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在幾千年前,大陸東方的三宮,並非是三宮,而是四宮。

但是那個名為太陽神宮的巨無霸勢力,在數千年前竟然建立了一個王朝,幾乎一統東方大陸,將大陸東方所有的武道宗門奴役在腳下。

最終,其餘宗門,世家不得不聯手,用了數百年的時間,才將這個巨大的王朝覆滅。

而在那之後,各大宗門,世家便達成協議,任何武道宗門,武道世家,不得建立王朝,或者國度。

擁有千年底蘊的世家,宗門一旦建立王朝,那種破壞力與擴張的**,實在是太過恐怖。

因為林笑是青龍林家的人,所以林笑不可能顛覆大夏,自己做人皇,除非他活膩了。

「哼,你們三個老傢伙這是什麼眼神?」

上官邪注意到三大武侯看向林笑的目光,有些不樂意了。

「笑笑好心好意給你們陣盤,你們怎麼還想著恩將仇報?」

三大武侯的老臉一紅,有些訕訕。

直播之狩獵荒野 「聖武侯大人,我剛剛所說的,你考慮的怎樣了?」

林笑到不怎麼在意,他只是看向了聖武侯。

聖武侯管轄大夏的一切政治要務,律法,立法,司法,以及官員變動等等全部都歸他管,而這玄京城的交通,自然也是聖武侯一句話的問題。

玄京城畢竟是一座方圓千里的大城。

從東到西,從南到北,普通人步行怕是要走兩個多月才能達到。

所以在玄京城中,便設立了各種交通設施,如馬車,或者一些速度極快,但性情溫順的靈獸拉的車,或者乾脆就是以靈獸代步。

不過這樣的交通體系,對於玄京城而言,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

畢竟人太多,建築也太過密集,雖然有主要的交通要道,但卻經常性堵塞。

所以在這玄京城中,除了一些貴族王侯之外,很少人能夠做到自如穿梭玄京城。

「莫非你想……」

天武侯的眼睛一亮!

天武侯管理大夏財政,一些東西他自然看得比其他人更為透徹。

「可是,你去哪裡弄黑紋沙金?這可是七品材料……」

天武侯眉頭皺了皺。

「少爺我是誰?最低等的傳送陣台,是需要在黑紋沙金上刻錄不假……可少爺我要做的傳送陣台,可不是最低等的吶……」

林笑的嘴角上,流露出一抹笑意。

「小邪子,得民心者得天下……所以,到時候玄京城中的傳送陣台,一個子兒也不能收,哪怕是有人要傳來傳去傳著玩,也任由著他們玩。」

林笑看了一眼身邊的上官邪,幽幽的說了一句。

「當然,在未來,整個大夏各大城池之間的傳送陣台,還是需要收取少許費用的。」

林笑這番話,說的上官邪與三大武侯一愣一愣的。 「這不可能!」

天武侯頓時尖叫了起來,「這樣的傳送陣,每日維護,修繕的費用,便是一個天文數字,怎麼可能不需要收費,或者僅收取一點點的費用!」

天武侯主管大夏財政,對於這方面的事情,可是比其他兩位武侯敏感的多。

「你確定,修繕,維護傳送陣台,需要很大一筆費用?」

林笑十分詫異的看向天武侯。

天武侯眨巴了一下眼睛,「難道不是?」

林笑搖了搖頭:「傳送陣台,或者說上面的陣紋,只能以純源來維護。據我所知,在大陸東方,哪怕是你再有錢,也休想買到一丁點純源,特別是四大王朝。」

「就算是金銀無法修繕維護傳送陣台,那麼這對大夏而言,也是一筆很大的收入!」

天武侯扯著喉嚨爭辯道。

「以大夏現在的國力,不缺這點錢。」

林笑搖了搖頭:「你只看到了傳送陣上的這點蠅頭小利,卻沒有看到,若是大夏各個城市之間,一旦建立起傳送陣台,將會帶來怎樣的前景。」

天武侯呆住了。

「首先是商業!商業會迅速發展起來,甚至大陸排行前十的各大商會,都願意與大夏合作,在大夏開設分會。這,又會給大夏帶來多少稅收收入呢?」

「零收費,或者是極少數的費用,那麼普通人,普通的商人也可以使用傳送陣台傳送各地,將大夏版圖之內,天南地北九州十七省徹底的融匯貫通,這樣的好處,相信各位不會想不到吧。」

「至於陣台的修繕和維護,少爺我拿出來的傳送陣台,就算是過了一萬年也不會損壞的。」

三大武侯陷入了沉思。

而上官邪則是興奮不已。

雖然這些,剛剛林笑都與他說了一次,但是現在再聽他這樣一說,上官邪依舊難以抑制心頭的激動。

「不過,這傳送陣台……」

「我說了,我只要玄京城的交通管理權力,大夏其他地方的陣台,是我無償捐給大夏的,至於如何管理,我不會插手。」

林笑聳了聳肩。

三位武侯這才鬆了一口氣。

若是林笑大言不慚的要整個大夏的交通權力,那麼就算是不要這些陣台了,三大武侯也不會答應這樣的事情發生。

交通,乃是一個國家的命脈所在!

「不過這樣的事情,會不會引來其他地方的反彈……」

神武侯有些擔憂。

「反彈?那就讓他們到我這裡買就是,用純源來買,哼哼。」

林笑卻是不在意。

更何況,林笑現在描述的也只是一個前景,無論是玄京城的傳送陣台,還是大夏的全國性傳送陣台,都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

等真的到了那一天,怕是大夏這方國度,已經不懼任何一個挑戰了。

而後,林笑又和這三位在大夏隻手遮天的老人說了一堆有用,或者沒用的東西。

三大武侯被林笑說的腦袋暈乎乎的。甚至在這一刻,他們覺得自己和林笑的位置完全調換了一下。

林笑是一個老謀深算的老狐狸,他們才是一個個沒有見過世面的菜鳥。

……

日子一天天過去。

距離大夏武府的大比,也越來越近。

林笑知道,這所謂的大比,便是大夏武府龍虎風雲榜的一次排位戰。

凡是名字在龍虎風雲榜上的弟子,便擁有進入清元神府的資格。

進入清元神府,一共五百個名額。

除了大夏武府擁有三百六十個名額之外,大夏其他各地則均分了一百四十個名額。

林笑現在在龍虎風雲榜上排行五十三,這也就意味著,他早已經擁有了進入清元神府的資格。

幾天之前,形貌瘦削,彷如被十幾頭母豬輪.奸了幾天幾天柳席出現在林笑的面前,他的魂力已經成功突破到三階。

原本,林笑只讓他煉製六十六枚弒魂丹,用來控制那些宮廷術鍊師。但是林笑低估了柳席對術煉的狂熱,這小子連續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整整煉製了五百顆弒魂丹。

弒魂丹,靈丹級別的逆天丹藥,但因為只要擁有特殊的煉製手法,就算是二階術鍊師也能夠煉製成功。

不過,這種丹藥名為『丹』,但稱之為『禁制』卻是更為合適一些。

顧名思義,在靈魂深處設置一層禁制,讓他們對施丹者言聽計從,不會有任何違逆之處。

在梵虛天神界,弒魂丹便是用來控制奴隸的一種靈丹。

除了給那六十六個宮廷術鍊師服下了弒魂丹之外,餘下的一些林笑也沒有浪費,統統交給了劉三,讓他以此來控制城內的幫派。

畢竟這些地下幫會,魚龍混雜,唯利是圖,換個人給他們一點好處,這些人就會將林笑徹底出賣。

……

距離武府大比,還有三天的時間。

「還差一步,再進一次那個世界,拘來一絲那個世界的氣息,我的元氣便能夠修鍊到完美之境!」

此時,林笑的修為已經達到九星武士,他小心翼翼的控制著自己的修鍊速度,沒有突破到真氣境武師。

「少爺,有情況。」

正在林笑伸著懶腰走出房門的時候,早已經擺平了玄京城內的地下幫會,回到林笑身邊的劉三手裡拿著一張紙條,來到林笑的身邊。

這些日子,劉三憑藉著自己的手腕,再加上林笑給他的弒魂丹,已經徹底的控制了玄京城的地下幫會。

而後,林笑又將他煉製的一些小型傳送陣盤交給了劉三,讓他分發下去。

漫威里的次元餐廳 這些日子,玄京城的一些風吹草動,都會通過這些小型的傳送陣盤,無聲無息的傳送到劉三的手中。

「嗯?」

林笑接過手中的紙條,看了看,隨後他的臉色變得異常古怪:「一頭驢子?」

「沒錯,就是一頭驢子……它,擊敗了光少和風少手下所有的靈獸,並且……」

「並且,將趙玄光和穆風的所有身家都贏了過去?」

「是的。」

劉三的臉上也流露出了異常滑稽的神色。

沒錯,在小半個時辰之前,穆風和趙玄光在玄京城的斗獸場中,連續輸給了一頭莫名其妙的驢子,幾乎將褻褲都輸了進去。

至於那頭驢子……按照目睹這一切的幫會小弟來說,那並不是一頭靈獸,似乎只是一頭普通的驢子而已。

當然,值得林笑注意的是,趙玄光與穆風,只是輸給了那頭驢子,而非是驢子背後的主人。 玄京城有三大銷金窟,斗獸場,玲瓏閣,醉仙樓。

銷金窟,顧名思義,銷骨噬金,除了讓人能夠發泄過於旺盛的精力之外,就沒什麼實質上的作用了。

夜上海 這個梵虛天閣,乾坤閣這樣的商會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斗獸場,在三大銷金窟中排行第一。

趙玄光和穆風兩個,就是在斗獸場里吃了癟。

趙玄光和穆風雖然得到林笑的幫助,突飛猛進,但歸根結底,他們和林笑一樣,都是紈絝,是紈絝,就應該做一些紈絝應該做的事情。

最近一段時間,趙玄光和穆風兩人,因為那篇《吞天噬地》的緣故,實力突飛猛進,已經達到十星武士巔峰,半隻腳都邁進武師的境界,所以也懶得管他們。

趙玄光和穆風兩人,得了自由還不得四處為非作歹?所以這玄京城的三大銷金窟,早就被他們禍害個遍。

這些日子,若非是林笑實在太過忙碌,怕是他也趙玄光,穆風一樣四處發泄過剩的精力了。

得到趙玄光和穆風兩人遇到麻煩的消息之後,林笑也沒有遲疑,立刻動身朝著斗獸場方向而去。

驀地,他的腳步一頓。

「劍愁,你去叫血一,讓他帶上一隊血龍衛跟上來。」

劍愁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

斗獸場,位於玄京城西南方,佔地廣大,不弱於任何一個王侯的府邸。

這裡是紈絝的天堂。

這裡是人間的地獄。

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的奴隸,在這裡以極其殘忍的方式失去生命。

奴隸,靈獸,或者其他稀奇古怪的種族,或者人族的勇士,武者,在這裡進行著一場又一場的血腥廝殺,來取悅著那些精力過於旺盛的王侯貴族們。

斗獸場中,又分天地玄黃四場。

其中,天地二場,為大型斗獸場,足以容納數萬人同時觀摩。

而玄黃兩場則是小型斗獸場,為玄京城的各大貴族老爺們私下斗獸,或者斗奴之地。

玄字場。

「怎麼樣,金葉侯世子,神劍侯小侯爺,再繼續下去,你們連內褲都要輸了!」

九鼎侯小侯爺唐劍豪得意洋洋的搖了搖手上那一沓厚厚的銀票,足足兩千萬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