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問題,你把材料買好交給我就可以了。」林陽一笑,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有了苦神凝這種藥劑,劫雲恢復起來的速度著實快了很快,很快,她便喝下了一半的藥劑,然後站了起來說道:「插上權杖,我們走吧。」

「我覺得,插上權杖之後,我去劫風大哥那邊,你去幫牛奔,有這個藥劑,他們還隕落一個人,我們想要連破三個防禦工事,應該很容易。」

「嗯。有道理,尤其是,你能夠看到牛奔那邊的消息。」劫雲先是一愣,然後說道。

林陽搖了搖頭:「如果你們越過了第一道防禦工事的話,我就不成了。對了,你說這個我想起來了。這個你拿著。」

一個雕著一顆眼睛的圖騰被林陽遞給了劫雲,劫雲一愣,然後說道:「這個東西是?」

「就是我用秘術啟動起來,然後能夠觀看到的那件東西。」林陽一笑,然後說道。

劫雲的嘴角扯動了一下,然後說道:「原來是用了這種東西啊。」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沒有錯,這種東西,只能用我的秘術才能夠查看,不過,效果還不錯,而且,製作起來十分的方便,這麼一個東西,只要二十個虛幣就可以了。」

「哦,這麼少,果然不錯,那成,我帶上一個。」

林陽劫雲分開,直接奔著劫風還有劫路那邊趕了過去,當林陽過去的時候,他驚訝的發現,劫路竟然受傷了,雖然不是很眼中,但是衣衫上鮮血很多。

看到林陽,劫路苦苦一笑,然後說道:「你們三個拿下了黑暗君王?」

「不是的,是我和你姐,你姐去支援牛奔了。我過來支援你們。你怎麼受傷了,我來看看。」林陽雙手揮舞,先是一道綠色的光芒治療了內傷。

然後有是一道銀白色的光明力量治癒了外傷。

「有一個靈修就是好。第一道工事我們攻破了。對方的人進入到了你之前布置的陣法之中,他們沒有想到會有陣法這種東西,我看準了機會準備動手,結果那邊的人動用了一種一次性的強悍攻擊至寶,直接將你的陣法給炸了個粉碎,我隱藏在一旁也受到了波及。」

「還有這種東西?」林陽的眸子一凝,然後說道:「那牛奔不是很可能會出事兒?」

「我本來就準備讓我大哥過去警告一些牛奔,可是我受傷了,我大哥不想去。」劫路無奈的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劫風。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劫風大哥,你的速度比我快,你過去一趟吧,我和劫路兩個人在這邊攻打,有黑暗君王派出來的那一隊十層級別的傢伙,我們應該不會那麼容易遇到危險的。」

劫風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成,那你關照一下小路,小路這個小子,殺心太重,總想著弄死一個人。」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忘記跟你們說了,他們已經剩下四個人了。一個擅長刺殺的傢伙,被我和劫雲姑娘滅掉了。」

「啥,你們倆殺人了,還有虛幣沒有,我想要購買一些東西。」劫路開口說道,而林陽卻尷尬的一笑,然後說道:「都購買東西了。」 「我就知道是這個樣子,之前,爺爺留下來的煉器配方,其中有很多東西,都只能在虛五戰場和滅虛戰場之中才能夠購買到。好了,我們還是繼續殺虛兵吧,雖然價格不高,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林陽在劫路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原來,劫路的爺爺應該是一個煉器大師,而且,很可能是利用虛五廊道這邊的材料煉製了很多的好東西。

劫風身上的那一套,應該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這個老頭應該已經超脫了,可惜的是身受重傷,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那個世界,培養了自己的兩個孫子和一個孫女。

聽起來,倒是很像龍天威家族的那位老祖宗。不過,那位老祖宗明顯更加大方,他針對的是所有的妖族,就連林陽也在裡邊獲得了很多的好處。

「走吧。我們出發。」林陽和劫路兩個人越過第一層工事,第二層工事的攻擊比第一層要強悍很多,之前劫路和劫風明顯消耗了很多,此時,黑暗君王派出來的大軍竟然毀滅了大半,只剩下了中央的堡壘。

不過,堡壘上是炮台,兵營之中的虛兵傀儡也趕了過來,一個滿臉胡茬的體修正在對黑暗君王派來的那一隊虛兵傀儡下手。

畢竟,他們那邊才是三級的虛兵和林陽這邊的四級虛兵打起來就打不過,何況是黑暗君王派來的十級虛兵呢?

「輔助我,保護我。」劫路沖著林陽點了點頭,然後伸出手,拿出了弓箭。

林陽沒有想到,這個劫路的最強攻擊方法,也和劫風一樣,都是利用至寶來攻擊。

不過,他的攻擊更偏向破壞,而不是命中。

之前,劫風的攻擊可是沒有這麼強悍,但是命中率卻很高,對方就算三個人,也不敢上前一步,一旦被真正瞄準命中,都會受到很眼中的傷害。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兩個能夠輕鬆的毀掉第一層工事的原因。

「媽的,受傷的那個小子,又回來了。」高鷹的眉頭皺了起來,要說,王英和王倫這兩個人,他最能夠看得上的,還是王英,因為,王英那種暗殺的能力,是很多法修的剋星,他們之前,能夠成功的進入到第五層階段,根本就是靠了王英神乎其神的暗殺手段。

可是,王英竟然消失了。一直都沒有過來幫忙,難道,王家兄弟兩個人,都被幹掉了?

所以,高鷹三個人都慌了,另外兩個人直接選擇了去那邊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而這邊的防禦工事,果斷的就被放棄了。

「該死的,守護不住了,不過還好的是第二層工事被破壞的話,會有光芒閃耀,王英和王倫應該能夠看到吧。」想到這裡,高鷹轉過身,離開了第二層的堡壘,直接向第三層工事趕了過去。

「他跑了。」林陽看到高鷹離開的背影,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然後說道。

「很正常。如果我是他的話,我也會放棄的,至少,躲藏起來,保住一命也很關鍵。」劫路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雖然,那會掉落三層,但總比徹底的隕落要強很多。

兩個人一路前行,破掉了三城工事的時候,對方竟然出現了幾個十分強壯的虛兵傀儡,林陽發現,這些虛兵傀儡最少也有二十級左右。

「這是什麼。」林陽的目光落在了劫路的身上,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傢伙。

劫路的嘴角扯動了一下,然後說道:「三百虛幣一個雇傭兵,二十五級虛兵壯漢。」

「原來是雇傭兵啊,能夠對付不。」林陽看了一眼劫路,然後問道。

劫路咧嘴一笑,然後說道:「對付起來雖然說很麻煩,但是還是可以對付的,不過,不能用獵虛弓實屬無奈。」

劫路收起了自己的弓箭,然後拿起了一柄彎刀走了出去,而林陽也沒有落後,他拿出了權杖,又放出了幾個傀儡來。

傀儡擋在劫路的前方,保護著劫路,林陽更是給劫路用靈修的功法加持了速度,攻擊,防禦還有虛空之力的吸收。

劫路的身體猛的一輕,感覺到了林陽的加持,他的眼睛一亮,直接沖向了高鷹。

高鷹是咬牙下了狠心才買下的兩個虛兵壯漢,這個東西,二十五級,最是抗揍,跟體修相差不多,而且,他購買的時候,還買的大地屬性的,更加抗揍。

可是他沒有想到,對方那個小子,竟然不使用弓箭,而是直接沖了過來。

虛兵壯漢很笨重,近戰不是很擅長,遠程的話,還能夠掩護一下,近戰就只能變成兩個巨大的肉盾了。

「肉盾也好,你這個小傢伙,一直都用弓箭,是不是很過癮。」濃郁的火焰在高鷹的身上釋放了出來,以他為中心,一道道火焰波浪釋放了出來。

而劫路不僅僅沒有退後,反倒是更近了一步,有三個傀儡保護在他的前方和左右,他根本就沒有被火焰波及。

而高鷹看到了衝過來的傀儡和劫路臉上滿是驚恐,他沒有想到,他的另外四個隊友都沒有回來就算了,對方,進入過五個人,都跑到了這裡來。

那三個傀儡都被他當成了林陽他們的隊友。所以,高鷹果斷的放棄了第三層工事,然後離開了這邊,向著另外一邊逃去,他想要去看看,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陽他們發現高鷹這個傢伙直接跑了,連抵抗都不再抵抗,兩個人都愣住了,而劫路更是垂頭喪氣,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媽的,讓這個小子跑了。」

「好了,你知足吧,我倒是覺得,這件事,十分的蹊蹺。」

「是啊,你說這個小子,好好的為什麼忽然跑了呢?」高鷹也是一愣,然後皺了皺眉頭說道。

「我覺得吧,可能是因為,這個傢伙覺得我們兩個打他一個,他根本就打不過,所以,直接跑了。」

「不對啊。他可是在防禦工事的後面,有這麼六個元素炮台盯著,就算你的傀儡吸引了炮火,我也不敢使勁往裡沖啊。」

劫路的話說到一半,轉過身看向了他身旁的那三個傀儡,他的眼睛一亮,然後說道:「那個傢伙一定是認為,他的隊友都死光了,而我們這邊一下來了四個人,所以,他害怕了。」

林陽一愣,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有道理。」

「哈哈哈,這個傻貨,我們走,這邊第三個工事,我們還有五個十級的虛兵傀儡在,肯定能夠拿下來。我們去我大哥他們那邊,反正,他們肯定是少了一個,我們過去,很快就能夠解決掉他們。」

劫路的話讓林陽點了點頭,兩個直接進入到了一旁的路徑之中。

高鷹本來是想要過去看看隊友到底隕落沒有的,可是,他越想越覺得,肯定是隕落了。而且,之前,他們遇到過林陽的陣法,那種陣法帶來的危機感讓他有些恐懼,所以,他一直遲遲未動。

直到林陽和劫路離開,就在他不遠處走過去的時候,他長出了一口氣,他知道,他的隊友應該沒有隕落,而林陽他們兩個過去了,剩下了三個話,想要殺掉他也很容易。

他悄悄的跟隨在林陽的後面,當聽到,那三個都是傀儡的時候,高鷹的眼睛瞬間就紅了,不過他也清楚,他一個人,想要滅殺掉林陽兩個人並不容易。

不過,他可以回到之前的防禦工事去,雖然,倒塌了三層的防禦工事,但也拉長的戰線,如果他殺掉足夠多的虛兵傀儡的話,就可以換取到足夠多的虛幣,然後購買來足夠多的傭兵,那個時候,他就能夠將之前的劣勢挽救回來。

想到這裡,高鷹瞬間回到了原本的地方。而林陽他們來到了另一邊的防禦工事前的時候,發現對方的第三層防禦工事已經倒塌了,正在攻打第四層的防禦工事。

不過,因為戰鬥的時候,距離拉開的太長,林陽他們也沒有購買傭兵,想要攻打第四層,著實有很大的難度。

「你們兩個都過來了,那邊解決了?」

「那邊就一個傢伙,被我們嚇跑了。」劫路一笑,然後眉頭一凝說道:「牛奔兄,你之前,不是滅了很多的虛兵嗎?為什麼不購買一些傭兵出來呢。」

牛奔的眼睛一瞪,然後說道:「問你姐。」

劫雲這個時候就很尷尬了,她的臉一紅,然後說道:「都被我買材料了。」

「好了,不要著急了,反正,對面已經倒塌了六個防禦工事了,還剩下四個防禦工事,我們這邊大家合力一起滅殺一些虛兵出來,然後攢夠虛幣來購買傭兵,直接滅掉第四層工事,第五層過一段時間考慮也可以,我甚至都想先將對方的那四個傢伙滅掉,然後乾脆在這邊刷一些虛幣出來。」

「滅掉一百萬的虛兵,兵營就會倒塌,就不再生產虛兵了,我們這邊是兩條路,一共兩個虛兵兵營,也就兩百萬左右,均攤,再加上虛兵互相爭鬥隕落,我們能夠拿到一百萬就算不錯了。而且,還要浪費在傭兵上一些。」 「一百萬,就不少了。 豪門婚愛:前夫,太無恥! 很多時候,連幾十萬都弄不上,尤其是那些煉製鎧甲和傀儡用的材料。」林陽一笑,然後說道。

之前,他和劫雲兩個人滅掉對手的時候,每個人才得到了一萬虛幣,而一萬虛幣,林陽想要購買一件傀儡的材料都不夠,只能夠購買一些零散類的材料。

因為要購買一些雇傭軍的原因,林陽五個人商談了一下,這邊,留下劫雲、劫風、劫路三兄弟和牛奔。而林陽則去另外一邊專門滅掉虛兵積攢虛幣。

可是,林陽沒有想到,他剛剛進入到岔道,竟然便被襲擊了。

對方一直都是一個擅長火系術法的壯漢在搭配他們的虛兵來清理林陽這邊攻擊第四層防禦工事的虛兵。

因為是第四層的防禦工事,而且,對方還購買了兩座散射的炮台防守,林陽這邊的虛兵根本就沒有辦法前進。

如今獲勝的方法只有兩個,一個是快速的滅掉對方的防禦工事,一個是等到對方的傭兵和士兵全部隕落,那個時候,防禦工事倒塌,雙方會進入到角斗場。

其它的人或許會這麼想,但是,對方和林陽這邊都有兩個人,沒有三層的等級。

這樣的話,肯定會爆發血拚。因為達不到三層,就不可能活下來,或許那些已經達到了三層四層的人會願意去看熱鬧,或者乾脆點頭認輸。

剩下的,那些傢伙,就只能拚命了。

而阻攔林陽的兩個人就是。在他們看來,王英隕落之後,王倫乾脆就認命了。那個高鷹也一直都沒有出現。

這一次,如果真的輸了的話,最後,倒霉的肯定是他們兩個,所以,兩個人乾脆就選擇了埋伏。

林陽卻一個人中了圈套。

「小子,死吧。」

看到對方兩個人沖向了自己,林陽的身體瞬間加速,然後整個人都分裂開,變成了密密麻麻的妖蛇。

看到滿地的妖蛇,來攻擊林陽的兩個人都愣住了,而這些妖蛇同時張開嘴,噴出了濃郁的毒霧。

毒霧在空氣之中變成了密密麻麻的蝴蝶,每一隻蝴蝶飛過,兩個人都會感覺到十分的頭暈。

而又有妖蛇爬向了他們的身體。

「媽的,這是要被反殺嗎?」兩個人的臉色瞬間都變得難看了起來。如果,自己兩個人沒有殺掉對面一個,還被人反殺的話,那就不是死不死的問題了,而是太丟人了。

可是,事實勝於雄辯,當林陽的匕首刺入到他們咽喉的時候,他們兩個人也只能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又有兩個隊友隕落了,只剩下了自己和另外一個。

正興高采烈推平了第一層防禦工事的高鷹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了起來,王倫更是瑟瑟發抖,然後申請了投降。

高鷹快速的將手中的資源,全部都兌換成了材料,然後也選擇了投降。

劫風三兄弟還有牛奔都十分的驚訝,林陽要去另外一邊,竟然殺掉了兩個對面的人,然後對方就投降了。

這一局,林陽竟然殺掉了三個人,這著實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一個靈修,竟然可以獨自殺死對面兩個體修,他到底用了什麼手段呢?

「這一次,林陽兄弟立下大功了啊,肯定是換取了不少材料吧。」

「兩塊傀儡木,再弄上兩萬虛幣的話,應該夠煉製一個傀儡了。」林陽的嘴角微微翹起,然後說道。

「真是讓人羨慕啊,我手中的虛幣根本就不夠換我需要的材料的。可惜的是,戰場結束之後,得到的虛幣就會清空,只能選擇兌換,他媽的,不過還好的是,這一場贏了,而且,我們贏得很順利。休息五天,然後繼續戰鬥。」劫路咧嘴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倒是劫雲沉默了許久,然後敲響了林陽的房門:「林陽先生,我有事兒想要請你幫忙一下。」

房間之中剩下的三個人都詫異的看向了劫雲,就連劫風和劫路也是一樣的。

房門被打開,林陽在裡邊走了出來,他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什麼事情啊。劫雲姑娘。」

「我想要讓你幫我煉製一些東西,這裡邊是材料。」劫雲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接過儲物袋瞄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不過煉製出來只能給你八瓶,剩下的兩瓶是報酬。」

「沒有問題。」劫雲點了點頭,然後一笑說道。

林陽拿起劫雲遞給自己的材料,然後回到了房間之中。劫風來到了劫雲的身旁,然後說道:「劫雲,你讓他幫你煉製什麼東西啊,煉製至寶的話,三弟完全可以的啊。」

「一種藥劑。能夠幫我快速的恢復虛空之力和神魂之力。」

「這麼好,需要什麼材料啊,我之前可是給了你們很多材料的。你得分我一半。」牛奔猛的站了起來,然後說道。

劫風和劫路都尷尬的看向了劫雲,而劫雲一笑,然後說道;「分給你一瓶,你試試吧,這種藥劑,應該是根據神魂之力還有虛空之力的感悟來恢復的,對於體修來說,效果並不是很好。」

「哦,是嗎?反正,我要一個,不管怎麼樣,都要試一試嘛。」牛奔一點也沒有謙讓的意思,這讓劫雲十分的無奈。

林陽在房間之中呆了一天之後,終於離開了房間,來到了外面的客廳之中。

看到林陽走了出來,劫雲一笑,然後說道:「怎麼樣,煉製出來了嗎?」

「嗯,這個是你的,八瓶。」

其實,一個苦鶯鶯可以煉製出兩瓶這種藥劑,不過,林陽肯定要自己留下一部分,就直接給了劫雲一半,還收了百分之二十的勞務費。

劫雲拿到了苦凝神之後,然後看向了一旁的劫風說道:「牛奔呢?」

「出去了,不知道去做什麼了。」劫風的話音剛落,牛奔帶著一個大漢在外面走了進來:「哈哈哈,劫雲,我的苦凝神呢,我將苦凝神賣給這個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