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這樣的方式,對於一個還在身體發育階段的十五歲少年來說,會有很嚴重的後患,但他卻拼了命的想贏。

這樣的對手,有時候是很可怕的,而為了表示尊重,宋義也不會對其有小覷之心,哪怕前者的實力確實遠比不上自己。

對於這點,那瘦弱少年也很清楚,他似乎是明白自己幾乎不可能勝出,甚至連給宋義造成一點傷害都做不到,但是他還是率先出手了,這是他在差距懸殊下,唯一的選擇,他只能搶佔先機。

只見那瘦弱少年以極快的速度衝到了宋義的面前,而後,發動了攻擊。

對於宋義來說,其實這樣的攻擊幾乎是沒有威脅的,他這種時候,只要稍微反擊,就足以將對方擊暈,畢竟這些攻擊,破綻實在是太多了,但在這種時候,他卻選擇了單純的防禦。

「你叫什麼名字?」右手將對方的攻擊彈開,宋義看著那如同拚命三郎的瘦弱少年,問道。

而在交手時聽到這種問題,那瘦弱少年也是微微一愣,他咬咬牙,旋即回道:「我…我叫宋永逸。」

唰!

回答問題時,那名叫宋永逸的少年也是抓住一絲空隙,攻擊了宋義,但卻在最後一瞬被宋義躲過。

「呼…好險。」

迅猛的攻勢,也是嚇了宋義一跳,他沒想到對方竟會這麼拚命,看來自己得認真對待一些。

攻擊被躲過,宋永逸馬上又連續攻擊著宋義,然而不管他如何攻擊,卻總是無法抓住宋義。

「那個…你家很窮嗎?」宋義又躲過了對方的一次攻擊,這時他繼續問道。

對於宋義在交手時問問題的這種行為,宋永逸直接被激怒了,他感覺宋義簡直就像是在耍猴般的耍他。

「對!我家是比不上你們這些內部族人,但並不意味著,我會輸給你們!我爹娘省吃儉用,將所有的錢都投入到我的修鍊之中,所為的,就是讓我在這次的比試上,超越你們!」宋永逸怒然大喝,他蓄足全力,一道甩腿,劈向了宋義,這一擊的力道,至少有四百斤。

「我們外部族人,也是不會輸給你們內部族人的!」

宋永逸的這一聲呼喝,驚愕到了宋義,也驚愕到了比武台下一些原本對此戰不看好的人,在這一刻,宋義心中的問題也得到了解惑,這宋永逸是一個外部族人,家裡並不窮,但為了讓他在修鍊上更進一步,他家裡應該是投入了所有能用上的錢,而所為的,就是讓他能夠比肩那些內部族人。

從財富資源來看,一般外部族人的家庭每月的收入基本是不到一個金幣的,雖然比溪南鎮上的駐民們高一些,但這一個金幣的背後,不知道有多少辛勞汗水,而對於宋氏家族的內部族人來說,一個金幣基本就是每月最基本的補貼了,平均每個內部族人,每個月都會得到一個金幣,有的更多,如果他們再想辦法賺些錢,每個月的收入保不準能達到兩個甚至三個金幣;再往上,一些核心的家族人員,每個月什麼都不做都會得到三個以上的金幣,而像宋義這樣的堂主子女,每個月的基本費用,更是有十個金幣以上,堂主級別更是每個月會有二三十個金幣的收入。

整個宋氏家族,猶如一個階梯,底下人拚命掙一輩子的錢,可能還不如一個高層一個月的收入多,這樣的資源分配,導致了在宋義這種十五六歲的年齡上,外部族人基本只能培養出感靈七八脈級別的年輕一輩,而內部族人則是可以輕鬆達到十脈以上,至於像宋義宋沐沐這樣的少爺小姐一輩,則是有機會達到凝靈境。

可以想象,宋永逸的一家,砸鍋賣鐵,省吃儉用,甚至就連買像樣的衣服都不願意浪費錢財,一心只想為宋永逸換取更多的修鍊資源,而就是這樣,也只是讓其達到了感靈十脈的境界。

宋義終於是明白了宋永逸為何會這樣子拼了命也想贏,哪怕幾乎沒有希望,他也不會認輸,這是因為,他身上寄託的,是其全家的希望。

這樣的對手,要給予最大的敬重。

嘭!

宋永逸劈下的一腿,落在了宋義的身上,但意想中的效果,卻沒有出現,宋義以自己的手臂,扛下了這一擊,他沒有催動任何的元氣,這足以打斷人手臂骨的腿擊,對於歷經了鞏軀的宋義來說,雖然有些沉重,但卻不是無法抵擋,真要說的話,就是有些麻痹和皮外傷。

「幹得好,你的攻擊…確實很有效。」擋下了宋永逸的一擊,宋義也是對著前者咧笑,而後者還沒反應過來,便是感覺到自己身體重心發生了顛覆,緊接著,眼前的天南地北便是驟然間旋轉。

因為,宋永逸支撐在地上的單腳,被宋義用腳跟掀起,然後配合著推開宋永逸劈在其手上的腿,就這樣,宋永逸整個人在離地一米的半空中,旋轉一圈有餘。

在宋永逸感覺到暈頭轉向時,一記含有著一定力道的手掌,也是落在了他的身上,然後他整個人,就這樣直接飛上了更高的半空,並以拋物線的方式,落到了比武台下。

宋義贏了,贏得乾淨利落,這樣的結局並不出人意外,但是剛才宋永逸的那一聲呼喝,卻印在了比武台下眾多外部族人少年少女的心中,讓他們身同感受。

落在比武台下的宋永逸很快就重新站起,他很是不甘心,而當他發現自身並沒有受到什麼明顯的傷勢時,便不由微微驚愕,看向比武台上的宋義少爺。

難道說…宋義少爺是有意在保護自己不受傷害。

而在宋永逸看向宋義時,後者也是笑著看向他,並對其豎起了拇指,表示鼓勵,這樣的舉動頓時讓宋永逸疑惑和驚異,不知為何,他從宋義少爺的身上,看不到內部族人對外部族人的居高臨下,特別是之前交手時的問題,以及最後一句話。

這似乎,和他所知道的少爺們不大一樣?

而就在宋義向宋永逸表示鼓勵時,另一邊的十五歲組決戰,也是傳來了一陣喧嘩,這是因為,宋傀與宋小萱之間,已經分出了勝負。 十五歲組的決戰,勝負終於分曉。

宋義緩緩走下比武台,他的目光看向不遠處另一片對決區,在那裡,一道身影傲然而立。

宋傀與宋小萱交手的過程,宋義很遺憾沒能觀摩,但對於這個結果,他並不意外。

勝出的人,是宋小萱。

這是一場讓人訝異的精彩比試,回顧其過程,先是宋傀施展了疊岩九拳,攻勢剛猛,不斷逼退宋小萱;一般來說,少年一輩中,練習了這套拳法的人,通常只能施展出第三拳或是第四拳,但宋傀卻一連施展出了六拳,重疊之下,爆發出的力道,達到可怕的近四千斤。

當時所有人都為宋小萱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勝利的天平即將傾向於宋傀時,宋小萱的身上,那層淡淡的元氣光芒卻突然爆發,形成晶瑩之色,而下一瞬,她的速度徒然暴漲,快到連宋傀都無法捕捉其蹤跡,在這般速度下,宋小萱施展的攻勢,很快就讓宋傀無從招架,僅僅兩三個回合,後者從上風到下風,最終狼狽敗落。

這樣突然顛覆的結果,讓不少人唏噓,唯有那些實力已經達到凝靈境以上的人,才看出了一些門道。

在剛才的一瞬間,宋小萱身上爆發的晶瑩光芒,乃是霧態元氣進一步凝結的跡象,這意味著她已經跨越了凝靈境的第一階段,達到了第二階段,在其體內,霧態的元氣化為液態。

「十五歲的凝靈境第二階段,這…在八方園裡都能算二級學員了吧?」宋凌天看著台上的宋小萱,臉上露出了訝異,而其他人也是沒有想到,宋小萱竟然達到了這般地步,要知道,在他們之中,唯有宋衍才達到了八方園中的二級學員標準,至於其他人,都只是三級學員。

「看來這一屆的少年一輩,人才輩出啊。」就連宋衍也是對宋小萱的實力感到訝異。

「宋天華,你這女兒,真是給了我們一個意外驚喜啊。」評審台處,宋元表示驚讚道,他會如此驚讚,是因為家族中上一個在十五歲達到的凝靈境第二階段的人,正是他的兒子,宋衍,雖然這場比試中宋傀輸了,但作為父親,宋元覺得這樣的失敗挫折,對於宋傀好處多過壞處,畢竟這些年來,宋傀紈絝的性格他也了解。

「小萱只不過是付出了比別人多的努力罷了。」宋天華謙虛說道。

對決結束后,裁判宣布了宋小萱的獲勝,至此,十五歲組的勝出者宋小萱晉入接下來的跨齡比試,至於宋傀,在敗落後雖然很不甘心,但也只能承認這個結果。

此時在比武台的另一邊,剛剛勝出第二輪的宋義深呼一口氣,調整著自己的狀態,雖然十五歲組已經決出勝負,但他所在的十六歲,才剛剛開始第二輪比試,往後,他想走到最後,還得歷經三四次交鋒,興許,還有可能碰上宋沐沐這個棘手的對手。

比武台上的對決依然不斷進行著,裁判的聲音響起又落下,但相對於宋小萱與宋傀的決戰來說,接下來的大部分比試都顯得很平淡,因為十三、十四、十五歲組已經分出勝負,所以他們空出來的對決區,讓十六歲組與十七歲組的比試進程加快不少。

比試進行了莫約三個時辰之後,十六歲組的第二輪比試結束,六十多人經過淘汰,只剩下三十多人,而在另一邊人數相當的十七歲組裡,第二輪比試很快也是結束,同樣剩下三十多人。

第三輪抽籤緊接著展開,宋義所在的十六歲組被分成了十六對,依次上台比試,在這一輪中,宋義的對手是一個感靈十一脈的少年,只是比試還沒開始,對方就直接棄權,讓宋義有些無語,而他也因此,直接進入了第四輪淘汰對決。

比試越是往後,因為人越少,使得每一輪耗費的時間不斷減少,再加上不斷空出的對決區,致使十六歲組的第三輪對決僅僅用了半個時辰就結束。

第四輪對決接踵而至,歷經了三輪淘汰,剩下的比試者實力基本都在感靈十一脈以上,這個時候,誰想再依靠運氣更進一步已經不大可能,而那些一開始保留了實力的比試者,從這一輪開始,也展露出了自己真正的實力。

宋義在這一輪中的對手,實力為感靈十二脈,這個對手算得上是一批小黑馬,在一開始時,表現平平,但在第二輪中,他擊敗了一個十二脈的比試者,而在第三輪中,又擊敗了另一個十二脈的對手,連敗兩個感靈十二脈,這樣的戰績,在十六歲組中,目前只有宋沐沐和另一個比試者。

「宋義少爺,請用你真正的實力吧,我想知道,我和你還有多少差距。」對決前,那少年這樣子跟宋義要求,他顯然知道自己和宋義之間的龐大差距,就算他已經打敗了兩個感靈十二脈,但面對著宋義這樣一個真正的凝靈境高手,他的勝算接近於零,然而即便這樣,他也不會直接認輸,甚至還要求宋義用真正的實力和自己對決一番。

宋義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那種認真,而為了表示敬重,他也如了那對手的所願,體內元氣催動間,身體表層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光芒,這層光芒很快化為晶瑩之色,引起台下一片嘩然。

「天…天吶!宋義少爺竟然也達到了凝靈境第二階段!」有凝靈境高手驚呼了出來,在不遠處,宋沐沐和宋小萱也是目光微眯。

「殺雞焉用牛刀。」宋沐沐冷哼一聲,他覺得宋義對付一個感靈十二脈的對手,拿出全力很沒必要。

此時那名站在對面處的少年,也是心中震動,他沒想到,自己和宋義少爺的差距,會大到這般程度。

而在那少年驚詫之時,宋義已是出手,他身形一動,速度暴漲到讓人無法捉摸,當那少年回過神來時,一記掌擊,已是落在了他的身上,直接將其打得昏厥了過去,這就是宋義給予對方最大的敬重,全力擊潰他。

一擊獲勝,宋義身上的晶瑩光芒消散而去,他之所以使用全力,除了敬重對方之外,其實也是為了試驗,通過對之前上百場對決的觀摩,他已經對這個世界的力量等級梯次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這些所謂的境界劃分,本身就界定了一道道依靠尋常方式難以逾越的溝壑,至少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真正的越級取勝,於是宋義才想自己看看,在龐大的力量差距下,是否有可能將一個人的潛力逼迫出來。

然而結果卻是,從宋義出手,到對方被擊暈,對方甚至連反應都沒有完成,這樣的差距,讓人望而卻步。

十六歲組的第四輪淘汰賽很快也是結束,在之後的第五六輪中,宋義又是連續勝出,到了這個階段,他的對手實力都是感靈十二脈以上;在第六輪中,甚至出現了一名實力達到凝靈境第一階段的比試者,此人是家族中一位高層長者的兒子,是十六歲組中最大的黑馬,他的修鍊資源雖然比不上宋傀和宋義這些少爺,但是憑藉著付出更多努力,他也是達到了凝靈境,只不過,他碰上了宋沐沐這樣一個對手。

這一戰,完全呈現一種碾壓,最終的勝者,是宋沐沐,那凝靈境少年,僅僅堅持了不到十回合便是敗落。

「沐姐好強!」

「今年的少年比試,真是藏龍卧虎啊!」

「比兩年前的精彩多了!」

比武台下,不少人驚嘆道,呼喝之聲不斷,然而十六歲組最大的重頭彩,卻還在後頭,這也是最受關注的一場比試。

「十六歲組,最終對決,宋義,宋沐沐,上台!」

隨著裁判的聲音傳來,正在台下調整狀態的宋義,也是深深呼吸,為了這一刻,他歷經了六場對決,雖然對手都不夠強悍,但宋義也正在不斷學習這個世界的戰鬥經驗,之前在比武台上進行的上百場對決,對於宋沐沐他們來說,他們並沒有多少關注的興趣,但對於宋義開始,卻全都是學習的樣本,他對數百個比試者交手時的特點和長短處一一進行了分析與結合,而現在,到了驗證自己分析成果的時候了。

之前的六場對決,對於宋義來說,算是很好的熱身,現在,他即將面對一個真正旗鼓相當的對手,宋沐沐。

而在另一邊,宋沐沐同樣期待這一刻很久了,她要打敗宋義,向那個總是訓斥自己的娘親證明,自己比宋義更加優秀。

懷著這樣的執念,宋沐沐登上了比武台。

此時的比武台,已經不再分成四片對決區,因為十七歲組和十六歲組一樣,已經到了決戰的一輪,因此兩場比試,被分成前後兩次進行。

喬芸此時依然擠在人群之中,剛才的幾輪比試,她都在給宋義加油,而這一次,也不例外:

「宋義少爺…你一定要加油啊。」

於是,在眾人的矚目下,宋義終於也是踏上了寬敞的比武台。 這章是修改的。

——————————————

寬敞的比武台上,宋義緩步行走,最終於宋沐沐對面的五六米外后,他停下了腳步。

「宋義表哥,別來無恙。」看著走到對面的宋義,宋沐沐挺了挺胸脯,說道。

「別來無恙。」宋義也是禮貌性的回道。

「雖然在輩分上你是我表哥,但是待會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因為十六歲組最終勝者的名額,我要定了。」宋沐沐語氣中充滿堅定與傲然。

「那你就加油吧。」宋義只是笑了笑。

見宋義那淡若無事的樣子,宋沐沐無趣的撇了撇嘴,旋即她看向比武台下的裁判,問道:「比試可以開始了吧?」

那裁判聞言,卻是轉而看向評審台處,在那裡,宋元等幾位堂主互相交頭接耳,似乎是在商討著什麼,很快宋元便是站了起來,說道:「此次對決,點到為止,希望你們注意把握分寸,另外,我們剛才商議,決定添加不得使用武器的規則。」

「無所謂。」宋沐沐對臨時添加的規則毫不在意。

宋義也是點點頭,他聽得出這條臨時規則是對他們的保護,畢竟不管是他還是宋沐沐,都算是宋氏家族最寶貴的新生一代人才,幾位堂主都不希望比試時出現不可挽回的意外。

而在宋義二人同意了宋元添加的新規則后,那裁判也是直接對著比武台上一揮手:

「比試開始!」

裁判的話音落下,比武台上的宋義與宋沐沐,目光便直接碰撞在了一起,而在這一刻,台下的眾人也是逐漸安靜了下來,全心關注接下來的對決。

對於這場十六歲組的最終對決,任何人都是無比期待,誰都想知道,宋義與宋沐沐之間,到底誰才是十六歲年齡階段中的王者,包括那楊家與泰雲武館的人,此時也是聚精會神,不過相比較宋沐沐而言,他們最關注的,其實還是最近名聲鵲起的宋義。

「長老,你說他們誰勝算比較大?」作為楊家少年一輩代表的楊塵,向身旁的老者問道。

然而老者卻是搖了搖頭:「難說,那宋沐沐毫無疑問是宋家海號堂的少年一輩第一人,但這宋義,這幾年卻一直淡出人們的視線,不過他幾天前能把王家一個凝靈境二階的護衛打傷,說明他並不比宋沐沐差。」

聽老者所說,楊塵也是將目光匯聚到比武台的兩道身影上,看來要知道結果,只能通過接下來這場對決了。

而在眾人的目視下,比武台上的宋沐沐,率先催動了元氣,在一層象徵著凝靈境第二階的晶瑩元氣籠罩下,她的氣勢猛然上漲。

同時間,宋義也是做出了迎擊的架勢。

「你也拿出全力來吧。」宋沐沐發現了宋義並沒有像她一樣催動元氣,雖然她很想贏,但也希望能和全力狀態下的宋義一較高下。

然而對於宋沐沐的這般提示,宋義卻是沒有要採納的意向,他輕輕一笑:「隨便干涉別人的戰術,這並不好吧?」

「戰術?」宋沐沐微微一愣,這種對決比拼的就是力量和速度,再者就是一些功法和武學,這和所謂的戰術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了,正確的戰術,能讓一個人以極小的力量戰勝強大的力量。」宋義如同看穿了宋沐沐心中所想般,說道:「這主要,還是看怎麼把有限的力量運用好,通俗一點說,就是戰略上的蔑視,和戰術上的重視。」

什麼…戰略蔑視和…戰術重視?宋沐沐再度愕然,她幾乎完全沒有聽懂宋義在說什麼,不過她也並沒有多想,既然自己已經好意提示,那麼宋義要如何做就是他個人的自由了,而對於她自己來說,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將宋義打敗。

「就讓我看看,你那所謂的戰術,究竟能讓你做什麼。」宋沐沐冷聲一笑,她顯然是不相信宋義連元氣都不催動,就能和她抗衡,於是話音落下,她便是直接掠出。

「當然,你會看到的。」宋義也是微微一笑,他看著掠來的宋沐沐,目光直接將其鎖定,而下一瞬,後者的身影,閃現在了身前。

宋沐沐的速度很快,特別是在催動元氣的狀態下,讓她的速度快到常人無法看清的程度,這一點,宋義心裡是有底的。

而掠至宋義身前的宋沐沐,也沒有拖泥帶水的動作,她手中元氣匯聚,一掌直接拍出。

呼!

面對著宋沐沐拍來的一掌,宋義也是反應迅速,腳往地面一蹬,藉助著反作用力,向後退開,錯開了宋沐沐的掌擊。

然而宋義剛剛避開了宋沐沐的一記掌擊,後者的另一隻手,卻迅速的從另一邊擊來,速度之快,讓尋常人根本反應不及,只不過,就在這一擊即將拍到宋義的身上時,宋義卻是在最後一刻直接往下一蹲,再次避開了宋沐沐的第二次攻擊。

「反應真快啊…」連續兩次攻擊都被宋義避開,宋沐沐也是目光微眯,但她並沒有因此而動搖內心,很快手中的攻勢,再度籠罩了宋義。

比武台上電光火石間的交手,讓台下眾人都是驚異,特別是那些參與了比試的少年少女,他們覺得此時換做是自己在台上的話,那麼必然無法避開這樣高速的攻擊,就連宋傀也是不得不承認,自己雖然不是很喜歡宋義這個傢伙,但在實力上,自己是不如宋義的。

「宋沐沐這丫頭,真是急於求勝啊。」觀眾席處的宋衍等人看著台上展開的對決,也是沉聲說道。

「宋義他怎麼好像還沒有催動元氣的樣子。」宋雩的目光匯聚在宋義的身上,有些疑惑。

「他確實還沒有催動元氣。」宋雨晴肯定了宋雩的發現。

「這…」宋雩愣住了,宋義連元氣都沒催動就直接和宋沐沐展開交手,這腦子真不是錯亂了?

此時在比武台上,宋義與宋沐沐的交鋒還在繼續著,更準確的說,是宋沐沐對宋義的進攻在繼續,兩人在一片不大的戰圈裡,貼身交戰,宋沐沐每一次出手,速度都是極快,而且攻擊角度還很是刁鑽。

然而就是這樣的攻勢,每次在臨近宋義身周時,都被其以更加刁鑽的方式躲過。

一開始時,宋沐沐還並不在意,他覺得宋義在沒有催動元氣的狀態下,能夠躲過幾次攻擊,算是有運氣的成分,但隨著十幾個回合的攻擊下來,宋沐沐發現自己每一次的攻擊,竟然都會在最後一瞬間被宋義避開,雖然宋義看上去也很緊迫和勉強,但要知道,此時的宋義可是連元氣都還沒有催動。

宋義的反應速度,簡直超過了宋沐沐所見的任何一人。

不信邪的宋沐沐,只能繼續自己的攻擊,她將元氣完全催動了起來,手中攻擊的速度變得更快,一記足以打碎堅硬石岩的拳頭,直接轟向了宋義。

而此時的宋義,也是察覺到了宋沐沐攻擊速度的變化,不過他的臉上,並沒有因此而出現多少波動,從剛才到現在的十數回合交手,他的臉上,一直保持著平靜,這也是宋沐沐惱火的原因,換做一個正常人,自己使盡渾身解數的攻擊連讓對方臉上出現一點表情都不能,這簡直是一種恥辱,怎能不惱火?

然而實際情況並不是宋義在輕視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