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緣封自然就是吸引了無數的羨慕嫉妒恨的目光。而李陳蔡,就連他之前的舊識,看著他的眼神,也變得非常複雜了起來,都微微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現在,因為是臨時建立的班級,很多都沒有準備好。現在,老師我要去準備準備,你們自習!」沒有五官的老師,化成了白煙飛走了。

這班主任一飛走,頓時所有的學生,就開始不安分了起來。

「緣封和李陳蔡,居然是周天界巨變的救星,還是聖主計算出來的?」一個學生陰陽怪氣說道。

「聖主雖然無敵,但他也說了,不是百分百準確。所以呢,我們才要配合這兩人。」第二個學生也是語氣不善。

「如此看來,你們二人的修為,一定非常厲害了。不如……」第三個學生的話,就暗暗挑釁了。

「哼!」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卻是一個身高兩百米渾身灰白色的巨人,這個巨人一身寒氣,修為非常高深,「聖主那一絲變數,就是指我們了。不然的話,要我們也加入太學院預備役班級幹什麼?當然了,準確來說,指的就是我了!」

「羅克萊斯,你好狂妄,居然說那一絲變數就是指你?」一個學生立刻就譏諷了起來,「你以為你個子大就是變數了?須知道,我要是變大,可以比你大上幾千上萬倍!」

「哦,你一個無名小卒,居然敢懷疑我的話?」羅克萊斯似乎很看不起那個反駁他的學生,「怎麼,你不服氣?」

那個學生立刻冷笑了:「哼,我是無名小卒?羅克萊斯,看來,我有必要讓你知道,個子大,只是目標大而已,不代表什麼。」

「那還等什麼?」羅克萊斯忽然就出手了,只見一片冰風暴席捲而來,天地都化成了冰天雪地,他就成為了這冰雪天地的主宰。

那學生也不含糊,能夠進入太學院預備役班級的,豈是易於之輩?

其他的學生,紛紛施展了神通護身,讓開了足夠的空間,讓這兩個學生交戰。也順便在一邊觀察,這些所謂的同學、競爭者,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水準。

一番比試之後,很快就分出了勝負。

只見身軀龐大兩百米高的冰霜巨人羅克萊斯腳踩著那個學生,一臉不屑:「這不過才五式神通,你就扛不住了?真是一個廢物!」

羅克萊斯一腳踢飛了那個已經昏死過去的學生,眼中充滿了挑釁的意味,看著所有的學生:「不要以為可以進入太學院預備役班級就是天才,就是精英了。你們,不過是綠葉,襯托我這朵紅花的色彩,明白了么?」

羅克萊斯的話實在是太囂張太狂妄了,但他的確厲害。剛才學生也是高段知命境頂峰境界,衝擊修命境都有了一定的積蓄,放在外界,那絕對是狠角色。但面對羅克萊斯,也就是五式神通就落敗了,甚至都無法保持清醒。可想而知,這個羅克萊斯到底有多厲害了。

一時間,沒有學生回應羅克萊斯的話,都看出來了他很不好惹。

羅克萊斯看到沒有學生回應,他眼神一閃,看向了緣封:「凡人,聖主說你是救星之一。來來來,讓我見識見識,你有多厲害?」

居然指名道姓挑戰自己?

緣封暗暗冷笑,說道:「我既然是救星,那就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挑戰我的。如果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挑戰我,那我豈不是要忙死了?哪裡還要功夫去拯救周天界?」

「你……」羅克萊斯差點沒有氣炸了肺,他本就不善言辭,被緣封這麼一刺激,立刻勃然大怒,要以行動來證明自己的話沒有錯誤。

但就在羅克萊斯要動手的時候,一個角落裡面,卻忽然雷電交加,原來是又有學生動手了。

「敖無天,我再問你一次,願不願意加入我,成為我吉姆韋伯的坐騎?」一個身軀同樣是兩百米巨大的獨眼巨人吼道。

在這巨大的巨人前面,是一條長達千丈的東方神龍,他渾身金燦燦的鱗片,威武不凡:「吉姆韋伯,你好狂妄,居然敢讓我這麼一條神龍做你的坐騎?就憑你這一句話,今天你就要倒霉了。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因為你也是一個人才。在以後的周天界大劫中可以出一份力,成為我的下屬,為我賣命。但你口出狂言,死罪可免,活罪卻是不能饒。」

竟然是非常強大的獨眼巨人和東方神龍惡戰了。

兩大強者,法力通天、神通蓋世,戰鬥的場面顯然比起剛才羅克萊斯的更加恐怖。四周圍的學生紛紛運轉神通護身並且急速後退,但就是這樣,還是有一些學生被波及,慘叫著跌倒出去。

「嗯?」羅克萊斯看到了這吉姆韋伯和敖無天的厲害,根本就不在自己之下,他露出了謹慎的神色,沒有繼續逼迫緣封,而是安靜觀戰,評估這兩大強者的實力。

吉姆韋伯和敖無天的惡戰,持續了上千式神通,竟然都沒有分出勝負。但這個巨大的教室裡面,已經全部都被狂暴的神通法力席捲了,如果是在外界,那足以波及方圓百萬里了。

再打下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分出勝負了。

就在此時,一個冰冷、充滿了死氣、怨恨氣息的法力,強行插入了兩大強者的戰團。

一個灰色嬌俏的身影,出現在了吉姆韋伯和敖無天之間,只見這居然是一位亡靈女妖。她雙目血紅,皮膚是非常不詳和的死灰色,但模樣異常妖艷,身段玲瓏有致,異常妖嬈。

「兩位,這樣打下去要打到什麼時候?依我看,你們就平手收場了吧!」這位亡靈女妖雖然切入點正好在兩大強者的虛弱處,所以達到了二兩撥千斤的效果,但能夠把握這一點,也不是一般的高手可以做到的。

「波斯姬,你說,你站在哪一邊?」吉姆韋伯冷冷道。

這亡靈女妖叫做波斯姬,和白無瑕乃是同類:「吉姆韋伯,我就是我,我不需要站在哪一邊。」

吉姆韋伯沒有說話,他也看出來了,這個波斯姬修為非常高深,和敖無天一樣,都是非常難纏的角色,不在自己之下。

羅克萊斯目光閃爍,他又看到了一個和自己不相上下的高手出現了,那就是亡靈女妖波斯姬。

「沒想到啊,我還以為這次預備役班級我是第一呢,居然還有這麼幾位高手呢!」這時候,一個學生說話了,他的脖子附近,有六個小腦袋,正是非常罕有的妖怪:七頭妖馬。

「你以為你是第一?哈哈哈……啊!」一個學生剛剛嘲笑這七頭妖馬,就忽然被一巴掌擊飛,慘叫連連。

這七頭妖馬臉色冷漠,神態傲慢,看著那個被他一巴掌打飛的學生,冷冷道:「無名小卒,要不是這裡不可以傷害性命,剛才我就殺了你了。現在,你跪下,磕頭謝我不殺之恩。」

什麼,把對方一巴掌打飛了,還要對方下跪磕頭謝不殺之恩?

這七頭妖馬,實在是非常狂妄,這些新站出來的學生,一個比一個狂妄自大。

但他們的確有狂妄的本錢。

「你……」那個被一巴掌打飛的學生,摸了摸腫脹的臉頰,吼道,「狂妄!剛才不過是你被你偷襲,老子現在就要讓你知道,老子我……」

那七頭妖馬消失了,瞬間就出現在了那個學生面前:「口多身賤!」 緣封暗暗評估,這些學生裡面,就以冰霜巨人羅克萊斯、東方神龍敖無天、亡靈女妖波斯姬、獨眼巨人吉姆韋伯,還有這剛出風頭的七頭妖馬最厲害。

還有,李陳蔡也不容小覷。

那七頭妖馬很快就擊敗了那個學生,將他狠狠踐踏,頗有點緣封當初毆打學生的樣子。

「無名小卒,你就是不服氣,今天那我打到你服氣為止。」這七頭妖馬不斷毆打,那學生一開始還是很硬氣,不斷詛咒、叫罵,但很快就變成了哀嚎、求饒。

但七頭妖馬還是不停手,這學生終於哀求道:「饒了我吧,我磕頭,求求你不要打了!」

這七頭妖馬這才露出了笑容:「早這樣不就沒事了?現在,給我下跪磕頭!」

都市極品醫神 這個學生,立刻就下跪、磕頭,不斷求饒。

其他學生都心中一凜,這裡的學生,哪一個都是天才都是高手,不然也不會進入太學院預備役班級。但現在,同樣的天才,一個竟然向另一個下跪磕頭求饒,這是有多麼兇殘霸道?

就連羅克萊斯、敖無天、吉姆韋伯、波斯姬也是神情謹慎,看著這七頭妖馬充滿了戒備的神色。

「這位大妖好厲害,我李陳蔡,希望可以加入你,成為你的左膀右臂!」李陳蔡這時候卻忽然出來,向這七頭妖馬投誠。

七頭妖馬看著李陳蔡,哈哈大笑:「人類,你可是聖主推算出來的救星之一呢,應該是我投靠你,為什麼你反倒來投靠我了?」

李陳蔡笑嘻嘻道:「聖主也說了,他的計算不是百分百準確的,萬一有錯誤呢?這真正的救星,說不定就是大妖您呢!看您剛才的表現,非常厲害,非常符合周天界救星的形象!」

「哈哈哈哈……你說的實在是太好聽了哈哈哈哈……」七頭妖馬狂笑不止,末了,一拍李陳蔡的肩膀,「人類,你非常的好,非常的有誠意。記住了,我叫做林義熊,以後你就跟著我混,有我罩著你,誰也不能把你怎麼樣!」

「多謝林大哥照顧了!」李陳蔡躬身施禮,態度謙卑誠懇。

緣封眉頭緊鎖,這李陳蔡,修為絕對很高深,為什麼態度如此低,居然投靠了一隻妖精?

有了李陳蔡開始投靠,一些學生也心思活絡了起來。

他們看了剛才這五大學生的表現,的確是非常厲害。雖然都是預備役班級的學生,雖然都是天才都是精英,但彼此之間還是有等級之分。五大學生,很明顯就是高出了他們一等,將來一定是他們率先晉陞修命境。

這裡可是實行叢林法則,如果不投靠一位高手學生,那自己將會面臨無休止的挑釁和羞辱。

很快,這五大學生就各自聚攏了一幫學生投靠,數量上基本上不分上下。

而緣封,獨自一人,顯得非常另類。

「緣封,怎麼,你還孤身一人?速速過來,投靠林義熊大哥,他可以保你平安!」李陳蔡對緣封叫道。

緣封卻是無動於衷。

但一個學生高手忍不住了,他看不慣緣封這種冷漠的表情:「人類,速速過來投靠林義熊大哥!你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周天界的救星么?告訴你吧,只有林義熊大哥這樣的天才精英,才會是救星。還不過來投靠?」

緣封冷冷一笑:「我這個人獨來獨往習慣了,不需要投靠什麼人。更何況,人都不是,還要我投靠?」

「什麼,你……」說話的學生也是人類的一個亞種,沙人,叫做曹長青,他聽出了緣封話中的譏諷,立刻就勃然大怒,「人類,你好狂妄啊,看來,我需要給你一點顏色看看了,不然你都不知道什麼是天高地厚!」

說完,曹長青看了一眼林義熊,林義熊點頭,他獰笑著,走近了緣封:「人類,你現在認錯投靠林義熊大哥還來得及。我們還是朋友,要是你還執迷不悟,那就是你自找的了!」

緣封看著這個沙人曹長青,對方也是高段知命境,可以媲美二年級的一些老師。可惜了,這些老師都是自己的手下敗將,他自然也看不上這個曹長青:「滾開,不要來惹我,你惹不起。」

「什麼?我惹不起你?」曹長青愣住了,轉瞬就臉色一片漆黑,他已經徹底暴怒了,「好好好,我倒要看看我是怎麼惹不起你的!」

曹長青動手了,他一動手就是自己的天賦神通:沙漠風暴。

他雖然語氣輕慢,但心裡卻非常謹慎。畢竟,緣封可是聖主推算的周天界救星之一,雖然不是百分百精準,但沒有兩把刷子,又怎麼會被聖主看中?

所以,他出手絕不留情,要速戰速決,擊敗緣封。

緣封也沒有想太出風頭,畢竟這裡是太學院,要是太出風頭了,自己說不定會被那些副教授、教授打壓。黑袍人雖然厲害,但未必可以在這裡有太大的影響力。尤其現在聖主已經出現了,對他而言是一個很大的牽制。

所以緣封急速躲避,不斷躲避曹長青的進攻,把曹長青急得哇哇大叫:「人類,你只會逃命嗎?聽說你當初還是一個臨時老師的時候,曾經和學生的家長在演武場比試,也是這麼逃竄的?這就是所謂的周天界救星么?」

不少學生都冷笑了起來。不斷逃竄,自然不像是周天界的救星,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這樣的人類,可以成為周天界的救星。

曹長青攻了上百式神通之後,緣封看準了一個空隙,一個分身鑽進了曹長青的鼻孔,然後自爆。

「啊啊啊……」曹長青的臉被炸爛,像是一個爛西瓜一般,倒在了地上。破爛的臉部,開始蠕動,恢復肉身。

「你……我要和你拼了!」曹長青好不容易才恢復了臉部,頓時猙獰無比,就要施展絕世神通,再和緣封拼個你死我活。

但林義熊攔住了曹長青:「你不是他的對手,退下吧!」

「大哥,我……」

「嗯……?」

「是……」

「你上!」林義熊一點,一個魔族學生撲向了緣封。

「人類,你倒是速度快,可惜我最擅長的,就是速度。這一次,算你倒霉了!」這個魔族學生嚎叫著,化成了一條光帶,以極快的速度撲擊緣封。

又是一番惡戰之後,緣封再度抓到了這個魔族的弱點,一擊打敗。

「嗯?」林義熊眼神犀利,盯著緣封。

他剛才挑選這個魔族,就是看中了這個魔族的速度,以為可以剋制緣封的速度。但沒有想到,還是敗了,而且和剛才的曹長青一樣,都是強攻之後被發現了弱點一擊擊敗。

就在林義熊想要派出第三個下屬出手的時候,羅克萊斯卻冷哼一聲:「人類,你倒是有點本事。速度很快,而且善於發現對手的弱點。周桐,你上,給我打敗這個人類!」

「大哥你放心好了,我出馬一定給你掙回這個面子!」一個叫做周桐的學生出手了,他使出了一個環形的鋒利命器,這個命器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循環往複,竟然分出了幾十萬個,將緣封團團包圍,「這是我的命器無雙之月,不但速度快,而且分身多,看你如何在我的無雙之月攻擊下逃脫?」

緣封也不含糊,雙手虛抓一下,幽魂弓被他拿在了手中。然後張弓搭箭,瞄準,準備射擊。

「幽魂弓!」幽魂弓一般高手連看見的能力都沒有,但這裡可是太學院預備役班級的高手學生,自然都看見了那隱隱約約的幽魂弓。

這幾年緣封沒有少鍛造幽魂弓,雖然和李鋼的惡戰被打壞了很多命器,但他索性將這些命器都當成了材料來鍛造這把幽魂弓。所以,幽魂弓他雖然還沒有關聯命格,但誰也看不出來。因為幽魂弓在緣封手中,威力巨大,難以估計。

「該死的,你居然有這樣的命器!」周桐臉色有點難看了,他的無雙之月未必是幽魂弓的對手,於是搶先出擊。

緣封嘴角,微微向左側翹起,幽魂弓,射出了幽魂箭。

當第七個學生落敗之後,所有看向緣封的學生的眼神都不同了,沒有哪個學生會再認為他只是運氣好,速度快而已了。接連擊敗了七位學生,雖然不能像之前的五大高手一般輕鬆自如,但也顯示了幾乎可以抗衡五大高手的實力。

一時間,除了五大高手學生,其他的學生都暗自認為自己恐非緣封的對手。

鄉村小仙醫 「李陳蔡,你上!」林義熊忽然喝道,然後一掌推出了李陳蔡。

李陳蔡滿心不樂意,他雖然忌憚緣封,但也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和緣封交手。他是一個很善於隱忍的人,也不會鋒芒畢露,至少在當下。可是現在被林義熊推了出來,他也只有硬著頭皮對戰緣封了。

「緣封,你的風頭足夠大的了,僅僅次於五大高手。但是現在,你給我落敗吧!」李陳蔡暴喝一聲,變出了三個分身。

一個分身施展雷霆變,一個分身施展天相變,一個施展了龍變。 緣封目光寒冷,這個李陳蔡果然不簡單,單單這一手,就超過了剛才出手的學生。不過恐怕這還不是李陳蔡的全部實力,此人不會就只有這點實力。

李陳蔡和緣封的惡戰,還是和之前差不多,李陳蔡強攻,緣封不斷閃避。但李陳蔡的攻勢明顯比剛才那些學生更加強大,緣封的躲避,顯得有點勉強。

交手了一百式神通之後,緣封終於反擊,一道雷擊轟散了李陳蔡的分身,但他也被李陳蔡的火焰刀劈中。

竟然是勢均力敵。

吉姆韋伯暗暗思考,沒想到這個李陳蔡這麼厲害,比他剛才收下的學生都要厲害。但這麼厲害的手下,卻成為了林義熊的手下。不過現在還有一個機會,這個緣封看起來修為不在李陳蔡之下,一定要收服了。

他當即說道:「好呀,緣封還真是厲害,我都對你感興趣了。李陳蔡,你退下,讓我來!」

緣封望著吉姆韋伯,他並不畏懼,但此時還不是鋒芒畢露的時刻:「吉姆韋伯,你想趁我車輪戰疲勞之後來撿便宜么?」

獨眼巨人吉姆韋伯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緣封,人類,我堂堂獨眼巨人,豈會佔你便宜?給你一個小時休息,恢復修為,然後我要你敗得心服口服!」

緣封也不客氣,立刻就施展了清凈法術、增益法術、復原法術,努力恢復修為。

其實緣封消耗很小,甚至都談不上有多少消耗,只是如果此時表現得太強大了,就會成為公敵了。他已經是眾矢之的了,而李陳蔡卻通過投靠一個妖精來化解了局面,緣封的傲氣卻讓自己不會投靠妖怪。

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吉姆韋伯露出了凶光:「緣封,人類,你已經完全恢復了吧?現在,向我出手吧,因為如果我先出手了,你就沒有機會了!」

敖無天忽然說道:「吉姆韋伯,憑什麼你對戰這個人類?我,敖無天要擊敗這個人類!」

「什麼,你要跟我搶?」吉姆韋伯扭頭,露出了一種要吃人的神色。

敖無天卻毫不理會吉姆韋伯:「緣封,我給你一個機會和我交手。」

「哼!一開始就是我要的獵物,你們誰也不要跟我搶!」冰霜巨人羅克萊斯說話了,他站了出來,指著緣封,「緣封,別忘記了,一開始就是我要敗你!」

亡靈女妖波斯姬也笑嘻嘻飄了過來,站到了緣封的身邊:「緣封,我對你也非常好奇。這樣吧,我來試試你的身手如何?」

看到四大高手居然都找上了緣封,林義熊忽然也哈哈一笑,站了出來:「緣封,我最得力的手下都不能敗你,看來只有我親自出馬了。」

五大高手,同時間找上了緣封,都要擊敗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