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幕,方恆三人的眼中,卻都『露』出了一副凝重之『色』。

「我還是低估了神獸後裔突破大境界的困難。」靈玄認真道,「此刻他的能量已經強到了極點,只是卻還差著一股勁,才能進行質變,若是這次失敗,下次突破,將會更加困難了。」

「何止是這樣,此刻鷹兄的神獸血脈已經運轉到了極致,要是這次不成功,神獸血脈都會損失!這不關是對鷹兄的『精』神,還是心靈,都有著極大的傷害。」月仙認真道,目光突然看向了方恆。

「你有辦法嗎?」

「我有。」

方恆點頭,「但是,我卻不能用。」

「什麼意思?」

月仙有些著急起來,「鷹兄都已經這樣了……」

嗡!

一道震動聲突然響起,直接打斷了月仙的話,卻是趴在地面上的金鷹,突然間站了起來!

它那金『色』的雙翅一下張開,它的金『色』頭顱,開始揚起!

一瞬間,一股驕傲到了極致的氣息,便開始散發!

感受到這股氣息,月仙立刻臉『色』一變。

她知道了,方恆為何說自己不能用辦法幫金鷹。

金鷹不讓方恆幫!

它是神獸的後裔,它是金翅大鵬!

它要靠著自己突破!

「驕傲嗎?」

靈玄『露』出了苦笑,目光看向方恆,「我可不認為,這時候驕傲是好事。」

「恰恰相反,我倒認為,驕傲,是好事。」

方恆看著那高傲的金鷹,突地一笑。

「為何?」

「神獸,都是有特『性』的。」方恆笑道,「龍,有行雲布雨的責任,愛護眾生的心靈,鳳凰,有著化死為生的意志,有著帶來希望的勇氣,正是因為了有了這些,他們才會是神獸,而金翅大鵬,有的就是孤獨的驕傲,寧折不彎的天『性』!」

「驕傲,就是金翅大鵬的力量源泉,因為驕傲,他是神獸,也因為驕傲,金鷹,必然會突破!」

唳!

方恆的話語剛剛落地,一道響徹九天的鷹鳴聲就突然從金鷹嘴裡吐出,一股無邊的傲氣開始釋放出來,當場就讓方恆所構築的石『洞』炸裂,同時一道金『色』的光華,直接沖向了高空!

這一瞬間,在玄武山的無數人,都抬頭看向了天空,眼神中『露』出了震撼之『色』。

一隻寬宥千丈的羽翼,突然從茫茫的雲海中出現。

它輕輕一動,便是狂風席捲,飛沙走石!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看著天空上的金鷹,方恆笑著念了句,「不過鷹兄,現在可不是隨意翱翔的時候,我們還有事情,趕緊離開這裡吧。」

唳!

巨大的鷹鳴聲響起,下一刻,天空上那巨大的羽翼便是一晃,直接消失無蹤,一瞬間,那無邊的傲氣也消失不見。

在金鷹消失之後的剎那,三道流光突然出現在了高空之中,正是雲仙三人。

此刻的他們,眼神火熱,正四處搜尋著什麼。

他們都是強者,自然知道,剛才出現的,是一頭貨真價實的金翅大鵬!

當然,這金翅大鵬還很弱小,只是血脈,卻純正無比,只要得到了,不管是用它的血煉『葯』,還是守衛坐騎,都將是無比巨大的利益!

只是他們來晚了,方恆等人又豈會給他們機會?

此刻的方恆幾人,已經來到了另一處山峰之中站立。

同時在她們面前站著的,還有一個身穿金袍,眼神金『色』的少年!

看著這十一二歲的少年,月仙有些呆住了,「你是…鷹兄?」

「哼,是的。」

少年一仰頭,又一點頭,臉上似乎在笑,只是在外人看來,怎麼都像是在冷笑。

「才是少年形體,這麼看來,你想要真正的成為金翅大鵬,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靈玄這時候說道。

「哼,是的。」

少年再次冷哼。

月仙怪異的看了少年一眼,再次看向了方恆,「他這是怎麼回事。」

「哈哈,鷹兄,我知道你很驕傲,不過,你不能總是驕傲吧。」方恆大笑,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哼,我就是這樣。」少年冷哼,看著方恆,「我不想改變,也無法改變。」

「呃…好吧。」

方恆撓了撓頭,「可能是你剛剛變化『成』人身的感覺,還需要一段時間來控制,不過在這段時間之內,你就少說話吧,省的別人誤會。」

「哼,我豈會低等的人類說話。」少年冷哼一聲,「當然,你們是例外的。」

見到少年這幅『摸』樣,月仙忍不住笑了起來,上去『揉』了『揉』金鷹的頭,「叫姐姐。」

「哼!你以前都喊我鷹兄,怎麼現在又讓我喊你姐姐!」少年有些憤怒的說道。

「你現在只是個小孩子,我則是比你大,為什麼不能喊我姐姐。」月仙笑道。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上一章:第八百四十三章少年金鷹下一章:第八百四十五章鷹九出手!

「哼,那我也不會叫。(ha.-79-」少年冷哼。

「乖……」

月仙笑著『揉』起金鷹的腦袋來,金鷹不停反抗,卻始終逃脫不出月仙的手掌。

最後在以不『摸』腦袋的條件下,金鷹才勉為其難的喊了一聲姐。

看著月仙和金鷹的打鬧,方恆也是笑著搖了搖頭,道,「鷹兄,你現在既然已經化為了人形,那麼,你也應該有個名字了。」

「我已經想好了,我叫鷹九。」

少年這次沒有冷哼,認真道,「九乃數之極,我要達到先輩們從來沒有打到過的極點。」

「好。」

方恆笑著點頭,「從今以後,我還是喊你鷹兄,不過向別人介紹的時候,我會說你是鷹九了。」

「嗯,你我是夥伴,你尊敬我,叫我鷹兄,我也會叫你方兄。」少年點頭。

「呵呵,好。」方恆笑著點頭,少年這幅脾『性』,倒是不出乎他的預料。

「不過你以後要叫我姐姐。」月仙笑著說道。

「哼,只要你不『摸』我腦袋,可以。」鷹九點頭。

「好。」月仙笑著點頭,手掌卻再次向著少年的腦袋『摸』了過去。

「好了,突破我們都已經完成,接下來做什麼?」靈玄問道。

「呵呵,我還用說么?」方恆一笑,目光看向了靈玄。

察覺到這股目光,靈玄苦笑一聲,最終點頭道,「好吧,我會把我現在的四成本源,分出兩成。」

「很好。」方恆點頭,對月仙看了一眼。

月仙也立刻明白,手掌一招,立刻,靈玄的身體就開始分裂起來,一股股血光,開始進入了月仙的手掌之內。

片刻之後,靈玄再次變為了虛影。

「哦?這可真的讓我很意外了,你居然沒耍詐,真的就是拿出了兩層。」方恆眉『毛』一挑,笑道,「本來我還以為,你會故意拿出之前月仙還給你的兩層力量呢。」

「在你的面前,我哪敢耍手段。」靈玄苦笑,「還說信任的基礎,你這是步步都在懷疑我啊。」

「呵呵,防人之心不可無嘛。」方恆笑著說道,「現在,請進入鷹兄的體內吧,同時幫鷹兄遮掩一下身上的傲氣。」

「嗯。」靈玄身體一動,就進入了鷹九的右眼之內,下一刻,鷹九身上那扎眼的金『色』袍子,也變為了黑『色』的袍子,眉宇之間的傲氣,不再那麼濃,變為了冷酷。[ha.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j

「這是我能幫他變化的極致了。」靈玄苦笑的聲音響起,「雖然冷酷了一些,不過,總是正常一點。」

「哼,我本來就不想改變。」鷹九冷哼道。

「哈哈,就當是為了我,忍耐一下吧。」方恆笑著說道,「接下來咱們在這裡休息一下,鞏固一番,等明天,我們去看看那魔神地獄陣的天石如何了。」

「這是明智的做法。」靈玄回答,月仙和鷹九也都點頭,也不管許多,就在這裡盤做了下來。

已經突破了境界的他們,倒是不用在乎在暴漏了。

……

一天之後,玄武山的『交』易市場之中。

一個青年,一個『女』子,以及一個少年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其中。

四周無數過往的人一看到方恆,眼神立刻就變了!

此刻的方恆,已經再次變化成了之前的風笑『摸』樣,這誰會認不出來!

那一天風笑的表現太驚人了,殺了海仙島主的兒子,對雲仙那三位大人物都是說羞辱就羞辱,最後他還出現了一個強大的家族長輩,和雲仙三人戰鬥了起來。

同時,風笑那天還斬斷了四大少主之一,林少主的一條手臂!

當然,之後搶奪寶貝的時候,眾人就沒在注意過他,所有人都以為他走了,卻沒想到,他還在這裡!

「我的天哪,他還敢在這裡待著,真是膽大包天!」

「你懂什麼,人家又不是孤身一人,你忘了他那個長輩了,連雲仙這三位都敢打。」

一連串的話語從周邊的人群中響起,無數的人不敢對方恆指指點點,只是那眼神中的異樣,卻是怎麼也止不住。

對此方恆倒是很平靜,他早就知道自己這幅樣子會引起眾人的注意,同時,他也想讓人注意。

只有讓人注意,才能最大範圍的洗清那天是他搶了寶庫寶貝的嫌疑,越危險,越安全。

走了一會兒,突然間,人群突然讓開了一條道,下一刻,便是一群身穿黑衣的年輕人出現,為首的一個,直接走向了方恆。

「哈哈,風兄,這幾天你去哪了,我一直想找你喝一杯。」

笑聲響起,是衛家的少主衛龍。

「呵呵,前兩天戰鬥,消耗的太大,所以在事情不對的時候,我離開了,找一個地方調息了一下。」

方恆一笑,直接回答。

「原來如此。」

衛龍笑著一點頭,不疑有他,當初外界的確是被怨氣充斥,只是在方恆背後那位恐怖的長輩下,在怨氣中闖出一條通道,倒是很正常。

「對了,你們如何?聽說你們這次來就是為寶庫來的,最後卻被一個人全搶走了。」方恆笑道,「是不是很不生氣?」

「哈哈,看來這件事情都傳開了啊。」衛龍大笑,「的確,我們被耍了,只是生氣,別人或許有,我卻是沒有的。」

「哦?為何?」

方恆笑著說道,「被人從手裡搶走東西,要是換成我,根本接受不了。」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邊走邊聊。」

衛龍笑道,就走了起來,方恆也沒有拒絕,笑著跟了上去。

「呵呵,其實風兄這個問題問的很不錯,為什麼不生氣?理由很簡單。」

衛龍這時候笑道,「技不如人,生氣沒用。」

「哦?」方恆一挑眉『毛』,「就這些?」

「就這些。」衛龍笑著點頭,「他能在那種情況下搶走我們的東西,他的確厲害,我很佩服,至於生氣,生氣能解決問題么?要是生氣能解決問題,我這就來個怒火攻心。」

「哈哈,衛兄可真是豁達。」方恆笑著點頭,目光一閃,道,「不過,豁達歸豁達,你們可查出了那人是誰?」

「這還用查?能做到這事的,除了天雲大陸的方恆,還有誰?」衛龍笑道,「我現在,是越來越佩服方恆了。」

「是方恆嗎?」方恆問道,「可是我怎麼聽說和方恆不像啊。」

「當初爆發的怨氣陣法,就是方恆當初在地界斬殺魂武的陣法,所以,不是方恆是誰?」衛龍道,「就算那人不是方恆,手段和方恆也不一樣,不過那也一定和方恆有著關係,所以認準他,總是沒錯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