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林雪晴,出落的更加漂亮了,已經是築基境修為。

此時此刻,她正柳眉微撇,不耐煩的和旁邊的一位男子說著什麼,目光也隨意在四周亂看。

「雪晴師妹,既然進入了這青雲天林內部,那師兄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吳志仗一臉得意對著林雪晴說著什麼,他是築基境八重的,在隊伍當中,屬於第二強者。

「吳志仗,小心一些,那山中寶貝,可有不少人覬覦,可是都沒能得手。」

這時候,另一位女子開口了,她是當場中修為最高的人。

神通境一重!

也是貂蟬和林雪晴的大師姐。

「雪晴妹妹,我看吳公子對你的追求,你也可以考慮下嘛,以你的資質,若是得到吳志仗身後家族的資源支撐,此生應該也能突破到神通境。」

這時候,她突然面帶笑意,臉色和睦的對著林雪晴說道。

「哼。」林雪晴頓時扭過頭去,心中湧起一抹不快。

她的資質,若是放在真傳院中,確實極為普通。

若不是有著葉雲的改良版聚氣丹,她也不會這麼快突破築基境。

「雖然葉雲很可惡,但是跟這吳志仗比起來,卻是猶如黑夜星光。」

林雪晴看了一眼吳志仗那猥瑣的笑容,感覺有些噁心。

這吳志仗追求她很久了,雖然條件比較優越,長得也還是不錯,但是越拿他和葉雲比,越覺得這人不行。

「也不知道葉雲築基了沒有,他在凡塵當中,築基一定萬分艱難,此生的成就,恐怕也就僅限於此。」

林雪晴想到葉雲,突然在心中嗤笑一聲。

她是太清仙宗真傳弟子,而葉雲不過是凡塵中一個土皇帝。

雖然強,也只是相對而言。

和葉雲那種人對比,她顯得太過掉價。

但也就在此時。

她目光一凜,突然看到了遠方的一個人,感覺那人雖然看起來普通,但是似乎又很神秘。

甚至還有些葉雲的感覺?

「不,不可能,以葉雲實力,根本不可能一個人走到這青雲天林內部,這人是誰?獨自信步而來,一定很強。」

林雪晴瞳孔一縮,這青衣男子氣息平穩,身上也沒有任何打鬥痕迹。

卻這樣一步步走進深處,這樣泰然自若,一定是極其強大的弟子!

而此時,在林雪晴旁邊,吳志仗和其他人也都看到了葉雲。

他們神色也有些變化,這人朝著他們走來,也不知道是敵是友。

「莫非你是內門中的天驕嗎?加入我們隊伍如何?」

這時候,林雪晴的師姐,立即朝著葉雲的方向走了過來。

她動了招納之心,葉雲這人她無法看透。

她有著一雙極其美妙的大長腿,此時身姿搖曳,走到葉雲身邊。

「沒興趣。」

葉雲搖了搖頭,淡淡道。

「這附近有一尊強大的妖王,實力大概在神通境二重,你若還想繼續前進,是需要跟我們一起的。」

這時候,這名為呂雅寧的女子說道。

「哦?那也好,我便跟你們一起。」

葉雲的目光,在這些人中掃過,輕輕點了點頭道。 「什麼強者,看起來也不過一般,招納來了幹什麼。」

這時候,吳志仗從鼻腔中微微發出一聲輕哼,滿臉嘲諷道。

他一向眼高於頂,而且修為也沒有呂雅寧那樣高深,自然看不出葉雲身上的獨特之處。

「你在說什麼?」

呂雅寧臉色一變,有些驚慌看了眼葉雲。

她本來覺得吳志仗這人追求林雪晴,倒是也還不錯,但是現在看來,他實在是太高傲了。

太高傲了,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畢竟她也是神通境一重修為,可是卻看不透葉雲,總覺得葉雲,非常強。

葉雲臉色平淡,倒是沒說什麼。

而是看了看扁鵲,道:「此人身上這麼多瓶瓶罐罐,難道精通煉丹術等嗎?」

「沒錯,扁鵲先生精通醫毒之術,對於驅治妖獸等有著自己的見解,是我專程請來的呢。「

「他師尊是萬毒真人,最天才弟子趙希明在凡塵中遇害,現在的扁鵲,已經是萬毒真人第一得意弟子了。」

呂雅寧說道。

「哦。「

葉雲回應了一聲,現在的扁鵲,修為築基境三五重左右,也得到了些許進展。

扁鵲精通醫術和毒術,收納在他的府中,肯定能有不少幫助。

只不過現在,卻還未到和萬毒真人翻臉的時候。

「請問您的名字?」見到葉雲加入隊伍,林雪晴詢問道。

「我姓李。」葉雲淡淡道。

「姓李么,最近宗門內的李太白,也是這個姓呢。「

呂雅寧點頭,李太白與王師宇那一戰,她便和貂蟬在場,當時那紫氣東來神通擊出,連她都變色,自認無法力敵。

可李太白卻很輕鬆的一劍斬殺王師宇,更是於最近位列天榜第二十三,驚爆了無數人的眼球。

已經有了和哪吒這種天榜前三齊名的資格。

若是李太白在這裡帶領他們,別說那神通境二重的妖王,就算直入更深處尋找山寶,應該也不在話下了吧。

只可惜,眼前這李姓少年,終究不是李太白。

「別說這些了,我們還是去尋找這附近的那尊妖王吧,那妖王據說守護著一株築基草,我們築基境的服下,能直接提升一到兩個境界呢。」

「那可是驚人的寶貝。」

吳志仗有些不耐煩道。

他這次來到這裡,自然是為了那株築基草,為此他已經給了呂雅寧等人不少好處。

還承諾,那通靈草若是得到,將會給予更多。

當然,他也有著別的想法,此時他看向美貌動人的林雪晴,眼中閃過几絲驚艷之色。

「嗯,去吧。」

呂雅寧說道,而後眾人開始朝著更深處走去。

「那個妖王是在前方的一個山洞口居住,是疾風豹,我們打算用扁鵲先生研製出的毒性迷霧,將周圍的小妖獸驅趕,而後迷暈那疾風豹。「

一邊走著,呂雅寧還一邊跟葉雲解釋。

也就在此時,一條紅色小蛇從草叢當中竄了出來,奔向了吳志仗。

這紅色小蛇體表不滿黑紅花紋,移動速度極快!

甚至還穿梭虛空,咬向吳志仗的腿部。

「竟是赤煉蛇!」

吳志仗頓時被嚇了一大跳,驚慌失措,手忙腳亂之間,竟然抓住林雪晴的肩膀,想讓林雪晴替他擋下攻擊。

「混蛋!」

不但林雪晴被嚇得俏容失色,不遠處的呂雅寧也是面露驚慌。

赤練蛇速度極快,毒性非常強,若是被它咬中,林雪晴起碼也會受重傷,修為倒退也說不定!

扁鵲也連退幾步,皺起眉頭,赤煉蛇的毒,非常難解。

看這幅局面,林雪晴一定是要被咬中兩人!

「莫慌。」

此時,全場唯獨葉雲臉色不變,只見他手腕一動,背負於身後的長劍立即出現在身前,而後,身形爆射而出。

一劍霜寒青雲林!

這瞬間,眾人的眼前,彷彿只有那把劍。

強大無匹的劍意,摧枯拉朽,瞬間葉雲身前地面上的植被,竟都寸寸炸裂,石飛灰揚而起。

讓在場眾人都都只有一個念頭,這一劍太強大了,強大到無人可擋。

嗖!

唰!

一瞬間的事情,甚至眾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地面上,已經出現了一截黑紅色的蛇尾。

而蛇頭部分,竟是被葉雲這一劍,給直接斬成了粉碎!

吳志仗臉都被嚇得慘白,剛才那瞬間,葉雲的劍,離他不過一米。

葉雲的劍,若再前進一米,他敢相信,他也會如同那蛇頭一般,被劈成粉碎!

甚至乎。

吳志仗的褲襠部位,都濕漉漉的,一滴滴液體滴到地面上,空氣中都有了一股腥臊的味道。

呂雅寧皺眉,捂住鼻息,這吳志仗,也太過於膽小怕死了一些,她原本想撮合他和林雪晴兩人,但是現在,卻對兩人已經是越來越失望了。

「太強了……」

林雪晴這時候,一個站立不穩,被葉雲摟在了懷裡,無力的癱倒在葉雲懷中,眼中布滿震驚之色。

這一劍,寒芒閃耀天地。

那一瞬間,葉雲的身影,彷彿成為了她眼中的全部。

「呸,我怎麼能把這道身影和葉雲聯合起來,這名李姓師兄如此強大,葉雲拍馬也追不上。」

不知不覺間,林雪晴的心中竟還浮現了葉雲的身影。

但她越想,卻越覺得這兩人,簡直不相上下。

「嗯……」

而後,她竟感覺葉雲有力的大手抓在自己下部分某個部位,不禁輕嚀一聲,羞紅的低下頭去。

葉雲察覺到了懷中的林雪晴神色變化,不禁有些愕然,這小妮子莫非是因為之前的絕世英姿而愛上了自己?

似乎是在胡思亂想什麼。

他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右手,竟剛好抓在林雪晴身後下方的某個部位,似乎那樣渾圓柔軟。

下意識的捏了捏。

「不要……」林雪晴嚶嚀一聲,身體發軟,無力的推開葉雲道。

「抱歉。」

拒嫁豪門:高冷韓少低調愛 葉雲臉色不變,淡淡說道。

但卻在心裡嘿嘿一笑。

這林雪晴平時一副人家欠她十萬八萬的樣子,但是這時候,卻赫然是小女人姿態。

而這幅場景,全都落入了吳志仗的眼中,他看到林雪晴臉上的羞紅去,氣的牙痒痒,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來。

「就算你劍術再強大又如何,比得上李太白嗎?還敢調戲我林雪晴師妹!」

他憤憤不平道。 「你為何要拿我和李太白對比?」

「他是他,我是我,我要做什麼事,與你有何相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