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鼎爺冷哼道:「你小子早就開始打我的主意,自從跟了你,我都快成了你的丹奴。就玄階高級的,愛用不用,反正又不是我用!」

「好吧!就玄階高級的吧。」說著,兩人一路向著最近的北陵城走去。

玄道宗,一處庭落。

紫菱yīn冷地說道:「好一個凌曉天,竟然如此不給我面子。雖然你修為高,懷有重寶,我拿你無可奈何,但是要你生不如死,我有一千種方法!很快你便知道我的手段,到時候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大師姐,小雨回來了。」門口一個風塵僕僕的弟子稟報。

「好,事情都辦好了嗎?」紫菱問道。

「大師姐放心,北陵城各方勢力都已知曉,現在紛紛準備著,只要凌曉天一顯身,自然會有數不盡的麻煩找上。大師姐真是好手段,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凌曉天四處皆敵。」紫雨冷笑著說道,臉上滿是得意。

「嗯,你辦的不錯。這柄玄階低級的寶劍便賜予你,下去吧。」紫菱把手一揮,一柄漆黑sè的寶劍飛向紫雨。

「多謝大師姐。」紫雨拿著寶劍,愛不釋手,退了出去。

「哼哼,凌曉天啊凌曉天,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下輩子投胎的時候可要記得長點眼啊,總是英年早逝可不太好啊。」紫菱坐在高坐上,肆無忌憚的的笑道。

北陵城,一身道服的凌曉天剛剛走進城門,便被門口的兩個士兵攔了下來:「幹什麼的!」

「閑雲野鶴,前往北陵城。」凌曉天回道。

那士兵剛想繼續盤問,一旁跑來一個兵士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那士兵臉sè大變,看著一身道袍的凌曉天,顫抖的說道:「快……快請進……」

凌曉天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初入北陵城怎麼會這樣,難道是這具身體的地位特殊,在北陵城是一個不一般的存在?惡少?想到這裡,凌曉天搖了搖頭,大搖大擺的走進城內,直奔布店而去。

凌曉天一步踏入,掌柜的便立即笑臉相迎:「道長,本店各種優質綢緞布料應有盡有,你看需要做什麼樣的道袍,儘管吩咐,包您滿意。」

「嗯。」凌曉天打量著琳琅滿目的布匹,心中忽然想到:這個世界應該都是定做,而沒有成品服裝吧,難不成這身臭道服還要再穿幾天?「我不要道服,普通的衣服就行,料子隨便,錢不是問題,顏sè淡一些最好,又沒有成品服裝,我急用?」

「這……」老闆有些為難:「你也知道,本店都是訂做,款式布料都是客官自己訂,我們只負責做。就算成品的,也都是別人訂做的,等著客人來取。」

「那就是有了?」凌曉天淡淡的說道:「把我合身的成品衣服全部拿來,我雙倍全收。」

「既然這樣,那就聽從客觀吩咐,反正這批衣服是凌家定了,距離期限還有幾天,再趕製一批就是了。」掌柜立即差人抱出一摞衣服,放到凌曉天身前:「客官請看,這批衣服sè彩天然,款式新穎,質地良好,你可滿意,可以?」

凌曉天直接拿起一件衣服,看了看點點頭:「好不錯,總共多少錢,我全要了,就按雙倍價格。」

「總共五萬靈石,按你說的雙倍價格就是十萬靈石。」掌柜一臉笑意,本來這十多套衣服成本也就兩萬靈石,這一下能賣到十萬,真是飛來橫財。

凌曉天直接取出十枚凝靈丹遞了過去,然後收起衣服便轉身離開。

掌柜看著手中的十枚聚靈丹,笑意更濃:「客官慢走,下次再來。」

天靈大陸,靈石是基本的貨幣,丹藥也被認可,而且更受歡迎。一枚凝靈丹相當於一百枚聚靈丹,相當於一萬枚靈石。雖然關係如此,但是丹藥更加珍貴奇缺。所以一般一枚凝靈丹能夠換取一萬一千塊靈石。

凌曉天走出布店,身上的道服已經換成一身白sè的衣服,剛走兩步,便感覺到有人跟蹤。凌曉天微微一笑,依舊若無其事的走著,心裡卻在想,自己剛剛來到北陵城便有人跟蹤,難不成這具身體的身份真的有些特殊?

凌曉天並未理會,而是走進一處規模比較大的藥鋪,直接買了很多藥材,花費了三百多萬靈石,幸虧無得道士生前儲蓄不少,否則還真不夠他花的。鼎爺這廝卻在兵魂空間內呼呼大睡,而且把鼎也放了出來,這傢伙直接窩在鼎里睡著,還淌起口水。凌曉天一臉無語,這麼牛逼的一個鼎,至少是地階高級的,竟然被他當床用了。

「喂!開工了。」凌曉天大吼一聲,接著便把數百種藥材全部丟到兵魂空間內。

「怎麼了……幹什麼……」鼎爺被霹靂啪啦的砸了一頓,揉了揉眼睛,看著凌曉天埋怨道:「剛剛睡著就被你吵醒,你個混小子!」

「哈哈,你剛剛睡著?你都睡了三天還沒夠啊。回靈丹能把我撐爆,你給我煉點小回靈丹還有清靈丹、止血散之類的常用的丹藥,上次你說的藥材都買好了,再煉點值錢的,賣了換寶劍去。」凌曉天說完不等鼎爺開口,便離開兵魂空間。

「魂淡,混小子!」鼎爺看著那一堆藥材,破口大罵,這傢伙真把我當丹奴使啊!

凌曉天不再理會,直接出了商業街,避開人煙,走到一處幽靜的樹林,停了下來:「跟了半天了,出來休息下吧!」

幽林深處,無人回應,接著,一抹寒光閃過,接著一個蒙面女子閃了出來,劍光向著凌曉天的脖子斬來。

凌曉天拔劍迎敵,隨手一揮,便抵去了那人的劍氣,冷冷的問道:「你是何人,為何要殺我?」

「yín賊!快快受死!」那女子又一劍刺來,劍勢更加凌厲,彷彿要一劍把凌曉天攔腰斬斷。

凌曉天一臉黑線,一邊招架,一邊在想難不成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是無得道士那樣的yín賊?現在人家找上門來了,要報仇?不過凌曉天依舊回到:「姑娘是不是認錯人了,你說我yín賊,我yín過你?」

「登徒浪子,我是為我姐來報仇的。」黑衣女子冷聲回應道,又是一劍刺來。

凌曉天理虧,對方又是個女子,不好下狠手,只能一邊被動招架,一邊解釋:「姑娘這是個誤會,我什麼時候yín了你姐?我才來北陵城,怎麼可能啊!」

「哼!不是你yín,是你師父。今天我就殺了你,為她報仇。」

「我師父?我沒師傅啊,這裡面一定有誤會,還是叫你姐出來,咱們當面對質。」

「無恥!我姐被你師傅玷污后,無顏活於世,早已自殺。現在你要對質,我就送你去閻王殿和她對質!」黑衣女子又殺了過來,感情上是認準了凌曉天。

凌曉天有些無語,這到底是哪出啊?接下黑衣女子一劍,凌曉天反手一劍刺去,劍勢凌厲,但卻無殺意。

錯愛惡魔首席 黑衣女子臉sè大變,臉上的蒙紗已被挑落,露出一張絕美的俏臉,看著迎面走來的凌曉天,顫抖的說道:「你……你要幹嘛!」

凌曉天看著這個貌美如花的女子,淡淡的說道:「首先,我初來北陵城根本不認識你們;另外,我一屆散修,根本無幫無派亦無師,根本不是你們那個什麼狗屁yín賊的弟子;最後,你實力低微,容貌俊美,如果我真的是yín賊的弟子,恐怕今天你就要步你姐姐的後塵。但是我對你不感興趣,你走吧,再跟著我,我不保證還會不會留你清白!」

聞言,黑衣女子臉sè有些yīn晴不定,心裡也開始懷疑,但是凌曉天最後一句話卻是把她唬住了。只能生氣的跺了跺腳,轉身離去。

凌曉天舒了口氣,這算什麼事啊!剛來北陵城就被人追殺,還是以yín賊的名義,這也太坑了吧!還弄了yín賊師傅?幸好暫時解決了,要不還真不好在此立足。

剛想轉身離去,林子中又有很多人匆忙趕來,凌曉天有種不祥的預感,這些人的目標似乎也是自己!

()三天後,一個身著道服的十五歲少年從深山走出。【無彈窗.】

「曉天,接下來去哪?」睡了整整三天的鼎爺終於醒來,悠悠的問道。

「汗!你醒了,我以為你這輩子醒不了了吶!」凌曉天笑著說道:「先去前面鎮子,買點常備藥材吧,順便弄點衣服,弄把寶劍。總是用上清門女弟子的劍不太合適。」

「說的也是,一般的劍還真配不上我鼎爺的身份,的確是該弄一把像樣的。」

「是啊,的確是配不上你的身份,我想至少得玄階高級甚至地階的寶劍才行。」凌曉天順著鼎爺的話說道。

「沒追求。」鼎爺白了凌曉天一眼,得瑟道:「至少得地階高級或者天階的寶劍才能配得上我鼎爺的身份!你是我的主人,怎能用一把普通的劍。」

「行,地階高級或者天階的。鼎爺準備煉丹吧!你能煉製的最值錢丹藥是什麼?需要什麼材料?我們先去鎮子里弄齊藥材,然後拍賣丹藥,再去買寶劍。地階高級還是天階的,都聽你的!」凌曉天笑著說道。

鼎爺愣住了:「還是玄階高級的吧!」

「別啊,你鼎爺這樣的大人物,怎麼能玄階啊,有**份啊!必須地階高級或者天階的。」凌曉天繼續拍馬屁。

「哼!」鼎爺冷哼道:「你小子早就開始打我的主意,自從跟了你,我都快成了你的丹奴。就玄階高級的,愛用不用,反正又不是我用!」

「好吧!就玄階高級的吧。」說著,兩人一路向著最近的北陵城走去。

玄道宗,一處庭落。

紫菱yīn冷地說道:「好一個凌曉天,竟然如此不給我面子。雖然你修為高,懷有重寶,我拿你無可奈何,但是要你生不如死,我有一千種方法!很快你便知道我的手段,到時候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大師姐,小雨回來了。」門口一個風塵僕僕的弟子稟報。

「好,事情都辦好了嗎?」紫菱問道。

「大師姐放心,北陵城各方勢力都已知曉,現在紛紛準備著,只要凌曉天一顯身,自然會有數不盡的麻煩找上。大師姐真是好手段,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凌曉天四處皆敵。」紫雨冷笑著說道,臉上滿是得意。

「嗯,你辦的不錯。這柄玄階低級的寶劍便賜予你,下去吧。」紫菱把手一揮,一柄漆黑sè的寶劍飛向紫雨。

「多謝大師姐。」紫雨拿著寶劍,愛不釋手,退了出去。

「哼哼,凌曉天啊凌曉天,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下輩子投胎的時候可要記得長點眼啊,總是英年早逝可不太好啊。」紫菱坐在高坐上,肆無忌憚的的笑道。

北陵城,一身道服的凌曉天剛剛走進城門,便被門口的兩個士兵攔了下來:「幹什麼的!」

「閑雲野鶴,前往北陵城。」凌曉天回道。

那士兵剛想繼續盤問,一旁跑來一個兵士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那士兵臉sè大變,看著一身道袍的凌曉天,顫抖的說道:「快……快請進……」

凌曉天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初入北陵城怎麼會這樣,難道是這具身體的地位特殊,在北陵城是一個不一般的存在?惡少?想到這裡,凌曉天搖了搖頭,大搖大擺的走進城內,直奔布店而去。

凌曉天一步踏入,掌柜的便立即笑臉相迎:「道長,本店各種優質綢緞布料應有盡有,你看需要做什麼樣的道袍,儘管吩咐,包您滿意。」

「嗯。」凌曉天打量著琳琅滿目的布匹,心中忽然想到:這個世界應該都是定做,而沒有成品服裝吧,難不成這身臭道服還要再穿幾天?「我不要道服,普通的衣服就行,料子隨便,錢不是問題,顏sè淡一些最好,又沒有成品服裝,我急用?」

「這……」老闆有些為難:「你也知道,本店都是訂做,款式布料都是客官自己訂,我們只負責做。就算成品的,也都是別人訂做的,等著客人來取。」

「那就是有了?」凌曉天淡淡的說道:「把我合身的成品衣服全部拿來,我雙倍全收。」

「既然這樣,那就聽從客觀吩咐,反正這批衣服是凌家定了,距離期限還有幾天,再趕製一批就是了。」掌柜立即差人抱出一摞衣服,放到凌曉天身前:「客官請看,這批衣服sè彩天然,款式新穎,質地良好,你可滿意,可以?」

凌曉天直接拿起一件衣服,看了看點點頭:「好不錯,總共多少錢,我全要了,就按雙倍價格。」

「總共五萬靈石,按你說的雙倍價格就是十萬靈石。」掌柜一臉笑意,本來這十多套衣服成本也就兩萬靈石,這一下能賣到十萬,真是飛來橫財。

凌曉天直接取出十枚凝靈丹遞了過去,然後收起衣服便轉身離開。

掌柜看著手中的十枚聚靈丹,笑意更濃:「客官慢走,下次再來。」

天靈大陸,靈石是基本的貨幣,丹藥也被認可,而且更受歡迎。一枚凝靈丹相當於一百枚聚靈丹,相當於一萬枚靈石。雖然關係如此,但是丹藥更加珍貴奇缺。所以一般一枚凝靈丹能夠換取一萬一千塊靈石。

凌曉天走出布店,身上的道服已經換成一身白sè的衣服,剛走兩步,便感覺到有人跟蹤。凌曉天微微一笑,依舊若無其事的走著,心裡卻在想,自己剛剛來到北陵城便有人跟蹤,難不成這具身體的身份真的有些特殊?

凌曉天並未理會,而是走進一處規模比較大的藥鋪,直接買了很多藥材,花費了三百多萬靈石,幸虧無得道士生前儲蓄不少,否則還真不夠他花的。鼎爺這廝卻在兵魂空間內呼呼大睡,而且把鼎也放了出來,這傢伙直接窩在鼎里睡著,還淌起口水。凌曉天一臉無語,這麼牛逼的一個鼎,至少是地階高級的,竟然被他當床用了。

「喂!開工了。」凌曉天大吼一聲,接著便把數百種藥材全部丟到兵魂空間內。

「怎麼了……幹什麼……」鼎爺被霹靂啪啦的砸了一頓,揉了揉眼睛,看著凌曉天埋怨道:「剛剛睡著就被你吵醒,你個混小子!」

「哈哈,你剛剛睡著?你都睡了三天還沒夠啊。回靈丹能把我撐爆,你給我煉點小回靈丹還有清靈丹、止血散之類的常用的丹藥,上次你說的藥材都買好了,再煉點值錢的,賣了換寶劍去。」凌曉天說完不等鼎爺開口,便離開兵魂空間。

「魂淡,混小子!」鼎爺看著那一堆藥材,破口大罵,這傢伙真把我當丹奴使啊!

凌曉天不再理會,直接出了商業街,避開人煙,走到一處幽靜的樹林,停了下來:「跟了半天了,出來休息下吧!」

幽林深處,無人回應,接著,一抹寒光閃過,接著一個蒙面女子閃了出來,劍光向著凌曉天的脖子斬來。

凌曉天拔劍迎敵,隨手一揮,便抵去了那人的劍氣,冷冷的問道:「你是何人,為何要殺我?」

「yín賊!快快受死!」那女子又一劍刺來,劍勢更加凌厲,彷彿要一劍把凌曉天攔腰斬斷。

凌曉天一臉黑線,一邊招架,一邊在想難不成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是無得道士那樣的yín賊?現在人家找上門來了,要報仇?不過凌曉天依舊回到:「姑娘是不是認錯人了,你說我yín賊,我yín過你?」

「登徒浪子,我是為我姐來報仇的。」黑衣女子冷聲回應道,又是一劍刺來。

凌曉天理虧,對方又是個女子,不好下狠手,只能一邊被動招架,一邊解釋:「姑娘這是個誤會,我什麼時候yín了你姐?我才來北陵城,怎麼可能啊!」

「哼!不是你yín,是你師父。今天我就殺了你,為她報仇。」

「我師父?我沒師傅啊,這裡面一定有誤會,還是叫你姐出來,咱們當面對質。」

「無恥!我姐被你師傅玷污后,無顏活於世,早已自殺。現在你要對質,我就送你去閻王殿和她對質!」黑衣女子又殺了過來,感情上是認準了凌曉天。

凌曉天有些無語,這到底是哪出啊?接下黑衣女子一劍,凌曉天反手一劍刺去,劍勢凌厲,但卻無殺意。

黑衣女子臉sè大變,臉上的蒙紗已被挑落,露出一張絕美的俏臉,看著迎面走來的凌曉天,顫抖的說道:「你……你要幹嘛!」

凌曉天看著這個貌美如花的女子,淡淡的說道:「首先,我初來北陵城根本不認識你們;另外,我一屆散修,根本無幫無派亦無師,根本不是你們那個什麼狗屁yín賊的弟子;最後,你實力低微,容貌俊美,如果我真的是yín賊的弟子,恐怕今天你就要步你姐姐的後塵。但是我對你不感興趣,你走吧,再跟著我,我不保證還會不會留你清白!」

聞言,黑衣女子臉sè有些yīn晴不定,心裡也開始懷疑,但是凌曉天最後一句話卻是把她唬住了。只能生氣的跺了跺腳,轉身離去。

凌曉天舒了口氣,這算什麼事啊!剛來北陵城就被人追殺,還是以yín賊的名義,這也太坑了吧!還弄了yín賊師傅?幸好暫時解決了,要不還真不好在此立足。

剛想轉身離去,林子中又有很多人匆忙趕來,凌曉天有種不祥的預感,這些人的目標似乎也是自己! ?()數十匹馬踏塵而來,直接將凌曉天包圍起來,為首的一人乃是一位褐袍黑髮的十七八歲少年,修為在靈微六境,胯下的那匹駿馬卻彪悍威猛,有一股桀驁不屈的味道。【無彈窗.】兩側四位貼身侍衛竟然也是靈微六境的實力,其他的幾十位手下只是剛入靈微境的靈士而已。不過這一隊人馬已經不容小視,他們的衣服上都印著一個金黃sè的「楊」字,看來是楊家的人。

凌曉天打量著這批人馬,淡定地站著,依舊沉默。

「大膽yín賊!還不束手就擒。」少年身邊一個靈微六境的近衛看著無視眾人的凌曉天,厲聲喝道。

「又是yín賊,你且說說我yín了你家的誰?」凌曉天回道,言語有些微怒。剛剛一個黑衣女子說自己是yín賊要報仇,現在又是楊家出動大批人馬來圍困,這讓凌曉天很是不爽。一個女子不好下手,但是這群楊家人卻不用顧忌。雖然楊家可能家大業大不好惹,但是凌曉天無牽無掛,大不了一走了之。

「狂妄!」黑髮少年冷哼道:「敢對我這樣說話的人都去了另一個世界,你這賊子,品行不端,人人得而誅之,今天又敢冒犯與我,本來只打算讓你交出寶物,廢了你的修為,留你一條狗命,沒想到你竟如此不識好歹。也好,今天我就將你打個半死,然後帶回楊家大牢,讓你吃盡九九八十一種酷刑!」

「呵呵,無知小子。」 她那偏執老公黑化了 凌曉天冷笑道:「你自廢修為吧,然後把寶物和這匹馬給我留下,可以滾了。」

「找死!」黑髮少年大怒,這麼多年來,還沒有人敢這樣給自己說話。拔出寶劍,便向著凌曉天斬來。周圍的人亦怒不可言,不說凌曉天才靈微五境,單單這麼狂妄的話足以死上幾百次。

「劍不錯,正好我還缺一把。」凌曉天看著迎面衝來的黑髮少年,笑著說道,然後一記赤雲掌迎了上去。

師道成聖 周圍的人紛紛大笑:「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徒手接少爺的劍,真是……。」

話未說完,這些人的笑容便僵住了,只見劍氣竟然被一掌擊散,接著褐袍少年便倒飛出去。而凌曉天也消失了,卻在褐袍少年的一旁出現。

「住手!」

「放了少爺!」

凌曉天不為所動,又是一掌拍在褐袍少年身上,然後一把奪過那柄雕紋黑劍,站在一邊,拔了出來,自顧自的欣賞起來:「玄階中級,馬馬虎虎吧!」

四個近衛,連忙圍住摔在地上的黑袍少年,查看著傷勢。

「混蛋!竟然敢傷我,奪我寶劍!陌叔你們給我殺了他,不用管我。」黑袍少年捂著胸口,憤怒的吼道。

四個近衛轉過身來,向著凌曉天走來,雖然凌曉天打敗黑袍少年讓他們很是吃驚,但他們不認為凌曉天能夠敵得過四個靈微六境的好手。

「正好,讓我磨合一下這柄寶劍!」凌曉天揮舞著寶劍,便衝到四人之間。

四人大喜,這人竟然自己來送死,紛紛拔劍斬向凌曉天。凌曉天手持寶劍,腳踏迷蹤步,如入無人之境,在四人之間殺進殺出。每一次交手都在四人身上留下一記劍痕,但是四人卻碰不得凌曉天半分。

凌曉天殺出包圍,接著一記問月劍訣第九式殺向四人。四人驚容失sè,連忙抵擋,仍舊倒飛出去,摔在一邊,吐出一口鮮血。

凌曉天手持寶劍,向著黑袍少年走去。黑袍少年瑟瑟發抖,仍舊厲聲說道說道:「我是楊家少爺,楊華龍,你若殺我,楊家定不會饒你!識相的話,快快留下寶劍和水火雙籠,我自放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