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要破壞恩賜會,不能讓他得逞!」

越來越多的聲討出現在周圍,沒一會,陸觀就陷入了重重人海之中。

就好像自己身處漩渦之中,周圍所有人都憤怒的望著陸觀,想要將這個不尊敬聖貞德的異端啃其肉,喝其血。

不過,碧眼少女抬起手來,做出了安靜的手勢之後,所有人瞬間息聲,靜靜等待著聖貞德的下一步指示。

「呵呵,還挺有聲望的嘛!」

陸觀凝實眼前的少女半響,突然問道:「你真的是貞德?」 雖然他能夠肯定對方不是本人,但眼前精緻少女似乎也擁有貞德的神力氣息,應該是神域的貞德的投影。

但這個投影到底有多大的影響,他就不太清楚了,因此由此一問。畢竟如果真的是神域的貞德,按道理應該知道不是他本人的對手。

投射這種東西很微妙,就如同在某個人的兒子身上看到某個人當年的樣子。雖然可能這只是一瞬間,卻也能夠給人一種錯覺。

可兒子不一定像老子,所以這個少女到底蘊含有多少貞德的意志還說不準。

「那麼,你覺得我是什麼呢?」

少女微笑著反問道,陸觀對她的質疑似乎讓她一點也不生氣。

陸觀見狀,有些失望道:「看來你並不是她本人。」

神力投影,也許這份神力可能來源於貞德,但貞德的意志絕對不在這裡。

要不然對方肯定不會是這副反應。

「好吧,就算你是聖貞德的化身,但可惜我對你不感冒,總不能你也要求我拜你吧?」

陸觀攤開雙手聳聳肩膀笑問道,在神域的時候,真的貞德都被他打的找不到北了,尼瑪你個區區得到了貞德神力投影的傢伙,憑什麼讓他跪拜。

「你這是對聖人不敬!」

「對,這是藐視我們聖女教,必須制裁他!」

「制裁他,制裁他!」

周圍的人開始齊聲大喊,要求嚴懲眼前這個不尊重他們信仰的外來者。

這個時候少女抬起手來,對周圍的信徒喊道:「大家靜一靜,此人的不信仰只是因為不信任,既然如此,就讓我用聖貞德賜予我的神力來讓他信服吧!」

「信服,信服!」

周圍的信徒們瘋狂的呼喊起來,每個人都高舉雙臂,朝著天空上揚,眼神之中充滿了狂熱。

「聖貞德之光,榮耀與我等同在!」

「聖女澤恩!」

似乎不管怎麼樣,只要是眼前少女的舉動,都會引起周圍人的頂禮膜拜。

陸觀好笑地聳聳肩膀,說道:「無所謂,如果你能做到的話。」

陸觀好奇的一點是,眼前這個少女似乎並不具備很強的神力,既然只是真的神力投影,那麼按道理這個聖女教沒有什麼厲害的地方才是。

「那麼,請跟我來吧!」

似乎早就見到過類似陸觀這類人,大家也不著急,因為所有信徒都相信,只要見到了聖貞德的神跡,沒有人不會為之震撼。

這樣,陸觀就得到了類似『特權票』,在眾人之前跟著眼前這個高挑漂亮的少女一起步入了教堂內。

當陸觀步入的時刻,教堂內聖歌繚繞,令人彷彿身心都感覺到被凈化了一樣。

「小把戲。」

陸觀掃了眼少女,並不揭穿,不過是利用了小手段而已,就好像他用神威也能辦到。

倒是讓陸觀感興趣的是,這個少女顯然是人類,但卻能夠運用神力和神威。

果然,不單單隻是一點神力投影那麼簡單。

「那麼請等一會。」

少女讓陸觀坐在了教堂的最前端,然後抬起雙手,輕聲喃呢道:「願聖光永在!」

雖然聲音並不大,但卻清晰的傳入到了每個人的耳朵之中。

這個時候所有人紛紛高舉雙手,大聲呼喊道:「願聖光永在!」

此時,一群老弱病殘走了進來,陸觀發現這幫人各個都是極為富有的傢伙。

但有的人是疾病纏身,有得基本上快要壽終正寢了。

經過禱告之後,穿著盔甲的少女從台上走下來,然後對陸觀身邊的一名患了絕症,頭髮花白的老人問道:「請問,您願意與聖女同在,一起奮戰終身嗎?」

「我,我願意!」

老人顫聲回答道,他的疾病已經被現在科學判定為死刑,但他不甘心。

擁有巨大家業的他希望自己還能夠再活五百年,可惜上天不借給他這些壽命,所以他願意向聖女教乞求。

「聖女會判定你的忠誠的!」

少女帶著臂甲的手放在了老人頭上,老人瞬間彷彿感受大了什麼似得,竟然豁然站了起來,瞪大眼睛激動地大喊道:「神跡,這是聖女回應我的神跡!」

「你的忠誠告訴了聖女,你值得被救贖!」

少女微微一笑,渾然不在意,然後走向了下一個下身癱瘓的老人面前。

「你想站起來?」

「是的,請聖女讓我重返戰場,我一定會成為聖女的槍,刺穿一切敵人的。」

老人艱難的抬起手來,望著少女。

少女雙手捧住老人顫抖的手,隨後在場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這位年紀花甲的老人竟然殘肢重生,不但如此原本花白的鬍子也都掉光,蒼老不堪的樣貌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恢復年輕,雪白的頭髮也重新變成了金髮。

「聖女,聖女恩澤,我定誓死維護聖女的光輝!」

原本的老人此時竟然成為了一名年輕男子,並且跪倒在地,親吻著少女的腳面的鎧甲,賭咒發誓道。

「很好,聖女已然感受到了你的忠誠。恢復年輕的你,將可以繼續為聖女作戰,抵抗一切敵人!」

少女說完看了眼陸觀,似乎在說陸觀一樣。

「神跡,神跡啊!」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沒人會相信,陸觀身後的所有帶著期望而來的人紛紛都激動不已。

他們似乎已經看到了希望,返老還童,恐怕是這群已經年邁富豪最終極的夢想了。

當然,接下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得到恩賜。有的人卻無法被治癒,原因很簡單,對聖女不夠忠誠。

有的人則當場表示願意將自己過半家產交給聖女教,作為維護聖女光輝的基金。

無一例外,沒有任何貢獻,單純只是為了讓自己的疾病痊癒的人都失敗了。

所有捐贈了自己所有資產的富人幾乎都得到了健康,加入了聖女教並且願意出錢出力的,不但能夠病痛痊癒,而且還能返老還童,甚至有的人獲得了更加健壯的身體。

「怎麼樣?這位先生?」

少女繞了一圈之後,又重新回到了陸觀的面前問道。

「榮辱與共么?好還念啊!」

陸觀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他知道這道神術。他只是沒想到眼前的少女竟然能夠使用貞德的神術。

「什麼?」

少女愣了下,沒有搞明白陸觀的意思,但她內心的震驚卻如同十級地震。

『榮辱與共』這是她運用的能力,她知道這種能力能夠治癒一切傷害,避免一切傷害,這是她夢中貞德賦予她的天賦。

「但這個人怎麼知道的?」

少女確信自己沒有對任何人說過,可是眼前這個異邦人是怎麼知曉這個名字的?

「很詫異么?」

陸觀站起來,掃了一圈,輕哼一聲,微笑道:「讓她出來吧,你對我是沒有勝算的!」

「大言不慚,聖使,審判他!」

一名教徒站出來指著陸觀大聲喊道。

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一定要制裁陸觀,要不然這絕對是對聖女的不敬。

少女見狀,知道陸觀屬於不可能感化的人,於是也決定動手。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聲尖叫聲響起,所有人聽到撲通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倒在地上。

當大家望過去的時候,驚愕的發現,剛才那個被治好,並且重返年輕的男子再度變的頭髮花白,原本已經治癒的雙腿又變成了殘疾,無力的倒在地上呻吟。

而那個被治癒好絕症的老人此時也進的氣少,倒在一旁助手身邊,顯然已經不行了。

「怎麼,怎麼會這樣?」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他們明明見到這些人已經被治癒了,怎麼突然有變成了瀕死的模樣。

這瞬間打破了在場大量富豪的希望,讓他們覺得可能這個聖女教就是騙子一枚。

少女見狀,卻臉色狂變,從來沒有人能夠影響到她力量的運作。眼前來歷不明的男子是頭一個!

「難道,貞德將自己力量賜給你的時候,沒有說過要小心同樣能夠使用神力的人么?」

陸觀湊近少女低聲說道,少女愣了下,吃驚看向陸觀。

「你也是聖使?」

她以為陸觀跟她一樣,也是得到了某個神祗的恩賜的。

「聖使?呵呵,就算是貞德想要當我的使者,都要看我願不願意才行!」

陸觀大笑道,這傢伙驚人將他當成跟自己一樣了。

「你…瘋了么?」

少女大驚失色,竟然有人自譽能夠更勝敵對,這是多麼狂妄自大的表現。

她以為陸觀應該是那種獲得神賜予力量就變得癲狂的傢伙,以為自己得到了神的力量就得到了神力。

「瘋不瘋,你試試就知道了!」

陸觀也不再跟眼前這個少女扯皮了,既然貞德的力量能夠投影下來,那麼她的意志不一定不可以被投影!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攻擊這個被投影的少女試試好了。

「大膽!」

「他想要傷害聖女,不能讓他得逞!」

周圍的人見狀,衝上來想要阻止陸觀。但每個人都剛走幾步就發現自己的力氣在不斷的流逝,三步之後就發覺自己全身無力,最後一個個撲通撲通倒在地上。

不但是衝上來的人,在教堂的所有人都跌倒在地上,全身無力,只能勉強的抬起頭來看向陸觀,連發出聲音的能力都沒有了。

作為貞德神力投影的少女也不由捂嘴著嘴巴,吃驚地望著陸觀,她發現陸觀爆發出的一股威勢竟然比自己還要強。

不,應該說了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氣勢!

當然,她理解的氣勢實際上就是神威,她依靠神威來讓周圍的人臣服於她,但陸觀的神威就好像高山仰止,令她感覺到自己彷彿站在山腳下,抬起頭來望著高聳入雲的山巔,感慨心有餘而力不足。

「如果你就只有這樣的話…」

陸觀輕蔑地望著眼前少女,冷然道:「那就去死吧~」

「不!」

周圍的信徒想要出手相助,但奈何自身無力,只能拼盡全力發出最後的額吶喊聲。

少女還是第一次遭遇這種事情,但似乎她的意志很簡單,相信貞德會護佑她一樣,不避不讓。

少女望著陸觀那強大的神力向自己襲來,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就如同當年貞德犧牲了一樣。

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聖光突起,將少女的身體包裹在其中,陸觀的神力也如同泥牛入海,去向不明。

包裹著少女身體的聖光一點點開始上升,聖光匯聚的地方,聖歌回蕩,每個人都感覺到自己身體好像輕鬆了很多,甚至有的人已經能夠扶著椅子站起來。

每個人都抬起頭來望向教堂上方的穹頂,眼神之中充滿了信仰道:「神啊,聖貞德,真的現神跡了!」

站在下方,陸觀的威勢卻絲毫不遜色於懸浮於空中的少女,他抬起這頭望著穹頂,似乎在等待這什麼。

轟隆!

突然穹頂炸裂,一道強大的光波刺穿空氣,將整個穹頂的彩色玻璃震碎,朝著四面八方傳播。

幾乎在瞬間整個世界都感覺到,每個人抬起頭頭能看到一道金色聖光在天空中不斷擴散,同時散落的金色光芒讓每個人都如同沐浴在陽光下,舒適安寧。

「神跡,聖貞德顯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