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實在是困的不行,周圍已經沒有威脅了,就倒在床上睡了起來。一閉上眼睛,睡意立馬襲來,很快就睡了過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聽到有不少人在迷迷糊糊的喊我。

「初九,是你嗎?你好像長大了!」

「對啊,他就是老李家的小子李初九。快十年沒見了,都長成大人了!」

「對了,初九,你是回來救我們的嗎?」

「初九,你救救我們吧。我們被折磨了十年了,你看看我們,都變成啥樣了。雖然你小時候,我們村裡人都瞧不起你,說你是小野種。可畢竟,我們是一個村子的人,都是從小看著你長大的村民。你救救我們吧?救救我們……」

一聽到這些喊聲,我猛然驚醒了過來,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一睜開眼,發現我還在菩薩蠻的屋子裡。

「夢,原來是做夢了!」看著臉上留下來的汗水,我才知道自己做了一個噩夢。不光是身上,連衣服都全部都被汗水給打濕了。

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回想著剛才的夢境。那在夢裡面叫我的人,正是麻溝村的村民。他們在呼喊我,喊我回去救他們。

這個夢太真實了,我看不到他們,只能昏昏沉沉的聽到他們喊我的聲音。那聲音,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難受。

「我沒有怪過你們,你們都是看著我長大的。麻溝村是我的根,我爺爺還在陣法眼的棺材里。我一定會回來救你們的,一定會的!」我碎碎念的呢喃著,抬頭看了一眼窗外,赫然已經是第二天的深夜了。

沒想到,我這次竟然睡了一天一宿。我下了床,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發現身上的疼痛感消失的差不多了。

再握了握雙手,已經能夠使上勁兒了。修道之人,從小苦練身體,又加上小時候師父經常給我們服用一些珍貴的草藥,所以我們的身體都異於常人!

身體的恢復能力很強,一般的傷,幾乎不用吃藥,只要休息幾天就能恢復過來了。

我在房子里找了一圈,也沒有發現師思哲。又出了房子,找了整個菩薩蠻的房屋,還是沒有發現師思哲。看來,他應該已經走了。

此時的菩薩蠻很靜,靜的能聽到風吹在地上發出的沙沙聲響。除了我之外,這菩薩蠻已經沒有人了。村裡的老人都被靈族的人殺了,那些年輕的人已經逃走了。應該要一段時間,他們才會回來了。

偌大的菩薩蠻,好像是變成了鬼村一般,根本看不到有其他的活物。我一個人在村子里走了一會兒,那種孤獨感瞬間襲來。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我一個人一樣,除了孤獨,內心更是衍生出了一種荒涼到窒息的壓抑感。

我坐在一塊石頭上,雙手抱著膝蓋,抬頭看了一眼星空。一輪滿月掛在了夜空,繁星點點,美不勝收。

看到這滿月,我就知道又是一個月半了。我記得小時候奶奶經常抱著我在村口的榕樹下等爺爺回來,每次看到夜空滿月的時候,她就會說,月半了,你爺爺應該要回來了。

觸景生情,看到這滿月,我就想到了麻溝村。我算了一下時辰,離麻溝村的十年之約還有不到一年了。等我傷徹底好了,我就可以暗中重建玄真教的勢力,重殺回麻溝村!

這十年的時間,麻溝村依舊被百鬼圍村,不但有厲鬼圍村,還有水鬼攔河。麻溝村的村民只能進不能出,唯有死人才可以離開麻溝村。

這是靈族尊主當年一怒之下對麻溝村的懲罰,只有我一個活人逃出來了。而這次回去,我就是要讓麻溝村重見天日!

到時候,我也會遇上靈族尊主。我等這一天,足足快等了十年了!

盤算好後面的計劃后,我就開始盤膝打坐了。之前傳承了祖師爺的魂識,一直沒有時間研究過。趁著現在有這功夫,我便開始閉上眼睛研究祖師爺的魂識了。

我的三魂七魄中有一魂是祖師爺淳風的轉世,所以在傳承他的魂識時,我的身體並沒有產生排斥。我也想看看,咱玄真教的開始祖師爺,道行究竟有多麼逆天?

慢慢的呼吸了幾口后,我的心緒就平靜了下來。心一靜,腦海中的意識就慢慢釋放開來。持續了幾分鐘之後,我就感覺周圍的世界變了。

變成了一座高聳入雲的孤峰,而我就坐在孤峰的山頂上,周圍的白雲慢慢從我身邊飄過,彷彿觸手可摸。宛若人間仙境,我深呼吸了一口,那濃郁的靈氣瞬間沖頂而出。

隨著我歸納吐息之間,之前進入我腦海中的那些法咒和失傳道術,逐漸漂浮在了我身邊。只是這些法咒完全是混亂的,像是一片亂碼一樣。

等我慢慢調整了一下思路后,這些符咒便開始重新排列了起來。待這些法咒清晰了之後,我便被第一段話給吸引了。

「玄真教主修練氣,氣破萬物,乃是我頓悟所創!而人體內的三處丹田,便是存儲氣息的地方。如何將氣息轉化成強大的攻擊,便是將氣息在體內運行周天之後,氣沖百會穴。再也道術控制釋放出來的氣息,化氣凝形。道生一,一生化二,正是借用了這樣的原理!但體內的氣息,是根據修道之人的道行而定。氣損則虧,氣盈則滿!想要源源不絕的使用體內的氣息,必須打通體內三處丹田!丹田通,便可以吸收周圍間的天地靈氣來彌補耗損的氣息,方能不枯竭!就算壽元,最少也會增加一甲子!此方法乃我獨創,也需要天賦極高之人。資質愚鈍,恐怕一生也只能打通下丹田。修鍊之時,切記心靜,把自己冥想成天地間的一粒塵埃!唯有融入天地間,方能吸收天地間的精華!」

看完祖師爺留下的這段話,我心裡頓時赫然開朗。之前我因為機緣巧合,能夠使用體內的玄真真氣了。可在和葉伯打鬥之時,我便發現玄真真氣耗損的太多了,根本短時間無法彌補。而最致命的一點是,使用了玄真真氣,身體也會變的很虛弱。

之前我還想過解救之法,沒成想祖師爺魂識里的記憶,倒是幫我解開了這個疑惑!玄真真氣固然很強大,但想要源源不絕,就必須打通體內的三處丹田,三處丹田打通了,才能夠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來彌補耗損的玄真真氣。

師父逍遙子當初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誡我,想要打敗靈族尊主,必須要打通體內三處丹田!而我花了十年的時間,也只是打通了中丹田!

如果我此番去麻溝村,就必須要打通體內的三處丹田,否則我必定不是靈族尊主的對手! 墨源拿著令牌傻眼了。「三哥,六弟。我這也要去嗎?」

「令牌在你手裡,你想去就去。」

聽著墨塵的話,墨源吞了吞口水。月姑娘真是太厲害了!他原本就打算走個過場的,畢竟他那麼廢。結果,月姑娘一伸手,全部搞定了!

墨然:「月姑娘,這些羅羅鳥還會回來的。在夜晚,我們一點也不安全。絕對不能停留在這兒。」

「嗯,我看看我們能去哪兒。」

月千歡拿出青銅鏡子晃了晃。既然青銅鏡子能指路去霧帶,那應該也能帶他們去找安全的地方吧?

先前閃爍紅光警告羅羅鳥靠近的青銅鏡子,沒有讓月千歡失望。一條綠色的路線,出現在鏡面上。

月千歡嘴角微勾,「走!」

這個黑夜註定漫長,恐怖而充滿絕望。宛如煉獄降臨,所有人在裡面苦苦掙扎。逃亡,躲閃,尖叫,求救……直到晨曦刺破蒼穹,羅羅鳥才不甘心的飛走。

但下一個夜晚,它們還會來!

而月千歡他們躲躲閃閃避著羅羅鳥,也不知道是不是葉片的神奇。他們一路都沒有跟羅羅鳥正面撞上,稱得上幸運爆表了。

太陽爬上天際時,月千歡他們循著綠色的路線,走到了懸崖底。這時候綠色路線消失了。

「就這裡?寸草不生,光禿禿的怎麼躲避羅羅鳥?這不是明擺著告訴羅羅鳥,我們上了餐桌,讓他們來找我們嗎?」

葉潯臉色難看。昨晚上他們試圖聯繫監管的人帶他們離開東淵谷。反正令牌到手,他們用不著再留下。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羅羅鳥的緣故,竟然沒有一點回應!

葉潯不甘心的現在又拿出令牌去嘗試了。墨塵看了他一眼,微微皺眉。「霧帶的消失讓羅羅鳥進攻,也可能破壞了東淵谷內的監視。所以他們並不知道我們現在的情況。」

「不一定。但現在,我們只能靠我們自己。」

月千歡抬頭打量四周。她語氣淡漠平靜,「下一個夜晚來臨之前,我們必須找到安全的地方。而且試試找找出谷的路。」

月千歡心底一直對老頭心存困惑。他不會是走懸崖下來的,一定是有其他的路,可以通往外面!

忽然,月千歡的目光頓住。「你們看!」

在這荒無人煙的懸崖底下。抬頭看去,雲霧遮掩之中。一座建立在懸崖上壯麗輝煌的城堡出現在他們視線中。

那是一座堪稱天地奇觀的懸崖宮!依懸崖而建,令人痴迷驚嘆。

沒有想到,在這裡居然還有一座懸崖宮存在。它的出現,無疑讓大家想到了一個點子。神秘懸崖宮,內藏寶藏!妥妥的!

「月千歡!」

咬牙切齒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月千歡眸光微閃,收回目光扭頭看去。在他們的不遠處,一群衣著破爛不堪,處處掛著乾涸血跡的人們死死盯著他們。盯著月千歡。

要不是江月麗說話,月千歡都沒認出那個乞丐一樣的女人是她。

江月麗怨毒瞪著月千歡,語氣不善。「月千歡你真是讓我們好找啊!現在終於找到你了!」 環手抱胸,月千歡戲謔挑眉打量江月麗。「你找我?」

她傾國傾城,美的驚艷迷人。而江月麗一身衣服破破爛***乞丐還臟。一比,高低立見。江月麗更是妒忌極了。

一入東淵谷,她一直在尋找月千歡的下落。只有在東淵谷內,她才有機會殺月千歡。而且這裡人多眼雜,絕對下手的好機會!

可是一直沒找到月千歡,江月麗忍不住心急慌張。又經歷了昨晚羅羅鳥的攻擊,驚恐憤怒中看見月千歡沒忍住說漏了嘴。

葉潯一臉嫌棄的看著江月麗。「你找月姑娘幹什麼,你說啊?」

「我……」江月麗支吾著說不出口。她總不能說要殺月千歡吧!

看月千歡衣著乾淨整潔,姿態絕色美艷。而她一路逃亡成了乞丐,身上又臟又臭的讓她自己都覺得噁心。忽然腦袋裡靈光一閃,江月麗瞪大眼。

「月千歡!你們怎麼會好好的在這兒?昨晚那些怪物大鳥出現,你們怎麼可能一點事也沒有!」

江月麗狀似驚訝的語氣,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低頭看看自己,又看看月千歡。先前還覺得月千歡美如仙子,江月麗丑成癩****月麗這麼一說,眾人覺得不對勁!

那些怪鳥那麼厲害恐怖。他們一路走來,遍地狼藉。鮮血灑在四處,破碎的衣服啃食的只剩下碎片的骨頭。月千歡他們怎麼可能一點事也沒有?

江月麗將眾人的反應盡收眼底,立馬又說:「月千歡,你們什麼事都沒有。該不會那個怪鳥就是你們放出來的吧!」

「什麼?怪鳥是月千歡她們放出來的額?」

「有可能!不然他們怎麼會一點事都沒有!」所有人想到月千歡懸崖下狠辣殺人的手段,齊齊帶了個寒顫更加懷疑了。

又有人開口:「我兄弟聽說上陽城發了懸賞令。只要殺了月千歡,就能得到進入上陽城的資格!他帶人去殺月千歡了,可他們現在都還沒回來。」

「我朋友也是!」

「我也聽說了。肯定是月千歡把他們全殺了!」

「沒錯!諸位難道你們還不明白嗎?一定是這個女人心狠手辣,放出怪物大鳥來攻擊我們。要不然怎麼解釋他們一行人連點傷都沒有!」江月麗怨毒瞪著月千歡。

「你們眼瞎嗎?」墨源氣憤開口:「你們看不見我們三兄弟也受了傷嗎?」

「這說不定是你們偽裝的!一點皮肉傷,算什麼?」

「的確是不算什麼。」月千歡開口,瞬間吸引眾人矚目。

面對眾人審視懷疑,充滿惡意的目光。月千歡嘴角微勾,笑容冷戾無情。目光冷冷掃過眾人,「你們有意見?」

「嗆」利劍出鞘的聲音,眾人看見一抹刺目的銀光閃過。

「噗通!」無聲無息。誰也沒有看見月千歡什麼時候出手。

先前那幾個張嘴說閑話的人,統統一劍封喉。放大的眼睛,迷茫的神情。直到死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一劍,驚呆所有人。

月千歡劍指江月麗,冷笑傲慢。「殺了就殺了,你能奈我何?」 這次回麻溝村是我最後的希望,唯有殺掉靈族尊主,才能救出麻溝村的村民,還有我生死未卜的爺爺!

但以我現在的實力,肯定是無法打敗靈族尊主的。就算是靈族的四大護法,我也打不過他們。所以,我的時間不多了,必須要想辦法打通最後一道丹田!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就開始繼續搜索祖師爺魂識里的記憶。往下一看,正好也看到了如何修鍊玄真真氣的法子。

我當即心中一喜,跟著就按照修鍊法子修鍊了起來。這一片山脈的靈氣很濃郁,我深深呼吸了一口,立馬屏住了呼吸。

待這靈氣進入我的胸腔后,下丹田和中丹田的玄真真氣瞬間察覺到了異常,下意識的躥了出來。下丹田的玄真真氣已經盈滿了,這才打通了中丹田。而中丹田存儲的氣息幾乎不到三分之一,想要打通最後一道上丹田。

唯一的辦法,就是吸收這天地間的氣息來填滿中丹田,而後才有機會打通最後一道丹田!當年逍遙子師父教我的時候,也只是教了一些簡單的玄真教入門修鍊方法。

可他畢竟不是玄真教的人,也不會真正的練氣法門。如今祖師爺魂識里留下的法子,倒是讓我找到了真正的練氣法門。困惑了我快十年的問題,總算是迎刃而解了。

我不能繼續往下想,否則會分心。等我想要控制我體內的玄真真氣去吞噬剛才那胸腔的靈氣時,可誰知就是這麼幾秒鐘的功夫,那呼入胸腔的靈氣竟然消失了。

這是身體的自然反應,人呼吸了空氣之後,很快就會被身體給吸收。如果我想要把這呼入的靈氣轉變成玄真真氣,就必須要快。

現在只是剛開始真正的練氣,完全是瞎子摸著石頭過河,只能一步步來,急不得。

第一次嘗試失敗后,我又開始了繼續嘗試。再次深深呼吸了一口,等那靈氣進入胸腔后,立馬控制玄真真氣來吞噬靈氣。

這次我的動作很快,玄真真氣剛一吞噬了靈氣,我便控制玄真真氣在我體內運行了起來。只有在體內的穴位運行一周天後,方能把這股靈氣轉化成玄真真氣,存入丹田中!

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靈氣消失的太快了。還沒沿著體內的穴位運行,瞬間就消失了。第二次,還是失敗了!

「不能急,一定要心靜如水!如果真的如此簡單就學會了,那這也不會是玄真教的練氣法門了。」我在心裡勉勵告誡自己,調整了呼吸后,我沒有繼續嘗試,而是開始思索其中的緣由。

人的呼吸是生存基礎,沒有了呼吸,人就等於是死了。按照道門所言,人吸收的氣息進入體內后,氣息里的氧氣會和我們的身體進行新陳代謝,在轉化成另一種氣息排出體外。

也就是吸氣和呼氣之間,來維持活人的生存能量。而在我剛才吸入體內的氣息中,除了氧氣和其他氣體之外,也是有一絲天地靈氣。

我需要的就是這一絲天地靈氣,可天地靈氣消失的很快,會被我自己的身體吸收轉化。所以,我如果想要把這一絲靈氣煉化成玄真真氣,就得阻止氣息和身體的轉換!

也就是說,在我吸入氣體后,就必須要控制自己的身體無法與其發生轉換。

想明白了這一點后,我又開始第三次的嘗試。在深呼吸一口后,我立馬把體內的玄真真氣分成了兩股,一股封住了我的身體,讓我的身體處於休眠狀態。

而另一股,這是快速的吞噬著呼入體內的氣息。這氣息被我的玄真真氣吞噬之後,立馬就開始亂竄。我控制著玄真真氣,盡量帶著這股氣息存入我中丹田的地方。

我沒想到的是,這一次竟然成功了。那氣息一進入中丹田,立馬就沉澱了下來。原本中丹田固定的玄真真氣,竟然慢慢增加了一些。

就好像中丹田是一個瓶子,瓶子裡面裝滿了三分之一的水,如今又滴了幾滴水進去,水位自然會有所上升。同樣的道理,我想要衝破這中丹田,唯有把水漫過瓶口,也就是氣溢丹田!

雖然我想通了這個原理,也知道如何把周圍的靈氣轉化成玄真真氣了。可要是這樣吸收,恐怕一年半載都無法填滿這中丹田。

我能感覺到周圍的靈氣很充足,可我能吸收進入體內的,卻是少之又少。如果是十年前,我絕對有充足的時間來修鍊。可現在不到一年的時間了,我根本耽擱不起。

用這樣的方式修鍊,肯定不行!我又開始思索其他的法子了,我收回了封住身體的玄真真氣。張嘴吐氣的剎那,那沒有被吸收的氣息便成了濁氣,被我排出了體外。

「要是我能夠把周圍的靈氣聚集起來,一次性吸收進體內,那肯定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可要怎樣才能把靈氣從周圍的氣息中分離出來?」

這一點難住我了,我想不通。又繼續搜索祖師爺魂識里的記憶,可後面的都是一些法咒的記載,沒有提到這一方面的記憶。

看來想要靠祖師爺魂識里的記憶,很顯然是已經不可能的了。我必須要自己想清楚,我記得玄苦大師給我說過祖師爺的事情。

他原本是個秀才,連連名落孫山之後,這才進入了道觀。也就是說祖師爺也是半路出家的,但玄苦大師說過,祖師爺的天賦極其恐怖,修鍊了三年時間,便超過了他的師父,之後更是獨創了這種練氣的法子。

我自己也是修道之人,深知修道沒有捷徑,並不能一蹴而就。祖師爺當年應該是想到了其他的方法,加上他恐怖的天賦,這才讓他修鍊出了逆天的修為。

而這個法子,到底是啥?

也不知道想了多久,還是沒有任何的思路,反倒是感覺有些氣餒了。原本平靜的心,再次急躁了起來。

意識到這個問題后,我立馬在心裡提醒自己,「李初九,你千萬不能急躁。滴水石穿,一定會想到辦法的。心不靜,如何能想到其他的辦法?靜……還是靜!」

我的自控力很強,雖然在心裡不停的提醒自己,可還是不能徹底靜下心來。無奈之下,我只得念了一通靜心咒,內心才徹底平靜了下來。

等內心一平靜下來,我又繼續思索對策。天地靈氣,就隱藏在周圍的氣息中。要如何才能把天地靈氣從混雜的氣息中單獨抽離出來,這是我目前最大的阻礙。

氣息無形無色,要如何才能感知氣息中的天地靈氣?我越想就越覺得困難,原本以為知道了修鍊法門,就可以儘快提升自己的玄真真氣。

可這還真是看似簡單,實際上卻是難如登天。我想不明白,祖師爺那逆天的玄真真氣是如何修鍊出來的?

「等等……玄真真氣?!」在腦海中無疑閃過這個詞的時候,我猛然想到了一個大膽的念頭。天地靈氣雖然無形無色,能感知但無法分離出來。

可玄真真氣卻是我自己的氣息,我能夠控制它,用它去分離周圍氣息中的天地靈氣。氣息和氣息之間,肯定是相融的,也很敏感。只要我將體內的玄真真氣釋放出來,就可以找出隱藏在周圍氣息中的天地靈氣。

如此一來,我就可以單獨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這樣的練氣效果,肯定會事半功倍!

長陵 「他娘的,我怎麼剛才沒有想到這個法子!實在是太笨了!哈哈……」一想到這個方法,我就激動的爆了粗口,更是重重的拍了一下腦門,頓時醍醐灌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