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帝只是一笑不說話,身影徒然充起,化作一股煙霧颶風包裹在白甲巨人周圍。

「吾族豈能讓你猖獗!」白甲巨人怒喝一聲,他是當年仙族建立初出去征戰數百萬士兵的意志,當有那沙場上的鐵血意志。

仙族對他而言就是家,現在有人要侵佔他們的地盤,怎麼能夠容忍?

幾乎是一瞬間,白甲巨人和幻帝一戰而起!

這一戰,驚天動地,仙族之中不少地方都被毀,眨眼間就過去了兩日時間。

而在此戰里,仙族眾人也漸漸的看到了希望,一開始是幻帝處於上風,可白甲巨人顯然在仙族裡,有著很大的力量,能夠一直源源不斷的提供。

最後,在這今日幻帝也開始被白甲巨人壓制。

白甲巨人的力量越來越強,反觀幻帝這裡,卻是節節敗退。

「只要仙巡大人把這林管家打敗,我們的資源就一定可以拿回來了。」吳老看到幻帝這裡弱勢,忍不住欣喜道。

彭族長,雲族長等人也都紛紛點頭,如果幻帝是現在才弱勢,他們自然不敢這麼快下定論。

可從一天前開始,幻帝這裡就開始有些支撐不了,白甲巨人卻是越戰越勇。

這才是他們仙族真正的戰士!

最終,在一擊之下,幻帝負了重傷變回人形,更是劇烈咳出數口鮮血。

白甲巨人淡漠的眼牟看去幻帝,也沒有再多說任何,似乎現在的幻帝,已經失去和他談判的資格。

「枉我九幽禁地五大帝之一,沒想到在這裡卻是如此狼狽。」幻帝搖了搖頭,心中苦笑一聲。

白甲巨人的腳步轟的一聲前來,漸漸的靠近,可以看到周圍的世界,竟然如同鏡子一樣,有著許多的裂痕漸漸蔓延開來。

當白甲巨人到了府邸面前時,這裂痕已經密布如麻,沒有一塊完整的地方。

在這危機時刻,幻帝的眼中卻還沒有任何的絕望,他看去白甲巨人,扯出一絲笑容:「你真以為我就任你擺布了?」

白甲巨人微微皺眉,他忽然感覺到一股危機,但現在幻帝已經虛弱無比,這是最好的出手機會。

「破境力!」幻帝徒然起身,向著白甲巨人沖了過去,同時這世界開始了扭曲,開始一種粉碎的力量。

白甲巨人面色徒然大變。

「你這是自損!」

幻帝哈哈大笑:「可也是滅你的力量!」

白甲巨人陰晴變化,以他現在這種生存的狀態,是不會畏懼死亡的。

可在他看來,自己不能死在這種地方,他要為仙族征戰。

福晉每天都在搞事情 卻不知,現在若是成功了,就是在為仙族,為整個仙界而戰。

在那府邸裡面,有著一個可怕的人,一旦成長成功起來,將會恐怖無比。

白甲巨人雙手快速結印,他的身體有著白色符咒環繞在身體周圍,讓他力量漸漸開始有種增值的感覺。

或者說,這是一種很驚人的防護力量。

然而幻帝的力量也不俗,這一招『破鏡力』雖然是在環境快要毀滅時使用,可也能造成非同小可的力量。

若他是帝境,倒是可以隨意使用,但現在幻帝的力量只有九品真仙,自然不能隨意來。

甚至可以說這一招,是消耗幻帝大量的本源力量,這種傷勢沒有數年是恢復不了的。

世界扭曲中,鏡面也破碎開來……

星光點綴,吳老眾人再凝神看去時,頓時露出了喜色。

只見一身殘破的白甲巨人,依舊站在那裡,雖然氣息上弱了很多,可卻在這天地意志中,快速的補給。

反觀幻帝這邊,卻已經是如死人般躺在地上。

「可惜了,這破鏡力還是沒有完全展開。「幻帝苦笑。

白甲巨人不可能給幻帝喘息的機會,抬手就是一拳就是落下。 白甲巨人戰力非凡,一拳落下虛空都崩裂出數條裂縫,更有雷電閃爍在其中,旋轉在那拳頭的中心,化作了一個雷電的漩渦。

這一拳的威勢,讓吳老眾人心神震動且興奮。

卻讓幻帝,嘴角露出苦笑,眼裡也漸漸有些絕望和無奈,自己難道就要這樣死在這了?

是不是自己的選擇錯了……

就在幻帝剛剛想到這的時候,忽然間那一拳落下,有著一道身影詭異的出現在其面前。

一拳落下,隨著轟鳴之聲震動傳開,整個府邸徹底被掀翻,化作了一片的廢墟質地。

不過並沒有波及到更多的地方,這大多數都是因為這白甲戰兵,是掌控了這仙族的天地意志,所以才能夠做到如此。

「最後還是仙巡大人勝了。」吳老呼出一口長氣,露出了笑容。

眾人也都是如此,剛才真是把他們嚇壞了。

白甲巨人經過這一擊之後,也徹底的油盡燈枯,身體猛地一顫下,分解回到十個白甲戰兵,且氣息上非常虛弱。

「十位大人辛苦了。」吳老輕嘆道。

眾人也都微微點頭,這一戰原本他們以為會很輕鬆,可沒想到十個白甲戰兵,在這一戰中竟然那麼辛苦。

甚至還差點失敗了。

「不過總算是結束了,這林東和林管家,也是得到了懲罰,接下倆我們都各自進去,看看自家丟失的東西吧。」雲族長說道。

說到這個,大家的眼中也都微微一閃,有些眼熱的看去那已經成為廢墟的府邸,心中不由得一揪。

府邸都毀成這個樣子,他們的資源有沒有受到波及?

不過這府邸下面有地下室,那裡並沒有被破壞,應該是還完好無損的。

眾人想著,也都紛紛帶著一絲忐忑的心,朝著那府邸走了過去。

「林東你死了?」 圣道讀書人 雲曉曉眼牟閃過一絲亮芒,很快的就暗淡了下去。

她心中說了一句:「和仙族作對,就憑你的力量,是絕對沒有好下場的。」

眾人快速接近,可就在他們準備臨近府邸的那一瞬,十個白甲戰兵忽然豁然抬頭。

「快走!」幾乎是十個白甲戰兵同時開口,也爆發出一股驚天動地的大力,猶如狂風般扭曲,席捲著吳老,雲族長等人吹出千丈開外。

吳老眾人都沒反應過來,這突然間到底是怎麼回事,當他們稍微穩定了心神,看去那原本廢墟的府邸時,眼牟一個個的不由一瞪。

廢墟的府邸,無數的煙塵在那裡瀰漫,可現在因隱隱間看去,能夠看到,在那煙霧之中,有著一道身影站立在那裡。

「莫非那林管家還沒死?」大家駭然失聲,若真是如此那是不是太過可怕了?

十個白甲戰兵,此時也都面色露出驚懼,剛才那一擊雖然是在他們虛弱下爆發,可那時候,卻是他們巔峰的一擊。

藉助著天地的意志,雖然不是真正的半步帝境,可一般的九品真仙根本無法抵擋,更別說幻帝已經油盡燈枯,怎麼會還能存活下來?

眾人心神全部狂震,就連仙巡的十位白甲戰兵,也都有些淡定不了,這已經有些超乎他們的想象。

「進攻!」十位白甲戰兵目光猛地一閃,他們知道不能等下次,全部抬手起來,一股力量盤旋在半空,快速的凝聚成一顆數百丈的光球。

這光球純白,並且表面上剔透,彷彿不是什麼力量形成的。

但這光球里卻是有著龐大的意志,同時白球中,也如同玻璃一般映入周圍的畫面。

彷彿,這是一個……眼球!

「這是二巡才能施展的意眼,十位大人這般拚命,這是把自己往絕路上逼!」吳老面色頓時慘白。

他非常清楚,意眼的強大之處,那根本不是三巡能夠施展出來的。

那是屬於二巡的力量,那是……只有上百個白甲戰兵,才能凝聚力量形成的意眼!

若三巡強行使用,會對著十個白甲戰兵,造成難以想象的傷勢,甚至是泯滅。

而此次的三巡十位白甲戰兵,是吳老起到了組織的作用,若這一次白甲戰兵真的滅亡,可以想象他將會受到族中多大的懲罰。

「十位大人不要啊!」吳老面色從蒼白到青色,最後也腿腳發軟的坐到地面上,傻傻的看著。

意眼已經徹底形成,在那半空上彷彿這天地的主宰之眼,那中心如焦距一般,狠狠地看著府邸。

「意我心,界滅!」十位白甲戰兵低吼一聲,可以肉眼看到,他們施展這一招之後,身體也在快速的消散,顯然堅持不了多久,施展這一招的代價,就是他們的隕落。

不能再靠著意志生存,而是意義上真正的隕落,不在存活。

看到這,吳老心灰意冷,心中後悔無比,且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他沒想到,林逍和幻帝竟然可以把仙巡,逼到這種程度。

「就算我要得到懲罰,你們也要死!」吳老眼裡儘是怨毒,狠狠地看著那府邸,周圍那些人,除了雲族長等個別知道這意眼,並沒有人多少人知道這一招。

畢竟,仙巡太久沒有出現過。

在意眼焦距的時候,那眼中的世界竟然燃起了一團熊熊烈火。

火焰焚天之能,彷彿無法抵抗絲毫。

「這是足以毀滅世界的火焰,意眼的強大之處,我們的資源沒有了。」吳老苦笑道。

眾人目光也都一暗,這一次可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但最後只要林逍和幻帝被抹去,也還算是好的。

一團團火焰看似普通,憑空出現在府邸每一處地方,威力也異常的強大,就連虛空也都被焚燒。

十位白甲戰兵,身體也隨著消散可肉眼穿透,這一次的意眼施展,他們也會徹底的隕落。

不過,當著火焰燃燒了一炷香左右,整個府邸都要焚滅的時候,有一個地方卻是這火焰無法靠近的。

那裡緩緩伸出了一隻手,此手白的讓人羨慕,就連女子也都會心生嫉妒,可這看似非常柔弱的手,現在緩緩反手中,周圍的火焰竟然都朝著其手心凝聚。

十個白甲戰兵紛紛瞳孔猛地一縮,露出駭然至極之色。

緊接著,一道淡漠的聲音從那府邸唯一一處沒有被燃燒的地方,緩緩傳開。

「意眼,不過就是剛達到五行之力,也想滅了我?」 火焰恐怖無比,就算是虛空都可以焚滅,具有焚燒一方世界的力量。

可在那手中卻是如溫順的羔羊,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抗,漸漸的凝聚在其掌心,化作了一道火燭。

火燭燃燒著,周圍的虛空難以靠近,全部都在被燃燒著。

如此驚人的火焰,竟然被這手掌的主人,如此輕易的掌控?

對方到底是人,還是怪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的看去,當看清楚那出手之人是誰時,他們面色都徒然失色。

「怎……怎麼可能是你!」吳老失聲道。

雲族長,彭族長眾人都駭然失色,各族的族長和長老們,都難以相信自己所看見的一幕,覺得自己是不是眼瞎了,要不然這看見的人,怎麼可能會是真的呢?

雲曉曉,彭子濟以及各家族的一些年輕一輩,特別是有那麼幾人,他們都是年輕一輩的翹楚,可現在卻已經難以淡定。

林逍冷漠的看了眼這些人,並沒有去多加的理會,彷彿這些人在他眼中,也只是螻蟻般的存在罷了。

再看去那十個白甲戰兵,林逍心中也升起了一絲的敬佩,能夠在族中感覺到危機,且不會猶豫絲毫,就拼出自己的性命,也要保護家族的勇士……

這,就連林逍也沒有的底蘊。

畢竟林逍沒有創立自己的族群,也沒有仙帝那種深厚的底蘊。

但心底也只是敬佩,林逍不可能會去同情這些白甲戰兵,兩方本就不是同一條船上。

幻帝也在這時站了起來,他眼中儘是興奮,還有莫名的敬畏看著林逍。

剛才白甲巨人的一拳不是重點,意眼的火焰才是致命,就連幻帝自己也沒想到,林逍竟然如此的強大可怕。

「林少,接下來我們怎麼做?」幻帝意味深長的笑道,不由的看去吳老眾人。

他知道,這一起誒都是吳老他們在主使,至於白甲戰兵這些,不過就是為了維護仙族。

「當然是有怨報怨。」林逍冷幽幽的道:「這幾日,仙族想置我於死地,那麼我怎麼能咽下這口氣?」

吳老見林逍如此直白的說話,心中怒罵,可卻不敢去說什麼,剛才林逍那一手覆火的手段,實在是太過駭人了。

這時,十位白甲戰兵開口了。

「閣下,退一步海闊天空,我代表仙族不會再追究此事。」

吳老面色微微一變,這一次白甲戰兵是真的要妥協,看著那即將要消散的他們,他也苦笑了。

為今之計,也只能罷戰了,至於那些丟失的資源,丟了就丟了吧,反正也沒多少。

不僅是吳老這麼想,就連大家也都是這麼想的。

幻帝聽到這妥協的話語,卻是搖了搖頭。

「退一步,你們不再追究此事?」林逍的笑意化作無盡的冰冷,望去那十個白甲戰兵,一步踏上前,讓整個大地都轟鳴震動響徹開來。

「我若是不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