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羲嬌軀微顫,然後輕嘆一聲:「這是不可能的,那等於把持了皇朝的貨幣發行。」

「世事變幻,誰也說不準。」葉銘笑了笑,「公主,一百萬到手了,是不是可以出發了?」

風羲:「不是還有一次債券銷售嗎?再給我一百萬億,那樣我就有十萬勝算。」

葉銘:「沒問題,人再辛苦半個月就是。」制符可是體力活,他上回差點累虛脫。

風羲一笑:「夫君,辛苦你了。」

輕喚一句夫君,葉銘心房微微一顫,聽在耳中居然很受用,臉上的表情便有幾分迷茫。

當晚,葉銘正全力煉製法券,無僵再度出現在他腦海中,他的聲音有些冷硬,質問道:「葉銘,你為何建立通利錢莊?」

葉銘立刻就知道,這是昊天教瞧著通利錢莊賺錢,也想在四通錢莊上發力了。四通錢莊也是他當初創立的,後來作為交換移交給了昊天教經營。不過昊天教行動緩慢,幾年過去了都沒什麼起色,反倒是後起之秀的通利錢莊混得風生水起。

「我現在已經不是昊天教徒,應該有賺錢的自由吧?」葉銘淡淡道,「再說四通錢莊早就在你們手中了,它已經與我沒有關係。」

無僵冷冷道:「葉銘,你雖不是昊天教徒,但昊天教依然可以輕易將你毀滅。」

「毀滅我?」葉銘皺眉,「你在威脅我?」

「不是威脅,是命令。」無僵十分霸道,「立刻住上通利錢莊的運行,否則你知道後果!」

葉銘臉上毫無怒色,淡淡道:「行,我考慮一下。」

「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後,我再來要答覆!」無僵冷哼一聲,消失無蹤。

「主人!不除此獠,必為大患!」北冥建議道。

葉銘「嘿嘿」一笑,他起身出門,來到風羲閨房,敲響了房門。

本文來自看書惘 風羲打開房門,她的身上穿著睡袍。一般來說,神靈是不奇妙睡眠的,不過風羲顯然是個例外。

「何事?」風羲問,並把葉銘請到房中。

葉銘簡單把無僵的事說了一遍,並沒有隱瞞昊天教徒的經歷。風羲在聽的過程中一直很平靜,直到他把事情說完,才問:「你想怎麼做?除掉無僵?」

葉銘問:「你也是神靈,能不能幫我殺掉他?」

風羲道:「誅神簡單,問題是如何才能找到無僵。神靈會將生命烙印寄托在神秘的空間里,除本人外,外人很難找到。」

葉銘皺眉:「既然不好殺他,那就只能取而代之了。」

「取而代之?」風羲不解,「你有什麼計劃?」

葉銘:「我通曉移花接木功,而且已經修成第一重的『借屍還魂』第三層。」

風羲搖頭:「移花接木功我倒是聽說過,不過那樣做的風險很大,畢竟對方是神靈分身,你確定要冒險嗎?」

「我當然不會冒險。」葉銘道,「施展移花接木功的人不是我,是它。」

小強從袖中鑽出,繞著葉銘轉了幾圈,道:「主人,我可不會移花接木功。」

「不會可以學。」葉銘道,「無僵的神念在『神胎』里並不穩定,煉化它並非難事。最重要的是,那神胎是為黑龍神準備的,而黑龍神是一條黑龍,而你是蛟龍,所以它的分身應該很適合你。」

說到這裡,他又看向風羲:「不過這樣做有兩件麻煩,第一要防備黑龍神的出現,第二要防止無僵本尊降臨。」

風羲:「這個你可以放心,不拘它們誰來,我一定會打疼它們。」

葉銘這就放了心,道:「只要能防住它們,剩下的事由我來完成。」

風羲想了想,問:「擁有了無僵的記憶之後,你下一步要做什麼?控制昊天教嗎?」

葉銘有些猶豫是不是該把另一重身份,也就是龍少白告訴對方。思來想去,他還是決定瞞下不說,因為他覺著這件事跟風羲沒關係,對方知道了也沒什麼好處。

「先除掉無僵再說,其他的我還沒想了。」他道。

其實他心中早有一番計劃,即先讓小強煉化無僵分身,獲取對方所有的記憶。憑此記憶,他相信小強可以輕易掌控天元大陸的昊天教。而他當初與昊天教的約定,還是要繼續完成的,那就是在必要的時刻繼續扮演龍少白。因為他認為連無僵都親自過問的事,一定有巨大的利益,他不想錯過,起碼也要繼續觀察一段時間才行。

雙方約定明日晚間行動,葉銘把小強放進了大衍空間內,讓其修鍊移花接木功。風羲也去召集人手,準備明晚的戰鬥。葉銘也沒閑著,他和小強一起進入了大衍空間,進一步修鍊《太乙神術》,提升七元算陣。

當初他服用了三寶神丹,耗時五萬年之久,才把太乙神術修鍊到第七元。然而,他的七元算陣並不圓滿,只能算入門。七元算陣,是神靈級的算陣,無物不算,葉銘以武宗身份掌控它,無疑有些吃力,圓滿它就更困難。

好在困難不等於不可能,無垢之體讓他心靈澄凈,修鍊的過程中心無雜念;諸法空相讓他的心靈處於非想非非想的狀態,這種狀態之下推算太乙算陣,有不可思議之靈效。而且,如今的他已經和當年完全不同了,智慧超凡,他有信心將七元算陣圓滿。

當初他將六元算陣圓滿,耗時五萬年,而現在他已經不可能那樣做了。按照北冥的說法,大衍空間也是寄托在大世界之上的,兩者間的時空差距最好不要超過八萬年,而在此之前,他已經消耗掉了超過七萬年。換言之,他在大衍空間的留存時間,已不足萬年。

幸好,七元算陣一番推算后,他就大概知道了時間,只需千年左右,即可圓滿七元算陣。不過他沒準備邁入八元算陣,因為他現在的身體尚無法承載八元算陣。想要承載八元算陣,他起碼也要擁有神靈之體。

葉銘在那邊苦苦修鍊,小強終於耗時五十年把借屍還魂修成了。它似乎修出了癮,繼續修鍊偷天換日。偷天換日比借屍還魂高明多了,可以把別人的東西變成自己的,而且神不知鬼不覺。這一重,他用了五百年!

小強深知下一重的「輪迴九轉」太過艱難,所以就放棄了,而是把剩下的時間用於提升修為,這也是葉銘所希望的,還特意為他備好了修鍊資源,不僅有靈石,還有一枚天驕果,一枚人蔘果。

小強曾得到過葉銘的真龍之血,資質遠超從前,如今又得到了大量資源,修鍊自然是突飛猛進。終於,在第三百六十年上,它長嘯一聲,生命層次開始了蛻變,進入了一種類似於冬眠的狀態。

它這一睡,就是一百年。一百年後,小強蛻掉一層蛟皮,化作一隻白蛟。這頭蛟龍,有一股神而明之的氣息,原來它已在不知不覺中,進升為了神靈!

重生之最強王爺 白蛟龍一聲龍吟,就化作一名風度翩翩的白衣少年,出現在了葉銘面前。而此刻,葉銘的修鍊也到了關口上。白衣少年等了三年左右,就見葉銘睜開了眼,他的眸中有無數神秘的符文交織分離,變幻莫測。

「主人成功了?」化為少年的小強驚喜地問。

葉銘點頭:「剛好把七元算陣圓滿。你很不錯,居然已經進升神靈。」

小強道:「多謝主人,要不是主人提供的資源,我也無法這麼快進升。」

葉銘感應了一下,道:「外面的時間差不多了,咱們也該出去了。」說罷,兩個人就回到了公主府,葉銘所在的房間內。

此刻正值次日黃昏,他推開門,發現風羲已在院中等他。

「準備好了?」風羲問,她的身後有五道模糊的影子,也不知是哪裡請來的神靈。

他點頭:「準備好了。」

風羲掃了小強一眼,道:「它能進升最好,這樣一來成功的機會大大增加。」

兩人稍一商量,一行人就化作遁光,瞬息之間跨越層層空間,來到了黑龍教的地盤上,那神胎所在的位置。五重結界對神靈而言毫無困難,輕鬆就突破了。他們很快就抵達了地穴之中,風羲玉手輕揮,地穴中的黑龍教侍衛便都昏迷過去,他們甚至不知道是誰在出手。

那巨大的血色胎盤仍在,上面的胎兒更加巨大了,似乎已經成熟,有兩個成人那樣高大,閉著雙眼。

「出手!」

葉銘低聲道,小強化成的少年立刻一個閃爍,就站到了胎盤上,一掌按在了胎兒頭頂,開始施展偷天換日神功。他的手段比較霸道,一下就驚動了兩位大人物,一位是黑龍神,一位就是神徒無僵。

虛無中,傳來一聲咆哮,恐怖的威壓鎮壓全場。地穴內的空中,一個巨大的時空漩渦形成,似乎正有什麼可怕的存在要從裡面衝出。然風羲玉手輕揮,這威壓就不攻自滅。其中三道虛影直接沖入漩渦,也不知進入了哪個時空與黑龍神拚鬥去了。

與此同時,一道神光從天而降,籠罩了胎盤,同時無僵的聲音響起:「葉銘,你好大膽子,我必讓你灰飛煙滅!」

「大言不慚!」

風羲和另外兩位神靈也出手了,化作一道流光,順著那神光沖了下去,剎那不見。

葉銘倒沒什麼不放心,六對二,風羲這邊有備而來,占足了便宜,應該不會出問題。至於小強,它已經進升神靈,對付一個神靈分身而已,同樣沒什麼難度。

果然,數個呼吸后,小強就拿開了手,飛到葉銘身旁。

「如何?」他問。

小強:「我已抹殺了無僵的神念,並將分身種入胎兒體內,它馬上就要蘇醒。」

話音未落,那巨大的嬰兒睜開了眼,只見兩道血光四下一掃,恐怖的氣勢讓葉銘一陣窒息。小強連忙命分身收斂氣息,道:「控制還不熟練,需要時間適應。」

葉銘問:「這嬰兒實力如何?」

「實力在我之上,它很強大。」小強道。說話間,嬰兒突然開始縮小,很快就變為成人大小,而且形象也不再是嬰兒,而是一名跟小強容貌一樣的少年,只不過穿著血紅色的長衫。

血衣少年向葉銘拜了一拜,開口道:「主人。」

葉銘點頭,道:「這邊動靜太大,黑龍教的人只怕要來了,咱們走吧。」

血衣少年一揮手,血光一閃,三個人就不見了。大概過了幾個呼吸,一群黑龍教高手沖入地穴,可哪裡還有人的影子?眼看不見了嬰兒,這些人捶胸頓足,大聲咒罵,但葉銘已經聽不見了。

血衣少年和葉銘沒回東都,而是憑藉無僵的記憶直接前往昊天教的老巢,他們要用最快的時間把昊天教控制住。說起來,葉銘對於昊天教的教義是相當認可的,如果他能控制昊天教,倒不失為一件稱心如意的事。

本部來自看書網 昊天教老巢所在地,位於後土皇朝的都城,也不是中都。大概是位於四皇朝中央的原因,後土皇朝遠比其他四大皇朝繁榮,這一點在中都就有所體現。

中都是一座巨無霸的都城,東西方向的路稱之為經路;南北方向的路,稱之為緯路。經緯交織,形成一個個面積相等的方格,方格內是繁華的街區,內設無數大小街道。緯路和經路都非常寬闊,寬達三千步,兩面則是繁華無比的商鋪。

像這種方格區域,邊長十五里,內中的人口在二十萬到五十萬之間。而此種方格街區,中都共有一萬個!形成一個擁有三十多億人口的大都市,其繁華可想而知。越是靠近中央的街區,價值就越高,人口也就越稠密,上面的建築簡直就是用武神幣砌成的。

昊天教老巢正是位於中都最繁華的地段內,它表面上是一家綜合性的消費場所,佔地百畝,裡面有酒樓、妓館、賭場等等,應有盡有,是中都有名的銷金窟,名叫快活林。

快活林的中央,有一片不對客人開放的區域,葉銘和小強及分身出現在了一棟大廳里。大廳內圍坐數十人,似乎正在進行重大會議,葉銘一行人的出現,讓在場之人都愣住了,氣氛有些詭異。

葉銘四下一掃,暗暗震驚。現場有十名武神,應該都是大樞密。而且還有一位熟人,四等大樞密葉天南!當初正是此人與他商議賣掉四通錢莊的,兩人曾有過接觸。十位武神之下,尚有三五十位武聖,分別圍在每位大樞密左右,自然就是樞密使了。

他當初就曾是昊天教的樞密使,後來洗白,才放棄了這一職權。

此時,面對十位武神,他神色不變。小強的分身,煉化了無僵記憶的血衣少年淡淡道:「你們都在,很好。」

葉天南是等級最高的大樞密,他拱手問:「您是?」

紅衣少年:「吾乃神徒無僵之分身。」

一聽他是無僵分身,大樞密們紛紛見禮,葉天南道:「不知神徒駕到,有失遠迎!」

紅衣少年擺擺手:「無妨。我這肉身是從黑龍教奪來,因我是神靈之體,借它方可行走人間,以後我就是你們的教主。」

無僵統管昊天教,直接對昊天上帝負責,眾人自然不敢有所異議,紛紛稱善,口呼教主千秋萬代,萬壽無疆。

紅衣少年淡淡道:「不必多禮。我雖暫代教主之位,但不會過問教務,只會在大方向上指點眾位。你們在此召開會議,不知是在商議什麼?」

葉天南連忙道:「回教主,咱們正在商量四通錢莊的事情。」說著他看了葉銘一眼,「這位葉銘小兄弟把通利錢莊經營得有聲有色,似乎很有前途。我們知道落後人太多,所以決定下一步在四能錢莊上面全面發力。」

已經化身教主的紅衣少年微笑道:「我正是因此而來。」說完,他看向葉銘。

葉銘知道小強這是把球踢給他了,他乾笑一聲,道:「葉大樞密,我們又見面了。」

葉天南:「葉小兄弟近年可好嗎?」

「托福,還過得去。」他道,「原本我已脫離昊天教,只還差一個任務沒完成。眼看就要自由了,誰知教主忽然找上我,讓我為他全權打理四通錢莊。」

十位大樞密相視一眼,一瞬間就交換了彼此的想法,一名大樞密上奏道:「教主,這葉銘已經不是我教中人,讓他管理四通錢莊不合適吧?」

教主微微一笑,說:「你們放心,我已在他身上種下禁制,他雖非我教中人,卻能對昊天教忠心不二。」

聽這麼說,大樞密們都放了心,都覺得一個傀儡翻不起大浪來。這正是葉銘想好的說辭,為的就是接管四通錢莊。正如之前風羲所言,一旦通利錢莊發展起來,他未必能繼續坐擁。既然風險這麼大,他當然要多挖幾個坑,以備不時之需。如能把四通錢莊也控制住,他就有了兩個財源,少了哪一個也不怕。

正當他覺得萬事大吉的時候,葉天南突然問:「教主能否把昊天上帝的神旨給我們看一看?」

像教主這等任命,哪怕是神徒無僵的分身擔任,也要有昊天上帝的任命才行,否則就沒有法理依據,難以服眾。

葉銘暗暗叫糟,他們身上怎麼可能有昊天旨意?如果有的話,也不用硬從無僵手中奪下這具肉身了。可就在這時,虛空中打開一條通道,一縷神光落下。那神光中,竟有一卷黃布。與此同時,那神光中飛出一道符文,閃電般打入紅衣少年眉心。

小強怪叫一聲,傳音道:「主人不好!我被下了禁制!」

葉銘吃了一驚,忙問:「怎麼了?」

小強:「昊天上帝在我的分身識海中立了一個碑。」

他鬆了口氣,道:「別擔心,那是功德碑,這表明昊天上帝已經承認了你的身份,願意讓你擔任教主一職。」

小強愣住了:「怎麼會這樣?我們可是殺了神徒無僵分身才奪下的,他怎麼會承認我們?」

葉銘感慨:「昊天上帝的智慧,豈是我們能領會的?他這樣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其實我現在仔細想想,當初能夠從功德碑換取修鍊資源,沒少佔便宜。」

當初他兌換樞密使也好,兌換真龍血脈和混沌血脈也好,如今看來都是白菜價。這其中明顯有貓膩,十有八九是昊天上帝優待於他。只是他有些不明白,昊天上帝為什麼要這麼做。

小強雖然震驚,可還是托起那黃布,打開一看,上書神文,大意是正式任命小強分身為昊天教主,任命葉銘為副教主,分管四通錢莊和天捕堂。

一見此任命,眾人紛紛跪倒,一臉的激動之色,那葉天南甚至大哭,爬著來到小強腳下,連番參拜。

葉銘也呆住了,搞什麼,忽然就成副教主了?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洗白的。不過隨即他就明白過來,功德碑並沒有出現在他的腦海中,那麼他的這個身份是對外隱秘的,除了在場之人,底層之人都無從得知。

紅衣少年高聲道:「諸位起身吧。葉銘任副教主是最高機密,除樞密之外,不可讓其他人得知,明白了嗎?」

眾人連聲道:「屬下明白!」

紅衣少年點頭:「很好。你們儘快把天捕交接給葉銘,通利錢莊的事也由他全權負責。雖然本教主也覺得,他能力未必勝任,不過昊天上帝下的命令,我們必須全力服從。因此,我希望你們可以全力輔佐葉銘,知道嗎?」

「是。」眾人紛紛向葉銘參拜,畢竟他身為副教主,地位在所有大樞機之上,僅次於教主。

所有十位大樞密都在,樞密使們也在,葉銘一一記住了他們的面目。這些人是昊天教真正的核心,由此可見,昊天教的綜合實力絕不在九大聖地之下。

對於四通錢莊,葉銘倒不急於求成,這件事他必須慢慢做,畢竟昊天教經營的產業見不得光。相對而言,他更有興緻了解天捕堂。他的命運,可以說與天捕息息相關,父母因天捕而被害,他也曾加入過天捕。不過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天捕只是昊天教下設的一個很小的機構,昊天教建立天捕最大的目的是要在民間為自己樹立一個高大光輝的正義形象,它的功利性高過自身的作用。

天捕堂的堂主是一位黃衣教宗,地位不甚高。而且天捕的數量並不多,他們分散在世界各地。當他來到天捕堂所在的地方,發現它只是幾間大瓦而已,樸素到不能再樸素。大約接到了消息,天捕堂所有的高層,以及附近能趕到的天捕都到了,可就算這樣,房間里也只有區區二十四人。

這二十四個人,就包括了堂主,兩位副堂主,剩下的都是天捕的成員,並無職務在身。天捕堂的堂主,名叫段公明,是位中年人,滿面正氣。從他身上,葉銘看到了李玄機的影子。李玄機也是天捕,雖然只有武君修為,可他那一身浩然正氣,就算武神都無從模仿。

段公明見到葉銘時,十分激動,「撲通」一聲拜倒。樞密使都未曾進入過天捕堂,更不要說副教主了,也難怪他激動。

「參見副教主!」

其餘人也紛紛下跪,全部一臉期望地看著葉銘。

葉銘暗暗嘆息,他撫起段公明,道:「兄弟們,起來吧。」

眾人起身,他道:「以後我會直接對天捕堂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