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所說的這場比試就是相同的道理,即便妖聖只使用同級別的一點點實力,在恐怖底蘊做後盾的情況下,也幾乎可以說是立於不敗之地。

「我當然想清楚了,現在就看你們的意見。恕我直言,即便壓制實力,你們也幾乎是不敗的,所以這場比試其實對你們更有好處,只要你們輕輕鬆鬆贏了我們,不但能留下我們,還能避免損傷,何樂而不為呢?」秦羽說完,轉頭對實際女皇肅然點了點頭,意思是相信我!

石妖女皇真的很想否定秦羽的提議,畢竟在她看來這場比試也是對對方更有利,幾乎就是必敗無疑,可是她一時間又找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

便在這時,羽聖突然道:「答應你也可以,但我們是妖聖,地位等同於你們的食聖,想和我們比試,不付出點代價是不行的。」

「什麼代價?」秦羽問。

「你們是大食對吧,既然如此只要你們能夠做出讓我們滿意的美食,我們就答應你們的比試!」 ?秦羽的提議,無論從哪方面看,都無疑是對對方更有利,事實也的確如此,但還有更好的辦法嗎?可能還有更好的辦法嗎?面對三位妖聖,面對如此不利的局面,能稍微從中覓得一點點機會,都已經是非常不易的事情。

而秦羽所做的,正是從不可能重覓得一絲絲可能,從而避免己方團滅,求得生存下去的機會。

聽了羽聖的要求,不止秦羽愣了一下,其餘人也都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啞然失笑,怎麼把妖族都是吃貨這一點給忘了呢?

即便強如妖聖,也是從小妖一點點成長起來的,也肯定對人類的美食情有獨鍾垂涎不已,所不同的是,地位高了實力強了就要矜持一點,不然豈不被人笑話?

「對對對,先做美食,再談比試。我可告訴你們,別以為隨隨便便糊弄就能矇混過關,我們品嘗過的人類美食可不少,想讓我們滿意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如果你不能讓我們滿意,那就一切免談!」無面妖聖道。

「敢問象聖你的意見呢?」秦羽問。

象聖思考了一下頷首道:「也罷,既然他們兩都同意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反正最後並沒有什麼差別。」

言下之意就是他們根本不可能輸,即便限制使用千分之一萬分之一的能力,也絕對不會輸給區區人類。

「好,既然三位都答應了,敢問三位對美食有何喜好或者要求?」秦羽又問,美食這東西,了解食客的喜好是很重要的,譬如針對素食者,你肉食做的再美味他也不會吃,再譬如不吃羊肉的人,給其做羊肉就是自己作死。

「我不吃肉!」象聖嚴肅強調,這次居然挺主動,看來當年也是個吃貨。

「我只吃肉!」羽聖的喜好居然恰恰相反。眾人聽了都是一臉懵比,象聖如此強壯,怎麼看都應該是個吃肉的,結果居然是個素食主義者,羽聖如此纖瘦瀟洒,卻居然只吃肉不吃素。

「你們儘管做,我沒他們那麼多毛病,我什麼都吃!」無面妖聖看似古怪,倒是最好伺候的。

「時間寶貴,做就不用了,事不遲疑我們這就開始。」秦羽說完微微一笑,心口亮起白色的光芒,光芒凝結成圓環,儉存奢失心田開啟。

看到這一幕,羽聖臉色登時微變,他的確喜歡人類美食,但他提出這個要求真的只是為了吃嗎?

當然不是,如果只是為了吃,他和普通小妖有何區別?他的真正目的,是想藉機拖延時間!

要知道,人類的許多種烹飪方法都非常花時間,比如燉熏熬等等,動輒一兩個時辰,有的甚至需要大半天,如果再加上腌制,那花費的時間就更恐怖了。

所以,他才會提出美食為先的要求,故意利用烹飪將石妖女皇拖在這裡,能拖多久是多久,用人類的話來說就是將計就計。

可是,正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千算萬算還是算漏了一招,忘了人類大食有一種神奇的心田叫做儉存奢失,可以提前將烹飪好的美食保存起來,並且保持在剛出鍋最完美的那一瞬間。

象聖的臉色同樣也變了變,他的確看起來比較莽,但這不代表他就沒腦子,事實上能成為妖聖怎麼可能沒腦子呢?羽聖提出要求的瞬間,他就立刻明白了羽聖的目的,所以才會借坡下驢答應。

至於無面妖聖,鬼知道他的臉色變了沒有,這貨根本就沒有臉。

秦羽將羽聖的表情變化看在眼中笑在心裡,心中暗道:「真以為你們那點小聰明我猜不到嗎?你敢將計就計,那我就將計就計再就計,看誰技高一籌!」

「也罷,既然沒法在烹飪上拖延時間,那就一直說不好吃,反正要求是必須讓我們滿意,我倒要看看他究竟藏了多少美食!」羽聖心中同樣也在算計,一計不成又生一計,而且居然是耍賴皮的計策。

然而,當秦羽從儉存奢失心田中將美食端出來,剎那間熱力升騰鮮香四溢,管你什麼耍賴皮的計策,統統都被那誘人的濃郁鮮香淹沒放逐。

美食是最真實的,面對真正的美食像說不,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三位妖聖的注意力登時就被吸引了過來,只見秦羽手中端著一個特大號海碗,濃郁的湯汁輕輕晃動,閃爍著淡淡的暗金色光芒,透過升騰的白氣,隱約可見濃湯之中白面如盤龍,中間看似雜亂實則有序,堆砌著許多焦黃酥脆,看一眼就知道很有嚼頭的配菜,其中有三塊看起來像肉的食材格外厚實,明明表面煎成了金棕色,卻依舊能感覺到裡面柔/軟充盈富有彈性的口感。

妖界沒有食氣規則體系,所以美食並不能產生食氣,但這並不影響美食本身帶來的視覺和嗅覺享受,僅憑那濃郁之極的襲人鮮香,就已經足夠勾人饞涎催人食慾。

「拉麵!」三位妖聖異口同聲,憑藉自己多年來對人類美食的了解,立刻認出秦羽手中的美食是拉麵。

「不錯,正是拉麵,這就是我準備的第一道美食!」秦羽頷首道。

「好香,果然好香,這真的是你自己做的?」無面妖聖具現出六個鼻子可勁吸氣,也不知道怎麼做到的,混合著鮮香的蒸汽居然真的凝聚成六縷,彎彎曲曲鑽入他的鼻子之中。

「當然是我自己做的,否則我又怎麼好意思拿出來?」秦羽頓了頓突然問:「三位相信都品嘗過不少人類美食,是否發現了它的特別之處呢?」

特別之處,聽到這個問題,不止三位妖聖和石妖女皇,連龍魅兒、慕容雪和清漪都愣住了。

龍魅兒擁有六通感靈舌,嗅覺極度靈敏,而且可以轉換味覺,仔細聞了聞,頓時雙眼微微睜大漏出驚訝之色,喃喃地說:「居然還能這樣?」

慕容雪有靈舌卻沒有那麼靈敏的嗅覺,仔細辨別只能發現一部分奧妙,難以窺其全豹,反倒是經驗豐富的清漪似乎若有所悟。 ?三位妖聖覺得香,石妖女皇同樣覺得香,而且感覺更加強烈,因為和別的妖族不同,石妖是可以不吃糧食的,吃點含有能量的石頭,或者玉石瑪瑙的,就能維持很久很久。

當然,可以不吃不代表不能吃,石姬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她就特別喜歡人類美食。

石妖女皇數千年前也去過美食大陸,也吃過人類美食,也覺得遠比石頭更有滋味,可是數千年過去,她幾乎已經忘記了人類美食的滋味,此時聞到如此鮮香濃郁的濃湯,頓時將幾千年前的回憶全都勾了起來。

「特別之處?有何特別之處?這不就是所謂的鮮香嗎?」象聖道。

秦羽搖了搖頭:「非也,鮮香也分很多種類,大分類有海之鮮和山之鮮,山珍海味鮮美各有不同,小分類有雞肉之鮮,魚蝦之鮮,貝類之鮮,香菇之鮮,不同食材鮮美又給有不同,所以鮮香其實很分很多種。」

「是嗎……」象聖有點蒙,對於人類美食,他還真的沒有這麼多了解。

羽聖道:「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發現了些許特別之處,如果我沒聞錯的話,你這碗拉麵的澆頭,應該是用山珍熬制,屬於山珍之鮮。可是山珍之鮮應該輕盈如風如雲,怎麼會如此濃郁厚重呢?這不合道理啊!」

秦羽伸出大拇指道:「不錯,這碗拉麵的澆頭的確是用山珍熬制,至於為何鮮香會濃郁厚重,嘗過之後自見分曉。」

說完,秦羽居然端著拉麵朝象聖走去,羽聖登時就蒙了,他還以為這碗拉麵是給他的呢,連忙道:「人類小子,你弄錯了吧,象聖不吃肉,你難道忘了嗎?」

象聖雖然也被香味勾的不行,但還是哼了一聲不滿地說:「敢把葷腥端給我,你也是膽子夠大的。」

「秦羽哥,象聖不吃肉的!」慕容雪急聲提醒,也以為秦羽忘記了,再看其餘人的表情,同樣都以為秦羽忘記了。

然而秦羽真的忘記了嗎?可能嗎?只見秦羽微微一笑道:「哪裡有葷腥?我敢保證這碗拉麵里絕對沒有半點葷腥。」

聽聞此言,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象聖愕然之後面露怒色,周身紫電隨之愈發狂暴:「面上那幾塊分明就是肉,你竟敢欺我沒有葷腥,好大的膽子!」

石妖女皇見象聖發怒,差點想將秦羽拉回來,好在還是忍住了。

她也有同樣的疑問,面上那幾大塊金棕色四方形的食材分明就是肉,為什麼秦羽偏偏說沒有葷腥呢?難道秦羽真有膽子欺騙睜著眼睛說瞎話?

秦羽伸出食指晃了晃:「非也,我敢保證這真的不是肉,這絕對是一碗沒有肉的素麵,不信象聖大可嘗一嘗,如果真的是肉,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居然敢立生死狀,看樣子不像是說假話,畢竟沒有誰會拿自己的命在這種事情上開玩笑。

象聖聞言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將碗接了過去,秦羽又遞來筷子和叉子,因為他覺得妖族不一定能用的慣筷子,叉子更容易通用。

果然,象聖真的選擇了叉子,他顯然注意到了秦羽的這個小細節,卻沒有多說什麼。

將那酷似肉塊的方形食材叉起來送入口中,本著嘗試的心態,並沒有整塊塞進去,而是就著邊緣咬了一口。

牙齒切落的過程中,能夠清晰感覺到那種緊/致富有彈力的口感,細細咀嚼感覺更深更豐富,不但咸中帶甜滋味均衡回味綿長,而且裡面居然藏著些許澆頭,山珍的鮮香隨著咀嚼在口中肆意流轉,和均衡綿長的鮮甜咸甜混合在一起,讓味道和口感都拔高了一個檔次。

羽聖和無面妖聖都不由自主咽了一口口水,他們都很喜歡肉,這碗拉麵最中意的就是裡面那幾塊「肉」,結果特喵的居然給了吃素的傢伙,這到底算什麼事嘛。

眾人都在緊張關注象聖的反應,如果象聖認為那真的是肉,秦羽就完蛋了。

「好吃啊,居然真的不是肉!」象聖雙眼睜大,眼中滿是驚喜和不敢置信之色,驚呼讚歎之後,不再猶豫,連忙將整塊扔進嘴裡大嚼特嚼,咯吱咯吱嚼的那叫一個爽,湯汁都從嘴裡濺了出來。

「什麼,不是肉?」無面妖聖連忙飛了過來,也不管象聖同不同意,抓起一塊趕緊塞進嘴裡,三張嘴一起嚼,吃的比象聖還誇張。

羽聖自持身份儀態沒有動,蹙眉問道:「無面,真的不是肉嗎?」

無面妖聖咽下之後咂咂嘴,舔舔手指頭,一邊讚歎一邊說:「這滋味果然好生特別,口感真的有點像是肉,但絕對不是肉,我肯定!」

象聖有護食的毛病,一共就三塊,被搶了一塊頓時好不開心,卻又礙於面子不好發怒,只能趕緊將第三塊叉起來防止被搶,頷首道:「的確不是肉,我也肯定!」

「那是什麼?難不成是豆腐?」羽聖有點蒙,從外形和口感上,他也只能想到豆腐。

「不對不對,絕對不是豆腐,豆腐我還嘗不出來嗎?」無面妖聖忽悠悠打了個轉,卻說不出究竟是什麼。

「不妨看看側面就知道了。」秦羽道。

象聖一想也對,咬下半個仔細一瞧頓時有所發現,原來側面居然是由許許多多大小不一不規則的圓形相互挨擠而成,間隙之中焦黃色深,圓形之中顏色稍淺,分界線清晰可辨,期間還整齊分佈著許多小孔,看起來像是故意扎的。

「這是什麼東西?」象聖感覺很不解,將側面轉過來展示給所有人。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居然還有這種妙用,看來以後我也可以嘗試嘗試。」

「原來是這樣,難怪不是肉卻有類似肉的口感。」

龍魅兒、清漪還有慕容雪畢竟是大食,而且都是優秀大食,看到側面的獨特紋理后,先後都恍然大悟,明白了到底怎麼回事。

石姬和石妖女皇依舊滿頭霧水,羽聖赤眉微蹙,捏著下巴略作思考,突然眼中掠過一道精光,蹦出兩個字:「大豆!」 ?大豆!

羽聖果然不愧對人類美食頗有研究,居然真的被他猜到了。

秦羽頷首道:「不錯,這種食材名為天貝,正是用大豆發酵而成,當細密的白色菌絲將大豆固化在一起,充分填滿大豆之間的空隙,天貝就成型了。不僅沒有任何苦味,而且絲毫不粘,沒有那種拉扯不斷的絲。口感綿軟細密分量十足,經過紅燒或者照燒,加入口味稍重的醬汁,就會在口感和味道上趨於肉類,至於入味,事先用鐵簽戳洞,可以使醬汁更容易滲入內部,從而達到更好的入味效果。除此以外還能油炸做醬做菜卷等,是非常優秀的萬能食材,營養也非常豐富,是素食者的最理想食材之一。」

聽了秦羽的介紹,龍魅兒、清漪和慕容雪都若有所思,在美食大陸也有許多用黃豆發酵製作的食材,但主要用途是做醬,極少成為主要食材,而此時此刻秦羽所用的天貝,可以說是這碗拉麵的核心,即便稱之為天貝濃湯素拉麵都不過分。

確認自己的答案后,羽聖非但沒有解惑,眼中的迷惑之色反而更重,蹙眉道:「不對,這還是不能解釋為什麼鮮味濃郁厚重。」

「這個問題答案在湯裡面,不介意的話而已嘗一嘗。」秦羽取了個小碗,從海碗里勻了些湯汁出來,倒的過程中,就能感受到湯汁很稠,並不像普通高湯那樣清澈。

「哪有你們人類那麼多講究。」羽聖嘀咕了一句,隨手虛抓,小湯碗頓時穩穩飛了過去,半滴都沒有灑出來,先端在手中輕輕晃了晃,仔細觀察湯汁轉動,接著湊在鼻端聞了聞,然後才優雅地抿了一小口,閉上眼睛仔細品嘗。

「優雅?看你還能優雅多久!」秦羽心中暗笑,這湯汁乃是他精心熬制,無論比例還是火候都妙到顛毫,即便食聖嘗了也會贊其妙處,他才不信妖聖能夠忍得住。

果然,只見羽聖品味了還不到兩秒鐘,就突然睜開眼睛,猛地將一整碗都喝了進去,喝完之後長嘆一聲贊道:「好奇妙的口感,細膩順滑如絲如綿,我從未品嘗過如此鮮香醇厚……」

話剛出口就發現不對,說好的無論吃多少都說不好吃,怎麼才喝了一小碗湯就打破原則了呢?

奈何,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即便強如妖聖,也不可能抹去自己剛才說過的話。

「你在裡面加了什麼?這絕對不是普通的高湯!」象聖品嘗后同樣感覺口感與眾不同,那漫過唇齒湧入咽喉的感覺,真的如同絲綢一般。

秦羽道:「其實很簡單,我往裡面加了豆漿、面鼓醬還有最重要的芋頭!」

「豆漿?」

「面鼓醬?」

「芋頭?」眾人相顧愕然,面鼓醬也就算了,畢竟是調製湯頭的醬料之一,豆奶和芋頭也能和高湯混搭嗎?

「芋頭,芋頭……」羽聖喃喃念叨了幾遍,若有所悟地說,「你把芋頭磨碎加進湯里的對不對?這就是口感絲滑的來源!」

秦羽頷首表示肯定,心中愈發對羽聖刮目相看,通過幾次品嘗和問答就能發現,羽聖對人類美食的了解遠遠勝過無面妖聖和象聖。

他又哪裡知道,羽聖的愛好之一就是搗鼓人類美食,為此還特地置辦了所有設備,光食材庫就有十七八個。只要手下抓到了人類大食,就一定會被送到他這裡,他會逼迫人類大食現場烹飪,並且以監督為由在旁偷學。

試想,身邊站著個妖聖,誰能安安心心烹飪?即便有做出妙品美食的實力,恐怕也會做出可怕的黑暗料理。所以直到現在,沒有一個被抓的人類大食能夠讓他滿意。

「可是,加入豆漿難道不會變成豆花嗎?」這次提出疑問的是慕容雪,無數次做豆花的經驗告訴她,高溫會急劇加速豆漿凝固,那麼秦羽是怎麼做到不讓豆漿凝固,從而保持湯汁醇厚均勻呢?

「當然會,所以我用的是最新鮮的現磨豆漿,因為豆漿放得越久,細菌滋生越多,也就越容易沉澱,另外更重要的是,我將山珍高湯放涼了之後才加入豆漿,一邊加一邊快速攪拌,再過濾一次,這樣就能有效防止沉澱,並且去除所有雜質,讓高湯變得均勻濃郁口感柔和,最後再配上磨碎的芋泥,絲滑濃郁鮮香醇厚的美味湯頭就做成了!」秦羽終於說出了湯頭的秘訣。

這裡不得不提的是,這個秘訣是曾經在另一個世界,從某部動畫里學來的,備受啟發經過反覆試驗改進之後,加入了他自己的濃湯秘訣之中。

「原來如此……」羽聖微微頷首,一副若有所得的樣子,態度明顯不像剛才那麼高傲了。

「說那麼多做什麼,好吃不就行了?來來來我幫你吃,雖然沒有肉,但我很喜歡!」無面妖聖說著又飄了過來,臉上直接變出十幾張嘴,其中過半都在流口水。

「滾!」象聖吃素不吃肉,極少遇到如此滿意的素麵,哪能容許別人分羹,甩手就是一道紫電狂雷,同時端起海碗張開大口,直接咕嚕嚕連湯帶面以及酥炸藕片牛蒡等配菜全都吞了進去。

囫圇一口吞,顯然不能完全領略到這碗面的美味奧義,但對象聖來說已經足夠了,鮮香醇厚絲滑的湯頭,帶著清新橘香的勁道拉麵,似肉非肉入味十足分量十足口感十足的天貝,以及酥脆可口富有嚼勁的酥炸藕片牛蒡,主次得當相輔相成,這些綜合在一起,著實給他帶來了全新的味覺享受。

原來,素食也可以如此美味!

完全不管自己隨手一道雷炸出了多大的坑,象聖放下碗發出一聲滿足的長嘆,感覺一股溫暖的熱流自內而外散發出來,這種暖洋洋的感覺,就好像回到了孩提時代母親的懷抱之中。

這就是幸福的味道!

「感覺如何?還滿意嗎?」秦羽問。

「很好,我很滿意,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素麵之一。」象聖本意也是想通過否認來拖延時間,但他無法背叛自己的真是感覺,實在說不出假話。

「那麼,我們是否擁有挑戰你的資格了呢?」

PS:沒錯,這就是藥王之靈里的那道拉麵,對於豆漿凝結沉澱這一點,作者君失敗了許多次,最後看了B站胡椒桑的視頻才恍然大悟,特此運用到書里來,感謝UP主萌妹胡椒桑~ ?約定只要美食滿意,就能獲得挑戰的資格,所以只要象聖說滿意,其實就意味著接受挑戰。

「也罷,就給你一次輸的機會……」象聖話音未落,就被無面妖聖打斷。

「等等,應該是吃一次算一次的對吧?不然對我和羽聖豈不是很不公平?」無面妖聖只吃了一塊天貝,饞蟲全都被勾了起來。

「那是當然,我們吃一次比一次,公平合理。另外,這盒爆米花您拿著,邊吃邊看更有意思。」

正所謂吃人嘴軟,即便對妖族也同樣適用。秦羽說完,又從儉存奢失心田裡取出一大盒剛出爐的爆米花,這爆米花是他用食氣烤箱爆制,黃油用量恰到好處,上糖非常均勻,而且絕對沒有一粒沒爆開。

「爆米花?什麼東西?用米做的嗎?」無面妖聖接過,抓了幾顆丟進嘴裡,嚼了幾下突然具現出兩隻眼睛讚歎道,「哎呀很不錯啊,人類還有這種小吃?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說完又迫不及待抓起一大把塞進嘴裡,嘎吱嘎吱越嚼越帶勁,根本停不下來。

「不是用米,而是用玉米,方法很簡單,我就不多說了。」秦羽又取出一大盒遞給羽聖。

羽聖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抵不過好奇,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接了過去,隨手嘗了幾顆后頓時也為之動容。

若說有多麼多麼好吃,那還不至於,畢竟就是個小吃,新奇的做法吃法以及口感才是最重要的,不得不說閑來無事看熱鬧的時候,拿上這麼一盒邊吃邊看,還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不遠處眾人都看餓了,彌今心中暗暗抱怨,藏那麼多好吃的,怎麼就不給自己人分點呢?只看不吃很折磨妖的好不好?

石妖女皇心中更多的卻是震驚,任何普通人面對三位妖聖,即便不被嚇尿,也不可能談笑自如。然而此時此刻,秦羽竟然從提議到談判,再到美食出擊,完全以一己之力牽著三位妖聖的鼻子走,雖然其中有她震懾的關係,但更重要的是秦羽的謀略和膽量,如此膽略,現在或許還不算強大,未來前途卻不可限量。

「開始吧,你想和我怎麼比?」象聖用有些輕蔑還有些威嚇的眼神盯著秦羽,他在告訴秦羽,最好別刷小聰明,如果說比烹飪,他會直接讓秦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