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杜飛原本按在了玄陰石之上的手掌猛的縮了回來,而包裹在了自己體表的輪迴之力,也是瞬間消失。但是,在這輪迴之力消失的瞬間,一股極端強悍的波動猛的在杜飛的體內席捲而出,那等波動之中,蘊含著極端強悍的玄陰之氣!

「這是……」

杜飛保持了這樣的修鍊姿勢,已經七天七夜了,此刻,不知道多少天狼峰的弟子已經被吸引而來,一直注視著他。而今日,當著杜飛的體內的玄陰之氣外放的瞬間,不知道多少天狼峰的弟子,面色都是微微一變!

想要做到玄陰之氣外放,第一步,便是化陰成功!而在這一步的基礎上,還要吸收煉化大量的玄陰之氣,將玄陰訣修鍊到小成的地步。

一般來說,要想化陰成功並將玄陰訣修鍊到小成的地步,需要數月的功夫,就算那些極端變態的核心弟子,也沒有這般快的速度。但是想不到,杜飛居然用了七天,就做到這一點了!雖然,天狼峰歷史上也有兩人比杜飛的速度更快,但是,這個杜飛的強悍,卻已經超乎許多人的想象之外了!

「這個傢伙,太過恐怖了……」這些天狼峰弟子,此刻一個個都是面面相覷,之前那些看戲的心情,盡數消失了。在如此的人物面前,他們心中都是湧現了濃濃的無力感!這等人物,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比肩的!

穆雨夏的臉上,此刻也是閃過了一絲訝然之色,她倒不是因為杜飛能夠這麼快的修鍊成功玄陰訣而有所驚訝,她驚訝的是,這個杜飛此刻帶給她的感覺,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

這個杜飛,只不過在這玄陰石面前修鍊了七天罷了,為何自己卻感覺,他的實力變強了那麼多?

「莫非,在這化陰的過程中,他卻有了什麼奇遇不成?」一念及此,穆雨夏也是搖頭輕笑了一聲,自己想得未免有些太過想當然了,化陰的過程如何,自己再清楚不過了,那等枯燥的修鍊之中,有什麼奇遇可說?

「呼——」

平台之上的杜飛,再度緩緩的吁了一口氣,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的變化之後,他卻沒有了繼續修鍊下去的打算了,若是之前的話,他定然會第一時間將這玄陰訣修鍊到大成的地步,然後想方設法得到那玄陰經,但是此刻,他的心思倒是大多數放在了那天鳳不滅經之上,他此刻的想法,便是暫時離開此處,尋找一處地方好好的修鍊那天鳳不滅經。

帶著這等想法,杜飛身形飛快的退後,然後在一道道的目光的注視之下,飛快的退到了平台的邊緣之上。

望著杜飛那輕而易舉就從玄陰石邊上退回來的身影,不少人杜飛的面色都是變得有幾分古怪,片刻之後,那些人才微微的搖頭嘆了一口氣,而後就有一些咬著牙站了起來,努力的前進了數步之後,才咬牙切齒的修鍊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杜飛也是忍不住苦笑了一聲,似乎,自己不知不覺間,倒是好好的打擊了一番這些天狼峰的弟子啊!

「想不到,你花了七天時間,就將這玄陰訣修鍊到了小成的地步,不錯…..在我們天狼峰的歷史上,你可以排得上是第三人了!」穆雨夏掃了杜飛一眼之後,才略帶感嘆的開口道。

「第三人…不知道另外兩位是?」聞言,杜飛倒是忍不住略帶幾分好奇的反問道。

「這第一位,就算我也不好說他的名字,只能告訴你,他是我們天狼峰百年之前的一位弟子,不過,你早晚會知道是誰的,而第二人,你卻不得不知道。另外一個能夠比你更快的將這玄陰訣修鍊成功之人,是我們天狼峰的核心大弟子,你我的大師兄羅通!」穆雨夏輕輕開口道。

「羅通……」這個名字令得杜飛緩緩的吁了一口氣,想不到,這天狼峰之中,還有這等人物。

「好了,不說這些無謂的廢話了,你在此處已經修鍊了七日了,接下來你是要去看看我天狼峰的武技,還是想要暫時離開?」穆雨夏淡淡道。

「這個…」聞言,杜飛思索了片刻后,才搖搖頭道,「我還是暫時離開此處吧,修鍊這東西,貪多嚼不爛,還是等過陣子再來研究我天狼峰的武技吧。」

「好。」聞言,穆雨夏點了點頭,倒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一轉身,就引著杜飛向著內殿的入口之處行去。

見到這一幕,杜飛也只能點了點頭,然後就跟隨在了穆雨夏的身後,緩緩的向著外間行去。

兩人就這般安靜的走了許久之後,才來到了內殿之外,行走在了頗為安靜的天狼殿之中。

走到了一半的時候,穆雨夏卻彷彿想起了什麼一般,突然回過頭,沖著杜飛一笑,道:「今日,正好是初一,天狼挑戰賽也在天狼殿前開啟了,你若是有興趣的話,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天狼挑戰賽?」

對於這爭奪核心弟子名頭的大賽,杜飛的聞名良久了,此刻,他略微考慮了片刻之後,便點了點頭。 天狼峰峰頂的天狼殿之前,有著一座極端雄偉的殿前廣場。在這通體血紅的天狼峰之中,這殿前廣場極端顯眼,幾乎每個天狼峰之人,都對此處極端的熟悉。

因為,這殿前廣場在天狼峰中的地位頗為特殊,天狼峰雖然內鬥無數,但是,卻有著明確的規定,在一般的情況下,任何人都不能隨意動手的,至於那涉及身份的挑戰賽,更是要在這殿前廣場之上展開,並且擁有半數以上的天狼峰弟子做見證,才有效。

說白了,天狼峰的這等晉陞機制,除了落實能上能下的制度之外,更是要以此來激勵弟子的修鍊慾望——就算你只是記名弟子,但是你肯努力的話,也有機會更進一步!就算你是核心弟子,但是你不努力的話,或許哪天就被人從天上扯了下去!

而每月初一舉行的天狼挑戰賽,在天狼峰中更是極為特殊。因為,只有這一天,天狼峰的殿前廣場之上,才有會核心弟子出現來迎接挑戰!而這便是那些內門弟子,唯一挑戰核心弟子的場所。

而這等挑戰,一向都是極端的熱鬧和火爆的,所以一般來說,在每月初一的時候,整個天狼峰絕大多數的弟子都會匯聚在這殿前廣場之上,那等陣仗,絕對不會小。

此刻,殿前廣場邊緣之處,已經被黑壓壓的人海所佔據了。

不過,此刻這殿前廣場之中雖然人還瀰漫,但是,卻沒有太過嘈雜的聲音傳出,而是到場的弟子,基本上都是安靜的盤坐在了廣場邊緣之處,略帶火熱的視線,落到了廣場的正中之處。

在這些人群之中,最為外圍的,便是天狼峰的記名弟子,而再接近幾分的,則是外門弟子。

此刻,這些記名弟子和外門弟子,一個個頗為火熱的視線,都是凝視著在廣場最為內圈之處,那些數量並不是很多的內門弟子。這些人,才是這天狼峰真正的精英所在。

而再繼續進去的話,則可以看到,在殿前廣場的正前方之處,此刻有著七座高達的平台,這些平台之上,都是擺放著一張頗為古樸的座椅,座椅之上,有著人影安然盤坐。

這七個平台,便是屬於天狼峰七大核心弟子的位置了,只不過,此刻這七個平台之上只有四個平台上有人坐著,另外幾個,卻是空的。

對於這出現在上面的四個核心弟子,在場的天狼峰弟子,倒是頗為熟悉。

坐在左起第二的平台之上的,是一個一頭短髮的青年,他的面容頗為俊美,但是臉上卻有一道深深的傷疤,從左眼角的地方,已經延伸到了嘴角,令得去面容顯得極端猙獰。此人,便是天狼峰核心弟子之中排名第二的狄峰了!

再看過去,有人坐著的,則是左起第四個位置之上,一個看起來約莫十六七歲的少年。少年一臉稚氣未脫的模樣,臉上帶著幾分天真爛漫的笑容,但是,在其身後卻背著一柄比他的人還要大幾分的大劍,顯得極端的突兀。此人,便是這天狼峰核心弟子之中排名第四的伏雲了。

這伏雲可以說是這七位核心弟子之中,年紀最輕的一位了,但是他卻能夠在七位核定弟子之中排名第四,只看這一點,便讓人知道他的實力了。

而再看過去的話,石台之上就分別有柳瑜和羅宏二人安靜的靠在了座椅之上,而最後一個座椅之人,此刻也是沒有人存在。

顯然,此刻這七位核心弟子,只有四位到場了。

而在殿前廣場和天狼殿相鄰的方向,此刻卻沒有半個人攔路,讓人能夠輕易的見到,在天狼峰的正前方,此刻有著一個真氣匯聚而成的看台,看台之上,此刻有著七人匯聚。這七人不是其他人,赫然便是這凌天七峰的七位峰主了。

而七位峰主齊聚天狼峰觀摩天狼挑戰賽,這等盛事已經許久沒有出現了。

或許是認出了這些峰主的緣故,此刻絕大多數的天狼峰弟子,都是忍不住挺胸抬頭。

而在這七位峰主左右兩側,有著一些身穿灰袍的強者眯眼靠在椅子上,顯然,這些人便是這凌天宗之中的長老一流的人物了。

「今天不知道吹的是什麼風,不但六位峰主都來了,諸位長老也都來我們天狼峰湊湊熱鬧了?」冷平目光淡淡的在場中掃了一圈之後,才一笑開口道。

坐在他身側的,赫然便是無回峰峰主周泰。他笑了笑,隨後淡淡道:「杜飛呢?」

聞言,冷平眼眸之中異色微微一閃而過,片刻后才笑了笑道:「我沒記錯的話,似乎他被雨夏帶去內殿修鍊,估計,不將玄陰訣修鍊成功,雨夏是不會帶他出來的。」

「這樣么?我們這些傢伙,今次前來可是想要看看,這位九州之戰的榜首,在這天狼峰呆了幾天,會不會磨礪得更加鋒利了,想不到,他卻不出現在這天狼挑戰賽之上,這一點倒是令人頗為失望啊。」周泰笑了笑道。說實話,他也是真的很好奇,以那小傢伙的性子,在這天狼峰到底能夠混到什麼地步。

「這恐怕你們就要失望了,這小子才進去內殿七天,就算他資質驚人,想要將玄陰訣修鍊到小成,估計也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吧,所以,諸位恐怕是真的要失望了。」冷平搖搖頭道。

坐在另外一面的魏松子,突然咧了咧嘴,緩緩道:「我在藏丹峰的時候倒是聽門下弟子說,杜飛這個小傢伙,入門不過三天,就將覬覦他內門弟子身份的人,直接擊敗了。不過就算是如此,想來還是有不少人對他內門弟子的身份虎視眈眈的,若是他出現的話,將會是一場龍爭虎鬥啊!」

「我倒是聽說,有不少你們天狼峰的弟子,都在期待著杜飛能夠在天狼挑戰賽上,挑戰一下你們天狼峰的核心弟子呢。」身上穿著戰甲的戚建陽,也是難得開口道。

聽到這些言語,冷平卻是緩緩的搖了搖頭,帶著幾分奇異道:「若是他真的有這個本事的話,想必是會出現在這天狼挑戰賽之上的,我們就安靜的等待吧。」

聽到冷平這言語,其他諸峰分峰主卻一個個都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他們也是好奇來看一下這位九州之戰的榜首能夠有什麼成就罷了,倒是不少來找這冷平吵架的。

而此刻,只有周泰似笑非笑的凝視著場中,他是在九州戰場之中見識過杜飛出手的人,自然明白,這個小傢伙可絕對的比其他人想象的還要恐怖幾分,此刻,在他看來,今日,這杜飛是無論如何都會出現的了。

在殿前廣場之上,此刻也是出現了一些細微的騷動。若是以往的話,此刻,要麼已經有人出來挑戰內門弟子了,要麼,已經有不怕死的內門弟子,出來挑戰核心弟子,那戰鬥定然是極端的火爆了。

但是這一次,卻沒有半個人有什麼動靜,就彷彿,每個人都在等待著什麼一般。

「嘖嘖,這些傢伙今天都轉性了不成?若是以往,這些傢伙不好意思找老七的麻煩,又不敢找你們的麻煩,可是一個個都沖著我這軟柿子來的。怎麼今天,這些傢伙倒是一個個都老實起來了?」羅宏淡淡的凝視著下方,手指無意識的敲著座椅的扶手,似笑非笑開口道。

「這還不簡單么?因為,今天這天狼挑戰賽,我們似乎算不上是主角了,不少人,可都是期待著那個人出手,看能不能攪和我們天狼峰這淌死水呢。」柳瑜凝視著自己白皙的手掌片刻后,突然嫣然一笑道。

看到了柳瑜的笑容,羅宏的眼角似乎微微的抽了抽,不過,他卻沒有表現出什麼來,而是淡淡道:「你說的是杜飛那傢伙么?確實,這個傢伙做的事情極其驚人,根據一些從內殿出來的弟子所說,那傢伙修鍊玄陰訣的時候,已經貼著玄陰石修鍊了!這等事情,據我所知,似乎我天狼峰歷史上,只有兩人做過,而其中的一位,目前就是我們那位根本無人敢挑戰的大師兄。而這杜飛此刻成了第三人,想要不吸引那些傢伙的注意力,恐怕都是極難了!」

「大師兄做到的事情么?」聞言,柳瑜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異色,片刻后,他才微微搖頭道,「也不知道大師兄現在到底在哪裡,做著什麼?若不是他本命玉牌還完好無損的話,我幾乎都要以為他已經任務失敗了。」

看到這柳瑜這般擔心那大師兄,羅宏似乎想笑,但是卻笑不出來,只是搖搖頭道:「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大師兄什麼實力,不是你我能夠猜測的,而且不僅僅大師兄,七妹不也出任務至今還沒回來?你就不擔心一下?」

柳瑜淡淡道:「老七那狐媚子一般的性子,去了哪裡都不會吃虧的,哪裡輪到我擔心?」

「呵呵呵,是么?」羅宏笑了笑,正準備繼續說什麼,突然間,他的瞳孔猛的一縮,視線掃了天狼殿的方向。

「居然,和三姐一起來了么?」 「咔嚓——」

隨著天狼殿的大門被推開,杜飛和穆雨夏兩人的身形幾乎同時出現在了天狼殿前。

而隨著他們兩個的出現,幾乎這殿前廣場之上所有的目光都是在此刻「唰」的一聲飛快轉移,然後帶著幾分興奮的注視到了杜飛的身上。

終於,出現了么?

在上萬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雖然此刻沒有人說話,但是彷彿,這個聲音卻在回蕩著一般。

見到這一幕,杜飛的眼角微微的抽了抽,顯然也有點想不到,自己,似乎有那麼一點點的萬眾期待啊!

眯眼凝視這一幕片刻,杜飛視線才轉移,對著看台之上的諸位強者拱了拱手,沉聲道:「見過諸位峰主,諸位長老。」

「呵呵,小杜飛,你能來就好了,我們這些老傢伙還以為你不準備出現了呢?怎麼,玄陰訣修鍊好了?」周泰眯眼凝視著杜飛,片刻后一笑道。

聞言,杜飛愣了一下,不過卻明白,這種事情是隱瞞不了這些老傢伙的。當下他只能擠出一絲笑容,輕聲道:「運氣好罷了。」

「哦?若是我沒記錯的話,你進入內殿幾天來著?」周泰似笑非笑道。

「這個,七天吧?」杜飛反問道。

「呵呵呵,七天,就將天狼峰的玄陰訣修鍊到了小成地步么?」周泰笑了笑,而後視線落到了冷平的身上。

而聽到周泰這句話,原本還有幾分不確定的其他峰主和長老,此刻一個個都是倒抽了一口涼氣,凝視著杜飛的視線之中,就多了幾分震撼之意,顯然,這些人已經算是高看杜飛了,但是卻想不到,他居然能夠強悍到如此程度。

就連冷平那素來淡漠的臉上,此刻也是多了幾分震撼之意,顯然,對於杜飛能夠這麼快的將玄陰訣修鍊而成,他也是極端的驚愕的。

「呵呵,冷老鬼,看來你們天狼峰這次真的是撿了一個天大的便宜了啊。」褚建凝視著杜飛,眼眸之中是掩飾不住的讚賞之意,「此人若是在我龍首峰的話,說不定就連核心弟子的身份,我也已經給他了。」

「可惜,我們天狼峰的核心弟子身份,就算我也給不了,而是要自己爭取的。」冷平聞言略微古怪的笑了笑,旋即才對著杜飛點了點頭道,「好了,似乎天狼峰的許多弟子都在等著你出場,說不得,今天你就要下場表現一下了,下去吧,讓我們天狼峰的天狼挑戰賽這樣拖延下去,可就不太好了。」

「是!」聞言,杜飛點了點頭,當下走向前殿前廣場。

而在他身後,穆雨夏對著諸位峰主和長老行了一禮之後,卻身形一展,已經落到了殿前廣場之上,那第三個高台之上。

「三姐,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怎麼,那個叫做杜飛的傢伙很有意思么?」坐在穆雨夏旁邊的伏雲突然扭過頭,沖著穆雨夏一笑道。

「怎麼?老四你想要下去試試看么?」穆雨夏笑了笑道。

聞言,伏雲稚氣未脫的臉上似乎閃過了一絲興緻,但是片刻后,他還是搖搖頭道:「算了,太麻煩了,他看起來好像蠻厲害的樣子,跟他打,我不要。」

「是么?」聞言,穆雨夏笑了笑,也不再多說什麼,而是視線緩緩的再度落到了杜飛的身上。

此刻的杜飛,卻萬眾矚目之中,一步步的走向了場中之處,來到了內門弟子匯聚之處以後,他輕輕一笑,道:「見過諸位師兄。」

笑聲落下,杜飛也是如同這些內門弟子一般盤膝坐下,就彷彿,他只是一個極其普通的內門弟子一般。

而他這樣的動作,也令得場中原本有了幾分火熱的氣氛,瞬間變得冰冷了幾分。原本不少期待杜飛出手之人,此刻似乎才清醒了過來。這個杜飛,雖然來了這天狼峰不過十天的時間,就闖下了偌大的名頭,但是,人家畢竟沒有答應過要在這天狼挑戰賽之上出場啊!

……

「呵呵,杜飛師弟,似乎現在場中可是不少人都在期待著你的出手啊,怎麼?不挑戰一下核心弟子看看?」盤坐在杜飛身側之人,突然回頭看了杜飛一眼,露出一絲笑容道。

「見過古軒師兄。」見到了此人,杜飛倒是認出了,此人便是當日帶自己一行人進入這天狼峰的古軒。

「呵呵,師兄之稱,當真是愧不敢當,不過杜飛,難道你不知道這些日子,你在我天狼峰之中的名氣,有多大么?」古軒似笑非笑道。

「此話怎講?」聞言,杜飛忍不住問道。

「呵呵,怎麼說呢,在杜飛你第一天進入內殿之後,就貼著玄陰石修鍊以後,不少人,可是對你極端的期待啊!要知道,就算那些核心弟子,除了那位變態無比的大師兄之外,其他人做到你那個地步的時候,都是花了不少功夫的,哪像你,在第一天就做到了這等事情!所以,此刻你雖然在這天狼峰中只出手了一次,但是你的名聲在內門弟子之中,卻是極高的了。有人會對你有所期待,也是理所當然之事了。」古軒淡淡解釋道。

聞言,杜飛倒是苦笑了一聲,想不到自己的一次嘗試,都會引發這等事情。

「怎麼? 萌妻養成攻略 不下場試試看?」古軒笑了笑道,「若是你來這天狼峰不到一個月就成為了核心弟子的話,那麼,恐怕你就會是我天狼峰有史以來的第一人了!要知道,就算我們那位強悍無比的大師兄,也是加入天狼峰三個月後,才挑戰當時的大師兄成功的。」

聞言,杜飛的瞳孔倒是微微一縮,對於這位只聞其名未見其面的大師兄羅通,倒是多了幾分好奇。居然在三個月內,就做成這等事情,並且挑戰了當時的大師兄成功,這個羅通,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個強悍到了極致的人物啊!若是有機會,倒是是要挑戰一番看看。

「呵呵,不過我們這位大師兄,自從半年之前去出宗門任務之後,就一直沒有回來,你想要效法他挑戰大師兄,恐怕是不可能的了。」古軒似乎看出了杜飛的心思一般,而後一笑道,「不過說起來,我們這位二師兄狄峰也是一個極端強悍的人物,你若是要挑戰的話,倒是可以找他出手試試看。至於老五老六這些軟柿子,就不要捏了,對不起你的名聲啊。」

聞言,杜飛的視線緩緩的落到了那左起第二的位置,在那裡,此刻狄峰的視線似乎也是正好的落到了杜飛的身上,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之中一撞,那狄峰卻是露出了幾分淡淡的笑容,對著杜飛點了點頭。

「天狼峰,七大核心弟子之中,排名第二么?」見到這一幕,杜飛在心中喃喃開口,但是同樣的,他也沖著對方點了點頭。

「呵呵呵,你就是那位在我天狼峰之中傳得沸沸揚揚的杜飛了吧?不知道,我孫龍可有資格與你一戰?」在杜飛心中思索之間,突然間,就聽到一陣長笑之聲傳出,而後,就見到在外門弟子之中,此刻有一個身穿血衣的男子一步走出。這男子此刻雙手抱胸,臉上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視線似笑非笑的落在了杜飛的身上,彷彿帶著幾分嘲諷的味道一般。

這個男子雖然只是一步跨出,但是其體內波動卻是極端強悍,令人不敢小噓。

「這是……」

望著這開口之人,杜飛微微皺眉道,想不到自己出來看一下天狼挑戰賽,都有麻煩上門啊!

「那傢伙是如今核心弟子之下的第一人,孫龍,上個月的時候,他還是內門弟子之中排名第一,不過,因為挑戰老二的時候失敗,失去了內門弟子的身份。此刻,他應該是非常想要拿回內門弟子的身份,然後再度跟老二挑戰一番吧。畢竟,據說他這個月的潛修,已經令得他有幾分突破六品高階武宗境的可能性了!」 婚同陌路:拒愛總裁大人 古軒凝視著此人緩緩開口道,言語之中,到了多了幾分難得的慎重之意。

「也就是說,他的實力有五品中階武宗境么?而且處於突破的邊緣?」聞言,杜飛的眼眸也是微微一閃,視線忍不住落到了那孫龍的身上,無論怎麼看,這天狼峰之中都是卧虎藏龍啊!這五品中階武宗境的強者,居然還不是核心弟子!

「怎麼?想上去玩玩了?」古璇似乎從杜飛的話語裡面聽出了什麼一般,笑道。

「既然被人點名了,卻不甘迎戰的話,似乎不是天狼峰弟子的行事風格吧?」聞言,杜飛也是一笑,而後他緩緩的站了起來,視線落到了那孫龍的身上,而後一步跨出。

他這幾天也是得到了天大的好處,也在找機會,想要試試看,這些天的奇遇,讓自己的實力有了什麼長進,此刻既然這個孫龍送上門來給自己試招,那麼,自己定然是不會錯過的了!

而見到杜飛終於出場了,此刻,場中無數天狼峰弟子,一個個的屏住了呼吸,五大核心弟子,此刻也是認真的凝視著這一幕,就連那七大峰主等人,此刻一個個的眼眸之中也是多了幾分奇異的味道…… 凌天宗、天狼峰、殿前廣場之上。

杜飛站在內門弟子群中,片刻之後,卻是輕輕一笑,而後一步跨出。

身形落到了場中之後,杜飛才抬起頭,認真的看了那孫龍一眼之後,笑了系道:「孫龍?」

「想不到你也認識我。」那孫龍微微點了點頭,臉上倒是帶著幾分淡淡的自負,「原本我也沒興趣找你的麻煩,不過,我現在正好缺一個內門弟子的身份,所以,只能夠對不住了。」

「看上了我內門弟子的身份么?」杜飛笑了笑,片刻后搖搖頭道,「不過,我卻有一個問題,不知道當問不當問。」

「哦?說說看。」

「孫龍師弟你若是贏了我的話,自然的一切皆好,但是一個不小心,你輸了的話,不知道,會是什麼下場呢?」杜飛沖著孫龍一笑道。

「這一點,似乎不需要杜飛師兄你擔心吧?」孫龍的臉色變了變,片刻后,卻依然是擠出了幾分笑容,「不過杜飛師兄,動手的時候,還是要小心一點的好,畢竟拳腳無眼,傷到的話,恐怕就不太好了……我倒是有個建議,若是你害怕的話,此刻乾淨利落的認輸的話,想必也是一件美事吧?」

「呵呵,確實是一件美事啊…不過,我這個人無論什麼事情都想要試試看,而且,一直有人打我這個內門弟子的身份的話,我也是頭疼的很啊!與其如此,我想,一次性的解決掉這種麻煩,似乎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啊!」杜飛臉上的笑容,也是無比的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