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腦門上見汗,說道:「這是第一場比賽,其他隊還沒有比賽呢,你們回到位置上,耐心等著吧。」

軒轅缺哦了一聲,說道:「全部喊上來,我一招全滅了,多省事兒啊,非要一個一個的比,這節奏不行啊。」

其他幾個同組的戰隊,腦門上出現黑色五線譜,心中對這個大出風頭的九筒廢物恨到極點,卻又不能拿他怎麼樣。只好把火氣壓住,準備進行比賽。

魔武學院的比賽安排得非常緊湊,所有的小組賽都將在這一天之內進行完。

幸虧,學院別的不多,就是擂台很多,無數擺台同時開賽,進程倒是很快。而且每場比賽都有限時,在規定時間內沒結束比賽的,要算平局,這是鼓勵進攻啊。

在台下,廢物班在狂歡過後,很快就保持了冷靜,畢竟,比賽才開始,什麼都有可能,這時候可不能大意。

索菲婭老師緊緊地跟著軒轅缺,幸好此時麻煩不在這裡,要不然,麻煩和佟童一人一邊,索菲婭還不定能搶到位置呢。她此時正非常擔心地看著軒轅缺,關心地問道:「你怎麼回事?為什麼打瞌睡?」

軒轅缺笑道:「我沒什麼問題,問題出在對手身上,我打他們跟欺負小孩子差不多,真的提不起精神來啊。」

索菲婭急了,稍稍加重了語氣:「可是,你們不能看著我們輸了比賽吧?」

佟童輕輕笑了,說道:「放心了,怎麼可能輸?」

軒轅缺也說道:「就是,就是,要談定,淡定,才贏一場而已,你就激動成這樣子,等拿了冠軍,你得高興成啥樣啊?」

冠軍?

冠軍!

索菲婭老師確認自己並沒有聽錯,但是,她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幸好比賽已經開始,同組的其他隊已開始比賽了,兩個隊打得精彩紛呈,勢均力敵,一個隊是純武士,鬥氣縱橫捭闔,各種劍招讓人眼花繚亂,將擂台砍得砰砰直響。

另外一個隊是全魔法師戰隊,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沒有武士當肉盾的魔法師,真的好使嗎?

軒轅缺不由得有了一點點好奇之心,抬眼看了一會兒,馬上就明白了,這個戰隊中,有兩個人是瞬發魔法,其中一個是土系魔法師,比賽剛剛開始,他就在擂台上扔出了幾十道土盾術,豎起了無數的牆,很好地限制了鬥氣隊的進攻速度,所以,鬥氣隊的人馬上施展鬥氣,發動兇狠的招式,朝土牆砍去。

而魔法隊則利用這個時間,一個個將魔法吟唱結束,一個又一個的魔法,朝著遠處的武士放去。

一時間,武士顯得很被動,一個大漢拿出一個巨盾,拚命頂著魔法,保護著隊友往前衝去。

超級黃金眼 軒轅缺看了幾眼,馬上歪著腦袋,閉著眼睛,又要睡了。

索菲婭老師哭笑不得,悄悄掐了他一下,說道:「又沒興趣了?」

軒轅缺委屈地說道:「這種貨色,一巴掌全都拍死了,為什麼要有興趣?」

索菲婭老師已習慣成自然,對他的狂妄口氣已免疫了,說道:「你覺得誰會贏?」

軒轅缺沒好氣地說道:「鬥氣隊啊贏啊。魔法隊的魔法威力太小,構不成傷害,鬥氣隊只要衝上去一個,就能將他們全滅了。」

索菲婭其實並不關心誰贏的問題,而是說道:「我們對上他們呢?」

軒轅缺說道:「強哥可以搞掉魔法戰隊,佟童能搞掉鬥氣戰隊。他們就是一個渣,弱爆了。」

佟童輕輕笑道:「還真是,弱爆了。」

索菲婭老師這才滿意地坐穩了,不再關心則亂。

台上兩隊激烈地打了近十分鐘,魔法師們的魔力有點跟不上了,卻沒能放翻任何一個對手。

而鬥氣戰隊卻越突越快,很快就有人突到魔法師身邊,大劍剛剛舉起,,魔法戰隊的隊員就大聲喊道:「認輸,我們認輸。」 ?第三組比賽對手站上台後,軒轅缺終於認真了一些,頭依然歪歪斜斜地沒個正經相,卻把眼睛睜開了。

因為,這兩個站隊中,有一支是種子隊,是精英學員組成的九年級戰隊,目前,奪冠呼聲很高。

軒轅缺想看一看他們有什麼不同之處。

作為魔武學院的種子隊,自然有不同之處。這個精英戰隊剛剛上場,觀眾席就爆發出陣陣尖叫,無數人把巴掌都拍紅了,掌聲雷動。

而精英戰隊們,卻彷彿根本沒聽見一樣,只是把注意力放在對手身上,對手雖然是低年級的戰隊,但是,他們卻沒有半點輕視之心,更沒有半點鬆懈。

認真對待對手,這是最好的戰鬥態度,這樣的態度,讓他可以避免犯錯誤,可以讓你得到更多的生存機會,只有活下去,才能夠不停地進步,不停地變強。

從這一點來說,九年級的精英戰隊已經有了一定的水準。他們至少不是一個容易犯錯誤的戰隊。

而這隻戰隊之中,五人的職業也很有意思,三個武士,都是八萬高手,頂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盾牌大漢,單手持盾,右手持刀,四肢粗壯有力,往台上一站,就給人一種穩如山嶽的感覺,只怕是天塌下來,他也能頂起幾分鐘。

蠻妻迷人,BOSS戀戀不忘 在肉盾左右兩側,都是兩年九萬鬥氣高手,一人持雙手大劍,大劍上有數個孔洞,孔洞之中,已安裝了寶石和魔核,應該是有某種加持,此時,他正舉著大劍,面色古井不波,不動聲色地運起鬥氣,大劍已暗芒顯現,如猛獸一般,正擇機而噬。

另外一個鬥氣高手也是九萬級別,看上去很瘦小,卻偏偏提著一柄大鎚,大鎚的重量絕對超過他的體重,個頭也比他的頭還大,而長柄也非常長,竟比他的身高還長出一截。此時,大鎚正立在擂台上,也注入了主動。

在三個鬥氣高手的身後,是兩個穿著華麗魔法袍的九萬魔法師,軒轅缺很快就感受到了他們體內魔力的波動,一個是土系高手,一個是火系高手。

這樣的戰隊,配置相當全理,能防能攻,足夠讓對手頭痛。

很快,比賽就開始了。

精英戰隊面對弱小的低年級戰力,一點也不掉以輕心,而是全力以赴,魔法師很快就扔出一個高級火系魔法流星火雨,跨越長長的擂台,一下子就掉在對方戰隊之中,而土系魔法師也扔了一個高級魔法地震術。

一時間,對方手忙腳亂,站立不穩,根本來不及反抗,又被大火一燒,雖然沒有受到傷害,膽子卻被燒走了大半。

三個武士突然呈三角形戰陣,沖了出去,最前方的盾術高手,一盾平推出去,就將五個戰隊撞飛,再也爬不起來。

比賽就此結束,九年級的精英戰隊,獲勝,將三分收入囊中。然後,面色平靜地走下擂台,根本不為看台上瘋狂的粉絲們的叫聲所動,而是安靜地坐在那兒,目不斜視,抓時間,認真的修鍊起來。

軒轅缺對他們不由得高看起來。

第一輪比賽結束,這個組內,六個隊的成績也出來了,九年級精英戰隊、七年級全鬥氣高手戰隊、廢物班戰隊都獲得了勝利,各得三分,而其他隊都只獲得了0分。

由於其他組的比賽還沒結束,所以,這一組要稍稍休息一下,方便各組比賽同時進行。

每個隊都亮相后,大家都有了直觀的感受。

索菲婭老師馬上見縫插針地開起了戰術會,其實,就要是在問軒轅缺:「這個組的實力如何?」

軒轅缺依然保持著混不吝的風格,淡淡地說道:「小組第一,我們預定了。」

索菲婭聽得舌頭髮直,一時間找不到話說。

強哥也說道:「除了九年級精英戰隊外,其他隊伍,我一個人可以搞定。」

索菲婭老師的眼睛也直了。

佟童說道:「九年級戰隊,我勉強可以戰勝,但是,時間太少了,恐怕不能拿到三分,拼下去,應該是一個平局。」

索菲婭老師全身都直了。

這種樂觀的預測,就算她在夢中,也不敢做得出來,現在,卻被幾個學生輕輕鬆鬆地就拋了出來,真是嚇死人不負責任。

不過,這樣的前景,似乎很美好啊。

索菲婭老師年輕的心臟不急氣地加速跳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平靜下來,說道:「如果你們拿不到第一,哼哼……」她沒有說出個一二三四,實際上,她也說不出個啥!比賽打到第二輪,廢物班本身就已創造了奇迹。

幸好裁判重新登上了擂台,大聲喊道:「小組賽第二輪比賽,現在開始,由一年級戰隊對陣四年級戰隊。」

在觀眾們興奮的呼聲中,軒轅缺懶洋洋地從座位上站起來,一步三晃地晃到了擂台上,彷彿還沒睡醒,很自覺地走到了擂台邊上的一根柱子旁,坐下,閉上眼睛,開始睡覺。

而佟童則像他的丫環一樣,亦步亦趨地跟過去,靜靜地站在他面前,帶著靜靜的微笑。

裁判已見怪不怪了,只要你開心,隨便玩。

而四年級戰隊卻被氣得不輕,每個人都心浮氣躁,他們就是那隻全魔法師的戰隊,雖然第一輪輸了,但畢竟遇到的是七年級戰隊,實力根本發揮不出來。

現在這一場,是他們計劃中必得的一場,所以,他們很快就冷靜下來,暗暗運起魔法力,只等裁判宣布開始。

裁判並沒有讓大家等得太久,很乾脆利落地宣布:「比賽開始。」

強哥突然說道:「你們是一群魔法師,快點退遠點吧,要不然,你們沒有任何機會。」

說罷,他甚至還主動退了起來,其他兩個夥伴,也跟著退了起來。

太囂張了,明明知道對手是一群魔法師,卻故意拉開距離,讓對方能從容施展魔法,這個戰隊是瘋了還是傻了?

但是,四年級戰隊卻抓住這個機會,差不多退到了台外,這才分開站好,快速念起了口訣,五雙手快速地比劃。

強哥看了,抱著手站在原地,輕蔑地笑了笑,他看到台下觀眾朝著他揮手,他甚至還抽空朝那邊扔了一個飛吻,引起觀眾一陣尖叫和狂笑。 ?廢物班戰隊在擂台上,像小丑一樣表演著,嚴肅的比賽,搞得極為娛樂,觀眾笑得直不起腰。

強哥的飛吻一出,立即秒殺了一片觀眾。

四年級戰隊的魔法師們,被氣得不輕,但是,大賽當前,他們卻不願分心,很快就吟唱完口訣,比劃完手勢,在一片鬨笑中,五人的魔法杖齊齊一指,無數魔法都扔了出來。

高級土系魔法地震術。

高級火系魔法流星火雨。

高級金系魔法金剛陣術。

高級木系魔法生命禮讚。

高級水系魔法海嘯術。

五系魔法同時扔出來,除了木系魔法是防禦性質的以外,其他四系,都是攻擊魔法。

一時間,擂台上魔法元素濃厚,視覺效果顯著,朝著強哥他們扔了過來。

強哥不為所動,給自己加了下個防禦魔法后,居然閉著眼睛站在原地,選擇了硬扛。

軒轅缺的眼睛突然輕輕一動,然後,他突然張大嘴,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伸手捂了捂嘴巴,藉機輕輕喊道:「強哥,移動到我前面來。」

原來,他突然察覺體內的五個魔法元素種子,活躍得很,對舞台上的魔法元素很有興趣。

強哥不知道為什麼要移動過去,但是,他根本不考慮這個問題,馬上就在台上跑了起來,看上去似乎是在躲避魔法攻擊,跑了一會兒之後,來到軒轅缺前面,終於站定。

軒轅缺小聲地說道:「別動啊,讓他們多扔點魔法,其他的你別管。」

強哥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乾脆站在原地,大聲喊道:「你的沒吃飯嗎?魔法這麼弱,趁早滾下去吧,別在這兒丟人現眼了。老子站在這兒不動,讓你們轟上十天半個月,你們也不能將我怎麼樣啊。」

他身旁兩位同伴,居然很配合地伸出大姆指,然後將大姆指慢慢翻了回來,指向大地。

這是一個全宇宙通用的手勢,任何人一看就明白。

台下觀眾嘩地笑了起來,只覺得這個廢物班的同學,有趣得很,這場比賽,也是有趣得很,看得開心,觀眾就不吝嗇掌聲。

觀眾對廢物班的支持,讓四年級的魔法師們臉上無光,大怒之下,紛紛運起魔法力,一個接一個地扔了出來,無數魔法在空中飛舞,準確無誤地扔到廢物班的五人戰隊身上。

軒轅缺和佟童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靠在擂台柱子上,睡覺的睡覺,看熱鬧的看熱鬧,根本沒把魔法攻擊放在眼裡。

強哥乾脆把手抱在胸前,渾不在意地讓魔法降臨在身上,表情極為輕蔑無禮。

然而,強哥的內心卻是震驚的。

這麼多魔法,落在身上,居然沒有半點威力,除了一點光影效果外,連撓痒痒的能力都沒有。

軒轅缺閉著眼睛,心神早已沉入了體內,正看著五個魔法元素種子,像餓死鬼一樣,饑渴難耐地撲向體外濃郁的各系魔法元素,飢不擇食地吞起來。

五個小傢伙的個頭都在變大,變得更加有光澤度。

強哥和其他兩人察覺到這個詭異的變化,不由得狂了起來,大聲喊道:「對面的,加油啊,你們不行啊。」

台下觀眾見了,雖然也不明白,幾個廢物為什麼,能這麼輕鬆地扛過魔法攻擊,但是,他們卻看得十分解氣,對廢物班的強勢,報以了熱烈的掌聲。

而四年級的魔法師戰隊,則飽受打擊,臉上無光,面子有點撐不住,誰都知道,如果敗在廢物班手中,他們這輩子都將成為笑話。

他們不想成為笑話,於是,幾個人都拚命運起一魔法力,不計成本地扔著魔法,到了後來,他們甚至不惜砸出魔法道具,全都朝對手扔過去。

只有進攻,瘋狂地進攻,魔法師們居然一點也不考慮防禦。

而奇怪的是,強哥他們根本不還手,只是酷酷地站在那裡,偶爾冷嘲熱諷,挖苦幾句,刺激得對手欲罷不能……

軒轅缺一直很快樂地吞噬著各系魔法,五個小傢伙都長大了一圈,只可惜,對方的魔法力越來越弱了,進補的作用已不明顯。

佟童突然喊道:「強哥,反擊,時間要到了。」

強哥驀然一驚,馬上頂著毫無威力的魔法,快速往前衝去,衝到一半,一個魔法扔了過去,只是一個簡單的火球術,準確地砸在一個魔法師身上。

那魔法師早已魔法力消耗一空,根本沒想到對方會突然還手,來不及躲避,被小小的火球砸中,怪叫一聲,就被砸飛了,身上起火,驚恐萬狀地大叫起來。

強哥信心倍增,前行速度提到極限,再扔了兩個火球后,已接近了對方,手中提著一把短劍,如猛虎下山一樣,沖入敵陣……

魔法師們反應很快,馬上大喊:「認輸,認輸,我們認輸。」

這個戰隊,沒有任何肉盾和血牛,被武士接近的下場,除了認輸,還真沒有別的辦法。

台下觀眾大聲喝彩起來,為廢物班加油。

裁判很快衝上來,擋在強哥面前,大喊:「停停停。」

強哥這才停下來,將短劍反手負於背後,將頭顱高高揚起,胸膛挺得筆直,激動萬分,大喊道:「廢物班,加油。」

台下,索菲婭老師早已跳起來了,抱著身邊的學生,泣不成聲,大聲喊道:「加油。」

同學們從沒有像今天一樣揚眉吐氣,只覺得胸中有熱血沸騰,戰意高昂,此時,不吼不快啊,於是,整齊地喊道:「加油,加油……」

人數雖然很少,只有二十多個,但是,那聲音卻高亢而明亮,強烈的喜悅、不屈的決心,直衝天際。

數千觀眾對他們報以了熱烈的掌聲。

這一次,終於有了幾分尊重,不再把他們當成笑話來看。

軒轅缺將心神退出來后,看著激動的強哥,不由得輕輕地笑了,他裝成被吵醒的樣子,一步三晃地走到裁判身邊,問道:「我們贏了,是不是該我講話了?」 腹黑萌寶:爹地別玩我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