要,黃叔,這次王亂天為什麼來?」

「呵呵,還能有為什麼,有人想讓我死。」黃子炎淡笑道。

「是么!」方恆目光不停轉動,結合上次他來這裡黃子炎說的話,他大概明白了一些。

「說說你的想法。」黃子炎這時道。

「黃叔身為抗魔聯軍統帥,名氣很大,卻處處和玉上天宗一些高層作對,引起了高層的反感。」方恆道,「所以他們要除掉你,不過不能直接動手,必須要找個借口。」

「好小子,你猜的很對。」王亂天笑著點頭,「戰事慘烈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唯一一個真的,是魔武者大軍壓境,這就是完美的借口。」

「可他們為何派王亂天來?」方恆眉頭一挑,「王亂天有點本事,可還不是黃叔的對手吧。」

「王亂天是誰的人?」黃子炎問道。

「神龍會!」方恆目光一閃,「原來如此!玉上天宗既然要除掉黃叔,自然要準備好替代人選,王亂天就是最好的選擇!他不是玉上天宗的人,卻和神龍會有聯繫,這樣一來,就徹底解決了後患,往後就算是有人知道黃叔是被害死的,卻也說不到玉上天宗身上,只會罵王亂天!」

「還有呢?」黃子炎繼續問了句。

「還有……」方恆一呆,「還有的話,應該就是王亂天不是一個人來的,他帶來的那些人中,肯定有一些是玉上天宗的高手!」

「對。」黃子炎目光一冷,「王亂天這次來,就是帶著玉上天宗高手來的,所以我才不開城門,沒有迎接。」

聽到這裡,方恆問道,「黃叔是怎麼知道他們要來對付你的?」

「呵呵,我在玉上天宗也有一些熟人,他們不會明說,不過隻言片語,也夠我做好防備了。」黃子炎笑了笑。

方恆沉默下來,片刻后道,「那接下來黃叔打算怎麼做?把他們拒在城外也不是辦法。」

「這個是我想問你的。」 重生之燦如夏花 黃子炎眼神凝重起來,「放他們進來,是引狼入室,不放他們進來,他們更有了對付我的借口。」

方恆目光一閃,「那我就說說我的想法,放他們進來是必須的,魔武者大軍壓境,現在沒動手,早晚都會要動手,他們是一股力量,扔了可惜。」

「不過放他們進來也要注意,別讓他們在城內停留,直接讓他們到人魔山駐守。」

這話落地,黃子炎眼神一縮,他明白方恆這是要把那些人當炮灰,喃喃道,「這是不是太狠了些。」

「什麼狠不狠,黃叔鎮守邊城多年,他們過河拆橋就不狠了?」 寵妻總裁有點壞 方恆冷冷道,「黃叔,城中這些人都是你的兵,你也不想讓他們這兒快就死在魔族征戰上吧。」

「這個……」黃子炎一頓,最終道,「可是他們應該不會同意吧。」

「他們會同意的,如果他們不同意,那更好,到時候他們一點借口都沒有,是他們自己不願抗魔。」方恆冷笑道,「他們要是同意,那咱們就讓他們去前面抵擋魔武者進攻,至於之後那些玉上天宗的高手會不會惱羞成怒對黃叔動手,這個我不知道,就當他們會,咱們這也不是沒高手,我有一個朋友實力很強,黃叔實力也很不錯,想必軍中也會有一些高手吧,他們敢動手咱們就把他們全殲,倒時候按個軍中嘩變的罪名,他們能怎麼的?」

「再說就是最壞的情況,他們來的高手很多,那也不是沒辦法。」

方恆目光一閃,「剛才我介紹的時候黃叔也知道了,那個簫玲瓏蕭君子的妹妹,也是玉上天宗宗主的義女,真擋不住,我就把她扣在手裡要挾,想必他們絕對不敢在動手!」

短短几句話吐出,黃子炎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愣愣的看著方恆。

太毒了,太狠了,也太聰明了!

這等局勢,方恆只是幾句話就反敗為勝,其中的智慧,心計,簡直就達到了一種極致!

「那要是他們假裝同意,再進城途中就動手怎麼辦?」黃子炎問道。

「這更簡單,黃叔在他們進城前就調派現有大軍,佔據高地,讓軍士手持弓箭,他們絕對不敢動手,要是敢,直接射死那幾個高手,在把現有的大軍整編,到時還少了他們的麻煩呢。」

聽到這句話,黃子炎再也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