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巨大的軀體一出現,頓時就讓四周那如同海洋一般的複雜能量爆炸起來,雙刀魔軀身影旋轉,每一下攻擊都會破滅一部分複雜的的能量,金色的光碟機雙拳亂砸,每一次砸下,都會在沙漠上造成一個巨大的深坑,徹底破壞那衝過來的無數力量。

「好強!」

見到這一幕,那綠袍青年一驚,下一刻就大吼,「諸位朋友不必怕,他們現在的力量是強,不過只是一時間的而已,遊走戰鬥,不要硬拼,等他們力量耗費完畢,就是我們贏了!」

吼聲傳出,立刻,那混亂能量中的無數年輕人也都是一點頭,不再對著聖心和暗風發動最為強大的攻擊,一瞬間變得如同游魚一般,來回消耗著聖心和暗風的力量。

同一時間,在他們戰鬥的北方一千里之外,一群身穿白袍的年輕人,正獃獃的注視著那裡。

其中站在這些年輕人最前面的,是一個女子,長得極為漂亮,正是天雲大陸天雲派的天才,雲飛藍!

此刻的雲飛藍自然也認出了那兩道巨大的光影是誰,眼神中出了獃滯之外,就是複雜。

「真是沒想到啊。」

就在這時,一道嘆息聲響起,卻是劍天陽突然來到了雲飛藍身邊,「這兩個方恆的朋友,竟有這麼強大的實力,而且看著情況,氣息也提升了很多,想必他們獲得了極好的寶貝吧。」

聽到這話,雲飛藍目光一閃,卻沒有說什麼。

「幫不幫忙?」

便在這時,周元直接問了一句,目光認真的看向了雲飛藍。

對他來說,方恆是他的朋友,那自然,方恆的朋友也是他的朋友,現在朋友有難,他豈能見死不救?

「幫?怎麼幫?」

劍天陽這時候說道,「你看看他們倆現在面對的對手是多少人!我們這些人過去,就算能進行威懾,卻也只是一時的功夫,怕是很快就會被這些人撕碎的。」

「還有最為關鍵的一點,方恆不在這裡。」

雲飛藍介面道,目光閃爍,「如果方恆在這裡,這些人怕是早就會跑了,哪裡還有膽進攻?」

…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聽到了雲飛藍的話,周元一愣,下一刻,他就明白了雲飛藍的意思。

他們這些人實力是不錯,只是到了那裡,卻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決定性作用。

對面的人太多了,實力也太強了,他們過去,杯水車薪,唯一能起到決定性作用的人是方恆,只是現在他不在!

他不在,贏就很難,雲飛藍幾人不去,倒也不是沒有道理。

「罷了,你們不去就不去。」

霸愛難歡,總裁戀人未滿 周元這時候一搖頭,「但是,我要去。」

話語吐出,所有人都是一驚,劍天陽更是用近乎嘶吼的聲音吼道,「你瘋了!」

「周元,你不要去。」雲飛藍這時也說道,「這些人不是你們能對付的。」

「那我也要去。」

周元冷冷道,「我不能看著方兄的朋友就這麼被圍攻。」

話語落地,周元的身體就是一動,似乎要過去。

雲飛藍卻在這時候身體一閃,擋在了周元的面前,認真道,「相信我,再過那麼一會兒,他們就會解除危機的。」

「什麼意思?」

周元眉頭一挑。

「告訴你也無妨,這次咱們天雲大陸的人,不止是我們來到這裡。」

雲飛藍淡淡道,「在我們進入這裡之後,其他的各門各派的人也都進來了,我天雲大陸通過資源,換取了一個小組織門派的名額。」

「什麼!」

聽到這話,所有的人都是一驚,誰都沒有想到,天雲大陸竟做出了這種事情!

「不可能!」

周元卻在這時候一擺手,「神武世界,這是多麼好的機會,甚至是可以讓一個門派起死回生的機會!怎麼會有人換掉?」

「因為那個小門派根本就沒什麼天才弟子,只有一些老輩的高手。」雲飛藍回答,「而導致這一個局面的最大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內部缺少資源,但是一席之地還是有的,所以他們表面上說自己有天才弟子,實際上卻暗地裡和我天雲大陸接觸,就是想要賣名額。」

聽到了這話,劍天陽等人都是點了點頭,明白了過來。

一個門派,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後代弟子的培養!

無法培養後代弟子的門派,是無法延續的門派,就算有再多的功法武技,沒有足夠的資源修鍊的話,那早晚都要滅亡。

那個門派暗中把進入這裡的名額拿出來換取資源,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那個門派叫什麼名字?」

劍天陽這時候問道。

「這時候,這個問題還重要麼?」雲飛藍淡淡道,「不管叫什麼名字,反正他們的名額是我們的。」

「那頂替這些名額的人是誰?」周元立刻問道,「是執法門的人,還是天雲派的人?」

「都不是。」

雲飛藍認真道,「他們,是天雲大陸的散修武者,是真正的天才,不加入勢力,只是一心修鍊,之前不參加我們舉辦的天才甄選大會,就是不想出風頭而已,所以我天雲派想了個辦法換名額,就是讓他們能低調的來到這裡。」

「原來如此,那這和我去不去有什麼關係?」周元認真道。

「他們在來之前,已經有我天雲派的高手囑咐過了,要保證我,以及方恆朋友等人的安全。」

雲飛藍淡淡道,「他們兩人是方恆的朋友,並且是和我們一起進入這裡的,那他們受到圍攻,我天雲大陸的那些人自然會幫助。」

「那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周元一擺手,「我現在就要去,因為他們現在就在遭受攻擊!」

「不用。」

雲飛藍再次擺手,「因為他們已經到了。」

轟轟轟!

話語落地,遠處那巨大的能量對撞中就再次傳出了十幾聲爆炸,下一刻,整整十個身穿各色服飾的青年身影,就出現在了場間!

恐怖的氣息從這些青年的身上散發,肉眼可見,四周那複雜的能量開始飛快的崩潰,當場就讓那些正在進攻聖心與暗風的人同時身體震蕩!

「來者何人!」

見到這些人突然降臨,那綠袍青年的臉色也是一變,猛然大喝。

「滾!」

轟!

十人中一個身穿黑袍的青年喝了聲,恐怖的氣勢散發,當場撕裂了無數的空間,狠狠衝擊到了那綠袍青年的身上。

元道帝尊 咔嚓!

連抵擋的時間都沒有,那幾個身穿綠袍青年身上的綠光就同時爆炸,口噴鮮血!

見到這一幕,暗風和聖心的眼神也變了。

他們是知道這幾個綠袍人的手段有多難纏的,生命力極其驚人,他們只有盡全力,才能擊碎,這青年卻只是一道喝聲,就有了這種效果!

「真武…四重!這是真武四重的力量!怎麼可能!」

綠袍青年大叫出聲,眼神中滿是難以置信,同時,之前一直進攻聖心和暗風的人臉色也都變了!

真武四重的力量!這,他們是萬萬無法抗衡的!

「既然知道了,還不滾嗎!」

另一個青年冷冷道,「別逼我們出手,廢物。」

聽到這話,幾個綠袍青年都是眼神一縮。

只是很快,他們就連猶豫都沒有,轉身就化作幾道綠色的光華直接消失。

其他幾個人一見,更是二話不說,就直接離開。

局勢變了。

更強大的高手來到了這裡,不管他們是什麼目的,不管他們是什麼立場,他們,都表達了清晰的態度。

那就是不允許他們再插手。

在這種強大的實力之下,他們還真的沒有拒絕的餘地,只能走,否則真武四重的力量要是真碾壓下來,他們必死無疑。

見到這些人走了,原地的暗風和聖心兩人也是目光閃爍起來,看著這些人沒說話。

他們確定,他們沒有見過這些人。

沒有見過的人呢,卻在這個神武世界的核心,救了他們,這是什麼意思?有這種好事么?

「你們,一個叫聖心,一個叫暗風,都是出身於玄天府統治下的混亂陸界,和方恆是朋友,對么?」

就在這時,那為首的青年的轉身,淡淡的說道。

聖心和暗風對視一眼,下一刻就同時點頭。

「嗯,是就對了,我們沒救錯人。」

見到兩人點頭,那青年也點了點頭,「我們是天雲大陸的人,是散修,這次進來這裡之前,天雲派的人特地交待我們,要努力的保證天雲派之人和執法門之人的安全,你們是中途加入的,所以也在我們的保護之中,所以不必擔心。」

「哦。」

聽到這話,聖心和暗風都是一點頭。

「正好,你們的熟人也來了。」

就在這時,那青年目光一轉,看向了北方,果然,幾道流光劃過了虛空,來到了聖心和暗風兩人的面前。

正是雲飛藍等天雲派的弟子。

「兩位兄台,方恆呢?」

一來這裡,雲飛藍就直接對著聖心和暗風問了句。

「他正在別處修鍊。」暗風目光一閃,淡淡回答,「我們和他分開了,自己在這裡闖蕩。」

「原來如此。」

雲飛藍一點頭,這時候才回身,道,「多謝幾位相助,天雲派不會忘了你們的。」

「不必這麼說,我們能來到這裡,也是天雲派給了我們名額,而保護你們,只是作為交換來到這裡的條件而已。」

那青年一擺手,目光就看向了別處,片刻后一皺眉,「怎麼回事,執法門的人怎麼沒來?」

「他們被殺了。」

雲飛藍淡淡道,「而之所以被殺的原因,就是……」

一連串的話語從雲飛藍的嘴裡吐出,雲飛藍把他們和執法門的矛盾,以及方恆為何會殺這些人的緣由通通說了出來,沒有半點隱瞞。

等到話語說完之後,這些人的眼神,也都閃動起來了。

「沒想到,那個叫方恆的下界之人,居然有這等的膽魄和手段,找機會一定要見識一下。」

為首的青年喃喃說了句。

霸道首席欺上癮 雲飛藍等人也在這時候大氣不敢喘,只是看著這個為首的青年,等帶著他的話。

現在就他的實力最強,同時他還是天雲大陸的人,那他,自然最有發言權。

片刻后,這青年才回過了神,淡淡道,「這件事情,是你們天雲派和執法門之間的事情,和我們無關,我們不會管,但回去之後,我們會把這件事情如實上報。」

「沒問題。」雲飛藍一點頭,心中鬆了口氣。

只要這些人不偏向執法門,和方恆等人敵對,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對了,還沒請教幾位的名字。」雲飛藍突的目光一閃,「我只知道你們幾位是來自我天雲大陸的散修,卻不知道你們具體是誰。」

「我叫雷戰,你可能聽說過我。」

為首的青年淡淡道。

「什麼!」

聽到這兩個字,雲飛藍頓時一驚,「你就是那個號稱天雲千年難見的天才雷戰!你不是在一次戰鬥中死了嗎!」

劍天陽等人此刻的臉色變了,很明顯,他們也都聽說過這個名字。

「我只是想安靜一段時間而已。」

雷戰淡淡道,「如果不是這次天雲派和我做交易,我依舊是個死人。」

「原來是這樣。」雲飛藍驚懼的點點頭,「那這幾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