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靜聽了之後怎麼也不相信:「怎麼可能,你昨天晚上真的沒有趁著酒醉對我做過什麼?」

嚴馮楓看著胡佳靜略帶生氣的說:「佳靜,你當我嚴馮楓是什麼人了,好啦,我只是剛從外面進來叫你出去吃飯而已。」

胡佳靜半信半疑看著嚴馮楓:「馮楓,你真的沒有對我做過什麼。」

嚴馮楓鑒定點點頭說:「我當然沒有對你做過什麼,要是我對你做了什麼,你現在還能沒有感覺,好了時間不早了,快點起來吃飯去吧。」

胡佳靜自己也感覺自己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於是就暫時相信了嚴馮楓的話:「馮楓,那好,我現在就先相信你的話,不過你要告訴我,要是你讓我知道你對我做過什麼,我不會放過你。」

胡佳靜說道這裡休息了一下又說:「好了,我現在要換衣服洗漱了,你先出去吧,等下我就出來。」

嚴馮楓點點頭,然後小聲的走出房間,剛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嚴馮楓又回過頭來對胡佳靜說:「佳靜,你現在頭還疼么?」

胡佳靜搖搖頭:「不疼了,你先出去吧,我要把衣服換了。」

於是嚴馮楓就先離開了胡佳靜的房間,在門口等待胡佳靜換好衣服出來。

胡佳靜很快就從房間里出來了,然後就去衛生間里洗漱去了。

嚴馮楓也在這個時候為胡佳靜準備好了早餐,就等著胡佳靜過來吃了。 嚴馮楓也在這個時候為胡佳靜準備好了早餐,就等著胡佳靜過來吃了。

胡佳靜很快的就洗漱好了。此時吳綿念跟張妙秋兩個人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大家就聚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吃早餐了。

等吃好過後幾個人就一起去學校去了。

由於這幾天都是一起上下學的胡佳靜的同學就問胡佳靜:「佳靜,我怎麼每天都看到你被高年級的男同學送到學校里來啊,那個是不是你男朋友啊?」

胡佳靜聽了之後馬上否認說:「你想多了,那個只是我的哥哥而已。」

胡佳靜的同學聽了之後就對胡佳靜說:「佳靜,如果真的不是你的男朋友的話,這個給你。」

胡佳靜從同學手裡接過一張很漂亮的信封,看上去很像情書於是胡佳靜就問同學:「這個是什麼?」

那個同學說:「沒什麼啦,只是別人讓我交給你的,你打開自己看吧。」

於是胡佳靜就接過同學手中的信封,然後打開一看,裡面一張折成愛心的紙。

胡佳靜看過之後都沒打開,就把信封放到桌子里去了。

然後從書包里拿出書本開始認真的複習功課去了。

直到到了上課的時間,胡佳靜還是一直在看書,根本沒有讓情書對自己造成騷擾。

上午的時候就在上課之中度過了。

等到了中午的時候就胡佳靜就跟吳綿念他們一起去吃飯去了。

就在吃飯的時候胡佳靜就對吳綿念說:「綿念哥哥,今天我收到了一封情書。」

嚴馮楓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馬上尖叫起來說:「不是吧,你收到一個情書。」

胡佳靜聽到嚴馮楓的尖叫之後就馬上做了個小聲的動作說:「馮楓,你小聲一點好不好,你就生怕別人不知道啊,要不是我把你們當成好朋友,我才不會告訴你那些事情呢。」

張妙秋也取笑道:「佳靜你居然收到情書啊,快點拿出來欣賞欣賞。」

緊接著嚴馮楓馬上就小聲的說:「佳靜,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對那個情書的事情,你是什麼感覺么?」

胡佳靜聽了之後笑著說:「馮楓,沒想到這麼點小事你就這麼緊張啊,好吧,看在好朋友的份上我就告訴你把,我丟在桌子里了,到現在都沒看呢,因為我現在實在不想考慮那個方面的事情。」

嚴馮楓聽了之後馬上心裡的石頭落地了,心想:原來佳靜是真的不想現在談戀愛,而不是只是拒絕自己的一種理由。

於是嚴馮楓就沒有了剛才緊張的表情了。

而此時吳綿念卻說:「佳靜,你怎麼不打開看一下,好歹也是別人的一片心意。」

胡佳靜聽了就說:「其實看不看又不重要,就算看了又能夠怎麼樣呢,還不是多一點煩惱,還不如不要看的好。」

吳綿念聽了之後笑著說:「其實就算你看了不接受也沒有關係啊,至少你也看下別人對你說了些什麼嘛。」

———————————

今天更新到這裡結束! 吳綿念聽了之後笑著說:「其實就算你看了不接受也沒有關係啊,至少你也看下別人對你說了些什麼嘛。」

胡佳靜笑了笑說:「綿念哥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啦,連這種事情你都要八卦一下啊。」

吳綿念被胡佳靜說的都無言以對了。

不過吳綿念也算頭腦靈活,馬上就說:「其實我這個也不是八卦啦,你看人家是喜歡你才給你送情書的,你看都不看,那是對別人的不尊重,至少你也要看一下,如果你真的不想接受,你再回絕也是可以的嘛。」

胡佳靜笑著說:「我現在還沒有做好接受任何人的準備,所以這種事情還是不看的好,看了就代表給了別人一個機會,要是到時候再拒絕別人太麻煩了,現在看都不看,別人就知道哦現在還不考慮這個事情,這樣就沒人再來送這種東西給我了。」

吳綿念聽了胡佳靜的話后感覺胡佳靜說的還挺有道理的,於是就說:「佳靜,你說的有理,這些事情你自己考慮好就好了如果真的遇上一個你喜歡的,你就好好把握吧。」

胡佳靜聽了之後笑著說:「綿念哥哥,你放心好了,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

吳綿念笑了笑就沒有在說話了。

幾個人很快速的吃好中飯。

胡佳靜跟張妙秋兩個人就先回到教室去了。

而吳綿念跟嚴馮楓兩個人,由於課業沒有他們兩個那麼繁重,於是乘著中午的時間兩個人就去籃球場打籃球去了。

話說回來,兩個人已經很久沒有打過籃球了。

技術都有點退步了。

到了籃球場的時候以前一起打籃球的朋友就走過來,朋友甲說:「喲,兩位帥哥,今天是什麼風把你們兩個給吹過來了啊。」

吳綿念聽了之後說:「只許你們來,我們就不能來啊。」

朋友乙也笑著說:「綿念,今天不用陪著你們家那位啊,小心等下你們家那位把你叫回去跪搓衣板。」

吳綿念聽后說:「我們家那位是不會讓我跪搓衣板的,你這麼說難道你們家那位讓你跪過?」

朋友乙被吳綿念說的無話可說。

就在這個時候朋友丙過來打圓場:「大家都是朋友,你們就別你說我我說你了,趕緊過來加入一起打球吧。」

於是幾個人就一起打球去了,一場激烈地籃球比賽就開始了。

剛開始打球吳綿念跟嚴馮楓兩個人還有點不太習慣,畢竟已經很久沒有打球了,等後來的時候越來越熟練了。

到最後的時候居然把在籃球場里的所有女生都吸引過來了。

等到了打完籃球的時候,一群的女生都圍著吳綿念他們轉。

不過就在吳綿念說出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之後那些人又轉向嚴馮楓。

把嚴馮楓圍的水泄不通,這個情景讓在場的其他男生羨慕不已。

只是他們沒嚴馮楓這麼好的福氣,也沒有嚴馮楓帥氣。

而對於以前的嚴馮楓這麼好的機會嚴馮楓肯定不會放過,可是現在卻不一樣了,他現在心裡只剩下胡佳靜,滿腦子裡只有胡佳靜,其他任何一個女人他都看不上眼。 而對於以前的嚴馮楓這麼好的機會嚴馮楓肯定不會放過,可是現在卻不一樣了,他現在心裡只剩下胡佳靜,滿腦子裡只有胡佳靜,其他任何一個女人他都看不上眼。

於是嚴馮楓就無奈的向吳綿念求救。

而吳綿念帶著看好戲的養子撒手不管,任由嚴馮楓被女人堆圍著。

嚴馮楓終於忍不住了,強行衝出了包圍圈。

等衝出包圍圈之後就走到吳綿念的面前對吳綿念說:「綿念,你是不是兄弟啊,這點忙都不幫。」

吳綿念聽了之後吃驚的說:「馮楓,我沒有聽錯吧,你這個事情還要我幫忙,這個不是一直是你的最愛嗎。」

嚴馮楓看著吳綿念無奈的說:「那個是以前的我,現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改變了不少好不好,至少這些事情我已經不想了,現在我只想能夠好好的跟佳靜在一起,可是現在佳靜還沒想要接受那種事情,所以沒辦法只好再等等了。」

吳綿念拍怕嚴馮楓的肩膀說:「看到你的改變我很欣慰,胡佳靜我一直當他是親妹妹一樣,從小玩到大,現在看到你為了他改變那麼多,我相信你不是因為玩玩才去追求她,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堅持下去,希望你能夠得到你的最愛。」

嚴馮楓聽了之後點點頭,然後嘆了口氣說:「談何容易啊,要是這麼容易讓他接受的話,讓我做什麼都願意。」

吳綿念聽了嚴馮楓的化后就對嚴馮楓說:「馮楓,我相信任何一個女人都沒辦法拒絕玫瑰花和巧克力的誘惑,如果你真這麼喜歡他的話,那麼我就給你這個機會,等到了明天的時候胡佳靜就讓你來接送,到時候就要靠你自己的表現了。」

嚴馮楓眼睛一亮,拍拍吳綿念的肩膀說:「綿念謝謝你,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到時候我一定會抓住機會的。」

不過過了一會就暗下來了:「要是胡佳靜還是不接受到時候我該怎麼辦啊。」

吳綿念聽了之後笑著說:「你就不會持之以恆啊,我就不相信有那個女人能夠經得起軟磨硬泡,馮楓,你現在怎麼變得那麼笨啦。」

嚴馮楓聽了之後怕了拍頭說:「是啊,這些我這麼沒想到。」

「那是你太緊張胡佳靜,害怕,所以才變笨咯,不過我只聽說戀愛中的的女人會變笨,難道戀愛中的男人也會變笨?」吳綿念用取笑的眼神看著嚴馮楓說。

「哎……這個也是沒辦法的,太過緊張了頭腦就不好使了。」嚴馮楓嘆了口氣說道。

吳綿念拍拍嚴馮楓的肩膀對笑著說:「好了,現在也不算很笨,感覺抓緊機會吧,我看好你們。」

……

一聊兩聊時間很快的就到了上課的時間了,嚴馮楓就跟吳綿念兩個人回到教室里上課去了。

上課的時候嚴馮楓一直想著中午吳綿念說的話,還想著到時候應該怎樣去跟胡佳靜說,要是胡佳靜不接受,或者反感又會如何。

——

今天更新到這裡結束! 上課的時候嚴馮楓一直想著中午吳綿念說的話,還想著到時候應該怎樣去跟胡佳靜說,要是胡佳靜不接受,或者反感又會如何。

整個事情讓嚴馮楓在上課的時候都是心不在焉的。

等到了下課的時候吳綿念看到嚴馮楓那個樣子就走到嚴馮楓那邊說:「馮楓,你怎麼了,我感覺你在上課的時候怎麼心不在焉的啊。」

嚴馮楓聽了之後笑了笑說:「我在想你中午說的話,想你到了明天應該怎麼表白。」

吳綿念聽到之後就感覺很無語了,於是就看著嚴馮楓說:「馮楓,不是吧,這個你還要想啊,就去做唄,不過我告訴你,最好不要再學校里做這些事情,我看佳靜的樣子確實是不想現在就早早的考慮這些事情,如果你在學校里搞這些事情的話,我怕到時候她會反感。」

嚴馮楓聽了之後就笑著說:「嗯,我知道了,明天的時候晚上我就帶著胡佳靜出去吧。」

………………

剛說了沒幾句話又到了上課的時間了。

於是只好暫停說話,等放學以後在去研究到底應該怎麼辦了。

現在嚴馮楓沒有剛才的慌亂了,於是也開始認真聽課了,畢竟是高三學生了,雖說課業不是那麼緊張,但還是要認真複習的。

如果不好好學習的話,恐怕到時候連上大學在哪裡上都不知道,又怎能跟胡佳靜一起呢。

而此時胡佳靜也在繁忙的課業之中。

不過雖然繁忙但是還是能夠更得上課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很快地就到了放學的時候了。

等放學之後嚴馮楓就帶著他們一起回家去了。

等到了家裡之後依舊像往常一樣他們在家裡做作業。

吳綿念和張妙秋兩個人做好作業之後,吳綿念就拉著張妙秋回房間去了。

到了房間里之後吳綿念就拉著張妙秋坐在□□,然後小聲的對張妙秋說:「妙秋,跟你商量下事情。」

張妙秋疑惑的看著吳綿念說:「什麼事情啊弄的這麼神秘。」

吳綿念聽了之後笑著說:「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啦,只是嚴馮楓這個傢伙想討好下胡佳靜,嫌我們兩個呆著礙事,所以就讓我們兩個先迴避一下。」

張妙秋聽了之後笑著說:「哦……我知道了,原來是嚴馮楓害羞啦,不敢當著我們的面表白,所以想讓我們出去啊。」

吳綿念聽了之後想了想說:「嗯……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我想啊,嚴馮楓好歹也是我朋友,再說了這些日子我也看出來了,這個傢伙是真心海上胡佳靜的,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想讓他們兩個能夠在一起。」

張妙秋看到吳綿念這麼為朋友著想,於是就笑嘻嘻的說:「他想讓我迴避也行,不過要看他怎麼賄賂我咯,如果不滿意的話,我還是要當燈泡,嘻嘻……。」

吳綿念點了點張妙秋的鼻子說:「你呀!你就調皮吧,你就不怕將來的時候,嚴馮楓報復你啊。」 吳綿念點了點張妙秋的鼻子說:「你呀!你就調皮吧,你就不怕將來的時候,嚴馮楓報復你啊。」

張妙秋聽了之後調皮的眨著眼睛說:「我才不怕嘞,難道他還能夠把我給吃了不成,再說了不是還有你給我擋著么。」

吳綿念聽了之後無奈的搖搖頭,然後說:「隨你吧,等下等嚴馮楓做好作業的時候你跟他說吧,看他怎麼賄賂你。」

張妙秋聽了之後點點頭,然後跟吳綿念兩個人走出了房間去了。

張妙秋剛一走出房間,嚴馮楓就說:「妙秋,你們兩個剛才去房間里幹什麼去了嗎?看你面紅耳赤的。」

張妙秋聽了之後馬上就生氣的說:「馮楓,你說什麼呢你,不要亂說話好不好,我們只是在商量明天的晚會到底要穿什麼衣服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胡佳靜轉過頭來說:「妙秋姐姐,綿念哥哥,你們兩個明天晚上要參加晚會去啊,那我怎麼辦啊。」

胡佳靜此話一出還沒等吳綿念回答,嚴馮楓就搶著說:「佳靜,你不是還有我在么,我又不去參加什麼晚會,等到了明天的時候我接送你上學不就好了。」

胡佳靜聽了之後無奈的說:「那好吧,也只能夠這樣了。」

嚴馮楓聽得出胡佳靜的語氣,於是就關心的看著胡佳靜說:「佳靜,你是不是不喜歡跟我在一起啊。」

胡佳靜聽了之後笑了笑說:「其實也沒有啦,只是我覺得大家在一起比較熱鬧,現在他們兩個要出去了,所以又些難受。」

嚴馮楓聽了之後笑著說:「他們又不是一直不在,也就是出去參加一個晚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