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凌天臉上笑意瘋狂,單薄的身板抵擋著無盡的勁氣撕裂,長長的頭髮四散,隨風飄揚。

「碎星劍。」

一柄戰劍出現,戰劍上面散發著毀滅的力量,轉眼間,朝蕭凌天碾壓而來。

「黃泉覆。」

荒天戟出現,蕭凌天一戟盪出。

「死吧。」

一百三十道龍力爆發,荒天戟帶著恐怖的力量掃來。

「轟!」

一聲悶響,戰劍碎裂,化為碎片,董玄的眼中滿是恐懼絕望之色,堂主,救我。

「蕭凌天,你好大的膽。」

任天行飛來,眸子中滿是殺意的看著蕭凌天。 任天行的眸子中滿是殺意和邪笑,陰謀得逞,只要殺死蕭凌天,蕭凌天身上的秘密就是他的了,也許憑藉蕭凌天身上的至寶,能夠更進一步,踏入生死之境。

恐怖的威壓籠罩整個天邢台,一股森寒的殺機將蕭凌天鎖定,整個天邢台周圍的弟子,直接被那道威壓壓得跪了下去,目中滿是驚駭。

「任天行!」

龍女雪姬美眸變得血紅,一股無比可怕的寒意四溢開來,可是在封帝級強者的面前,依然被死死的壓制。

「呵呵!」

跪在地上的白鳳,陰翳的眸子中滿是興奮之色,封帝級的任天行出手,任蕭凌天有通天徹底的手段,也得死,總算解決蕭凌天這個禍害了,而且後果完全不用承擔。

白鳳自然興奮。

像蕭凌天這般天賦的弟子,任天行也不敢直接殺死,自然要宣判蕭凌天的罪狀。

「蕭凌天,你殘害同門弟子,斬殺長老,今日又損我刑堂的天才,其罪當誅!」

蕭凌天被任天行恐怖的法則碾壓,一隻腳已經跪了下去,蕭凌天用手死死的支撐著身子,眸子血紅的盯著任天行。

我蕭凌天不跪天,不跪地,你算什麼東西,也想要我跪。

在天邢台上,蕭凌天身子的周圍,直接壓得凹陷下去,蕭凌天渾身的骨骼咯咯作響,血紅的眸子盯著凌空而立,眸子中滿是嘲諷之色的任天行。

一股驚天的怒意橫生,蕭凌天一級龍體的強度,也被任天行壓制的血管爆裂,皮膚裂開,化為一個血人。

蕭凌天知道,自己哪怕喚醒殺戮龍魂,龍力全爆,龍血沸騰也不是任天行的對手,在法則之前,都是蒼白的,雖然喚醒魔魂,能從任天行的手下逃脫,但是那樣自己將陷入絕地,任天行就有理由追殺自己到天涯海角。

白殘譜等人也會趁機落難,自己想逃出青龍殿都是大問題。

「呵呵呵!」

「任天行,你還要臉不,堂堂刑堂之主,卻如此寒宗門弟子的心,誰人不知,天邢台上生死自負,我殺董玄,何罪之有,還是你有異心,要斬殺我。」

「宗門有你們這樣的毒瘤,早晚要衰落。」

「信口雌黃,死!」

任天行眸子一沉,一掌拍來,那掌印化作一隻遮天蔽日的手掌,攜帶著法則之力,對著蕭凌天捏來。

實力,一切都是實力,蕭凌天內心更加的渴望實力。

一些弟子不忍的閉上了眼睛,不想看見這殘忍血腥的一幕。

「死吧!」

白鳳、王一飛嘴角滿是嘲諷之色,看著即將死去的蕭凌天,眼中滿是暢快,他們損失了那麼多的高手,都沒能殺掉蕭凌天,而任天行輕鬆的就幫他們解決了蕭凌天這顆毒瘤。

霍霍而婚 雪姬焦急無比,將手心裡的一塊玉符捏碎。

看著那恐怖的手掌,蕭凌天笑了,笑的無比瘋狂。

蕭凌天再來之前,就想過會有一場惡戰,但是沒想到對手是任天行這樣的強者。

「呵呵呵!」

隨著蕭凌天的笑聲,一聲驚天龍吟響起,震得青龍殿都是一顫。

在蕭凌天的身後,一條雷龍獸出現,那恐怖的雷電之力縱橫,整個天空突然烏雲密布,更加恐怖的雷電之力被牽引而來,天空化為一個漩渦,一道恐怖的雷電光柱直刺雷龍獸頭頂的龍角,雷龍獸的身體再次增大。

「什麼?」

聽見轟隆隆的雷聲,一個個弟子睜開眼睛,看到的是天邢台上恐怖的雷龍獸。

「那是什麼?」

白鳳、王一飛眸子中滿是忌憚的看著蕭凌天身後的雷龍獸,雷龍獸巨大的身體將蕭凌天庇護,將任天行的威壓全部化解。

「好好好!」

任天行看見蕭凌天的手段,心裡更是歡喜,蕭凌天的至寶能力,讓他無比的震驚,好東西。

「吟!」

雷龍獸龍目睜開,對著那巨大的掌印飛去。

再來刑堂之前,蕭凌天就利用引雷術聚集了不少的雷電之力儲存在萬龍聖池之中,那雷電之力融合龍力,發生了異變,化為雷龍獸,這是蕭凌天從未想過的異變。

虛空之中,一個衣衫襤露,頭髮散亂的老頭坐在那裡,那雙眼睛中星辰流轉,十分好奇的盯著化為血人的蕭凌天。

「道術?」

「看來此子,機緣不小啊,竟然得到太古時期的一絲道術傳承,可堪重任。」

「咦!」

突然,那老者的眉目一皺,緊接著目中精光大盛,不可思議的看著蕭凌天,宛如看到了絕世美人。

「呵呵,龍血,這小子身上竟然有龍血,真是上天眷顧我青龍殿,除了龍天辰那小子,竟然還有人能獲得龍血,好好好!」

老者的目中滿是激動之色。

這時,雷龍獸剛好對上那遮天蔽日的巨手。

「轟隆隆!」

一聲巨響,任天成施展的神通被化解,雷龍獸撲面而來。

「爆!」

蕭凌天一聲輕喝,那巨大的雷龍獸爆炸開來,恐怖的雷電之力肆虐。

任天行一頭長發倒立,渾身冒煙,一股焦味傳出。

雖然任天行狼狽不已,但是雷龍獸的爆炸,沒有對他形成多大的傷害,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性。

「死!」

「是嗎?」

在任天行要再次出手之時,虛空中響起了一道沉悶的聲音。

一個衣衫襤褸的老頭,提著一個酒葫蘆,從虛空中漫步而來,身上絲毫感覺不到一絲威壓,如同一個普通人。

但是見到此人,所有的人都跪下去,任天行也不列外。

「參見殿主!」

來人正是青龍殿殿主,南宮離。

「義父!」

雪姬連忙走來南宮離的身邊,拉著糟粕老頭的袖子。

「天行,你可知罪!」

聽見南宮離的話,頓時許多宗門長老的臉色都變了。

「糟糕。」任天行臉色難看,他萬萬沒有想到蕭凌天會引起南宮離的注意,南宮離閉關三百載,從未出現過,就算是有人晉陞龍子,也是去秘境去見他。

南宮離聲音淡漠,但話音中,卻充滿了威嚴。

「殿主。」

任天行腦袋低著,不敢正視南宮離,此刻的他悔恨無比。

「天行,你的權利似乎超過本殿主了?」

「屬下不敢。」

任天行的腦袋不斷往下埋,身體都微微的顫抖了起來,他可是知道南宮離的手段,怎能不恐懼,如果他踏入生死境,內殿會站在他的一遍,南宮離無法發威,可是······

「蕭凌天,你要本殿主,如何做?」

看著蕭凌天,南宮離開口說道。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驚,南宮離,為了蕭凌天,竟完全放下了殿主的姿態,語氣中甚至帶著絲絲懇求,這樣的情況只出現一次,那就是龍天辰的身上,難道······

蕭凌天看到南宮離的態度,心中微有些好感,身為一殿之主,卻肯放下顏面,從中可以看出,南宮離,心胸豁達,而且愛才惜才。

「殿主,執法當嚴,長老犯法,與弟子同罪,唯有如此,宗門弟子,才能和睦相處,宗門之中,才不會出現任意殺戮以及長老迫害弟子之事,無規矩,不成方圓。」

「長老犯法,與弟子同罪;無規矩,不成方圓。」

南宮離眼眸中綻放著絲絲光芒,強者為尊,是大陸所有人都奉行的法則,強者,有強者的特權,強者,逾越規矩,但是任何事都有列外。

「任天行,你手握權力卻濫用,本殿主念你為青龍殿效力三百年,剝奪你一身修為,逐出青龍殿。」

南宮離一掌拍出,任天行噴出一口鮮血,一身封帝級的修為盡廢,看著蕭凌天眸子中滿是怨毒之色。

看著南宮離的雷霆手段,頓時眾人忍不住心頭猛烈一顫,為了蕭凌天,南宮離,廢掉一個封帝級的強者,這是……殺一儆百。

·····

當某一日,我們回憶時,我們可以笑著說,這本書,有我一份力!

在這過程中,需要諸位道友支持,數據,數據對北冥太重要,這是判斷一切的依據,大家有推薦票的請支持北冥,謝謝! 當場,南宮離就賞賜一滴蛟龍血,對蕭凌天無比的讚賞,看到蕭凌天手心的蛟龍精血,下方的白鳳、王一飛等人,一臉陰沉,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白鳳站起身來,謝過南宮離,一甩衣袖,轉身急匆匆離去。

此刻,青龍殿弟子都羨慕嫉妒的盯著蕭凌天。

王一飛的心頭暗恨,獰笑道:「就算展現出修鍊天賦又如何?天賦越高,死得就越快。等著瞧吧!白龍子殿下是不會讓他成長起來!」

「就算他的天賦再高,與聖子比起來,還是差得太遠。哏哏!就連他的未婚妻,也將是聖子大人的玩物,有什麼好得意?」王一飛冷笑。

其實,他們也只是嫉妒蕭凌天,因為嫉妒,產生恨意。

……

化龍池,是青龍殿最珍貴的寶地之一。

青龍殿的歷代強者,花費數萬年時間,抓捕數以萬記的妖獸,將妖獸的血液匯聚在一起,採集無數的靈藥煉製,化為一座巨大的血池。

這一座血池,就是化龍池。

只有最傑出的天才,才能進入化龍池中修鍊。

進入化龍池修鍊,可以吸收化龍池中的血精,強化武體,增強武者的體質。

天資越強的武者,得到的好處就越多。

蕭凌天在一個長老的帶領下,來到化龍池。

在化龍池之前,有著無數的雕像,都是長生秘境的巨頭,所有的人來到化龍池都會跪拜這些神像,希望得到祝福。

然而那長老,看見蕭凌天竟然絲毫沒有要跪拜的意思。

報君以傾城 「蕭凌天,你為何不跪!」

「修鍊,靠的是自己,如果跪拜能提升修為的話,為什麼還要修鍊,不整天跪拜呢?」

蕭凌天說完這話,便通過一道暗門,沿著暗門背後的石梯,一步步向著地底的化龍池走去。

「有什麼好自傲?現在也才聖魂第一重的修為,只能算是剛剛踏入武道,能不能活命還說不準」那長老心裡暗自嘲諷道。

暗道盡頭,蕭凌天進入一座充滿血腥味的地下世界。

在地下世界的中央,開鑿著一座巨大的血色神池,長、寬都超過千米。

血紅色的池水,不停翻滾,掀起一層層血浪。

化龍池的池水,十分滾燙,簡直就像是沸水,能夠將人給煮熟。

蕭凌天剛剛觸及,就發現皮膚裂開,一股鑽心的劇痛湧來。

蕭凌天的靈魂力強大,能夠無比清晰的感覺到,一絲絲炙熱的血精之力從破損的傷口處鑽進血肉,融入血液和骨骼。

垂釣之神 「果然是血精之力,真是太好了!藉助血精之力,我的龍體肯定能夠提升一大截,這次機會,一定不能浪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