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塵自然明白他是指對岸的武府弟子,不過也懶得多說,僅僅道:「連少爺說笑了!」

對面偶爾會有武府弟子練武習文,但他每天都會來這裡讀書煉神。

而且對面所讀古經和他看的一樣,甚至那馬步基本功他三歲就開始堅持了,何談偷看?

「不是偷看人修鍊,難道是在****老師?嘶!洛塵你好大的膽子!」

看洛塵不以為然,嘴角還帶著詭笑的連明,又是炸了鍋般一陣叫嚷。

白衣少女身姿婀娜,出水芙蓉般素潔清雅。雖然臉色帶著病態的慘白,但舉手投足氣質脫俗,讓人看一眼便再難收回目光。

似乎也被驚動,少女的誦讀頓時中斷,清澈目光旋即投了過來!

不過很快,她又收回了靈動美眸,紅唇輕啟繼續道:「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偷看我們修鍊,****老師?沒想到洛塵如此不知廉恥!」

「嘖嘖,竟是這個蠢材,怪不得連武府都考不進來……!」

少女沒有理會,可那群目光火熱的少年卻不幹了。義憤填膺,連朗誦也不跟讀了。

身份尊貴的少女來武府代課也是湊巧,現在竟有武府以外的人潛伏偷看,簡直膽大包天!

而且誰都想在美女面前露露臉,萬一引起注意被青睞,哪怕贏得一絲好感,對以後發展也大有好處。

「沒想到洛塵如此不堪,簡直爛泥扶不上牆!」

「蠢貨就是蠢貨,不僅沒有天賦脈輪,竟然連做人行事也一樣低賤卑劣!」

對面愈發群情激奮,而且洛塵看到不少人直接收功,大有衝過來修理他的架勢。

「哈哈,這傢伙鬼鬼祟祟被我發現……!」連明爽朗大笑,再度添油加醋。

甚至作為此刻事件焦點的白衣少女,也仍舊無動於衷,任由眾多激憤的少年叫囂。

視若無睹,便是最大的不屑!

朗月笑長空 她沒有像那些人一樣冷嘲熱諷,但那目空一切的漠然,卻也是無聲的高傲和輕慢。

不過洛塵也不在意,武府弟子一向自視清高,何況那些叫囂起鬨的,大多都是和連明穿一條褲子的豪門紈絝。而且這時候他也算明白了過來:連明今天就是成心藉機來找茬的!

選擇這裡讀書悟道修養精神力,為的就是能夠更好融入自然,尋找那靈光乍現的大道契機,尋求自我突破。

很多人都知道他沒有天賦脈輪,可並不知道他意外得到了一枚奇特的黑玉腰佩!

雖然黑玉腰佩的修鍊輔助效果,和天賦脈輪相比微不足道,但至少比沒有強。

而且這些人並不清楚,他現在已經修鍊出了真元,達到了武士一階的水準!

武道之上,很多沒有天賦脈輪的修士,一樣踏上了修行之路。甚至一些心智堅韌之人,修鍊成就絲毫不比擁有強大脈輪的修士弱。

洛塵相信,他,也能成為這樣的人!

「哥哥,該走了!」

一道脆生生的稚嫩聲傳來,打斷了洛塵心底的沉思和慍怒。

不遠處走來一個小臉紅撲撲,眉宇間還帶著水汽的小丫頭,顯然是早起剛剛梳洗完。

這是洛家已故老管家的遺孤,剛滿九歲的柳依依,也是洛塵的貼身親隨。

「嗯!」

輕輕起身,洛塵不爭不辯,看也不看對面叫囂的眾人,甚至也不再理會連明,轉身便隨著依依快步離開。

連明以後可能會進入武府,因為有錢和資源,只要不是一頭豬,在龐大修鍊資源下,堆也能堆出個武府修士的身份。

尤其連明還有個兄長連峰,更是天賦雙脈輪的天才,在武府地位超然!

有這樣的背景,再加上對面那些叫囂的武府弟子,洛塵知道也爭不出個所以然來。甚至真要動手惹來群毆,吃虧的還是自己。

而且每天這個時候,依依都會和他一起去隔條街的醫館干雜活。

家道中落,除了重病的父親之外,十幾口洛家上下幾乎都要外出掙錢,貼補家用。

曾經的洛家,在大周王朝乃至整個北域都是數一數二的名門王族。祖爺爺洛戰狂是武宗境至尊人王,爺爺洛戰龍也是武王巔峰強者,位極人臣。

但一切輝煌都在兩個老爺子莫名消失后,急轉直下。似乎有幕後黑手發難,偌大洛家一夜之間分崩離析。

天璣苑!

看著古香古色的院門匾額上,三個龍飛鳳舞的古拙大字,洛塵心中不由一暖。

一直以來都很感激這裡的主人,幫了他很多不說,就連依依在這裡幫手也沒有被虧待。

空曠院子里,滿地都是晾曬的草藥,卻仍舊不見天璣老人,想必入山採藥未歸。

來到走廊里的一張黑漆木桌前,洛塵習慣性吸了口老葯和花椒粉的辛辣氣味。提了提神便開始拾筆研墨,取下腰間黑色玉佩壓住鋪開的上等麻紙,開始了忙碌。

黑玉是依依送的,每次看到他在抄寫醫書時將玉佩當做鎮紙來用,小丫頭都會很開心。

「呀嘿,洛塵兄弟走得倒是挺快,那個,老藥師又不在么?」

還沒寫出幾個字,連明不請自來。不過明顯不是要找天璣老人,洛塵也懶得理會。

「洛塵兄弟,這麼說吧,本少爺看上你家依依了,你……開個價吧!」

見洛塵愛搭不理,連明也不生氣,大搖大擺帶著兩個家奴,嘿嘿訕笑著走到近前。

然而聽到這話,洛塵眉毛頓時一挑,雙眼都要噴出火來!

這混蛋剛剛污衊完自己,甚至前兩次來糾纏,還裝模作樣,沒想到這次跟過來竟然明目張胆地說要買人,簡直欺人太甚!

在青山鎮,不管是大家閨秀還是小家碧玉,沒有他不敢招惹的!

可依依還是個九歲的孩子,最近竟然也被這混蛋盯上了,假稱想要帶回去做貼身丫鬟。

當然,這絕對不是做丫鬟那麼簡單,若不是擔心得罪連家,洛塵早就教訓他了。

不過洛塵飽讀詩書,知道明心見性對於武道修鍊的好處,不能輕易動怒。

他冷哼一聲,壓下胸中憤懣,字正腔圓道:「連明,你若再提此事,休怪我無禮!」 「無禮?」

見到洛塵底氣十足地頂撞,連明斜眼一翻,顯得很意外!

「別給臉不要臉,要是小爺願意,你那破敗的洛家分分鐘都會在青山鎮消失。本少爺見依依跟著你受苦,實在看不下去……」

「連明少爺,你腦袋是不是被門板夾了,我的話你聽不懂?」

連家欺行霸市,前不久趁著父親急需晶石錢財購買丹藥治病,連欺帶詐低價買走了家族一處祖屋地皮,到現在所欠晶石還未給完。

雖然洛塵只是一階武士,但絕非眼前紈絝可比。再不知好歹,他不介意好好教訓對方!

「好你個廢物,敢這樣跟我家少爺說話,不想活了么?」

見洛塵強勢反駁,兩個連家奴才齊齊踏前一步,凶相畢露。其中一人更是回頭看向連明道:「少爺何必跟這樣的垃圾講什麼道理,直接招呼家族武者將那小丫頭搶走不就得了?」

「呵呵!」連明冷冷一笑,揮手制止了兩個家奴。

本來他以為經過前兩次軟磨硬泡,以及方才明目張胆的欺壓,洛塵會慎重考慮他的提議。卻沒想到這次反應這麼大,甚至還露出一副想要動手的架勢。

他知道打不過洛塵,但料定對方也不敢動手,嘿然冷聲接著道:「別忘了你家的三百下品晶石,你父親可是等著救命用。要是本少爺不高興,說不得要等明年才能拿到了。」

洛塵心底咯噔一沉,父親每天都要消耗不少晶石置換丹藥治病,要是因為他拿不到連家的拖欠……

他恨恨地再次壓下怒火,緩緩吐出一口悶氣,繼續動筆抄書。

洛塵暗暗發誓!

總有一天,當他通過了武府考核,一定會給這些人渣算一筆總賬!

沒錯,大周王朝以武立國,在每個地方都設立有武府。

只要進入武府,就會得到修鍊資源和功法。

到時候也算是一個有身份的武修士,看誰還敢欺負他洛家!

「喲,臉色這麼差,認為比我強些就不服是不?」看到洛塵縮回怒火,連明一臉得意。

注意到麻紙上壓著的黑玉,當即又獰笑道:「什麼垃圾,連那上等麻紙值錢都沒有,還用它來做鎮紙。這麼著,本少爺這裡有一枚色澤上等的軟玉,要是你答應……」

見洛塵繼續埋頭不理的架勢,連明便又開始了軟硬兼施的伎倆。

不過這一次,似乎是想逼迫洛塵就範,在話音落地的瞬間,趁著不注意,抄來一根木棒直接敲碎了麻紙上的黑色玉佩!

啪——

黑玉碎裂數片,洛塵手中移動的筆鋒也瞬間停頓,雙眼越睜越大。

掃了眼院子一角的瘦小身影,洛塵牙齒都要咬碎了,他猛地起身,一把抓起碎玉!

這是依依攢了大半年零用錢才買來的,甚至還能輔助他武道修鍊。

怒火再也壓制不住,緊握碎玉的右手似乎用力過猛,已經被割破滲出了鮮血。

「哈哈哈,一個垃圾也被他當成了寶貝,真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看著洛塵的反應,連峰身邊的兩個家奴一陣鬨笑。作為連家的家奴,就連他們身上的普通玩物,也比這所謂的黑玉值錢,可笑洛塵還當寶似的捧在手裡。

「哥哥?」似乎被連明那一擊驚動,小依依快速跑了過來。

「壞人,你又欺負哥哥……!」看到洛塵緊握的右手有血水滲出,小丫頭也急紅了眼。

「******,不就是一塊兒破石頭么,算了,本少爺這塊兒軟玉就賞給你了……」

不過洛塵的反應,卻也讓連明心底打了個突!

他還真擔心對方不顧一切向他出手,今天出門匆忙沒帶護衛跟隨,要是真被揍一頓,可就不划算了。但好處沒撈著,就這麼損失了軟玉,他也覺得有些憋屈。

在丟出軟玉時,手中不自覺增加了幾分力道,企圖將軟玉狠狠摔在洛塵臉上!

然而怒不可歇的洛塵,即便連明沒有這個小動作他也已經忍無可忍,要給對方一個教訓。

每天在這裡抄寫醫書,身邊的盆盆罐罐全都清楚無比。

對方頭頂就吊著一罈子加了葯的陳年童子尿,這是天璣老人儲存多年的藥引,氣味騷臭無比,卻被當成寶貝吊在上面,說是可以吸收日月精華增強藥效。

啪——!

軟玉結結實實砸在洛塵臉上,只不過並沒有因此掉落地面,而像是碰到了彈簧般瞬間又飛射向連明頭頂。

連明自然明白是洛塵看出了他的心思,動用內勁彈飛了軟玉反擊。

但想要收拾他,可這實力準頭兒似乎也太磕饞了些!

盯著打偏激飛的軟玉,他嘴角不由自主浮現一抹似笑非笑的不屑。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卻一下子僵住了!

啪嚓,嘩——

一大罈子的粘稠液體,騷臭嗆人,甚至還有一股刺鼻的藥味兒,從頭淋到腳!

那玉佩竟然將他頭頂的一個瓷壇打破,刺鼻液體稀里嘩啦灑了一身。甚至冷笑抬頭看軟玉時,他還不由自主咧開了嘴巴。

「洛塵!你找死!」

「少爺……!」兩個連家奴才大驚。

「噗……!」

猛地噴出一大口黏糊糊的騷臭液體,連明渾身都在顫抖。

以他連家少爺的身份,平日里誰見了不是點頭哈腰。

知道洛塵不好惹,但也沒想到對方真的敢向他出手。

甚至還是一盆子屎尿般噁心,黏糊糊的污穢淋了個滿頭滿臉,嘴巴里,鼻孔中……

尼瑪啊!

連明雙眼都要瞪出眼眶,恨不得生吞活剝了洛塵。怒吼一聲,直接撲了上去!

然而這一刻,洛塵豈會沒有想到后招?

他冷哼一聲,將桌子旁混有花椒沫的一簸箕藥粉,迅速用腳勾到了近前。

這一下更慘!

怒氣沖沖撲過來的連明,一下子又被簸箕絆倒,一頭扎進辛辣刺鼻的藥粉中。

由於滿頭滿臉甚至身上全都是黏糊糊的騷臭藥液,那濺起來的藥粉一下子又沾了個滿臉滿身,拍都拍不掉。

啊——

刺耳的慘叫,當即便從連明嘴裡喊了出來,藥粉沫子亂飛!

雖然不清楚童子尿藥液和這混合葯沫會產生什麼作用,但洛塵知道一定很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