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陸壓可是准聖級人物,而若兒更是城主級封號道主的實力。

但是這兩人,竟然被那個東西直接壓制下來,並且節節敗退。

此刻,陸壓的身上,已經鮮血淋漓,他的皮膚表面,一道一道的龜裂蔓延全身。

女鬼若兒更是已經變得透明,若是她再遭受到一道打擊,怕是就要魂飛魄散了。

唰——

下一刻,一道白茫茫的劍光,陡然間從虛空當中落下,強行將兩方人分開。

「誰!?」

與陸壓對轟的那人,顯現出了身形。

卻是一個身穿羽衣,頭戴峨冠,看上去仙風道骨的青年。

那青年猛然間看向林笑,他的臉色,卻沒有任何變化。

「你又是誰?」

林笑從虛空當中走下,一步一步的來到戰場之上。

兩方人戰鬥的場景雖然激烈,但是卻沒有傷及這顆星辰分毫。

「為何要傷我的人?」

林笑一揮手,兩顆丹藥落到了陸壓的手中,陸壓急忙將一顆丹藥給若兒服下,另外一個則是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

「你的人?這樣說來,傷我徒兒的人,便是你了?」

那峨冠青年的眼睛微微的眯起,語氣中也被一抹殺機充斥著。

「不是的不是的!」

這個時候,他們腳下的那顆星辰,陡然間說話了,「是一個叫冥河的人傷我,是他替我將冥河趕走。」

「哦?」

峨冠青年一怔。

「你可以說話了?」

峨冠青年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喜色。

「我,我好像可以說話了。」

藍色星辰自己也微微的愣了一下。

之前這顆星辰,雖然也可以說話,但是卻只能夠以意念交流,並不能真正的發出聲音。

之前,他被冥河傷的太重,已經傷及本源……他的師尊降臨之後,這顆星辰正在自我療傷中,根本就來不及說話。

不過在林笑出現之後,這顆星辰也不知道怎麼的,就開口說話了。

聽到這顆星辰這般說,峨冠青年的臉色,才微微的鬆緩了下來。

「剛剛在下救徒心切,誤傷兩位,還望兩位見諒。」

說話之間,這個峨冠青年,便對陸壓和若兒長長的施了一禮。

隨後,他的從自己的袖子當中,拿出了一件東西。

「此物乃是我在混沌當中,無意間尋到的先天道胎,便送給兩位作為賠罪之物了。」

說話之間,這個青年,便將一個人形的東西,送到了若兒的手中。

「先天道胎!」

林笑深吸一口氣……若兒是一個女鬼,原本林笑打算動用輪迴之力,為她鑄造一個身軀。

但是現在,有了這個先天道胎,就不用那麼麻煩了。

先天道胎,乃是至陰鬼物最佳的寄身之所,不禁可以讓鬼物反陰為陽,還可以讓鬼物成為先天道體,便如同盤古大神那般的存在。

這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人情。

原本,對那峨冠青年,還有些不滿的陸壓兩人,見到這先天道體之後,瞬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我代我的兩個朋友,謝過這位兄台的大禮了。」

林笑看著那青年臉上帶著一抹笑意,開口說道。

「在下林笑。」

林笑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原來是仙界中的雨師逆天。」

峨冠青年聽到林笑的話之後,微微的點了點頭,「我叫垠。」

「垠?」

林笑微微的一怔,他的腦海中,幻化出了這個字的形態。

隱隱間,林笑似乎產生了某種聯想。

「我的弟子乃是星空中的一個特殊生命,任何禁錮,任何束縛都有可能對他產生極其不利的影響,還請道友放過他。」

驀然間,垠開口說道。

「既然這顆星辰是道友你的弟子,那麼我便不收他了。」

林笑點頭。

原本,林笑是想要將這顆星辰,送到輪迴世界中去,成為大夏年青一代的一個修鍊之地。

但是聽到垠這般說,林笑自然不會再提這件事。

更何況,在此之前,這顆星辰便已經提到,曾有人開啟他的靈智,教他修鍊之法,禦敵之法,之後便飄然離去。

想來,那人便是這個垠了。

「道友,你可知道冥河此人現在何處?」

突然間,垠開口問道。

「你要找冥河?」

林笑一怔。

「他傷我弟子……雖然被你趕走,但他定然不會善罷甘休,為了我弟子的安危,我不得不將他除掉。」

垠點頭。

「這……怕是有些難。」

林笑苦笑一聲,「冥河此人,擁有著一種極其變態的天賦神通,可以化身千萬,就算是斬殺了他的本體,那麼他也可以從化身當中復生出來。」

「最重要的是……他的每一個化身,都擁有與本體相同的實力。」

林笑十分認真的說道。

垠深吸了一口氣,「如此說來,想要殺他,還真的是有些麻煩。」

「不過,他傷我弟子,我不會放過他。就此告辭了。」

垠對林笑拱了拱手,隨後,他的手指輕輕的一點,他的身軀,連同腳下的這顆星辰,同時消失不見。

「本以為撿了一個大便宜,卻不料是有主之物。」

林笑微微的搖了搖頭。

「這顆星辰,乃是天地間的一種特殊生靈,不過它的價值,怕是遠遠的比不上這個先天道胎吧。」

陸壓看著手中的這個散發著蒙蒙光暈,如同嬰兒一般的人形,獃獃的說道。

「你用這個東西,跟我換我的弟子,我是絕對不會換的。」

林笑笑道:「對我等而言,那顆星辰是一件寶物,其中蘊含著一點本源神火……但是對於垠而言,那顆星辰,是他的弟子,兩者之間,可是師徒感情的。」

「感情,不是寶物所能衡量的。」

林笑看著陸壓,十分認真的說道。

「我現在已經回來了,你做出正確的決定了沒有。」

林笑的身上,突然間出現了一股龐大的威壓,狠狠的朝著陸壓壓了過去。

陸壓的臉色一變。

「我……我願意與若兒結為連理……不離不棄!」

陸壓急忙說道。

獲得封號的林笑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准升級,林笑若是想要殺死若兒,陸壓也難以阻止。

「如此便好。」

林笑點頭。 900

大夏的實力,再一次的發生了一個質的飛躍。

這個質的飛躍,可不僅僅是基層力量,甚至就連頂層強者,混元級的人物,以及那幾個准聖的實力,也都發生了蛻變。

因為林然的存在。

可以說,現在的林然,才是大夏第一強者。

就算是到了法艾爾,林然的實力,也是最上層的哪一種……而她的術煉之境,可是法艾爾排行前十的存在。

有這樣一尊真正的一元級存在……隨隨便便拿出一點點的經驗,便可以指點大夏眾多強者的修鍊。

甚至原本,只能依靠大夏國運,推動至尊不斷與自身融合的上官邪情,在受到林然的指點之後,竟然跳出了至尊……實力突飛猛進,已經成就了混元。

原本,至尊之鼎乃是四大混沌至寶之一,與上官邪情融為一體之後,上官邪情本身,也被它限制住。

可是現在,林然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讓上官邪情從至尊之鼎中脫離出來……並且成為至尊之鼎的主人!

原本,上官邪情與至尊之鼎,是共生的一種狀態,雙方不分主次,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但是林然竟然通過她的逆天手段,將至尊之地降服,讓上官邪情成為至尊之鼎的主人。

這樣,至尊之鼎的存在,也便不會再限制上官邪情了。

若是有至尊之鼎存在,上官邪情最高的成就,也就是與至尊之鼎相同……為一元的力量。

但是現在,上官邪情掌控了至尊之鼎,那麼她便有可能超脫一元。

當然……生靈能夠達到一元的成就,已經是驚天動地,整個混沌中罕有了。

超脫一元,更是痴心妄想。

但是在林然看來,上官邪情超脫一元,根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因為林笑的存在。

在那片虛無當中,林笑當時的狀態,已經深深的烙印在林然的內心深處。

哪怕是現在的林笑,弱小的如同一隻螻蟻,林然一根手指便能將他捏死……但是林然卻依舊將林笑奉為主人,不敢有半點背叛的心思。

林笑也並沒有讓林然出面,解決異族。

林然的存在,可是一個天大的忌諱,林笑絕對不敢讓林然堂而皇之的出現在這裡。

要知道,寫烙可是一個術鍊師。

更是一個名聲很好的術鍊師……他的朋友,他的故人,可以說是遍布整個混沌。

寫烙的事情一旦泄露出去,林笑可以保證……整個盤古世界,都要灰飛煙滅。

林笑可以保證,寫烙的死訊若是傳了出去,整個法艾爾都要地震。

甚至一些人,會尋遍整個混沌,來尋找關於寫烙的蛛絲馬跡,盤古世界這樣的地方,自然也在法艾爾的探尋範圍之內。

甚至隱隱間林笑覺得,盤古世界……一直都沒有脫離法艾爾。

畢竟盤古世界,可是一個擁有五十五道鴻蒙紫氣的大世界……就算是放在法艾爾中,都是極其重要的。

而且,號稱法艾爾最強的光王的分身,可是出現在了盤古世界。

而根據林然的記憶……現在寫烙的真靈潰散的那一剎那間,他的一些親朋好友,便已經覺察到了。

現在,那些人應該在探尋封聖殿……探尋封聖殿之後,就該探索整個混沌了。

封聖殿中,可是有不少蛛絲馬跡證明著,林笑存在過的痕迹。

而且白虎都知道,四個黑衣執事,將林笑弄了進來……那麼封聖殿中,大概也有其他與白虎同級的存在,會告訴他們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