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御靈者小隊的隊長一聽,立刻就痿了。因為他們也都是親眼見過白洛奇以地斗二級的實力大戰地斗三級的姬雲,而且還打傷了姬雲,這實力確實是毋庸置疑,比他們強上不止一籌

「白洛奇,如果沒有問題的話,那明天你就重新調回第六小隊,另外……」馬嵐猶如自說自話道,卻沒見到白洛奇的目光突然冷凝了一下。

「有問題。我拒絕當第一小隊的隊長」白洛奇語出驚人的說道。

這讓包括馬嵐在內的眾人一聽,神情頓時驚愣了一下,而其他御靈者小隊的隊長一聽,心裡倒是樂了,紛紛暗道,這傢伙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居然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不過這樣也好,至少這樣他們還是有機會當上這第一小隊的隊長的。

「為什麼?」馬嵐也沒想到白洛奇居然會一口回絕他,連考慮都沒有,這讓他心中也是十分奇怪。

白洛奇並不想多解釋什麼,直接說:「看來統領很忙,那我先走了」白洛奇點頭說完,也不顧眾人的反應,便酷酷的轉身而去,留下一臉愕然的眾人。

「這傢伙」馬嵐嬌容一皺,心裡有點不爽。

就在白洛奇走出營帳后,陳副統領突然也跟著走了出來,叫住了他。

「陳副統領,有事嗎?」白洛奇回頭見是陳副統領,便神色冰冷的問道。

「王猛的事情我是受了姬雲的蠱惑才……我知道也許你不會原諒我,但我還是要跟你說聲抱歉的。」這姬雲明哲保身的一走,陳副統領也就背負上了所有的罪責,千夫所指。讓他如今在東北軍營的聲譽大不如前了,要不是因為現在正是用人的時候,估計他連副統領的位置都難保咯。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從你的立場考慮,你所做的也只是為了你自己考慮而已。雖然我不會原諒你,但是,如果你能夠洗心革面的話,未嘗不是件好事」白洛奇面無表情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拒絕當第一小隊的隊長,這種機會可不是隨便有的,以你現在的實力和你原來帶第六小隊的能力,我相信你會大有一番作為的。你就這樣拒絕了,實在太可惜了。」白洛奇拒接當第一小隊的隊長讓陳副統領心裡都不免覺得有點可惜。

「志不在此」白洛奇淡淡地應了一句,便繼續朝前走去,便不再理會陳副統領。

「這小子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竟然有如此的心胸和魄力……」陳副統領看著慢慢離去的白洛奇,心中不禁詫異道。

隨後,白洛奇就獨自離開了軍營,去了鬼村下面的巢穴,結果意外的現黑欲天蟲產下了一顆黑欲卵,雖然只是初級的,但是,也比預期的要快了不少。這恐怕就是所謂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見自己的努力已經有了收穫,白洛奇的心情難得大好,特地挖了兩車土壤和一滴山寨龍涎獎勵黑欲天蟲,希望他能夠再接再厲。但一隻黑欲天蟲絕對滿足不了他現在的胃口,所以,從鬼村回到軍營后,他又整裝待,前往獸屍谷尋找黑欲天蟲。

耗了兩天時間,又守了兩個點,結果,還是一無所獲,但又獵了不少野生御靈獸,收集到了不少它們身上的好東西。

第三天,不死心的白洛奇到了獸屍谷最後一個可能有黑欲天蟲巢穴存在的那個點。

而這個點是整個獸屍谷最危險的區域,在這個區域活動的野生御靈獸,比前幾天遇到的都要強,甚至有些還相當於地斗級御靈者以上的實力。所以,在這個區域吸引黑欲天蟲,異常危險。

不過,白洛奇也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他用之前在那些野生御靈獸身上收集到的一些材料,製作了一些十分簡易的機關陷阱,再配合蜈龍毒汁使用,有很大的把握能夠捉住黑欲天蟲。

在選定的地點小心布置上機關陷阱后,這次白洛奇沒有再讓龍不像帶著山寨龍涎出去吸引,因為擔心萬一突然一連出現兩三個厲害的野生御靈獸,他恐怕也無暇分身,所以,他還是直接用繩索將裝著山寨龍涎的瓶子掛在了一棵大樹的枝幹上,離地面有半米多高。緊接著,就帶著龍不像和小龍赤藏到一旁的樹叢守株待兔。

只是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后,便接連有幾隻野生御靈獸先後登門拜訪,因為實力不強,所以,中了機關陷阱之後,都被白洛奇以最快的度犀利的解決掉,就在此時,白洛奇突然感覺腳下的地面隆隆震動,似乎有什麼要從地上鑽出來一樣。

「來了嗎?」白洛奇目光冷凝地緊盯著山寨龍涎下方的位置…… 驀地,就看見一隻渾身黑不溜秋的大傢伙,此刻猛然之間,突然從地面上鑽了出來,就見得鐵殼黑翼,正是黑欲天蟲,看樣子也是三星一級。

白洛奇見狀,眉宇一挑,這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雖然是最容易對付的,而且基本上不用太費力氣。不過,他還沒等他來得及動手,突然的,又有一道龐大的身影跟著鑽了出來,赫然是一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最少也有相當於地斗二級以上的御靈者實力。

「一箭雙鵰?」白洛奇見狀也不禁一愣,頓時,心裡就有點哭笑不得的表情,沒想到自己的運氣竟然這麼好。

雖說這突然冒出兩隻黑欲天蟲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自己又該如何把兩隻黑欲天蟲抓回去,這就是個傷腦筋的大問題了。如果自己隨便單獨對付一隻的話,那自然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但是如果要是一下子對付兩隻,可就沒那麼容易做了。畢竟,這黑欲天蟲本來就一身銅皮鐵骨十分難搞,除非能夠在一瞬間,同時制服兩隻黑欲天蟲,否則的話,若是這兩隻黑欲天蟲聯手,那恐怕他就要吃不完兜著走了。

眼看這兩隻黑欲天蟲已經鑽了出來,正猶如雙龍戲珠般的撲向那懸吊著的山寨龍涎,白洛奇心知箭在弦上不得不,過了這村就沒這個店了,雖說這絕對是高難度的挑戰,但他也願意放手一搏,要是實在不行,就先擊殺了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棄車保帥,留下那隻可以產出中級黑欲卵的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

只聽嗖嗖兩聲,白洛奇接連射出兩隻沾著蜈龍毒汁的骨箭,急地飛向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先限制住其的行動力,這樣他就可以專心先對付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白洛奇刺客完全低估了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的實力,幾乎就在他射出骨箭的剎那,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竟然就直接察覺到了,在骨箭的瞬間,也是猛然轉身,兩隻黑翼猛地煽動了一下,頓時,只見吹沙揚塵地捲起一陣氣浪,那飛去的骨箭也受到了影響,不由的被那股氣浪一帶,方向頓時一偏,竟然直接刺進了一旁的樹榦上。

白洛奇見狀,神色不由冷凝了起來,知道事情如今變得有些棘手起來,而就在這時另一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也已經警覺的轉過身,和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並肩站著,面目顯得極為猙獰的出嘶嘶的叫聲,然後,似乎感覺到了危險,立刻就想往鑽出來的那個洞坑而去,而放棄了攻擊。

「龍不像……」白洛奇自然不會讓兩隻黑欲天蟲從眼皮底下溜走,立刻對身旁的龍不像示意道。

龍不像立刻領會了白洛奇的意思,緊接著便猛的出了一聲震天得嚎叫聲,「嗷」只見它仰天長嘯,兩隻火焰尾巴瞬間糾纏起來,之後一個火焰球陡然而現,瞬間猶如炮彈般的猛的甩射而出,只聽得轟得一聲,直接炸在了兩隻黑欲天蟲身前的洞坑之中,聲勢極為強勁。

大地瞬間震動了一下之後,那洞坑緊接著立刻就出一陣轟然倒塌的聲音,就被倒塌的碎石泥土直接給掩埋了。

那兩隻黑欲天蟲眼見著回不了身錢的巢穴,已沒有退路的它們,頓時對著白洛奇的方向馬上就出了被激怒的聲音,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登時黑翼一揚,猶如坦克一般的朝著白洛奇的方向碾來,因其身龐大,加之力大無窮,所以所過之處,不由都是草木傾倒,只不過是會瞬間,就將周圍的一切夷為平地了。

「龍不像,眼前這個大傢伙我就把它就交給你了,記住要小心謹慎一點」白洛奇不由對龍不像示意道。

龍不像聽到白洛奇的話之後,嗷嗷的朝天上吼了兩聲,緊接著就立刻飛奔了出來。龍不像的吼聲馬上就引起了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的注意。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一見到身上氣息和自己不相上下的龍不像,頓時敵意十足,青色的瞳眼一瞪,擺好了架勢,然後就沖龍不像沖了過去。

龍不像見此,也是毫不示弱,只見它不由的渾身氣勢一震,猶如百獸之王一般,頓時就是怒吼的咆哮一聲,立馬就是毫不畏懼的直接對那一隻三星二級的黑欲迎了上去。

這兩隻都是三星二級的御靈獸,接觸的一瞬間就是展開了一番激戰。

而另一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見狀,也想要立刻要上前來助陣,妄圖幫助那隻黑欲天,但是只見眼前一道身影風一般的閃現而出,攔在了它的面前。

「你的對手是我」白洛奇盯著眼前這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嘴角不由微微一勾,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他自然不會讓兩隻黑欲天蟲一起對抗龍不像,不然的話,龍不像所面臨的壓力也將會變得特別的大。

當然,白洛奇也知道,如今他必須要戰決,解決掉自己眼前這隻黑欲天蟲,雖然龍不像如今的實力也是三星二級,但是仍然稍遜於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一籌,再加上黑欲天蟲本身就擁有著很強的防禦力,龍不像與其對陣,無論是攻擊力還是防禦力上並不會佔任何一丁點優勢。所以,他要馬上解決了眼前這隻三星一級的龐大的黑欲天蟲,然後,自己再去幫龍不像解決掉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不然的話,白洛奇會怕龍不像在對抗那一隻黑欲天蟲的時候,會受到一些損傷。

不過,上一次抓到的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白洛奇可是利用紅男子消耗掉了黑欲天蟲大部分的力量之後,自己才能夠順利將其捕捉到的。所以,他很清楚要成功的制服這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可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的。

「沒辦法了,如今也只有全力上了」白洛奇單手緩緩拔出了霜風,雙目緊緊的盯著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目光驟然變得一冷,不由全身展開地斗二級的實力,頓時讓他的氣勢一漲,那渾身的氣勢如今極為驚人的他,白洛奇也是不做任何的停留,就直接飛奔而上。

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見白洛奇的氣勢如此強勁,此刻也是不甘示弱,此刻它見到白洛奇朝著自己飛的直接衝來,就立刻將自己的黑翼猛力的一揚,頓時地上便掀起一層沙浪,那掀起的沙浪,直接就阻擋住了白洛奇的視線,緊接著,那隻黑欲天蟲欲借著這些風沙的掩護趁機搖擺著那龐大的身影,猛的朝著白洛奇衝撞而上。

只聽砰地一聲,待塵埃微微散去,只見白洛奇的霜風立刻砍到了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的鐵殼上,因其鐵殼堅硬,就在霜風和鐵克接觸的瞬間,頓時,霜風在黑欲天蟲的鐵殼上激撞出強烈的火花。但是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勢大力沉,毫不示弱。只見它用力一掀身體,霎時之間就將白洛奇給震飛了出來。白洛奇落地之後,還接連退了兩步,才勉強能夠站穩。如此可見這黑欲天蟲的力量是何等驚人

如是幾次后,白洛奇見與之硬拼不行,立刻張弓搭箭,直接徑直朝黑欲天蟲射出一隻骨箭,那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見狀,馬上揚起黑翼,捲起一陣氣浪,試圖要將那支骨箭吹偏。但就在這時,繼那骨箭之後,又有一隻骨箭以更快的隨後追來,幾乎與前一隻骨箭呈一條直線。

就在前一隻骨箭被吹得偏離的時候,另一隻骨箭前仆後繼而上,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萬萬沒想到自己上當了,還沒來得及反應,那隻骨箭就正中它的一隻腿上。

只聽轟的一聲,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突然前肢一軟,整個身體就往一旁傾斜倒地。

白洛奇見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上當,馬上抓住機會,緊握霜風而上,一番狂轟濫炸的攻勢,再利用骨箭將其他幾隻腿限制住,最後,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終於抵擋不住,龐大身體完全癱軟在地上。

搞定這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后,白洛奇也消耗了身上大半的靈力,但他也顧不上休息,直接服下一滴山寨龍涎,然後,轉向龍不像的方向,見龍不像正和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激戰正酣。

不過,因為實力差那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一籌,似乎已經漸落下風…… 只聽得轟得一聲,就見到一顆火焰球,再度從龍不像的尾巴上空衝出,此刻卻是結結實實地擊中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身上的鐵殼,頓時,就見到一陣火蛇飛射,那黑欲天蟲身上的鐵殼上,此刻是煙氣直冒。

但是就在這顆火焰球之後,白洛奇明顯感覺龍不像的體力似乎正在下降,而龍不像的度也是大不如前了,馬上就被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給抓住機會,此刻就是一個猛衝的將龍不像給生生的撞飛了出去,龍不想因為自身的體力消耗之下,再這巨大的衝擊力之下,被黑欲天蟲狠狠的撞在身上,頓時飛了出去,在地上滾落了幾下,這才翻身而起,不過卻並沒有受到什麼巨大的傷害。

白洛奇見狀,立刻就準備上前援手,可是沒想到的是,就在此時,一道只有普通小狗大小的獸影,竟然從一旁跑了出來,正好跑到了龍不像身前,朝著那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張牙舞爪起來,雖然看上去似乎頗有氣勢,但在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面前,那小東西完全就是相當渺小的存在。

「小龍赤……」白洛奇看清楚那小東西,頓時不由的臉色一變,他是完全沒想到小龍赤,此刻居然跑出來想要保護龍不像。可是,小龍赤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是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的對手。

但是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見到小龍赤之後,竟然毫不猶豫地又撞了上去,這小龍赤要是再被撞上,那可是不死也要重傷的情況了。可是如今白洛奇可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想要救援小赤龍,似乎已經來不及趕上。

只見那時說是遲,那是快

就見一道獸影就在這個時候,及時的虎躍而上,竟然將小龍赤擋在了身後,不過,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也剛好撞了上去,只聽得砰地一聲,兩者頓時結結實實的撞在一起,而向四周衝出一股強烈的余勁,頓時飛沙走石,塵霧瀰漫。

嗷只聽見一聲劇烈的嘶吼,龍不像此刻突然身體一軟,一下子被黑欲天蟲巨大的衝擊力,給衝倒在了地上,而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此刻竟然又要蓄勢待的就要再次衝擊而上,情況變得一場的兇險。

驀地,一隻骨箭已經無聲無息逼近,嗖地一聲,正好射中那隻三星二級御靈獸的後腿,轟得一聲,那黑欲天蟲龐大的身軀,頓時被這骨箭的巨大衝擊力給一帶,頓時渾身一滯,黑欲天蟲一下子找不到力,就徑直給帶的往後一坐,整個身體也隨之翻起來。

就在此時,白洛奇已經手持霜風沖了上去,此刻也沾上蜈龍毒汁的霜風,立刻直刺那三星二級黑欲天蟲的下腹,瞬間就將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的整個龐大身軀給麻痹住了,讓黑欲天蟲完全失去了那份戰力。

「龍不像……」白洛奇隨後就飛轉身到了龍不像身旁,就見此刻的龍不像已經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神情顯得痛苦,似乎是被第二次撞擊所影響,讓他渾身有些難受,但是白洛奇仔細檢查了一下,似乎龍不像身上只不過是被撞擊給造成了一些不適,卻是並不礙事的,所以,白洛奇也就鬆了一口氣。

小龍赤此刻見龍不像為了保護自己受傷,馬上就跑了過去,出難過的哀嚎聲,龍不像卻是立刻低頭用頭,輕蹭了小龍赤的腦袋幾下,像是在安慰小龍赤一般。

白洛奇徑直轉身看向兩隻黑欲天蟲,雖說,他已經是將這兩隻黑欲天蟲制服,但是,要是他又該如何將它們給帶回去,這就是一個極為棘手的問題了。畢竟在上次是一隻還好辦一點,而現在卻是整整兩隻黑欲天蟲,而且這兩隻黑欲天蟲的塊頭還不小,他總不能就這麼引著兩隻黑欲天蟲在東北軍營的管轄區內那麼亂跑,這不被現才怪。

可惜的是,白洛奇現在還不是到達天宗級的實力的御靈者,否則的話,也就不用對於這兩隻黑欲天蟲這麼頭疼了。畢竟御靈者的實力達到天宗級以後,就完全可以打開連接到另一個虛空的空靈界了。有了這空靈界,可以使得御靈獸就可以被隨身攜帶了,也不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完全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尤其是因為御靈獸在御靈者實力達到天宗級以後,基本上也都是隨著實力的增長,而長成龐然大物,像是一般的城鎮都是無法進入的,否則的話,就會被城市造成巨大的破壞,所以,這空靈界也算是御靈者居家旅行必備之選。

白洛奇此刻先將懸挂地那裝著一滴山寨龍涎的瓶子收起,免得又引起其他野生御靈獸,他現在的靈力可是已經耗盡的差不多了,而龍不像似乎也已經是到了自己的極限,這時,若是如果再遇上什麼厲害的野心御靈者的話,那可就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了。

不過還是為了安全起見,白洛奇還是小心翼翼的給龍不像和自己各服下一滴,並且抓緊時間恢復體力和靈力,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被人攻擊,那樣子未免有些得不償失了。

大概是過了兩個時辰之後,白洛奇靠著那山寨龍涎的神效,已經恢復了自身大半的靈力,而接著,就是如何將兩隻黑欲天蟲運回去,這個令白洛奇倍感頭痛的問題了。

而就在此時,白洛奇卻是突然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喝罵聲:「都******給老子快點,慢慢吞吞的,在不快點,小心惹火了老子,就直接把你們這些廢物燉了當晚飯……你們這群沒用的垃圾……」

白洛奇聽到這大聲的喝罵聲之後,立刻不由目光微微一凝,只見得他幾個閃身之後,就出現在一塊大石頭上,舉目眺望,就見到一些身著軍服的御靈者,此刻正在押運著兩大車的木料穿過獸屍谷,只見那拖著兩大車子木料的是十隻叫做禿駝的御靈獸,雖然作為御靈獸他們的品級是很垃圾的,但是因為他們自身的力氣不小,善於在各種難走的地形上行走,而且是容易馴服的那種,所以,常被當馬一樣使喚,而用來專門負責長途運輸一些糧草或是重物之用的,是典型的運輸型的御靈獸。

白洛奇仔細地看了那幾個御靈者一眼后,就見他們身上的軍服綉著是西北軍營的標記,應該是西北軍營的一個負責押送的御靈者小隊,而小隊的平均實力都在凡羽五級左右的。

而見到那兩輛裝載木料的大車子后,白洛奇看了自然是眼睛一亮,腦中不由的靈光閃爍,立刻撕了自己身上的一塊衣料將臉蒙住,然後,化作一道殘影朝那押送隊伍而去。

片刻之後,只見那些禿駝似乎預感到了什麼氣息,立刻有些驚懼的紛紛停下,而驅趕禿駝的幾個御靈者,立刻生氣的甩動手裡的鞭子,似乎還以為這些御靈獸又開始偷懶,不由大聲罵道:「都給老子動起來,偷什麼懶」

可是卻是見,那些禿駝似乎根本不管他們的打罵,仍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然後,緊緊盯著前方,似乎前方有什麼東西令他們極為的害怕,而不敢再向前一步。

而就在這時,幾個負責押送的御靈者,才現就在自己的眼前不遠處,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出了一道身影,還攔住他們的面前,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幹什麼。

「喂,你是誰?還不快點讓開,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礙著我們辦事,你是不是活膩了」看似隊長樣子的一個御靈者,立刻快步上前,一臉囂張的質問道,似乎自己高人一等一般。

「把車子和這些禿駝留下你們可以滾了」這突然出現當然就是白洛奇,顯然他已經打上了這兩輛車子和禿駝的主意,因為有了這兩輛大車子和這些禿駝,那他就可以把兩隻黑欲天蟲給運回去了,而不需要他自己耗費什麼力氣,反正這邊山賊眾多,也不會有人懷疑到他自己。

「你們聽到他說什麼了嗎?」那隊長一聽,臉上頓時大樂,立刻嘲笑地看著其他幾個御靈者問道,似乎白洛奇做出什麼可笑的事情來了。

「隊長,他的意思是說他要打劫我們。」一個御靈者此刻似乎也很是配合的在和那個隊長應道。

「打劫我們?開玩笑,難道他看不出我們是西北軍營的御靈者嗎?沒看出我們是什麼實力嗎?這個傢伙也實在是太不長眼睛了,居然敢打劫我們,真是活得不耐煩了」那個隊長立刻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因為白洛奇身上給他們所帶來的氣息很弱,這個隊長當然以為白洛奇根本就是一個垃圾,所以,此刻在聽到白洛奇的話的時候,就不由的覺得白洛奇是自不量力。

「你們幾個,給我上去給我好好教訓他一下。讓他知道下,就他那點本事也敢來搶劫我們西北大營,還是乖乖滾回家去喝奶去」那個隊長對著手下幾個御靈者示意了一下,很快其他幾個御靈者就走了上去,將白洛奇團團圍住,一臉自以為是,畢竟他們實力不高,都被白洛奇所表露出來的實力所蒙蔽了……

片刻之後,就見幾道滿地打滾的身影,此刻各個都是鼻青臉腫,滿口是血,而且有些連牙都掉了大半,估計就連他們爹媽都不認得了。 「我現在我有資格打劫你們了嗎?」白洛奇雙眉一挑,眼中帶著嘲諷的意味地看著在後面已經嚇得雙腿亂顫,就差沒尿褲子的那個隊長,此刻那個隊長渾然沒有之前的威風,只是在那邊驚恐的看著白洛奇,渾身瑟瑟抖。

「有……有資格……完全有資格了這些都是你的了。」那個隊長聲音顫抖的說完,就灰溜溜地帶著自己的人,逃之夭夭。

隨後,白洛奇就將打劫到的兩輛大車子和拉車的禿駝給帶了回去,將上面的木料全部卸掉,然後又是費了不少力量,將兩隻黑欲天蟲弄上了兩輛大車子,搞定之後,就讓龍不像和小龍赤在前面引路,率領那些禿駝拉著兩隻黑欲天蟲,大獲而歸。

這一路上走走停停,白洛奇又要小心翼翼的避開巡邏的東北軍營小隊,整整花了快一天的時間,才緩緩的到達鬼村。

白洛奇讓那些禿駝幫忙將鬼村中央的洞坑刨開后,便和上次一樣,將兩隻黑欲天蟲弄進了巢穴裡面,因為這鬼村下面的巢穴足夠大,所以,就算養個七八隻黑欲天蟲都不是問題,而且就算是實在不行,他還可以將巢穴進行擴充,完全是有足夠的餘力,飼養這些黑欲天蟲。

白洛奇先利用自己身上的工具,以蜈龍毒汁限制了兩隻黑欲天蟲的行動力之後,白洛奇就先離開了這個巢穴,回到鬼村之後,便直接解開了那些禿駝身上的套子放生它們。

「你們都自由了。」白洛奇對眼前的那些禿駝說道,看著這些被士兵們奴役的禿駝,心下不由心聲感概。

那些禿駝似乎聽懂了白洛奇的話,出幾聲低嚎,似乎在感謝白洛奇竟然會放它們走,彼此相互看了幾眼后,立刻對白洛奇四肢伏地,好像是在表示對白洛奇的感謝,隨後,便在其中一隻年齡較大的禿駝帶領下,陸續一起離開了鬼村。

白洛奇放了那些禿駝后,就帶著龍不像和小龍赤慢悠悠的回了軍營。

「明天恐怕要到城鎮里去一趟,打制些禁錮黑欲天蟲的大型鐐銬回來,然後順便把從野生御靈獸身上收集到的那些材料賣掉,估計也能賣上一筆錢。彌補一下這裡面的開銷」路上,白洛奇暗自想道。

回到軍營后,白洛奇先將龍不像和小龍赤送回了屋子,然後,就直接去了獸廄。一到獸廄,照例白洛奇又被徐老頭給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因為他已經是消失了快一天的時間了。

「還愣著做什麼?天都要黑了,在天黑前,把獸廄給我清理乾淨。」徐老頭怒氣沖沖的說完,就也不理會白洛奇直接走了,似乎他有什麼事情要忙一般。

「這個死老頭脾氣真是糟糕,我不就回來晚回來了一點,至於這麼斤斤計較嗎?不過,今天我心情好,就大人不計小人,不跟你計較……」白洛奇沖著徐老頭的背影撇了撇嘴,這次自己意外一箭雙鵰的抓到了兩隻黑欲天蟲,算是他自己走了****運了,再加上原來的一隻,現在他已經有了三隻黑欲天蟲,兩隻三星一級的,一隻三星二級的,這樣一來,以正常的情況來看,他至少能保證在兩隻三星一級的黑欲天蟲孕育黑欲卵的一個周期,就是在這一到兩個月的時間內,能獲得兩顆以上的初級黑欲卵。而在那隻三星二級的黑欲天蟲的孕育周期內,也就是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可能獲得一顆中級黑欲卵。這些黑欲卵可是提升他實力的大好補品啊

也就是說,白洛奇以後每三個月最少能獲得一顆中級黑欲卵和四顆左右的初級黑欲卵,這對任何御靈者來說,這些都是絕對難以想象的事情了。因為就算是馬嵐這樣職位的小統領,每三個月也才只能領到一顆初級黑欲卵,用來提升他的力量,而白洛奇一個人卻是能夠享受這麼多黑欲卵,怎麼能不羨煞旁人。

而且就算是赤龍軍團的大本營來說,也不過才圈養了兩隻黑欲天蟲,而他一個人現在卻擁有了三隻,由此可見,這是何等巨大的差距

這若是讓那些御靈者知道的話,就絕對會眼紅到死的畢竟按著這樣計算,白洛奇的實力恐怕會在黑欲卵的幫助下,不斷的持續增長的

如果按照這樣獲取黑欲卵來修鍊的度,白洛奇的實力在一年之內恐怕就能取得突破性的飛躍,白洛奇無疑就是在修改修鍊史上的奇迹。

不過,白洛奇可是沒打算,就這樣就可以心滿意足了,他可是打算過幾天,再到東北軍營管轄範圍的一些其他區域內,再探查一下,說不定還有其他黑欲天蟲的落網之魚,畢竟,之前他只是靠自己的推測來判定的,但也許有些他想不到的區域還可能有黑欲天蟲存在,他可是做好將這些黑欲天蟲都給一網打盡的。

而至於在那些煉羅邊境其他國家駐守的區域,因為所處的位置都是比較危險的地方,而白洛奇也知道以他如今的來說,去那些地方,恐怕都是有去無回的,自己對於哪些地方也屬於有心無力。所以,這些他都暫時還不考慮,畢竟在提升的同時,能夠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根本的一件事情。

而白洛奇一邊在獸廄辛苦的做著他的苦力,一邊卻在那裡勤奮的練習幻鑒術,眨眼之間,夜幕就逐漸降臨,到了天黑,而那黃昏的最後一抹餘暉灑落在獸廄之中一晃而過,最後,夜幕降臨。

就在此時,馬嵐正朝獸廄走來,應該是來看她的戰龍青靈的。

因為此刻天色已暗,而獸廄還沒有點上燈,所以,就在馬嵐靠近獸廄的時候,就聽到一陣相當令人想入非非的說話聲。

「喂,你別亂動行不行?乖啦」

「好了,好了,馬上好了。你再忍耐一下嘛,就要好了……」

「不要再叫哦,萬一把別人引來,可就不好了,我可是沒對你幹什麼壞事,我只是……」

……

這些話在這麼黑乎乎的獸廄之中傳來,在傳到馬嵐的耳朵裡面之後,自然就會不由自主的往不好的方面想,頓時,嬌容一怒,心頭不由想到,竟然有人在軍營之中做這等苟且之事,立刻怒火中燒直接就衝進了獸廄裡面,那嬌容明顯很是不好看,大聲嬌斥一聲道:「你們通通給我住手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軍營裡面欺辱良家婦女……」

馬嵐最後幾個字剛剛才脫口而出,就看見到眼前一個傢伙正抱著一隻御靈獸,手掌光的在那隻御靈獸身上東摸西碰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而這個傢伙除了是白洛奇,還能是誰

這白洛奇正練習幻鑒術練得起勁,突然就身旁就冒出了一道嬌影,顯得氣勢逼人,自然眉宇不由一簇,轉頭一看,在黯淡的逛下中隱約見到一張美麗的嬌容,定睛一看,便認出是馬嵐。 「原來是統領……」白洛奇不由放下手中的御靈獸,起身看著馬嵐說道:「請問統領,這裡哪有什麼良家婦女啊?不過,現在就有了……」

馬嵐看到就白洛奇和一隻御靈獸,自然就知道是自己誤會了什麼,頓時嬌容不由暗自一紅,有些窘,不過還好天色已經暗,獸廄之中還未點上燈火,但是此刻他還是死撐說道:「你……你大晚上的在這裡做什麼?」

「我還想問你呢我為什麼沒事大晚上在獸廄之中啊,我只是讓你把我調到這獸廄來,沒說當什麼飼養員,都是因為你,害得現在我每天做苦力做到這麼晚,你還好意思在這邊說」白洛奇此刻見到馬嵐,心頭亦是有些著怒,眉宇一挑地應冷道。

「我還以為你對養戰獸有興趣,不然你幹嘛要調到獸廄來。所以我就順水推船,讓你來這裡當飼養員了我沒讓你做雜役就不錯了,你竟然還對我吼要知道跟著徐老頭可是能學到不少東西的,他可是軍營里的老人,可是很厲害的……」馬嵐說著,突然臉色一變,顯得欲言又止。

「很厲害的什麼?」白洛奇感覺馬嵐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目光不由一眯,似乎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對了,你昨天找我是不是想問素素的事情。我後來找你。你不知道又跑哪去了」馬嵐不由搖了搖頭,接著問道。

「明天我剛好想外出一趟,所以,順便去看看素素了。」白洛奇點頭說道。

「素素現在在赤龍軍團的大本營。」馬嵐不由應道。

「大本營?」白洛奇大感有些意外道,這馬嵐怎麼把素素安頓到大本營去了。

「是啊,那天我帶素素先去了大本營,本來是打算辦完事,然後給素素找個好人家安頓的。但是結果是,我表姐一見到素素就感覺很是喜歡,然後,就自作主張硬要把素素留在她身邊陪她。我實在是拗不過,而且素素本身也沒有反對。所以,我就順水推舟就把素素留在大本營了。反正我表姐也不會虧待素素的」馬嵐不由說著,不由看了白洛奇一眼,似乎有點怕白洛奇生氣,畢竟這件事情,她事先沒跟白洛奇說。

「哦。」白洛奇聽完馬嵐的話,卻出人意料的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因為在他看來,既然素素都沒有反對,加上又是馬嵐的表姐,所以,對於素素的安全,以及其他也應該不用擔心,畢竟是熟人的話,也不會太過於為難素素,而且素素本身那麼機靈的女孩,應該不會有人會欺負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