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茶館老闆重重就甩了小夥子一個耳光,完了還是覺得不解氣,就罵道:

「扣扣扣!你那點工錢扣什麼扣!我打死你!」

小夥子捂著被打紅的臉,「不要啊!」

但是一隻油膩的手已然高高舉起,就要扇風呼過來!

突然伸出一隻手猛地就握住那老闆的手,「夠了!錢我們照樣付給你,不要為難這小哥了。」

說話間,這人另一隻手就拿出一個銀幣,說道:「再給我拿一盤過來,你親自拿!」

那老闆正想發怒了,看到這銀幣之後就笑眯眯地接過來,說道:「稍等,我這就給你們送過來哈!」

「謝謝!」

小夥子抬頭看著這個面容和善,身穿青色衣衫,高有七尺的男子,說道:「要不是你,我可又要被打了,不過說來也奇怪,怎麼好好地我就摔倒了呢!」

青衣男子對他笑了一笑,然後目光轉為冰冷無比,一掃隔壁一桌的人,喝道:「你們乾的好事!」

隔壁桌坐的,卻清一色都是身穿蘭色道袍,看這駕勢應該是同一個門派的,這四個人長相不算出眾,就事放到人群之中很快就找不到那種。

但是他們一個個卻都是賊眉鼠眼的,看起來還有幾分猥瑣。

一個留著兩撇小鬍鬚的三十左右的男子開口說道:「什麼好事壞事的,你這人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青衣男子臉上充滿怒容,喝道:「這小哥端著包子走過來的時候,我分明見到你用手打過一道勁氣,不然小哥怎麼會跌倒!」

「你說看到就是看到,那為何別人看不到!」

青衣男子怒焰冒起,瞪著鼠須男。

小夥子已然站了起來,還在收拾著地上的包子,心想,原來是這些修士作怪,不過我也惹不起他們,我還是好好撿我的包子吧。

如此想著,他就好像根本聽不到這邊也看不到一樣,只顧低頭收拾。

沒一會,散落的包子一個個都撿起來了,只差一個卻躲在一張桌子底下。

「客官,你縮縮腳好嗎?我要進去撿個包子!」

「好啊!」

「謝謝!」

說著小夥子就鑽了進去,伸手去撿,心想,這包子將這外面的皮撕了,還好吃得很咧。

那妞你真拽 「撿到了!」

就在他的手剛剛碰到包子的時候,眼前突然舉起一隻大腳,然後那隻大腳重重就踩了下來!

本來只是有一點髒的肉包子徹底被擠破,肉餡流了出來,燙呼呼的直接就將手心也燙紅了!

「啊!」

小夥子吃痛大叫,卻發現那腳的主人正是鼠須男,「你個混小子,莫不是想將這些包子拿起撣撣塵土,然後就重新拿出來賣啊!」

端著一盤包子的老闆見到如此情景,哪裡還敢上前勸阻,只目瞪口呆跟木樁一樣站在原地。

鼠須男說話間,還加大了腳的力道,「啊啊啊!疼!不是的!我自個吃!」

「你把腳抬起來!」

青衣男子怒喝著,「人家只是撿個包子,你要踩死別人啊!」

「師兄,跟這種人渣啰嗦什麼!」

說話的正正是跟青衣男子同坐一桌的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少年手持一口劍,怒氣沖沖!

「你說什麼!」

鼠須男同桌的一個臉上長著一顆老大的黑痣的人拍桌大喝:「你說誰是人渣!」

「說的就是你!看劍!」

「鏘」的一聲,利劍出鞘!

青衣男子根本就來不及阻止,鼠須男也是一聲大喝:「動手!」

小夥子疼得面如白紙,終於隨著鼠須男的一個站起,一隻紅腫的捏著麵糰肉餡的手這才得以撤回,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捂著紅腫跟豬手一般的手哭著就跑了。

而後「鏘」、「鏘」、「鏘」……

利劍出鞘的聲音響起,一陣陣白光閃過。

「哐當」

又是一聲清脆的聲音,一個個飽滿的肉包子也因為受到驚嚇而滾到各個角落。

「走吧!老闆,他們要打起來了!」

小夥子剛剛跑過來,用一隻完好的手拉著發愣的老闆就往外跑去。

「這小夥計心腸倒是挺好的!」

聶凌一邊點頭一邊說道:「剛才那老闆都那樣對他了,情況緊急之下還不忘拉他一把。」

「嘿!可是你們看那兩撥人,因為他都要兵刃相見了!」

曉百生淡淡一笑,說道:「不,沒有那個小夥計他們也是要打起來的!」

說著四人又將目光投了過去。

兩邊的人的劍已然全部出鞘,劍拔弩張,針鋒相對的,稍有不慎刀劍相向了!

黑痣男冷喝道:「小子,在我師兄面前居然膽敢拔劍,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哼」

青衣男子淡淡一哼,說道:「我看你們就是想要這樣的結果!」

「哈哈哈!」

鼠須男仰天大笑,算是同意了青衣男子的話,「那又如何,我先料理你了,到時候就少個對手跟我們搶寶!」

原來這波人是這般心思,怪不得要一直生事引起這青衣男子的注意,或者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都可以,反正他的目的是所有前去奪寶的人。

黑痣男也跟著大笑,說道:「我們有四個人,你們就兩個人,我看你們怎麼死!」

在座的人還有其他修士,但是人人都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或者是想鼠須男他們說的那樣,少一個人就少一個競爭對手,是以並沒有一人有上前幫忙的意思。

「動手!」

剎那之間,閃閃寒光立時充滿這個小茶館,戰鬥一觸即發! 鼠須男暴喝一聲之後,立即出手,元氣一個震蕩,衣衫都鼓動不已,一雙細小如鼠眼的眸子里射出冰冷的目光,手中的劍光芒一閃,就向青衣男子劈去!

青衣男子被逼到如此地步,又怎會仍由劍氣砍來,而什麼事都不做?

「原來你們安得是這份心思!」

話音未落,手中的長劍也在一個剎那迸出陰森的劍氣,如滔滔水流洶湧澎湃!

手這麼輕輕向前一揮,凌厲的劍氣立時集中到鼠須男身上!

「轟」

兩股強大的劍氣撞在一起,當場就將兩張桌子震碎,木屑飛揚!

大戰已然開始,鼠須男一瞬也不肯移動目光,死死地盯著青衣男子,青衣男子眼中也是迸發出威厲的光輝。

兩人的動作都十分飛快,「刷刷」地舞動手中的劍,凌厲兇猛的劍氣灼灼而出,雙方都是以快打快,噼里啪啦的勁氣撞擊密集得很!

周圍的人越躲越遠,而這桌子也越碎越多,打得久一些,這木屑都要變成粉末了。

鼠須男跟青衣男子已然戰到一起了。

而另外三人也好像一直等著他的指示一樣,鼠須男一出手,黑痣男跟另外的兩人也在一瞬間出手。

三口利劍「刷刷刷」地劈出,銳利的劍氣嘶嘶破空,聲音尖銳刺耳。

所有劍氣都照著另一敵對的少年劈出,鋒芒拖著長長的尾巴過去,好像是要將這少年橫屍在此才甘心。

可謂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那個年齡只有十三四歲的少年卻是一點懼怕的意思也沒有,大喝道:「終於撕破臉了是吧!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說話間,也是閃電出手,一股無堅不摧的劍氣,登時從劍鋒吐出,刺穿空氣,向著猥瑣的三人攻去!

手中的一口利劍竟然發出「嗚嗚」的劍鳴聲,一看這駕勢就知道這劍不是凡物。

「錚」!「錚」!「錚」!

只十三歲的少年,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如此輕鬆就破去了三人的攻擊。

但是黑痣男卻沒有一點兒吃驚,或者沮喪的意思,眼中射出一陣貪婪的光輝,說道:「小子,你這口劍倒是好東西!不過現在歸我了!」

「哈哈!你這口氣未免太狂了一些,你有命拿再說!」

說話間,手中的寶劍爆發出炫目十分的光華,然後畫了一個圓圈,劍花立時飛出,足以洞穿巨石!

黑痣男臉色一變,說道:「這小子不簡單,你們給我打醒十二分的精神來,到時候他身上還有其他的什麼寶貝,你們挑一兩件就是!」

另外兩人聽說可能還有寶物,登時就振奮起精神來講手中的長劍砍得更加迅猛凌厲,劍氣越發洶湧澎湃,寒芒耀眼!

「還想殺人奪寶,你們三個畜生留不得!殺!」

少年舞動寶劍,每每劃過,竟然發出了「嗚嗚」的鳴叫聲,讓人膽寒不已,十三四歲還有些稚嫩的臉龐上卻充滿殺意。

「錚」、「錚」、「鏗」、「鏗」……

少年劍勢強橫,不斷砍出凌厲十分且鋒銳的劍氣,仗著一口不凡的寶劍,居然能跟三個成年人斗在一起,而沒有落敗。

兩邊的戰鬥都是十分的激烈,本來還在座位上享受茶飯的人再也坐不住了,紛紛站起來,避得遠遠的,直遠觀而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當然除了像張嘯這種偏僻一點的桌子,這些桌子離得遠些,所以也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喂!你們說哪邊會贏?」

張嘯目光依舊是鎖定戰鬥那邊,緩緩地說道:「兩個打四個,你說哪邊會贏?」

聶凌稍微思索了一下,也說道:「若是就一對一這邊,勝的那邊肯定是那個瘦高的青衣男子,可是另一邊可是一打三,而且還是個孩子,所以這結果在明顯不過了。」

曉百生也點點頭,說道:「我雖然不怎麼打架,不過我看多了還是懂一些門道的,這小娃娃的手中的劍是好劍,不過也撐不了多久了!」

「得了吧!」

古凝霜一副不相信的模樣,說道:「你們三個就是故弄玄虛,而且你們都是巴不得這壞人將好人打死是吧!」

三人無奈苦笑,也不說話,繼續觀戰。

鏗鏘之聲不斷,戰鬥依舊十分激烈。

可是古凝霜這話才剛剛說完不久,她自己也發現了那個少年已然是有些疲倦了,手上的力道都減輕一些了,要不是手持不凡寶劍,看這步子踉蹌的,不消多久就要落敗了。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小師弟!你再堅持一會!」

青衣男子也注意到少年的狀態,大聲喝道:「我收拾了眼前這人就過去助你!」

「嘿嘿!」

鼠須男得意笑道:「我看你都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說什麼助不助的!痴人說夢!」

鼠須男嘴上雖然是笑呵呵的,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是兇狠得很,手中的劍不斷發揮出凌厲的光輝,白光閃閃的。

青衣男子駭然不已,如此下來,自己最多能跟他打個平手,但是小師弟未免就會中那三人的毒手,然後那三人再過來……

如此後果想想都是懼怕不已!

「不!」

青衣男子狂喝一聲,手中的長劍疾如狂風暴雨,瘋狂揮舞!

電光激烈,劍氣漫漫!

而後這數十道劍影瞬間飛出,化作漫天光影就朝鼠須男籠罩而去!

鼠須男收起臉上的笑容,嚴陣以待,元氣催動之下,展開自身修鍊步法,快速地在劍影之中移動,而手中的長劍也不斷蓄勢揮出,一劍一劍的破開漫天劍影。

如此場景直叫在場的人看得是瞠目結舌,居然還能拼個平分秋色的地步!這些人或許在想,若是我上場對戰,該是如何抵擋這一殺招。

「小娃娃,死吧!」

黑痣男一聲大喝,手中劍氣立時從劍尖迸發出來,殘酷的殺氣瀰漫四周,將逐漸炎熱起來的天氣瞬間又帶到寒冷中去。

而且黑痣男的那一聲大喝卻好像是什麼暗語一樣,「吧」字落地,另外兩人同時動作起來,照著少年的面門順勢一劈。

兩道劍氣激射而出,撕裂空氣,然後讓所有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三道劍氣居然在空中合為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