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衛聽見羅虎喊抓賊,他見幾位守衛進了屋,羅虎一把抓住他手中斷劍刺向了自己。

「住手!」

秦楓只是覺得腦袋嗡嗡作響無意的鬆開了手,誰知弄巧成拙,斷劍刺入半寸不足以致命。

更不知他還是個做戲高手,想製作個他偷丹滅口的假象他連退數步,可他卻沒想到就簡單的一個動作卻真的要了他的命,牆上鑲著的另一半斷劍正好刺入他的后心。

不作就不會死! 家有王妃初長成 這下好了不想死也活不了了,可惜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自作孽不可活,本想嫁禍給秦楓,可沒想到自己卻丟了性命…… 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地步,如今秦楓就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不管羅虎他是自殺也好,誤殺也罷,總之這一切都推脫不了關係。

事情似乎越發嚴重,丟了丹藥會受到很嚴厲的處罰,現在有人死了那豈不是罪加一等。

「啊!殺人了!」一個守衛嚇得半死,一下從屋子躥了出去。

他邊跑邊喊。

「快來人啊,不得了了,殺人了!羅虎師兄被人殺了,」

另一個守衛傻獃獃的愣了一下,劍舉眉案,大喝一聲,「殺同門,該誅之……」

此時花初夏夜長歌也來到了此地,聽聞守衛說殺了人,便將其攔下。

「站住!發生了什麼事竟如此驚慌?

守衛這守衛見到死人也是大姑娘坐花轎頭一遭。見他驚恐的樣子看起來像是怕自己也要被殺一樣!

大丹師你們來的正好,「殺人了!裡面殺人了!」

「殺人了?」夜長歌急了一把抓住那名守衛的衣領「是誰被殺了,是誰殺了人,說清楚!」

守衛一下安靜了許多「稟告大丹師是新來的秦楓殺死了羅虎師兄,死的好慘流了一地的血,太可怕了,太嚇人了!」

「什麼?你說秦楓殺了羅虎執事?不可能,秦楓他哪能殺人?」花初夏滿臉驚訝

夜長歌咪了下雙眼,凝重的看了看花初夏。

放開守衛怒斥道:「不許聲張,滾!」

「是,是,是!」

守衛連忙點頭,渾身顫抖的厲害,守衛嚇得屁滾尿流。

夜長歌又看了看花初夏道:「」走師妹我們去看看究竟!」

來屋子一看秦楓正與守衛打鬥,秦楓並沒有解釋,也沒真正的出手。」

「住手!」

守衛見是兩位大丹師,本以為是來幫自己的,「兩位你們來得正好,秦楓不但偷走了丹藥,而且還殺了羅執事!」

「快快束手就擒,免得兩位丹師動手。

見他二人還未停止,守衛一味的追殺秦楓。夜長右手一轉,手上多了顆小水珠,見他用力一彈。

「噹噹!兩聲!守衛的劍掉落在地。

手中沒了劍,守衛連忙摸摸自己的右手手臂,手臂健在他便退了一步,彎腰鞠躬在了一旁。

「師公姐姐救我。」

「秦楓羅執事是不是你殺的?」花初夏也異常的嚴肅。

「他,他不是我殺的。」

「還敢狡辯,你分明是盜丹在前殺人在後。」守衛所指句句都是在說他殺人在後。

「住口!」花初夏喊了一聲?

守衛雙眼一睜說道:「我倆分明見到人就是他殺的。」

「我叫你住口,他殺沒殺人還需要掌門定奪。你以為你會是他對手?他若真想殺你你還能活著說話嗎?」

守衛說道:「那我去稟告尊上。」說完躍門而去……

花初夏心中突然出現從來未有過的恐慌,「楚天佐之所以派秦楓來守丹藥,就是不喜歡他,想找他把柄也說不定。」

他本想攔住守衛叫他不要稟告楚天佐,可夜長歌對他搖頭示意她不要攔住守衛。

該來的總會來,紙包不住火,楚天佐早晚要知道。

花初夏急忙問道:「秦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楓將事情的原委與她敘了一遍。她走近一看手中拿的就是自己盛裝朱雀易天丹的葫蘆。心中大至有了數。

花初夏對秦楓說道:「楓兒不用怕,有我倆為你做主別人誰也動不了你。」

守衛來到比武場,兩名弟子正在進行第一場的比試。守衛將事情告知了楚天佐。

楚天佐大為震驚,連忙從座位上站起。大呼一聲:「真有此事?」

周圍的人也感奇怪,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不然楚天佐怎會如此緊張。

楊先鳳連忙問道:「掌門出什麼事了!」

楚天佐壓低了聲音說道:「丹房出事了!」

楊先鳳是耀武門的二把手,當然要為楚天佐分憂,一聽丹房出了事連忙告訴身邊的兩位裁判:「比試正常舉行,我和掌門去去就來。」

路中楚天佐對楊先鳳說道:「如果真是秦楓偷丹殺人,這事絕不能輕饒。」

楊先鳳說道:「是不能姑息,這事傳出來定會對耀武門造成影響,我覺得有必要封鎖消息!」

「封鎖消息?我看不必!」

「怎麼講?」

「哦,不必了,本尊以為事情都已經傳開了,紙怎麼包不住火?」

「嗯!」

楊先鳳點了點頭。「那比武奪丹應該怎麼辦,奪魁的應該怎麼辦?」

「丹房裡的丹藥還不夠用,隨便找兩顆代替玉龍丹發下去。」

「妙!尊上,就這樣辦!」

楚天佐,與楊先鳳守衛兩人匆匆來到了秦楓的房間。

那個守衛也急忙趕到了這裡。

「尊上!羅虎師兄就是他殺的!」那名守衛指著秦楓說道。

沒想到到了楚天佐面前卻誇大了事情的本質,不知與那羅虎是何關係,一心想治死秦楓!

花初夏雙眼一睜「事情還沒弄清楚就來血口噴人,是何居心!」

秦楓連忙解釋道:「掌門尊上我沒有殺人!是他要陷害於我!」

「哼!偷了丹房的丹藥還不夠,真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居然還盜走了玉龍丹!

「你胡說什麼?你有什麼證據說丹藥是秦楓盜取的。我相信秦楓不是這樣的人。」花初夏怒斥道。

楊先鳳說道:「人不是他殺的還是自殺不成?」

楚天佐上前一看怒道:「孽子,人分明就是你殺的!人證物證皆在你還狡辯?」

秦楓一時不知該怎麼解釋

「尊上!秦楓沒有殺人!請尊上還給弟子一個清白。」

楊先鳳奪話道:「哼!你偷丹還要殺人滅口,這就是不爭的事實。你還不承認?」

花初夏說道:「尊上!這丹藥是我花初夏送給秦楓的,絕非本門之物。至於羅管事的死更是與秦楓沒關係。」

她上前指這羅的屍體說,「腹部這一劍不足致命,請問兩名守衛你們進來時是秦楓用劍刺他,還是他後退自己撞上去的?說實話,不然我花初夏不饒你們。」

其中那個守衛結巴的說道:「是,是他自己撞上去的。前面那一劍我們也沒看清。」

尊上!此事還需從長計議!不能聽信一面之詞。夜長歌說道。

楚天佐默認的點了點頭說道:「你若是沒有殺人我一定還你清白,可你守丹失職活罪難逃。

來人!先將秦楓關押。待查明真想在做定奪!」

兩名守衛將秦楓帶了下去。

秦楓望著花初夏,流露一種難以掩飾的渴望和無辜。

花初夏一絲莫名的心疼湧上心頭。他向秦楓輕輕點頭。安慰他別擔心

耀武門一角。

七彩寶塔鎮壓「焚天劍」蠢蠢欲動,嗡嗡鳴響。 遠心 七彩寶塔隨之晃動幾下。

這把劍前幾日一直安靜,難道說它感覺到了主人的危險?對主人而言確實是一把好劍,一把護主的絕世好劍。

秦楓被帶走後,楚天佐命人抬走了羅虎的屍體。花初夏和夜長歌站在了秦楓這一邊,一時間他也泛起了琢磨。回去與幾位長老商議該怎麼處置此事。

楚天佐本意不能輕易的放過他。即使不能殺他,也要將他驅逐出門。

這邊夜長歌卻與花初夏起了爭執,花初夏與夜長歌一起長大,兩人青梅竹馬,彼此形影不離。這次花初夏拚命的護住秦楓讓夜長歌心裡很是不爽。

「師妹你又送人丹藥,又是捨命相救,我說你是不是看上這小子了,他究竟哪裡吸引你!」

花初夏一聽這句話倍感氣憤!

「師兄你想什麼呢?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這些。我根本沒有你說的那個意思,你不要把事情想得那樣骯髒好不好!這事不明擺著有人想嫁禍給他。」

「我骯髒?他好,他什麼都好!」

花初夏賭氣的抱著臂膀,嘟囔著小嘴不語!

我看這小子也沒那麼簡單!師妹你且不要被這種人蒙蔽了,他整日就在丹房守丹不是他難道是出了鬼?你沒聽孩子們說,昨日不知怎麼就昏昏入睡,醒來見到的就是秦楓。他怎麼就沒事?

「師兄!剛才你還替他說話呢,怎麼說變臉就變臉?你這麼一說你還有可疑之處呢!」

「什麼?我可疑?我在乎那些破丹藥嗎?」

「你是不在乎?可你在乎朱雀易天丹。你是氣我把丹藥給了他,所以才偷走丹藥陷害他的對不對!」花初夏疑問道。

魔法塔的星空 「花初夏!沒想到你就這樣看待我夜長歌!更沒想到我在你心裡就是個如此卑劣的小人!我夜長歌行得正做得直,問心無愧,隨你怎麼想吧!」

「師哥你是什麼人我自然清楚,可是他我一定要救,倘若他被逐出門去,我也絕不在這不辨是非之地停留片刻!」

「你……」

看她執意要救秦楓,夜長歌也是沒有辦法。長嘆一聲:那好吧!隨你了。」

這丫頭脾氣硬起來九頭牛都拽不回來。還真與秦楓還真有些像。

「師兄你最好了,快幫幫他,我最在乎的人當然是師兄了,在耀武門丟丹失職的罪過不輕。很有可能會被廢去功力逐出門去。」

夜長歌也是個醋罈子,其實他就在等著師妹這句話呢!嘴上不說心裡卻樂開了花。

「看來叫楚天佐放人那是不可能的了,如今之際就是要找出偷丹的那個人,可這人絕非等閑之輩,又沒留下什麼線索。實在不好入手。」

那我們就去請楚天佐在寬限幾日…… 兩名守衛將秦楓帶了下去。

秦楓望著花初夏,流露一種難以掩飾的渴望和無辜。

花初夏一絲莫名的心疼湧上心頭。他向秦楓輕輕點頭。安慰他別擔心

耀武門一角。

七彩寶塔鎮壓「焚天劍」蠢蠢欲動,嗡嗡鳴響。七彩寶塔隨之晃動幾下。

這把劍前幾日一直安靜,難道說它感覺到了主人的危險?對主人而言確實是一把好劍,一把護主的絕世好劍。

秦楓被帶走後,楚天佐命人抬走了羅虎的屍體。花初夏和夜長歌站在了秦楓這一邊,一時間他也泛起了琢磨。回去與幾位長老商議該怎麼處置此事。

楚天佐本意不能輕易的放過他。即使不能殺他,也要將他驅逐出門。

這邊夜長歌卻與花初夏起了爭執,花初夏與夜長歌一起長大,兩人青梅竹馬,彼此形影不離。這次花初夏拚命的護住秦楓讓夜長歌心裡很是不爽。

「師妹你又送人丹藥,又是捨命相救,我說你是不是看上這小子了,他究竟哪裡吸引你!」

花初夏一聽這句話倍感氣憤!

「師兄你想什麼呢?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這些。我根本沒有你說的那個意思,你不要把事情想得那樣骯髒好不好!這事不明擺著有人想嫁禍給他。」

「我骯髒?他好,他什麼都好!」

花初夏賭氣的抱著臂膀,嘟囔著小嘴不語!

我看這小子也沒那麼簡單!師妹你且不要被這種人蒙蔽了,他整日就在丹房守丹不是他難道是出了鬼?你沒聽孩子們說,昨日不知怎麼就昏昏入睡,醒來見到的就是秦楓。他怎麼就沒事?

「師兄!剛才你還替他說話呢,怎麼說變臉就變臉?你這麼一說你還有可疑之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