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階段選拔,就是前往秘境中央處『登天梯』,入天門。」

「率先入天門的前三百人,可成為青雲宗外門弟子,最後第三階段就是測試天賦資質,資質出眾者直接成為內門弟子。」

「三百人?這次青雲宗居然招收三百位弟子。」

周塵聞言,不由得怔了怔,而周圍也是嘩然之聲四起。

往屆青雲宗招收弟子,只招一百人,而且選拔的方式也發生了變化。

以往收集十枚獸符之後,就是進行比武較量,排名前一百的成為青雲宗弟子,前十的成為內門弟子,這一次的登天大會,除了第一階段沒變之外,多出了個登天梯,入天門。

而且比武較量階段也取消了,直接改為測試天賦資質。

這一次居然破例招三百人,直接多出了兩百個名額,還有隻要天賦資質出眾,都能成為內門弟子,沒有具休的人數限制,更是讓人情緒激奮。

不過還是有不少人眉頭緊皺,就算是增加了兩百個名額,競爭亦是非常激烈。

在場超過萬人,但是登天秘境之中只有一萬頭凶獸,而且每個人必須要獲得十枚獸符才能進入第二階段的選拔,前往秘境中央處登天梯,入天門。

這代表著,其中有九成的人要被淘汰,只有一千人才能進入第二階段。

而且第二階段只有率先進入的前三百人,才有資格成為青雲宗外門弟子。

許多人心中都明白,進入登天秘境之後不僅要獵殺凶獸,同時還要防備其餘預備弟子會對自己出手,除了自己之外,不能輕易的相信他人。

「小傢伙們,做好準備! 婚守情深:穆少蜜愛小甜妻 登天大會,開始了……」

下一刻,那青色光罩便是如同漣漪般劇烈波動起來,一道道青色光芒如同雨點般傾瀉而下,將廣場上萬道身影全部籠罩。

旋即,虛空好似裂開了一條巨大的縫隙,縫隙不斷擴大,露出另一片陌生的天地,這就是附屬於主世界的秘境,一道道身影隨著青光升騰而起,沒入這登天秘境之中。

十幾個呼吸之後,所有人都蹤影全無,在虛空裂縫即將彌合之際,有著三道身影從遠處激射而來,一頭衝進了登天秘境之中,而後那籠罩著整個廣場的青色光罩也變得越來越淡,很快就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法陣停止運行。

寬闊的廣場變得空空蕩蕩,四周竟是一片靜謐,沒有任何聲響。 登天秘境,一座無比寬闊的廣場建立在空谷之中。

陡然,這座廣場散發著耀眼光芒,隨後便是有著一團團青色瑩光憑空閃現,一道接著一道出現在這座廣場之上。

當青光瑩光散去之後,顯露出一道道人身影,密密麻麻。

周塵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再次恢復意識之後,已經是身處與一片陌生的空谷之中。

四處望去,發現被傳送進來參加登天大會的過萬預備弟子,全都一堆堆的站立在附近。

突然置身於一處陌生的環境中,不少人都是滿臉好奇地打量著周圍狀況,有著震天的獸吼聲不時從遠處傳來,驚心動魄。

第一時間,來自同一勢力的人都集合在一起,形成抱團,涇渭分明。

雖然都抱成了團,但人人眼中都是帶著警惕之色,神經緊繃,將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都當成是敵人。

此次試練選拔,只有三百人才能進入青雲宗,但是在場有著過萬的人,相當於三百多分之一的通過率,剩下的人註定只能當陪襯。

既然都是來參加試練選拔的,這些人豈會輕易的認命,說什麼都要拼上一拼的。

只有將大量的人都淘汰掉,人數越來越少,那麼他們進入青雲宗的希望才會越大。

這樣一來,就免不了一場撕殺了。

除了自己之外,其餘的都是競爭對手,任何人都不能夠相信。

氣氛緊張,有一股劍拔弩張的味道。

「呵呵,兄弟們,出發了,獵殺凶獸!」

突然,一道如同雷霆霹靂般的大吼聲響起,打破了緊張的氣氛,緊接著一道健碩的身影率先衝出廣場,數十道身影緊隨其後,片刻間就消失在眾人眼前。

暗夜之變 他們一行動,很快便有著更多的預備弟子衝出廣場。

畢竟,登天大會才剛剛開始,大家手上都沒有獸符,這個時候預備弟子之間進行攻伐,就算擊敗了其他人又如何,沒有任何的收益。

若是因此受了傷,實力受到影響,無法獵殺到足夠多的凶獸,那才是虧大了。

在短時間內,倒是不必擔心其餘的預備弟子會突然下手。

「周塵,周風,我們也走吧!」

看著四周不斷離去的身影,周雷有些緊張的說道。

雖然他突破到外罡級了,但在眾多的預備弟子中依舊是墊底的,只有跟著周塵一起,才有希望獲得十枚獸符,通過第一階段的試練。

周塵點點頭道:「首先要獲得十枚獸符,才能前往登天秘境的中央區域,開始登天梯,入天門,這一路上我們可別走散了。」

說到最後,周塵的臉色已是頗為凝重。

如果只是他自己一人,那要通過試練沒多大的問題。

可是他要保證周風和周雷也通過試練,就要耗費一些時間了。

在這便地都是外罡級,甚至是內罡級的登天秘境之中,而且其餘的隊伍都是十幾人,甚至是數十人團結在一起,一旦走散,他們估計會被淘汰。

「周風,周雷,你們等一下!」

就在此時,有五道人影奔騰而來,叫住了他們。

「是你們,楊旗、林飛宇、江若彤、鄔泰……」

周風認出了幾人,他們是城主府、林家、江家、還有巨鯨幫和猛虎幫的天才。

在藍江城,這幾人都是與周風齊名的天才,如今個個也都是擁有外罡級修為,特別是城主府的公子楊旗,氣息之雄厚,比起周風來還要強上一線。

這楊旗,恐怕是達到外罡級巔峰,化為有形氣兵的地步。

楊旗,一襲青衫,身形軒昂高拔,面貌俊偉,雙眸如同寶石般耀眼。

天庭飽滿,氣質雍容,有一種高高在上的貴族氣質。

楊家,是與上陽世家同屬於大越國八大世家之一,不過根基是在楊州郡。

藍江城的城主,算是楊家的一位支脈弟子,有一兒一女。

大女子年齡超過二十歲,早在三年前就已經拜入青雲宗,擁有特殊體質,被青雲宗一位峰主收為親傳弟子,據傳已經達到地元級。

「周風,周雷,我們都是出自藍江城,應該同心協力,組成聯盟,這樣通過試練的機會就要大得多,你們說對不對。」說話的不是楊旗,而是另一位氣質出眾的少年。

此人是林家的天才林飛宇。

「組成聯盟?」

周風和周雷對視一眼,他們覺得這個提議不錯。

他們雖然心動,但這還得看周塵的意思。

組成聯盟,是個不錯的選擇,但是既然是聯盟,那必然得有一個領頭人才行,不然各自為戰,一盤散沙,關鍵時刻掉鏈子,拖後腿,不如各走各的。

楊旗身為城主府公子,有著楊家血脈,出身高貴,不是那種甘願屈居人下之人。

周塵,又有著內罡級修為,所有人當中他的修為最高。

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更是不可能聽從一個弱者的號令。

「組成聯盟,對我們來說是有利無害,兩人還在猶豫什麼。」

重回二零零五 林飛宇見周風和周雷猶豫,沒有立即答覆,臉上也有些不好看。

這個時候,林飛宇也發現周風和周雷居然將目光望向另一位年齡更小的少年,似乎是要徵求他的意見,這就顯得有些不可思議了。

周風,是周家的第一天才,明日之星。

按理說周家所有弟子應該以他為尊才對,怎麼會徵求他人的意見?

而且他們也發現,這一次周家居然有三個人參加選拔,代表著三位達到外罡級的戰力,這也是楊旗他們要上前拉擾的原因。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身為周家明日之星的周風,居然不是三人中的領袖?!

周塵之名,在藍江城雖然『眾所周知』,是出了名的武道殘渣,但是周塵一直是深居淺出,幾乎是沒有出過周家,因此不管是楊旗,還是林飛宇等人,根本就不認識周塵。

林飛宇好奇的問道:「周風,不知這位是周家的哪位天驕俊傑?」

周風剛欲開口,周塵率先一步走上前,自己我介紹道:「我叫周塵,想必你們應該都聽說過我的名字,不過卻不是什麼好名聲。」

「周塵?周家出了名的廢物,武道殘渣!」

「不是說周塵到了十六歲還停滯在氣感境么?周家怎麼可能讓他來參加青雲宗的試練選拔,而且還成功登記,或者說只是重名?」 周塵自報身份。

林飛宇、江若彤,鄔泰等人都是一臉吃驚。

在藍江城,周塵早就聲名在外,但卻不是好的名聲,而是公認的武道殘渣。

有些勢力之中,更是拿周塵當成反面教材來教育自家子弟。

但是周塵卻出現在這裡,參加青雲宗試練選拔,周風、周雷兩人似乎都以其為尊,那對方至少是達到外罡級百步御氣的地步,甚至有可能更高。

不然,周風身為周家第一天才,明日之星,就算周塵是未來家主繼承人,沒有絕對的武力,也無法使得周風臣服,更別說乖乖聽命了。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傳言果然不可信。

林飛宇試探道:「周塵,我們都是出自藍江城,組成小隊,結成聯盟,是百利而無一害,你看其餘的參加試練的預備弟子,都是抱成團,互相幫助,這樣通過試練的機率才大。」

「或者說,你不相信我們?」

周塵搖搖頭道:「不是不相信你們,而是沒有這個必要!我就實話實說吧!你們不要生氣,就算是沒有你們,有我在,周風、周雷也一定能通過試練。」

「所以,根本沒有必要與你們組隊。」

這是絕對實力所擁有的自信,但是落到楊旗、林飛宇等人耳中,就變得非常刺耳,有一種看不起他們的味道,一個個臉上都湧現出怒色來。

其中脾氣最為火爆的鄔泰當即就看不下去了,冷冷道:「周塵,你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我們嘍,我們看在大家都是出自藍江城的份上,這才上前來找你組隊,希望大家共同通過試練選拔進入青雲宗,不要給臉不要臉,把我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

周塵淡淡道:「我沒有看不起你們的意思,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實話實說,好一個實話實說。」鄔泰是巨鯨幫的少幫主,這是藍江城兩大地下勢力之一,經常與一些亡命之徒打交道,導致性格非常暴躁,而且本身脾氣也火爆,聽得周塵這麼一說,當即怒極反笑,「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敢說這樣的大話。」

「就讓我來秤量秤量你的修為……」

話音剛落,鄔泰全身氣勢便是爆發開來,驚人的力量在體內鼓盪,氣血涌動之間,發出嘩啦啦般的巨大聲響,如同大江潮湧,江水拍案。

氣勢不斷膨脹,整個人身軀拔高,鄔泰一拳猛得轟出,眾人彷彿看到了一尊巨鯨躍出海面,磅礴罡氣化為滔天巨浪,朝周塵怒轟而去。

巨鯨怒浪拳,這是巨鯨幫的鎮幫拳法,是一門地階下品武學。

一上來,鄔泰就動用了全力,而且還是先發制人,哪怕周塵達到化有形氣兵的境界,應對不好,也會吃個不小的虧。

楊旗、林飛宇等人雙眼都眯了起來,他們倒要看看周塵要怎麼應對。

周塵並沒有他們想像中出現驚慌之色,心如古井,波瀾不驚,只見他輕輕的抬起右邊手臂,五指一握,就這樣將鄔泰的拳頭抓住手中。

「什麼?」

楊旗、林飛宇等人心中莫名震撼。

一個個嘴巴不自覺地張開,吃驚得可以塞下自己的拳頭。

鄔泰,達到外罡級百步御氣境界,巨鯨怒浪拳也是達到小成,所爆發出來的力量,之狂暴,之剛猛,足以將一堵三寸厚的石牆轟塌。

但是轟在周塵的掌心上,如同擊中了一座鐵山般,頓時就偃旗息鼓,在狂暴剛猛的力量都是不值一提,好似站在眾人面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巍峨大山。

「巨鯨怒浪拳,龍鯨出海,踏浪破天,給我破破破!」

鄔泰不信這個邪,當即怒吼起來,使出最強大的力量,體內磅礴的罡氣浩浩蕩蕩席捲而出,爆發出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想要從周塵手中掙脫出來。

可還是無濟於事,即便鄔泰爆發出再強的力量,與周塵比起來都是微不足道的,就如同是江河與大海之間的差距,根本傷不到周塵半點。

「內罡級,你居然擁有內罡級的修為,我敗得不冤。」

到最後,鄔泰罡氣幾乎耗盡了,都沒有從周塵手中掙脫。

這個時候,他也是發現到了周塵的武道修為,已經開始洗鍊臟腑,罡氣比他雄厚得多。

也只有這樣,才解釋得通,周塵為什麼這般強大,他連一絲抵抗之力都沒有。

周塵,居然擁有內罡級修為,這哪怕是什麼武道殘渣,明明就是武道天才好么。

如果眾人沒有記錯的話,周塵還不足十七歲,就已經擁有內罡級修為了,那進入青雲宗之後,擁有更多的資源,獲得更好的栽培,在十八歲之前煉罡成元,那是鐵板上釘釘的事。

這樣的武道天資,放眼整個大越國都算得上是一流的,堪比潛龍榜上的天驕。

怪不得周塵看不上他們的小隊,有著內罡級的修為,要說成為內門弟子不一定,但是獲得三百個名額之一,卻是沒多大的難度。

「周塵,大家都是出自藍江城,應該相互幫助,我們大家聯合起來,也可以給你提供一些助力,至少可以防止別人以多欺少。」

「說得對,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大家應該團結。」

「如果你是不想受制約的話,我們可以讓你成為領隊,領導大家。」

林飛宇、鄔泰、江若彤等人是希望周塵加入他們的,紛紛出言相勸。

在場唯一不同意周塵加入的,只有城主府的二公子楊旗,一臉鐵青。

楊旗,他身為城主府公子,出身高貴,向來只有他命令別人做事,哪能容忍別人對他指手劃腳,他心中甚至有些後悔上前邀請周塵等人加入他們隊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