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修士猛地起身,一步邁出,身影呼嘯衝出,他周身蕩漾出強橫至極的力量波動,將來自火柱的壓制力量強行破開。

轉眼間,他身影便已緊隨莫語之後,闖入火柱!

姬墨面龐猛地漲紅,有種被一巴掌打在臉上的感覺,火辣辣的,一直疼到心裡。

憤怒、震驚、羞辱,此刻充斥著他的心神。

師從山、晏炎對視苦笑,心頭皆是無奈酸澀。修鍊到半神之境,自然沒有愚蠢之輩,眼前局勢當然看得清楚。

眼見莫語、黑袍修士兩人一前一後沒入火柱中,他們便已明白,今日神陽之主所留造化,與他們再無干係。

十幾息后,一道渾身燃燒著火焰的身影,從火柱中急速退出,待火焰消散,露出黑袍修士身影。只不過此刻,他身上黑袍多處被火焰燒毀,更添了幾分狼狽不堪,周身散發著陰冷至極的氣息。

顯然,他墜入其中,根本沒能攔下莫語的舉動。

「莫語!」

「該死!你該死!」

猙獰咆哮聲,透出著無盡怨毒。

他猛地扭頭看來,眼眸冰寒,散發出騰騰寒意。

姬墨臉色一變,急忙道:「搶先一步的是莫語,跟我遠古一脈沒有關係,你莫要遷怒到我等身上。」

師從山、晏炎微微也是露出忌憚,身影一動,與他走近到一起。

琴清兒好看眉角皺了皺,看了姬墨一眼,周身九天神女之寶,頓時散發出道道霞光。

「即便真的遷怒過來,難道我遠古一脈,還會怕了你蠻荒聖宗不成?」

黑袍修士怒哼一聲,終歸沒有被怒火沖昏了頭腦,現在追究遠古一脈修士於事無補,反而會耽擱時間。

眼下只能寄希望於,莫語的速度能慢一些,給他放手一搏的機會。

「盯住他們!」

低喝中,黑袍盤膝而坐,下一刻,無盡火焰猛地自他體內噴涌而出,轉眼間凝聚為一隻千米火柱。其外形,與面前衝天火柱完全相同,火舌躍動間,保持著同樣的頻率。

一股奇異的聯繫,驀然出現在他與火柱之間。

雖然沒有把握,但現在,也只能全力一試了!

……

莫語邁步前行,他靈魂空間,八顆神陽烈烈燃燒,面前肆虐火焰如潮水般分開,匍匐在他腳下,便似恭迎著帝王一般。

對其餘修士而言,根本難以靠近的衝天火柱,在面對莫語時,卻沒有半點阻礙。

強烈而清晰的召喚充斥著心神,根本無需辨別方向,就能帶著他,去往應該到的地方。

只不過,伴隨著不斷的接近,他心神中,漸漸生出一股莫名的壓抑。

莫語神色保持著平靜,已經來到這裡,他所要做的,就是走到盡頭,其餘的,不必多想。

一切的一切,很快就能揭曉。

片刻后,莫語腳步停下,在他前方,出現了一片空白區域。某種無形的氣息,令周邊火焰退開,不敢靠近冒犯半點。

這裡,已是山巔,一道身影盤膝而坐。

看清這道身影的瞬間,莫語身體猛地僵直,心神在這一刻,陷入到某種空白。

無數種情緒,自他心底中湧出,痛苦,哀傷,委屈,孤獨……

不知過了多久,莫語意識漸漸恢復,發現自己,竟已淚流滿面。

威嚴的面龐,眉宇間,隱約帶著幾分熟悉,似乎曾在哪裡見過。即便他已殞落許久,但在這無盡火焰中,肉身卻保存的極為完好,便似只是睡去,隨時都能醒來。但終歸,他已殞落,靈魂早已泯滅,這裡留下的,只是他的軀體遺骸。

莫語深深吸了口氣,才能操控著近乎麻木的身體,繼續走近。

當來到他面前時,一縷縷火焰突然自周邊匯聚而來,凝聚為一道身影,其樣貌赫然是面前,那盤膝而坐的屍體。

「能夠來到這裡的,只有本座的傳承者,不知我已在此,等待了你多久時間。」他緩緩開口,聲音厚重而平靜,「你能進入到此處,應該可以察覺到,本座留下的只是一段封印的影像信息,所以你只需聽我說,不用多做什麼。」

「空間中九顆神陽,是本座修鍊一生所有的力量,你可以盡數取走,這也是我在傳承之核中,所說為你準備的禮物。你我同宗同源,修鍊《踏天九陽》,融合過程應當會極為順利。一旦完成,面對虛神境,你也無需畏懼,到時縱橫位面中,小心一些,便應該不會殞落。」

「但在這之前,你需要答應我的請求,才能順利融合九顆神陽。」他停頓了一下,眉頭皺起,露出幾分愧疚,「早年時,本座家中突遭變故,為防幼子出現意外,將其送出隱姓埋名。本欲解決仇怨后再將他接回,卻遭受蠻荒聖宗算計殞落於此。本座無需你為我報仇,唯一的請求,便是幫我尋到幼子。」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也不知本座幼子是否尚在人世,所以你只要保證,儘力去做此事就可。如能尋到,幫本座照顧他一世,不必告訴他身份,只求他能活的快樂。如不能,此事便當本座沒有提及。」

神陽之主封印虛影抬頭看來,「現在,你可以立誓了。」

莫語喉嚨有些發乾,聽著他的聲音心頭莫名哀傷,又有某種難言的衝動,沉默了許久,他才緩緩開口,「晚輩發誓,會盡全力,尋找神陽之主大人的血脈。」

以莫語如今修為,一言一行,已能觸動規則,此刻誓言落下,便有一股規則波動,直接烙印入他魂中。

「很好。」神陽之主虛影繼續開口,「我遺骸眉心中,封印了一滴本命精血,經我臨死前祭煉,已有感應血脈之能。憑藉此血,你尋找一擅長推演之道虛神境修士,或許可以尋到吾兒所在。若不然,便只能憑藉運氣,這滴精血靠近吾兒后,千里之內都會自動給予你提示。」

說話時,神陽之主遺骸眉心處,突然裂開一條口子,一顆殷紅血珠頓時從中飛出。

但下一刻,這血珠便猛地停下,隨即爆發出無盡血光,將莫語身影籠罩。

血光猩紅刺眼,但出於其中,卻讓莫語感到無盡的溫暖與安全,便似一個寬大的懷抱,將他擁住。

莫語身體突然輕輕顫抖起來,他眼珠發紅,卻緊咬著牙關,勉強保持著意識的清醒。

抬手一招,血珠直接飛入到他手中,接觸血肉,融入到他體內。一切都如此的自然而平靜,沒有半點阻礙,便似它本就是莫語體內的血液,又或者,莫語體內的血液,是從這滴精血延伸而來……

到了眼下,一切的一切,都已無需再言。

莫語終於明白,為何傳承之核跨域了無盡的距離,最終會選了他。他終於明白,為何看著神陽之主的背影,他會感到莫名的悲傷。他終於明白,為何本能之中,便對神陽之主有著難言的親近,甚至會在得知他殞落的真相后,會對強大到可怕的蠻荒聖宗,生出難以化解的仇恨。

因為,神陽之主是他從未蒙面,甚至在夢中都看不真切的父親啊!

幼年時,他無數次的怨恨過,哭泣過,但到了今日,所剩餘的,卻之用委屈與悲傷。他已知道,並非是父母拋棄不要他,而是他們沒有辦法再來尋找他,送他離開,也只是想要他能安全的活下去。

噗通!

莫語猛地跪倒在他面前,淚水滾滾而出,他雙手用力沒入岩石,口中發出撕心裂肺的哀嚎。

今日,他找到了自己的父親,卻也永遠失去了他。

神陽之主的虛影,只是一副被封印的畫面,他並不知道,直至殞落前,他都牽挂不忘的幼子,如今已成為這世間巔峰強者之一,便跪倒在他遺骸面前。

「本座的傳承者,請你記住自己的誓言,尋到吾兒,照顧他一生一世,不受傷害!」

「現在,是你接受饋贈的時候了,本座留下的力量,將會在你體內,再度降臨世間!」

莫語猛地低吼,「父親!你別走!」

他傾盡全部的力量,伸手向前一抓,所得到的,卻只是一縷縷消散的火焰。

神陽之主的身影,在他面前徹底消散。

下一瞬,封閉空間雲霄上,九顆神陽突然一顫,隨即緩緩挪動,向衝天火柱而來。

轟隆隆——

轟隆隆——

神陽一動,隨即盪起億萬天地元力,跌宕洶湧氣勢驚天! 火柱之外,黑袍修士身體猛地一顫,面龐剎那慘白,口鼻中血水狂噴。

體外千米火柱,更是如遭重擊般,轉眼破滅。

他猛地抬頭,看向運轉九陽,口中發出痛苦咆哮,「不!」

姬墨、師從山、晏炎三者,同樣在此刻被強行震醒,各自受了不同程度的反噬。

衝天火柱悍然斷絕了所有與它建立的聯繫,自然便表明,它已有了選擇。

三人臉上,同時露出震撼。

短短時間內,莫語竟已得到神陽之主意志的認可,這……怎麼可能!

但九陽齊聚而來,事實便在眼下。

琴清兒俏臉上,突然露出一絲極淡的笑容,得到神陽之主的力量,他才算是,真正屹立到整個位面之巔吧。

「喂,琴丫頭,你真的不打算跟他相認啊?現在,小莫莫可算是年輕一代的最強者哦,未來成就難以限量,不知道多少美人都願意委身與他。你好歹佔了先機,就這樣白白錯過,未免太可惜了吧。」慵懶嬌媚的聲音,突然在她心中響起。

琴清兒俏臉陡然一紅,眸子閃過羞怒,心頭輕喝,「住口!」

「嘖嘖,老夫老妻了,你還害羞啊,不然你放我出來,我去找小莫莫玩啊。」嬌媚聲音低低笑了起來,顯然對她並不如何畏懼。

琴清兒眉角輕皺,「你再口無遮攔,我寧願修為提升慢些,也要多封印你幾年。」

「呀!琴丫頭羞惱成怒了,奴家真的怕怕啊!嘻嘻,姐姐不逗你了,不過我覺得,你早晚逃不過小莫莫的手掌心,還是認命吧。」

嬌媚聲音漸漸沉寂,琴清兒忍不住微微咬住嘴唇,看向面前衝天火柱,眸子深處,不由流露複雜。

……

天地逆轉,星辰浮現,無窮封鎮之力,瀰漫空間。

琴古為主,姬戈、師非道、晏妍、霄傲四人輔助,藉助神通之威,強行鎮壓蠻荒聖宗六大虛神。

便在此刻,頭頂九顆神陽齊動,自是剎那間,便已出現在他們感應之中。

「神陽之主的力量,已選擇認主!」

「此番爭奪,結果已然出現。」

「不知究竟是誰得到這番造化。」

眾人心中念頭涌動。

武出法隨 無相老祖、血袍君主等六大虛神對視中,盡皆看出彼此心底喜意。遠古一脈本就落後一步,黑炎更是有備而來,眼下成功得手者,必然是他。

遠古一脈此番,怕是要無功而返了。

姬戈、師非道、晏妍三人心頭驚疑,卻未發現,琴古、霄傲目光對碰,露出的那份笑意。

能夠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內,得到神陽之主意志的認可,除了莫語外,他們不認為還有別人。

「哈哈哈哈!琴古,神陽之主的力量我蠻荒聖宗便笑納了,此事還要多謝你遠古一脈,否則一時間還尋不到這裡。」無相老祖突然長笑,聲音之中,多有嘲弄之意。

其餘五大虛神,亦在此刻同時大笑。

姬戈臉色一沉,「難道真的被蠻荒聖宗得手!」

師非道、晏妍神色也變得極為難看。

虛神對比,蠻荒聖宗本就佔優,如今再被他們得到神陽之主的力量,只怕不久后,便又要多出一名虛神境強者。

對遠古一脈而言,自然是極壞消息。

琴古看來,冷淡道:「無相老祖未免高興的太早了一些,究竟是誰得到了神陽之主的力量,如今尚未可知!」

「哼!何必在此逞口舌之利,虛神力量傳承受位面規則保護,如今大局已定,你我亦不必在此糾纏,趕去一看自然就能知道結果。」

血袍君主冷厲開口。

不最終看到結果,心頭終歸有些難安,琴古略一思索,隨即道:「好!那便一起趕過去!」他拂袖一揮,逆轉天地恢復正常,星辰虛影隨之不見。

「走!」

權少纏情:霸上小萌妻 雙方十一名虛神,此刻身影一動,同時挪移而走。神陽之主的力量,可以限制半神階,對他們而言,卻無太大的束縛,頂多便是,挪移時耗費更多一些的力量罷了。

很快……

轟!轟!轟!

十一道虛神氣息,降臨到火柱之外。

無相老祖、血袍君主等蠻荒聖宗虛神目光一掃,眼珠頓時瞪大,流露驚怒。

「黑炎!你竟然失敗了!」

「該死!被遠古一脈奪了造化!」

「可惡啊!」

六大虛神紛紛怒吼。

但此刻,姬戈、師非道、晏妍三人臉上卻並無喜意,同樣籠罩著幾分陰沉。

原因無他,姬墨、師從山、晏炎、琴清兒四人都在,那此番得到神陽之主力量認可的,自然只有一人……莫語!

琴古心中一松,暗暗道:「神陽,你的力量,最終回到自己傳承者的手中,我想,他日後定會比你更加出色。九泉之下,希望你能知曉這些。」

但表面上,他自然要皺著眉頭,掩下自己真實的情緒。畢竟他是琴家家主,若幫助莫語之事暴露出來來,勢必會受到來自族群內部的壓力。

雖不畏懼,但沒必要惹上麻煩。

唯有霄傲,根本不必遮掩心頭歡喜,眉眼之間,儘是得意。今日後,人族族群,便有兩大虛神境戰力,族群實力無疑大漲,更給了他衝擊真神境的機會!

目光一掃,看向蠻荒聖宗修士所在,他嘴角那份笑容,不由更盛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