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威再次冷哼一聲,下一刻就一揮手,「我們走。」

說完,他的身體就消失無蹤了,其他的天神天宮弟子也紛紛跟上,很快消失。

等這些人都離開之後,方恆的眼神冷了下來。

他沒有想到,天神天宮的人也來了。

同時,此刻的他,還能感覺到幾股熟悉的氣息,器神天宮劉夢,靈神天宮靈月,甚至還有狂龍天宮的龍烈…等等,全都來了。

本以為這只是一件小事,現在看到這些人物的到來,方恆立刻知道,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小事,這是一件牽扯到各大天宮利益爭奪的大事!

女尊之九落飛葉 他小小的北方大陸要是想在這種大事中保全,這是很有難度的。

「哈哈哈……方兄,許久不見,你的仇人,還是一如既往的那麼多啊。」

就在方恆暗中思考這些事情的同時,一陣大笑聲,突地響起。

一聽到這笑聲,方恆的臉上也是立刻就露出了笑容,看向了背後,只見一個年輕人,出現在了那裡。

「呵呵,藍兄,怎麼也來這裡了。」

看著這人,方恆笑著說道。

「嘿嘿,這裡是你方兄的地盤,同時,這裡還傳說隱藏著神武的寶藏,既然如此,我怎麼能不過來呢?」

這年輕人立刻笑道,他不是別人,正是力神天宮的藍海!

「哈哈,這麼說來,藍兄接下來可是要和他們鬥上一鬥了?」方恆大笑道。

「斗?嘿嘿,和他們斗什麼斗?我來這裡,就是找你的,你要和他們斗,那我就和他們斗,你要是不管,那我也不管。」

藍海笑著說道,「反正,我是站在你這邊的。」

這麼直接的話語吐出,方恆,也是一下呆住了。

下一刻,方恆臉上的笑容更大,拍了拍藍海的肩膀。

他知道,藍海這朋友他沒有交錯,在這種危險的時刻,藍海敢站在他旁邊,只此一點,就把靈神天宮的靈月和器神天宮的劉夢都給比下去了。

「哈哈,感動吧,感動的話,那就記著,以後我有什麼困難,你別忘了幫我就行了。」藍海大笑道,方恆卻是笑著點頭,「一定。」

「哈哈,我說著玩的,你還當真了。」藍海笑道,「不過不說這些了,聖宮發生大事了,你知道么?」

「聖宮?」方恆眉頭一挑,下一刻就認真道,「聖心不是在那裡么?發生什麼大事了?」

「聖宮宮主,在前些天死了。」

藍海的神色也嚴肅了起來,認真道,「而就在聖宮宮主死了之後的這幾天時間,聖宮內的一些強大弟子,都判出聖宮,只還剩下一些老人,以及聖心和他的妻子在維持著聖宮的架子不散。」

這話一出,方恆的眼神頓時凝重起來,「這可麻煩了。」

「是啊,很麻煩。」藍海也是凝重的點頭,「聖宮宮主,是一個很神秘的神武,他活了很長的時間,現在他死了,一定會有人想要揭開他那神秘的面紗,探尋他為何會活那麼久,更不要說,聖宮這麼多年所積累的財富和寶貝了,這種資源,誰不眼紅?要我說,你這裡發生這種有關於寶藏的事情還是好事,要是這裡沒有這件事,那此刻的聖宮,說不定早就被這裡的諸位給徹底分了。」

「嗯。」

方恆凝重的點頭,他知道,藍海的話,一點都沒錯,聖宮宮主活著的時候,沒人敢輕舉妄動,聖宮宮主現在死了,那他以前結的仇家,他的財富,一定是會被人覬覦的。

「麻煩的事情,真是一樁接一樁啊。」方恆搖搖頭,「看來這裡的事情我必須要儘快解決了,解決完了后,要去幫助聖心。」

「嗯。」藍海也是點頭。

「對了,你可知道這裡所謂的神武寶藏是什麼?又是什麼神武留下的?」方恆這時候問道。

「知道一些,但不具體。」藍海道,「根據我得到的消息,傳說這裡,埋葬著當初神武山的一位絕世神武,劍神的佩劍!」

「是么!」

聽到這話,方恆的身體立刻一抖。

到了現在,他總算是明白為何這麼多亂武域的高階勢力會出現在這裡了。

他知道,這個劍神,不是亂武域的那個劍神能比的,這裡所指的劍神,是太古神武山的正道第一領袖! 豪門星妻:總裁太危險 斬殺了不死魔神的存在!

如此人物的佩劍和骸骨,那是多大價值的東西!怪不得連雷神天宮,都會對他表達那樣的態度了。

「等等,劍神佩劍,一頁劍法,真武祖師……」

方恆突地一個激靈,想起了這些他經歷的那些事情。

「原來如此,真武祖師當年得到的那一頁劍法,就是劍神的傳承!肯定是如此,那要按照這一點來說,真武門,就是劍神的傳承!怪不得真武門會在這個地方建立!」

想通了這一點,方恆立刻豁然開朗了。

只是下一刻,方恆的眼中就閃過了一道怪異的光華,要按照他這個推論,靈玄生前,就是被劍神幹掉的,現在這個靈玄,竟然和他建立這樣的關係,要是當初的劍神知道這件事情,不知道他會是什麼感想。

「方兄,方兄?」

就在這時,見到方恆一下呆住,藍海也叫了兩聲,立刻讓方恆驚醒過來。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你怎麼了?想到什麼了?」

見到方恆的樣子,藍海立刻道。¤,x.

「呵呵,的確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方恆一笑,「說實話,我真的沒想到,我這北方大陸,竟還有這種人物的遺骸。」

「嘿嘿,這是大家也都沒想到的。」藍海笑道,「不過現在,事實就是這樣,所以方兄,接下來,你作何打算?」

「能搶就搶!」

毫不猶豫,方恆當場就吐出了四個字,「這裡是我的地盤,那這裡所有的一切,按照道理,就應該歸我所有,我當然要爭取一下。」

「哈哈,痛快!」

藍海大笑,「接下來,咱們就搶個痛快。」

話語吐出,震得整個密林都嗡嗡作響,方恆搖頭笑了笑,卻沒說什麼。

他知道,藍海就是這痛快率直的性子,說搶救要搶,這一點,也是他最欣賞的一點。

當然了,他沒有阻止藍海這麼說出來的原因,還是他知道,搶,這種事情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既然都知道,那再隱瞞也沒什麼意思,喊出來,正好也能表明他的態度,給那些隱藏在暗中的人一些威懾。

「呵呵,方師弟,近來可好?」

就在藍海大笑的同時,突然間,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聽到這聲音,方恆立刻目光一縮,看向了聲音傳出的方向,只見一個面容溫和,步履穩健的青年向他走了過來。

「羅兄!我的天,你竟然也在這裡!」

看到這個青年,方恆立刻叫了一聲,他認出來了,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他當初剛剛進入神武門和他交好的第一個青年,羅獅虎!

同時,這個羅獅虎,還是林拳的弟子,他也是林拳的弟子,論輩分,羅獅虎,是他師兄!

「哈哈,多年不見,方師弟,你在亂武域,已經有了這麼大的名頭了,這可真是讓我汗顏啊,說起來,我還是你師兄呢。」

見到方恆驚訝的樣子,羅獅虎也大笑道。

「亂武域?難道羅師兄也去了亂武域了?不對,你身上的氣息……」

「呵呵,師弟猜得不錯。」

聽到了方恆的話,羅獅虎笑了一聲,道,「我現在,已經是亂武域雷神天宮的記名弟子之一了。」

這話一出,方恆,頓時呆住了。

良久之後,方恆才搖了搖頭,道,「羅師兄,你當初說你去歷練,我還以為就是在地界之中,沒想到,你竟然到了天界,既然你到了天界,那對我也應該是有所耳聞的吧,為何你不去找我?」

「呵呵,既然是歷練,那為何要找你呢?如果我找了你,那還叫歷練么?」

聽到方恆的話,羅獅虎笑著回了句。

方恆一愣,卻說不出話來。

的確,羅獅虎是要自己歷練變強的,要是找了他,那還叫歷練么?那叫依靠。

「可你加入雷神天宮這件事情,怎麼也該給我說一下吧,還有師父,你也應該告訴一下師父。」方恆道。

「哈哈,這一點方師弟不用擔心,我在拜入雷神天宮之前,就已經詢問了師父的意見,師父同意了。」羅獅虎笑道,「師父說,我有自己的道,讓我隨自己的心前進。」

「這樣么?」

方恆眉頭挑了起來,良久后,搖了搖頭笑道,「罷了,既然師父都沒意見,我這個當師弟的自然也不會多說,但是有一點師兄要知道,我和這雷神天宮雖然交好,但是這交好的基礎,友誼的牢固程度,都不是那麼穩定的。」

「呵呵,這一點,師弟看得到很清楚,同樣的,師弟能看清楚,雷神天宮的諸位,豈會看不清楚?」羅獅虎笑道,「所以他們派我過來,和師弟溝通一下,以免一會兒發生誤會。」

「哦?他們怎麼說?」方恆問道。

「朋友有通財之義,這劍神遺骸,就是財,方師弟和我雷神天宮之前又建立了很好的關係,既然如此,那一會兒爭搶發生的時候,我們可以通力合作,把外人都趕走,就算趕不走,搶奪一些東西,合理瓜分也是好的,方師弟覺得如何?」

羅獅虎笑道。

「有你羅師兄當說客,我自然是沒意見。」方恆一笑點頭,「但是,具體的情況,也事情的變化來進行。」

「不管怎麼變化,我雷神天宮都希望不和你起衝突。」羅獅虎笑道。

「這也是我所願的。」方恆笑道。

「那好,這件事情,我會回去告訴他們。」

得到了方恆的話回答,羅獅虎高興的點點頭,下一刻就轉身,打算離開。

「等等。」

就在這時,方恆叫了一聲,下一刻就扔出了一柄劍。

羅似乎一下接住,疑惑的道,「這是……」

「雷光劍,高階魂器,是我在神機空間搶來的。」方恆笑道,「羅師兄能夠進入雷神天宮成為弟子,就這一點來看,羅師兄的血脈應該也蘊含淚點屬性吧,這劍,就算是師弟的見面禮。」

聽到這話,羅獅虎卻漏出了些許猶豫之色,道,「這不好吧。」

「怎麼不好了?」方恆笑道,「難道羅師兄覺得拿了師弟我的東西,不合乎你現在的身份?」

話語吐出,羅獅虎頓時身體一震,下一刻就笑道,「怎麼會,既然是師弟一片心意,那我就收下了。」

說完,羅獅虎就把劍收了起來,下一刻就再次對著方恆一點頭,直接離開。

等到羅獅虎離開之後,藍海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了,傳音道,「方兄,這姓羅的真是你師兄?怎麼這麼虛偽,你給他東西,他還猶猶豫豫。」

聽到這話,方恆的笑容也收了起來,搖了搖頭傳音道,「我也沒想到,多年不見,我這位羅師兄,竟變成了這個樣子,看來他一定經歷了很多事情。」

「要不要我幫派人你打聽打聽?」

藍海問道。

「不了。」方恆擺手,「他既然已經入了雷神天宮,這就證明這是他的決定,不管他經歷了什麼,做出了這種決定的他,都不是我能干涉的了,所以,不要多打聽,日後或許有一天,他會脫離雷神天宮的。」

「如果他不會呢?」

藍海問道。

「那就不會吧。」方恆淡淡一笑,「他有自己的路,他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他要是惹了你呢?」藍海道。

「惹我?他不會的。」方恆笑道,「他是一個很聰明的傢伙,就算他被逼無奈受到雷神天宮的指使要對付我,他也會第一時間暗中對我告知,讓我做好準備。」

「你就那麼信他?」

藍海道。

「不是信他,是信我自己,我的推斷,從未出錯。」方恆淡淡道,「況且,以前,我沒少讓他幫我,沒他,我可能早就死了,所以於情於理,我都不想和他敵對。」

「嗯。」

聽到這話,藍海點了點頭,不問了。

既然這羅獅虎救過方恆的命,那他就知道,這種事情,不是他能隨便在插嘴的了,兄弟,也是分層次的。

「嘿嘿,不說他了,走,我帶你去看看我們家的人,以免你一會兒搶東西的時候認不出來,發生誤會。」

藍海突地一笑,下一刻就抓住了方恆的手臂,走向了一處密林的深處。

片刻后,方恆就被藍海帶到了一顆粗大的樹榦旁邊,此刻這樹榦之上,正有著十幾個盤坐的身影。

同樣的,在他們不遠處,還有著一群其他勢力的人影。

「呵呵,這位就是方恆,方公子吧。」

就在這時,樹榦上突然傳出了一道笑聲,下一刻,一個中年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方恆和藍海兩人的面前。

「哈哈,方兄,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二叔,藍辰,也是力神天宮的大師兄。」

藍海立刻笑著對方恆道。

「見過藍前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