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大賽第一名風塵,寂滅大師,第三名碧落大師,第四名丹心大師……」

「煉器大賽第一名風塵,第二名水月大師,第三名寂滅大師……」

看著自己的排名,寂滅大師感到無比的刺眼,尤其是想到,自己將煉丹大賽第一名的獎勵輸給葉晨風的事更惱火不已,顏面無存。

他雖然貴為九天神國第一聖師,但他卻知道天殿寶物崖數十萬年的收藏何等的可怕,貪圖天殿寶物崖中的寶物已久,本來他至少能從寶物崖中得到四件足以讓涅槃天境大能為之眼紅的寶物,可如今,他只能帶走一件寶物,這讓他極不平衡。

「好了,現在進行獎勵!」

玄清雲大聲宣布完排名,對此次煉術大賽三名以後的煉術師進行獎勵。

嬌語嫣在煉丹大賽奪得第十五名,除了得到一件古道寶,還得到了數十萬積分獎勵,而天殿積分十分值錢,這數十萬積分可通過天閣渠道,兌換不少珍貴之物。

「好了,我現在宣布,此次煉術大賽圓滿結束,請煉丹,煉器兩項比賽前三名,跟老夫來火神界寶物崖挑選寶物!」玄鴻正大聲宣佈道,開啟了火神城最神秘的空間火神界。

「語嫣,等我一會!」

說著,葉晨風虛空飛去,與臉色陰沉的寂滅大師,滿帶笑容的碧落大師,水月大師,進入到了靈氣充裕,宛如仙境一般的火神界中。 「這,這火神界中飄蕩的難道是天靈氣!」

飛進火神界,葉晨風感覺火神界中飄蕩著並非靈氣,而是更高等級的天靈氣。

而這種天靈氣,葉晨風曾經在飄渺仙境中發現過,吸收這種天靈氣修鍊,可事半功倍,大大提升修鍊速度。

穿過一片籠罩在禁制下的山林,葉晨風等人飛進了一座巨大的古陣中,而在古陣正中央,出現了三面峭壁。

在峭壁環抱間,坐立著一座數十丈高,通體火紅色,閣頂鑲嵌著一顆紅日的古拙殿閣。

樓閣上,懸挂著一塊極為古老的牌匾,牌匾上依稀可以看到三個歷經滄桑歲月的古字――寶物閣。

雖然寶物閣籠罩在古陣中,但透過薄薄的禁制,葉晨風清楚地感覺到,牌匾上這三個不知道存在多少歲月古字中透出的可怕意境。

他有一種感覺,這三大古字中蘊含的意境完全爆發,足以將涅槃境老怪活生生震死。

「禁制,開!」

飛到寶物閣外,玄鴻正召喚出了一枚古老的令牌,向令牌中注入了大量的道意之力,激醒了這塊古令,開啟了籠罩寶物閣的古陣,帶著葉晨風四人進入到了裡面。

進入古陣的瞬間,葉晨風瞳孔立即收縮成最危險的針孔狀,他發現在寶物閣外盤膝坐著一名身穿古老道袍,道袍上堆積著大量灰塵,彷彿雕塑一般,一動不動的枯發老者。

「高手!」

狼性總裁強索歡 雖然枯發老者沒有一點氣息波動,但葉晨風看到他時,卻從他身上感到了濃濃的危險氣息,以及他身體中蘊含的足以毀滅天地的力量。

「太上長老,他們四個就是此次煉術大賽的前三名,我帶他們來寶物崖挑選寶物,還請太上長老打開寶物閣,讓他們進去!」

天殿殿主,地位與神國皇主相當的玄鴻正沖著枯發老者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敬地說道。

聽到玄鴻正的聲音,枯發老者睜開了眼睛,而他睜眼的瞬間,彷彿億萬光芒迸射而出,映的葉晨風等人有一種睜不開眼睛的感覺。

「好可怕的眼神!」

看著枯發老者黑漆漆的眼睛,葉晨風有一種我主沉浮的感覺,彷彿天下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風塵……我看了你的煉丹和煉器過程,很精彩。」枯發老者打量了葉晨風幾眼,古井無波的臉上突然露出了有些僵硬的笑容道。

「謝謝前輩誇獎!」葉晨風微微一笑,不亢不卑的說道。

「風塵,我帶天殿向你求八臂聖煉術,不知你願意將此術留於我天殿嗎?」枯發老者聲音古拙的說道。

「晚輩願意!」葉晨風想都沒想,十分痛快的答應了:「不過晚輩需要一定時間將八臂聖煉術複製到玉簡中。」

八臂聖煉術雖然珍貴,但對葉晨風來說,卻沒有多少價值,葉晨風能煉製出聖器,最大的功勞是噬神腦印刻了一道玄奧的聖器紋。

而且天殿是人族的傳承勢力,葉晨風日後想要對抗三大神國,斬斷三大神國的傳承根基,勢必要依仗天殿的力量,所以他希望天殿越來越壯大。

「我們可以等!」

「為了感謝你對天殿的無私,日後如果你有難,我天殿將無償幫助你一次!」枯發老者許諾道:「還有,這兩顆滅聖珠送給你,它們是老夫早年煉製的毀滅寶物,煉製時耗費了我不少心血,一旦爆炸,足以重創涅槃天境大能,有了他,你行走中央世界也能自保了。」

「謝謝前輩!」

葉晨風接過兩顆封印在黑盒中的滅聖珠,發自內心的感激道。

他雖然有劍靈傀儡保護,但面對實力通天的涅槃天境大能,劍靈傀儡也不是對手,而如今他有了兩顆滅聖珠,藉助他諸多底牌,說不定會有機會可以斬殺涅槃天境大能了。

一旁的寂滅大師看到葉晨風竟然從枯發老者哪裡得到了兩顆滅聖珠,眼角不自覺的跳動了一下。

葉晨風擁有兩顆滅聖珠,讓他日後報複葉晨風就要掂量下了,以他的實力,一旦被滅聖珠擊中,恐怕將屍骨無存。

「好了,你們準備下,我現在開啟寶物閣,能從寶物崖中帶走何等寶物,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說著,枯發老者探出了兩根枯瘦的老手,快速的結印,憑空凝結成一把道意鑰匙,插在了寶物閣獸頭大門下的凹槽中。

「咔咔咔!」

道意鑰匙緩緩轉動,巨大的獸頭大門劇烈的顫抖,裂開了一個巨大的縫隙,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漆黑的寶物閣中湧出。

「走吧,我們進去!」

寶物閣大門打開,玄鴻正沖著枯發老者又行了一禮,帶著葉晨風等人走進了寶物閣中。

「好多的禁制!」

走進寶物閣,葉晨風發現寶物閣中充斥著很多的禁制,感覺寶物崖中收藏的寶物非同小可,他對戒備森嚴的寶物崖充滿了期待。

葉晨風四人跟著玄鴻正,穿過十餘道禁制,來到了寶物閣最深處,發現自己站在一座巨大的峭壁之上,而峭壁的對面,有一座籠罩在迷霧中的光璧。

「你們面前就是我天殿第一重寶寶物崖,裡面收藏著我天殿數百萬年來最珍貴的收藏,這些收藏有天地靈草,有聖丹妙藥,有秘法神通,還有聖器獸血。」

「但這些寶物都被施加了禁制,會以彈射的方式在寶物崖中飛出,而你們只能控制道意進行搶奪。越珍貴的寶物,捕捉難度越大,所以能得到那件寶物,就需要考驗你們的眼力和實力了。」玄鴻正站在陡峭的峭壁上,緩緩地介紹道。

「原來這寶物崖中的寶物不是隨便挑選,而是以這種方式獲得!」葉晨風沒想到寶物崖還有這等玄機,喃喃自語道。

而寂滅大師,水月大師,丹心大師卻沒有提出異議,顯然他們早就知道獲取寶物崖寶物的規矩。

「好了,你們準備下,寶物閣開啟時間為一個時辰,風塵擁有九次挑選機會,水月大師擁有兩次挑選機會,寂滅大師,丹心大師擁有一次挑選機會。」

「記住,挑選到的寶物不得反悔,一旦你們挑選完寶物,就會被寶物閣中的古陣傳送出去!」玄鴻正看著一字排開,準備就緒的葉晨風等人,緩緩地說道。

說完,他將手中的古令融進了寶物閣中古陣中,開啟了古陣。

當強大的陣紋籠罩住葉晨風等人時,被迷霧遮掩,看不清虛實的寶物崖映射出無盡的光芒,映亮了寶物閣盡頭。

下一刻,如光璧一般的寶物崖扭曲了起來,一件件籠罩在禁制中的寶物魚貫而出,如一顆顆劃破蒼穹的流星,在葉晨風等人眼前劃過。

ps:微信公眾號每滿1000人加更一章,目前還差300,大家踴躍加:ylty83 「嗡嗡嗡!」

大量的寶物飛射出寶物崖,葉晨風掃視了一眼諸寶,立即閉上了眼睛,將噬神腦推演力提升至極限,強行滲透進一股股強大的禁制中,感知禁制中封印的寶物。

葉晨風藉助噬神腦的力量感應寶物,寂滅大師三人也用同樣的方法感應寶物。

雖然他們三人的靈魂都比葉晨風強大,但噬神腦的存在太逆天,感知力和洞察力遠遠超過了他們三人。

在噬神腦最強推演力感應下,最強頻率的靈魂力滲透進了一股股強大的禁制中,讓葉晨風可以模糊的感應到禁制中封印的寶物。

准聖器,頂級天地靈草,准聖丹,天火……

雖然寶物崖中飛射出的寶物各個價值不菲,但並未達到葉晨風心裡標準,而寂滅大師三人也沒有出手,不斷通過感應禁制威力,來辨別寶物的珍貴程度。

大約半柱香的時間,葉晨風突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眸,鎖定了一件剛剛飛射出寶物崖的寶物,五行道圖,生死道圖噴薄出他的身體,快速的彙集成了一隻道意大手,抓了過去。

而葉晨風出手抓取寶物的瞬間,寂滅大師三人同樣感覺到強大的禁制光團,而這禁制中疑似封印著珍貴的寶物。

不過他們挑選寶物的機會不多,所以他們忍住了與葉晨風爭搶的念頭,任由葉晨風凝聚的道意大手,抓住了流星般的寶物。

「破!」

道意大手抓住禁制寶物的瞬間,這件寶物立即躁動反抗,想要掙脫而出。

這時,葉晨風將兩大道圖推演到極致,爆發出強大的道意之力,硬生生破掉了這件寶物的禁制,將一個黑漆漆的鐵盒抓了下來。

當葉晨風打開黑色鐵盒時,一股沁人的葯香在黑色鐵盒中散發出來,讓人只聞一下就精神大作。

「聖丹,一顆聖丹!」

看著鐵盒中龍眼大小,蜿蜒著一道丹紋的白色丹藥,眾人的視線被完全吸引,不用鑒定,只用肉眼看,三大聖師就知道,這顆白色丹藥是一顆無價的聖丹。

雖然三人在中央大陸擁有無上高貴的身份,但他們中也只有寂滅大師擁有煉聖丹的能力,而且成功率不超過五成,再加上煉製聖丹的藥材極其稀少珍貴,所以聖丹對他們來說,也無比的珍貴。

看著三大聖師羨慕的眼神,葉晨風微微一笑,將聖丹收進了乾坤境中,繼續控制噬神腦感應一件件飛射出寶物崖的寶物虛實。

沒過多久,水月大師出手了,凝聚出強大的道意大手,抓向了一件寶物,得到了一株價值極高,可提升涅槃地境大能實力的聖草。

對於這個收穫,水月大師也頗為滿意,釋放強大的靈魂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

「嗯,這個寶物是……」

突然,噬神腦感應到一股強大的禁制出現,這股禁制之強,超過了封印聖丹的禁制,讓他毫不猶豫控制三大道圖噴薄出身體,化成了道意大手抓了上去。

不單單葉晨風發現這件寶物很強大,寂滅大師三人也同時感應到了,紛紛釋放強大的道意,化成大手進行搶奪。

「青銅劍魂,破!」

眼看三人凝聚的道意大手糾纏住葉晨風凝聚的道意大手,青銅劍魂突然飛射出葉晨風魂海,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向了三人凝聚的道意大手。

「嗤!」

在青銅劍魂交織無盡的劍紋攻擊下,三人凝聚的道意大手立即受損,無法阻擋葉晨風凝聚的道意大手抓住了速度極快,超越光速的禁制光團。

「好大的力量!」

道意大手抓住這道速度光團的瞬間,立即被強大的衝擊力震裂,眼看這道禁制光團就要脫困而出。

「青銅劍魂,給我破!」

葉晨風意念一動,控制青銅劍魂攻擊了上來,狠狠地一擊撕裂了光團外的禁制,露出了裡面的黑色鐵盒。

看到葉晨風成功破開禁制,抓下了黑色鐵盒,搶奪失敗的寂滅大師三人紛紛露出了遺憾之色,將目光投射向了黑色鐵盒,想要知道裡面到底封印著何等的寶物。

「嗯,一塊枯木!」

打開黑色鐵盒,葉晨風發現鐵盒中靜靜躺著一截枯死的黑色樹枝,這黑色樹枝的形態比較奇怪,有點類似於人形。

不過這黑色樹枝沒有一點生命波動,彷彿早已枯死無數歲月,以葉晨風的眼力沒有看出這黑色樹枝的虛實。

「這這,這難道是替死木!」

葉晨風沒有認出這黑色樹枝,但眼光老辣,活了數萬年之久,博覽古籍的寂滅大師三人卻認出了這黑色樹枝的來歷,發出了一道驚呼聲。

「替死木!」

聽到寂滅大師三人的驚呼聲,葉晨風立即搜索靈魂記憶,在噬神腦中獲知了替死木的信息。

替死木並非真正的靈木,而是用幾乎在中央世界絕跡的不死草,融合大量珍惜之物煉製的一件護身寶物,而它最大的功效就是替死。

可以說,擁有替死木,就等於多了一條生命,無論多麼可怕的攻擊,替死木都能抵擋住,不過一擊之後,替死木也將煙消雲散。

「風塵,老夫很想要這替死木,不知你願意與老夫進行交易嗎?」丹心大師深吸一口氣,目光迫切的看著葉晨風道。

「不好意思丹心大師,這替死木對於我來說也很重要,恕我不能將其交換給你!」

得知替死木的價值,葉晨風絕不會將其交易出去,畢竟擁有替死木,就等於多了一條命,沒有人嫌自己命多。

「哎!」

丹心大師輕輕嘆息一聲,露出了一絲遺憾之色。

而寂滅大師渾濁的眼睛中更是透出了濃濃的妒忌之色,妒忌葉晨風的運氣,竟然得到了價值超過聖丹的替死木。

一旁的玄鴻正看到葉晨風的收穫,也露出了道道異色。

「寶物崖果然不一般,裡面竟收藏著這等寶物,不知道裡面是否蘊藏著比替死木還要珍貴的寶物,以及煉製天聖破枷丹的三大主葯!」

葉晨風將珍貴的替死木收進了乾坤境中,繼續控制噬神腦感應一件件流星般劃破空間的寶物,尋找著下一個目標。

終於,又過了一會,葉晨風發現了第三個目標,不過這個目標寂滅大師卻搶先出手,抓了上去,想要將其奪到手。

「青銅劍魂,給我破!」

葉晨風意念一動,青銅劍魂如一抹寒光,狠狠地刺在了寂滅大師凝聚的道意大手上,可怕的攻擊直接將道意大手的五指硬生生切割了下來,讓其無法抓住這件籠罩在強大禁制中的寶物。

下一刻,三大道圖再次浮現出葉晨風身體,化成了一隻大手,在寂滅大師憤怒的目光注視下,破開了禁制,將其奪走了。 「風塵,你竟然搶老夫看中的寶物!」

寂滅大師憤怒的看著搶走寶物的葉晨風,像一隻被激怒的獅子,大聲咆哮道。

「寂滅大師,你這話未免有點霸道了,寶物崖中的寶物都是無主之物,憑道意之力進行搶奪。而且剛剛你還與我搶奪替死木。憑什麼你能與我爭搶,我就不能與你爭搶了?難道年紀大就能不要臉?」葉晨風咄咄逼人的反問道。

「你……」

寂滅大師沒有想到葉晨風說話如此的狠毒,氣的臉色鐵青,渾身哆嗦,恨不得掐死他。

「寂滅大師,你雖然境界比我高,但你道意並不一定比我深,而且我修鍊的青銅劍魂可以剋制你的道意,所以我勸你最好不要招惹我,否則我不介意讓你一無所獲!」

觸碰著寂滅大師憤怒的眼神,葉晨風微微一笑,毫不客氣的警告道。

「小子,你有種!」

寂滅大師真快被葉晨風氣瘋了,但此時此刻,他知道自己確實威脅不了葉晨風,不得不咬碎牙往肚子里咽,強行咽下這口惡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