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他們為何加入魔教的原因。

「該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天蛛會長臉色難看無比,他明白天蛛會根本不是血月宮的對手。

但,血月宮想一時間拿下天蛛會,絕對會耗費很大的精力。

列如,時間這個問題,只要天蛛會長堅持到了明天,這個危機自然迎刃而解。

與此同時,林逍已經和藍詩珊深入到堡壘之中。

「地牢在哪?」林逍看去藍詩珊,問道。

藍詩珊看了看獲得的資料,頓時臉一白,說道:「地牢在東南邊的一個入口,只是那裡有著一百名真靈境守衛……」

說後面那句話時,藍詩珊神色黯然,就連地牢竟然都有一百個真靈境強者守住,她之前真是把天蛛會想的太簡單了。

但是林逍不同,他曾經干過這些事情無數次,行走血腥沙場,黑暗刺殺……才使得他成為大帝,暗影便是一個刺殺組織。

不過,林逍組建最為厲害的刺殺組織,並不是暗影……

來到東南方向,快速穿過一道巷口,入眼的便是一出門口,那上面有著「地牢」二字。

只不過,並沒有百人守著,而是數十人。

果然如林逍所想,因為外面的****,這天蛛會定然會派很多人出去,所以這地牢的人,並不是很多。

「接下來,你呆在這裡別亂走。」林逍丟下一句話,讓藍詩珊在一旁后,他直接起身走向那地牢。

「林逍……」藍詩珊喃喃,心神微震中,就是看到林逍已然靠近了那地牢面前。

地牢的十人,立即注意到了林逍。只不過看到穿著的是天蛛會服飾后,也沒太關注起來。

「嗤!毛頭小子來這裡幹嘛?這裡可不是你呆的地方。」

「就是,看你的等級應該是外面清掃的吧?」

「趕緊滾出去,你是耳聾嗎?聽不懂我們說的話!?」

看著林逍置若罔聞,緩緩走過來,幾人也是不由怒吼道。

「五個真靈境初期,兩個真靈境中期,一個真靈境後期,一個真靈境大圓滿……」林逍喃喃,微微抬起頭,那一雙漆黑的瞳孔看去這十人,也是在這剎那微微一閃。

「殺伐,開始!」 「此人不對!」修為最強,達到真靈境大圓滿的一個中年男子,多年的經歷告訴他眼前這個青年極度危險,此刻面色一凝快速開口。

其餘九人,也不是什麼小混混,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后,他們立即警醒起來。

可當他們再看去時,竟然發現林逍消失在了眼前。

「你們太慢了。」

虛空之中,幽幽傳出林逍輕描淡寫的話,一股寒氣頓時在四周升起。

嗡~

一道劍芒一閃而過,其中修為最弱的一個青年,瞳孔一縮,眼中有著無法置信,捂著溢出鮮血的脖子踉蹌倒退兩步,直接倒下。

「對方善於暗殺,都注意了。」中年男子冷汗一流,立即開口說道。

僅僅不到幾息的時間,就是有著一個同伴死去,這幾個天蛛會的人,也是冒出了冷汗。

嗡!

劍芒再次閃動,這一次因為有所防備,所以其中那修為真靈境初期的一個女子,雙眼一縮,她面前有著一道劍影而來,但她沒有慌張。

直接提起手中的長劍,竟爆發了劍氣,要去抵擋這一擊。

然而,下一刻她的面色直接變化,因為她發現這一道劍影……

真的只是劍影!

「啊!」

一道凄厲之聲,在女子旁邊響起,剩下的八人立即看去。

只見又是一個青年,直接被一把普通的長劍,直接刺入胸口之中,凄厲叫了幾聲,直接倒下。

「該死!有種你出來和我們打,躲躲藏藏的算什麼本事?」中年男子怒喝道。

林逍輕笑一聲,就是出現在這八人面前,冷漠道:「就憑你們?」

看到林逍出現,中年男子冷哼一聲,拿出一把大刀,那上面流淌著紫色的液體,顯然是毒。

「區區真靈境中期,不過是暗殺厲害了點,現在你出現在我等面前,找死。」中年男子冷笑中,就是一刀朝著林逍劈落下去。

不遠處的藍詩珊臉色被嚇得煞白,瞪大著雙眼,捂起嘴巴來。

只不過,這中年男子的臉色,在劈落時,便是徒然凝固。

「暗殺?我讓你看看,真正的暗殺是什麼樣的。」林逍冷聲開口,一步踏出腳下星辰運轉,縮地成寸施展。

直接避開了中年男子的這一招。

「不好!」中年男子心中驚道,猛地回頭時,卻已然看到再次有著三人,包括先前那女子,全部死去。

五人,全部真靈境初期,不到百息時間,在阻擋之下完成的暗殺……這,便是林逍隱藏的可怕手段。

中年男子臉色驚愕,猛地看去林逍,沒有猶豫,看去另外四人,道:「狂化狀態!」

那另外四人帶著猶豫,而在這猶豫之中,再次有著一個真靈境中期青年,脖頸上一道鮮紅的血痕「嗤啦」一聲出現。

砰!

緊接著,這青年倒下的聲音,如同死神一般敲醒了剩下包括那中年男子的神經。

他們沒有猶豫,直接拿出一顆紫色的丹藥,吞服下去。

但,還是有一人猶豫了,這是一個真靈境中期的青年,他剛加入天蛛會不久,知道這種狂化的丹藥後遺症有多麼的可怕。

然而,就是他這猶豫的一瞬間,林逍鬼魅般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其身旁,一把冰冷的長劍架在脖頸上,緩緩一抹,再次抹殺而去。

「笨蛋!」中年男子怒罵一聲,喉嚨一滾動,丹藥也是吞入了腹中。

百息時間,殺去五個真靈境初期,兩個真靈境中期,這要是讓青飛知道,給他一百個膽子都不敢再惹林逍。

這種戰績,被藍詩珊看在眼中,久久難以平靜心神。

「這才是林逍真正的實力嗎……」藍詩珊一張震撼的臉色,心中暗道。

剩下的三人,兩個實力真靈境後期,一個真靈境大圓滿,並且在這時全部因吃下丹藥,進入了狂化狀態。

他們的身體,急促膨脹起來,眼睛赤紅無比,個個有著三米高,如同一個小巨人一般。

並且,他們的氣息在這時,也是暴漲了數倍。

這便是天蛛會的狂化狀態,只不過這種狀態后,便是會進入虛弱期三個月,嚴重的話,或許一生無法突破修為,並且經脈損毀。

「自殘,這方法類似龍殿,只不過相比於龍殿,這些人還是弱了太多。」林逍低喃一聲,雙手結印,修為直接爆發。

並且,大悲脈直接被他激發起來,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直接轟鳴而開。

那三人雖然狂化,神志不清,但他們卻是有著一個目標,一個任務。

那就是把林逍給殺了!

此刻,三人直接施展武技,全部都是玄階中品以上的武技,並且修鍊到了中成,那中年男子更是把一套刀法武技修鍊到了玄階中品大成境界。

一刀砍來,如同有著數千道洪流轟壓而下。

另外兩人,一男一女,他們顯然是情侶,練得是掌法,相互加持間,這一套掌法的力量,直接翻倍。

哪怕是真靈境大圓滿巔峰,面對如此一擊,生存都絕對不大。

藍詩珊有了驚慌,甚至她後悔說要來天蛛會,相比於九炎這個消失已久的人,她對於林逍不知不覺中,已然產生了連她都不知道對九炎那樣的仰慕。

只不過,這種仰慕一直被她藏在心底,或許是因為……洛萱?

她不明白,但她知道現在絕對不能讓林逍死,但她僅僅是站起來,腿腳都開始瑟瑟發抖。

「藍詩珊,你怎麼關鍵時刻就這麼沒用!」藍詩珊銀牙咬著下唇,在那攻擊降臨林逍,她直接下意識的閉上雙眼,不敢去看接下里的一幕。

與此刻,林逍深呼吸了口氣,面色依舊平靜。

「鬼修羅,羅煞絕歌!」

林逍手中藍冰劍一揮,在其面前一道鬼門出現,隨即一隻鬼修羅直接怒吼,一步踏出來中,伴隨著葬歌時,朝著這三人直接一斬!

一斬之下,這三個狂化過的人,面色也是徒然大變起來,因為他們能感覺到在這一擊之下,隱藏的巨大力量。

這力量,直接讓他們所有的攻勢瓦解,並且吐出數口鮮血,身體極為快速的化為原樣,倒飛數丈。

他們三人對視苦笑,下一刻他們面容駭然失色,因為這鬼修羅崩潰中,林逍忽然間從裡面出現。

「暗殺你們三人,我一樣迎刃而來。」淡漠的聲音傳開,三人直接在半空的鮮血,化作了一道紅線。

至此,十人全部死去。

藍詩珊早已睜開眼牟,她的心神無法平靜,呆在了那裡,看著地面上的十具屍體,她覺得有些不真實。 五個真靈境初期,兩個真靈境中期和後期,還有一個大圓滿。

並且最後三人進入了狂化,實力翻倍。

但,都無法打過林逍。

林逍的戰力,到底有多強?

這讓她想到了之前在雲塢村裡,那剛烈是否也是被林逍打成那樣的?

在藍詩珊發愣中,林逍走了過來,道:「我們進去。」

「好。」藍詩珊點了點頭,她的恐懼漸漸平復,有些內疚與自己剛剛的惶恐,跟著林逍朝著地牢之中快速前進。

「其實你不用太在意,第一次我也很害怕,習慣了就好。」進入地牢后,林逍淡淡開口。

第一次?

藍詩珊看去林逍,暗道:「難道林逍已經干過很多這樣的事情了?」

這麼一想,藍詩珊帶著一絲驚慌的同時,也有一絲期待和興奮。

接下來,還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上面說九炎師兄被關在了天蛛會總部的……刑房。」說最後兩個字的時候,藍詩珊明顯有著擔憂。

刑房二字,就足以可以想象的出九炎到底經歷了什麼。

對於九炎,雖然沒有見過面,但一路下來,因靈霄宗,因炎龍派……

所以,在藍詩珊說要救九炎的時候,林逍並沒有反對。

周圍有著許多被關押的人,他們看到一男一女竟然闖入了地牢,眼中露出貪婪與瘋狂。

特別是一些男囚,他們看去藍詩珊的時候,眼中有著無盡的貪婪,如同要扒開藍詩珊的衣服。

這些人的雙眼,真的嚇到了藍詩珊,使得她本來就很痛的腳裸,這時候上一個階梯時,再次不小心一扭要摔下來。

林逍再次反應過來,扶住了藍詩珊。

「嘿嘿,哪裡來的一對小情侶?這地牢之中甚是寂寞,要不這小姑娘來陪陪我如何?」

「哈哈,水老頭,看你色.心又起,人家可是一對小情侶,我更看中的是那小夥子的陽氣……嘖嘖,要是吸食起來……」

階梯兩旁,有著兩個頭髮凌亂,身上還流著膿血發著惡臭的老者,看去林逍和藍詩珊露出一排黃黃的牙齒笑道。

林逍雙目一冷,手僅僅是一顫,藍冰劍飛出,這兩人哪怕隔著牢門,這時候頭顱都直接落地。

藍詩珊也是驚了一下,此刻的林逍看起來,與大羅學院裡面,完全不同。

在學院裡面,不僅自己,還有很多人說過林逍的不好,但林逍卻都沒有計較。

反而是現在,對於兩人的一言一詞,林逍沒有任何猶豫的斬殺。

「在外,不是家。」林逍看出藍詩珊的疑惑,淡淡開口,直接背向著藍詩珊,道:「上來吧,我背你,再走路的話你的腳或許會廢。」

「家……炎龍派是我們的家。」藍詩珊心中一暖,看去林逍的背影再也沒有了恐懼。

有些灰燼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背著藍詩珊,林逍的速度並沒有緩慢,反而更快速起來。

牢房裡的人,時而傳來笑罵聲,這一次林逍選擇了無視,直直朝著刑房而去。

與此刻,地牢的刑房之中。

有著兩個被「玄鋼」鎖鏈所困住的青年,兩人的眼牟都是緊閉著,臉上長滿了鬍渣,身上有著許許多多的血痕與疤痕。

蹬蹬蹬……

刑房外,腳步越來越靠近。

這時,兩個青年的雙眼都是緩緩睜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