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老地聲音說:「嗯,說吧。」

「今早修明來稟報。前些日子,他醫診了一個女修。發現此女身懷孿生子。」

一個有些急切且沙啞的聲音打斷那人的回稟。「一個孿生子而已,有什麼大驚小怪的。當務之急,要一面派人去尋安閑的蹤跡,一方面,聖蓮湖的事也要加緊了……」

「叔祖,我正要說的就是聖蓮湖的事。修明說他認為可能是這女修取走了聖蓮湖之物,才特意從醫館跑來彙報。」

「哦?你仔細說說。」蒼老的聲音有了興趣。

「是這樣的。修明說那女修懷孕了卻並不自知,反而與人爭鬥,中了冰火兩種屬性的劇毒。兩種劇毒極有可能侵襲了她腹中之子。修明給她擬了一個月的保胎方案,她卻嫌貴拒絕了,口中說要墮胎,拿了墮胎之葯。事後,她卻去了聖蓮湖,並在湖邊進行了重大祭祀。聖蓮湖的天地異象發生時,她和莫氏一位王后,正在進行祭祀……」

一陣騷動后,蒼老的聲音說道:「把修明叫來!」

洛一輕手輕腳地上了竹樓。樓上,乃是一大廳。廳中,圍坐了十餘人。

洛一就在一旁垂首靜聽。

過了一會兒,進來一個年輕男子,正是給安閑診過病的醫修修明。修明將事情前後仔仔細細地說了一遍。

修明說道:「……第二天,我聽說聖蓮湖的蓮花一夜枯萎,就很詫異。據我所知,聖蓮湖的靈藕正好是一火一冰,與那女修身中之毒屬性相符。我便懷疑她無錢買我們的葯,把主意打在了湖中靈藕上。我便趕去調查,卻沒想到那些靈藕竟然都枯萎了。我立即周圍的凡人打聽。據說當時,很多百姓都看到了有一紅一白兩朵蓮花撲入那女子腹中。」

「嘶——」廳中之人紛紛嘶了口冷氣。

若是其他修仙者,可能還會疑惑這到底是何奇門異術,但眼下這群人都是醫修。

「難道說是這樣?冰火之蓮成了精有了靈,見她懷孕而來,身上有冰火二毒。這對普通修者來說,是個大煩擾,對冰火之蓮來說,卻是溫床。所以這蓮花精靈選擇了附胎奪舍?」

「極有可能!」

「這就是古籍上所說的先天妖胎了?」

「錯不了!先天妖胎蘊含天地本初之精華,何況冰火之蓮存在的歷史悠久,不知修鍊了幾千年!還隱匿得如此之深,這麼多年都沒被察覺,顯然修為高深,是大妖。如此大妖托胎轉生,必定能形成極品先天妖胎。若以此胎入葯,當可製成升仙丸!」

「妖胎收取越早越好!每遲一日,本初精華就會散一日。」

「修明,你剛才說是雙生子?嘶——」

「兩個極品先天妖胎!若是請天界的祖師出手,至少能成十粒丸藥!哈哈哈……」

「傳令下去,全力搜捕此女!對了,此女長什麼模樣?」 修明說道:「她當時戴了個有紗面的帽子,遮擋了大半容顏,不過,那紗面很薄,以我的目力,倒是看清楚了。我這就回去仔細回想,作成畫像……」

洛洛心道:「你們竟然想對付我娘!可憐我娘還念著岳雲哥哥他們的面子,只想從你們這裡拿點玄鐵彌補下損失就算了。哼哼!看我不把你們的草藥都揪光了!」

安閑吩咐他的任務,就是在大秦仙門中尋一些玄鐵。

洛一扭身下了葯田,也不管它到底是什麼靈藥,見到長勢蔥蘢茂盛的,就一把揪起來。他動作飛快,一口氣就拔了十數株。

守葯的弟子揉了揉眼睛。他看到了什麼?祖父大人最喜愛的蘭幽靈芝突然自己飛了起來,在空中晃蕩一圈,落到地上,根須盡斷。

緊跟著,血漫煙華這株百年靈草也飛了起來。

苓珠草也飛了起來!

不得了了!這名弟子扯起嗓子吼了起來。「來人啊!有鬼呀!快來人啊!搶劫啊!」

一扇扇竹門竹窗打開了。一個個大秦修仙者跳了出來。入目所見,他們的眼睛都凸了出來。

靈草靈藥竟然自己從泥土裡飛了出來!

「真的鬧鬼?」

「會隱身術的邪修!抓住他!」

終於有人反應了過來,揮劍直奔那草藥翻飛之處。

「拿顯形粉!備網!」

「大網來了!」

洛洛見到幾十米寬的大網子,不敢再逗留,朝附近的竹樓奔去。他心道:這些修醫的竟然會有這樣的大網!洛一要是被網住了,再厲害的隱身術也廢掉了。

洛一跳入竹樓之中,看到桌子上的油燈,計上心來。洛洛將油燈中的火油倒在被褥衣物之上,又從抽屜里找出打火石,點了火,看著火苗起來,就趕緊翻窗而出。

「走水啦!」

「快來人!走水啦!」

整個山谷都沸騰起來。雞飛狗跳,娃哭娘嚎。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來了 洛洛本打算繼續找機會放火,突然聽見一聲號令。「封鎖山門!」洛洛立即尋了個隱蔽的角落,那是一間堆放鋤頭破箕的潮濕房間。將洛一定在角落之中,洛洛直接將自己的意識從洛一身上抽出。

……

鬼冢之中。「呼!」洛洛睜開了眼,一跳而起,大叫道:「娘親,娘親!不好了!」

安閑收回靈力。煉器很忌諱中途打斷,不過,安閑只是在提煉精鐵,中斷了,損失也不大。

聽洛洛說完他探尋到的消息,安閑的眉頭皺了起來。

星際之佛系女配 萬劍宗會尋她,這在意料之中。

只是,她萬萬料不到有人竟然會喪心病狂到打她腹中胎兒的主意。

千紫說:「升仙丸,確有其葯。以仙胎入葯,服用后凡人可以白日飛升,成為仙人。不過,也只是最低階的仙人而已。這種靠奪取他人仙格而成仙的法子,改變不了服藥人本身的資質。」

仙格之說,安閑是第一次聽聞。

洛洛說:「這幫蠢貨!我弟弟明明是星君轉世,不是妖胎也不是仙胎,他們拿去也沒有用,卻愚蠢地謀算起來,實在可惡!」

「他們可不愚蠢!實際上,他們若真能用這一胎入葯,」千紫指著安閑的腹部說,「升仙丸肯定煉不成,但一定能得到人王丹!比升仙丸厲害多了。」

安閑抱著自己的肚子,緩緩坐下,緊張地問道:「人王丹?那是什麼?」

「仙有仙格,人有人格。你這兩個孩子星君轉世。星君是什麼,人王中的最強存在。他們的人格是最頂級的。無論什麼人,若是能奪取此人格,便有望一步成為人王。說白了,奪取兩位星君的人格,雖不能取而代之,卻能得到大部分的資質天賦。」

千紫賣弄起來。

「你別看人界貧弱,但六界大戰,諸神寂滅,人界卻完好無損。可見,人界至尊並不弱。成為人王,可比成為普通的小仙人強多了。人王就是碰見仙尊,也有一戰之力,等閑幾個小神奈何不得。」

「如今天下這些凡人,被天界那幫仙尊忽悠得,只知道修仙,凝聚仙格,成為仙族,卻不知道,人族其實並不弱。可惜,現如今,你們這些凡人只信神仙,不敬人王。」

「當然呢,你們現在也沒有人王了!人族什麼都好,就是壽命短點!」

安閑沒見過所謂的人王,從千紫這些話里,她能感受到人王的強大。令她恐懼的是,這種強大是可以被奪取的。從今往後,她的孩兒豈不是要成為唐僧肉,人人爭搶?

千紫見安閑臉都白了,覺得自己大概吹過了頭,嚇著她了,便安慰道:「你也別太擔心。人格也好,仙格也好,只有在胎兒期間才有被奪取的可能,一旦出生,人格完美融入新的身軀,就無法被奪取了。」

安閑緊緊抱著肚子,說道:「我就在這裡面呆著了,直到他們出世,我都不踏出鬼門半步。」

她以前也聽聞有邪修專剖孕婦肚子,取胎兒煉丹,還以為是奇聞怪談,沒想到,真有其事!偏偏她是那個被盯上的孕婦!

洛洛連連點頭。「嗯嗯,母妃你在這裡面呆著。洛洛出去給你找吃的。」

千紫白了這母子一眼,說道:「你想生個不人不鬼的孩子出來嗎?這裡面的陰靈力這麼充盈,除了你這個修鬼的奇葩人類,其他人類還是少呆為妙。」

洛洛惱了。「你說誰奇葩了?千紫,你辱罵我母親?」

千紫攤手。「誰罵她了?我這叫實話實說。她好好的一個人,卻在修鬼!你不知道她修鍊的是鬼主之道嗎?」

安閑其實早有察覺,她的修鍊之途與別的修仙者不一樣。但她的兩個孩子,星君轉世,當然不能跟著她修鬼道。千紫也說了,他們是天生的人中王者!

她修鍊的完美靈力對孩子無害,可是,若被這鬼冢里的陰靈力日復一日地熏染,她腹中的胎兒真有可能變成鬼胎。

這絕對不行! 洛洛挨到安閑身邊,輕輕撫按了下安閑的肚子,說:「娘親,你放心好了。弟弟們是星君轉世,自有天佑。他們不會有事的!」

千紫打擊道:「你們沒聽說過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試煉考教,令其歷經磨難?闖得過去才是大富大貴,闖不過去,就投胎重來唄。」

洛洛瞪著千紫,恨不得將千紫掐死。

大富貴必然有大風險,安閑倒是平靜了下來。「想動我的孩子,先問問自己有沒有那個命!」

事不宜遲,絕對不能容修明把她的畫像畫出來。此事一旦傳揚開來,就算她殺光大秦仙門,也無濟於事了。

趁著現在知道的人還不多,必須速戰速決!

把所有的英靈軍都召集過來,讓他們準備戰鬥。

鬼門開啟,安閑蒙著黑紗遮擋了面容,閃身而出。

千紫踏出鬼門,就變成九天風雷扇。

安閑抓過九天風雷扇,小跑了幾個呼吸,就到了大秦仙門邊境。她將靈力注入扇中,驅動扇中儲備的靈源。整個扇面頓時紫光泛濫。

「呼——」九天風雷扇從上而下,一扇而過。

狂風驟起。大樹傾覆,地上的小草、灌木連同地表一同被拔起。大秦仙門設置的那些陷阱奔潰瓦解,各種毒蟲毒蛇齊齊飛向空中,在狂風中捂住的翻卷。

大秦仙門內警鈴大作。

九天風雷扇化作流光回到安閑眉心,隱藏。安閑邁開雙腿,急速奔跑,沖入大秦仙門內部。她才衝進去百十米左右,就看到一大群大秦仙門子弟沖了出來。

安閑立即開啟鬼門,閃身進入鬼門之中,消失不見。

大秦仙門眾弟子集體石化。他們明明看到一個蒙面女子沖了進來,結果,眼前一花,那女子就不見了。

「她極有可能隱身了!把這一帶都圍起來,去取大網來!」有人命令道。

「說不定又是先前那個鬼!看,她消失的地方是陰影處!快撒顯形粉!」

大秦仙門子弟立即行動起來,一部分小心戒備地圍向安閑消失之處,一部分跑去準備大網和顯形粉。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一個大秦弟子倒飛了出去,撞到了他身後好幾個弟子,最後被一個長老接住。

出手的是洛二。洛洛如法炮製,控制了洛二,讓洛二從重圍中殺了出去。

洛二一路左支右突,在人群的陰影里穿行,見誰打誰,生生沖了出去,躲在大山的陰影里,向著大秦仙門腹地奔去。

眾大秦弟子雖然看不見洛二,卻可以根據己方人員受攻擊的情況來判斷洛二行進的方向。他們全都追著洛二在山谷里狂奔。

不一會兒的功夫,眾大秦弟子就追著洛二跑得無影無蹤。

安閑從鬼門中出來,繼續飛奔。她必須要更深地潛入大秦仙門。

千紫也出了鬼門。他的速度極快,在竹樓間穿梭。他所經過的地方,必定有火苗躥起。而且,他與洛洛他們不同。千紫可不怕太陽,他哪兒都能去,足跡遍布整個山谷。

在安閑的一再要求下,千紫披了一條雪白披風,稍稍遮擋了一下他那一身拉風的紫。至於黑紗蒙面,千紫無論如何不肯。他在自己臉上一抹,就把自己變成了一個中年大叔。

「走水啦!」警報聲再起。

整個大秦仙門都被翻攪起來。所有人都出動了。

「抓住她!」又有人看到了安閑。

安閑看了他們一眼,在心中呼喚千紫。千紫立即化作一道流光,出現在安閑身邊,抬手將安閑夾在肋下,騰空而起,急速朝大秦仙門腹地飛去。

轟——

轟鳴聲中,一道薄薄的淡藍色霧氣屏障從山崖上方垂下,快速將整個山谷覆蓋起來。

這是大秦仙門的守護大陣開啟了。

而此時,千紫也已經帶著安閑深入了五六里地,位於大秦仙門核心區域了。

「找死!」一聲厲喝猶如雷鳴,響徹整個山谷。

「太祖!」在大秦仙門眾子弟驚呼聲中,一個鬚髮雪白慈眉善目地老者從一樁三層竹樓的頂樓飛身而出,直撲安閑。

此人道名白朮,年逾三百,乃是一位真靈境的強者,也是大秦仙門中目前輩分最高修為最高的人。

大秦仙門,也是家族仙門。輩分高,修為高,自然權力最大,最受敬仰。

從安閑一闖進來,白朮就看到了安閑。他見那蒙面女子修為不過入靈境,就沒挪屁股。此等小賊還不需要他出手。

孰料眨眼功夫,千紫就帶著安閑闖進了山谷腹地。他若再不出手,家族最重要的靈藥園子就危險了。

白朮飛撲過來,距離安閑還有十丈遠,便抬手一掌劈了出去。掌風所過之處,地裂石蹦。白朮料定,他這一掌,定能將蒙面女子劈成肉渣。

沒有任何氣息波動,蒙面女子突兀地消失了。

那穿著白披風的紫衣中年人非但不避,反而折返過來,朝著白朮飛去。

白朮連忙雙掌推出。

砰!

四掌相撞。

白朮蹬蹬蹬後退數步,噴出一口黑血來。

中年版千紫低低埋怨一聲,「浪費我的靈源!」同時,他腦海里就想起了安閑的聲音。「殺了他!」

千紫卻不理會,他撇下白朮,雙掌拍出,將趕過來的十幾名大秦子弟打飛出去。他說道:「我只負責保護你,殺人的事,你自己來!我可不沾這個生死因果!」

安閑:……

千紫不肯幫安閑殺人,卻願意幫她放火。看到火光大作,千紫很是興奮。安閑更加篤定這小子以前是專門用來扇爐火的排風扇。

如入無人之境。千紫把谷中所有的竹樓都點燃了,這才化作一道流光,飛入鬼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