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路來黑嬌兒似乎對玄幻有著一種特殊的風韻,讓得靈兒心中有著一絲不憤,沒想到如此美貌的女子,卻對自己毫不理會,這,這真是太沒面子了。

一氣之下,靈兒只好對向上官翡翠幾人開始歡聲笑語的暢聊,不在管那名女子的一顰一笑,因為靈兒知道,自己身邊的女人並不比這黑嬌兒要低到哪。

有著七彩鳳凰的極速飛行,很快就已經到達了神壇境內,玄幻微微俯身望著底處一片白色煙霧籠罩帶有一絲模糊廣大的建築,長呼一口氣,低聲呢喃道,「神壇我玄幻終於回來了,師父,師弟你們過的好么。」

聽得玄幻這一絲細微的聲音,黑嬌兒抿嘴一笑,微偏過頭看向玄幻,柔聲道,「沒看出來呢,你對神壇的思念如此濃厚,可見感情不淺呢。」

長嘆一聲,玄幻微微仰頭,抽了抽鼻子,微笑道,「我跟神壇長達百年的情誼,尤其是我的那幫師弟們,他們更是我玄幻心中的正義兄弟,還有我那四位師父,他們為了三界平衡,可是費勁了不少心思。」

溫柔一笑,黑嬌兒美眸凝視著前方,呢喃道,「三界之中向你這麼重情重義的人,已經很少有了,今天能讓我黑嬌兒遇到也是一種緣分,以後我們好好相處吧。」

「恩?」聽得黑嬌兒的話語之中似乎帶有一絲隱晦,玄幻隨即眉頭一皺,微偏過頭,輕聲道,「嬌兒姑娘,我們現在最好還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那三界危難之上吧,其它的事情,以後再吧。」

聽到玄幻的話語,黑嬌兒抿嘴一笑,微微的點了點雪白的下巴,心中默默暗道,「哼,你想到哪裡了,我只是想讓你當我的親哥哥,看你一身正氣,如果能有你這麼一個哥哥,我想我以後也不會覺得孤獨了。」

對於黑嬌兒來,自從自己小的時候就跟隨著師父一起修鍊毒功,再得深山之上一待就是百年之久,雖然自己在人間歷練過一段時間,但是因為自己下毒的緣故,一些人都是不想與自己靠近,然而才造成了現在的孤獨。

其實對於黑嬌兒來,自己雖然在強敵面前帶有猙獰與冷血,但是在深夜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心中也是有一種極為孤獨的感覺,現在她心裡唯一的願望就是能找到一個不會因為自己是毒王而要永遠陪在身邊的人,即使是親人也沒關係。

七彩鳳凰在神壇寬廣的大院之上不停旋轉,直到大院之中密密麻麻的人影全部集中在一起的時候,七彩鳳凰這才在萬人矚目的注視下緩緩降落,隨著一股極為強烈的風壓,眾多神壇弟子全部是相互擁擠在了一起,同時全部都是微眯著眼眸不敢直視那龐大的身軀。

安穩落地之後,幾人緩緩行出,隨即一聲尖銳的哨響之後,七彩鳳凰再次緩緩煽動了兩下龐大的翅膀,隨著一股強大的風壓力量直接緩緩的消失在天空之上。

狂風消逝,眾人皆看,略微寂靜之後,一幫面孔熟悉之人全部快步向玄幻這邊襲來,同時臉龐之上湧起了無比的喜悅,同聲大喊,「玄幻師兄!……」

眾人擁擠過來一起將玄幻扔向半空,落下來,在扔,不停的循環著,玄幻看到大家的歡聲笑語,心中也是極為欣慰,好久沒有看到師弟們向今天這樣如此高興了。

靈兒幾人看到玄幻被眾多神壇弟子的熱情擁戴,心中都是有著一種極為複雜的妒忌,當然這種妒忌之中參雜著一些與他同樣的一絲喜悅之感。

熱烈的歡呼聲,直到兩名穿著一套銀色戰甲的戰士在半空之中飛行而來,兩人各自停留在半空之上對向底處的眾多師弟們,錚錚道,「全部散開!」

待得眾多弟子還有一絲捨不得的情形下全部緩緩散退到一旁,中幻二人這才快速落地,落到玄幻面前,三人雙臂緊握,目光之中帶有一絲真誠與想念,同時眼眸之中也是噙著一股淚水,但卻都是強忍著沒有流出。

「師弟,你們這兩年來過的可好?」玄幻抽了抽鼻子,對向中幻二人正色問道。「恩,我們很好,只是師兄到是比之前瘦了不少。」中幻二人各自在玄幻的身上掃視了一遍,中幻揉了揉眼眸之中的淚水,對向玄幻輕聲道,「好了師兄,師父們還在主廳之內等著你們呢,我們回頭在聊。」

「恩好。」玄幻回頭對向身後的一列人擺了擺,隨即全部同中幻二人快速進入了主廳。

靈兒在踏進主廳的時候,回眸望了一眼大院之中的人山人海,眉頭一皺,心中默默暗道,「看來那些人的真是沒錯,神壇果然在人間開始招收弟子了,現在的總人數應該達到的萬人之多了吧。」

沒有太在意這些事情的玄幻與兩位師弟直接行至到高盤之下,前方不遠處的四位長老緩緩睜開眼眸,臉龐之上的皺紋似乎比之前更為鬆弛了許多,看著師父們一點一點的老,玄幻心裡也是極為痛心。

如果師父們不是道行深厚,現在也應該離開人世了吧,看來修鍊強悍的法力,不但能夠戰無不勝,而且還能夠長年不衰,想到此處,玄幻心中又對以後的修鍊增加了幾分熱誠,最起碼自己也是活有幾百年悠久了。

四位長老第一眼就看到了玄幻所有人身上的強悍戰甲,以及一些生面孔的人士,想必他們都是老友派來支援神壇對抗魔域的正義之士,再看他們的氣質猶如仙道強者一般的風範,看到此處,四位長老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緩緩站起身來,天老行至到高盤邊緣之處,再次仔細掃看了一遍靈兒二人,半晌后,方才穩重的點了點頭,捋了捋白色的鬍鬚,微笑道,「恩,很好,看來你們二人在天地元靈山歷練的不錯,這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啊。」

「多謝師父讚賞,徒兒們以後更加多多歷練,以便於最後能跟魔域誓死對戰!」玄幻上前一步,雙拱在身前,面色穩重的對向天老,正言道。

「嗯很好,現在你們回來了為師也就放心了。」天老捋著下巴之處的白色鬍鬚,話落,將目光停留在靈兒身旁的蒼雄兄妹以及白素三人,沉吟片刻,微笑道,「恩,想必三位就是元靈老祖的真傳弟子吧,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白素二人先是微微俯身行了一禮,隨即抿嘴一笑,蒼雄上前一步雙抱拳,對向前方不遠處的天老,恭敬道,「長老,我們三位是奉師父之命來全力協助神壇一起抵抗魔域妖魔的,隨後有什麼任務您就直接下達,不必帶有顧慮。」

聽得蒼雄的話語,天老先是噶然一怔,隨即緩緩微笑道,「恩很好,今天是你們三人第一次來到神壇,不管事情在緊急,今晚也要好好吃上一頓,休息一晚之後,明天我們在一起商議抵抗魔域之事。」

「一切謹遵長老的命令。」蒼雄雙拱在身前,微微垂首,恭敬回應道。

看到蒼雄極為禮貌,天老心中也是出現了一絲欣慰,果然是名師出高徒,就連這素質修養都是無人能比啊,穩重的點了點頭后將目光再次落到上官翡翠的身上,對向於她,微笑道,「翡翠姑娘,這一路來也是經過了你不少的幫助,以後還希望你跟著靈兒繼續歷練,將來一定能成為一位仙道高人。」





精彩推薦: 恭敬了一番,上官翡翠微微一笑,柔聲道,「我並不想成為什麼仙道高人,我只是想讓人間受到疾苦的百姓能夠脫離這種狀態,還給他們一個溫暖的家庭。」

「呵呵,又是一位充滿善意的姑娘,很好,很好啊。」仰頭大笑一聲,停頓后,天老將目光終於是落在了最右側的黑嬌兒身上,走下高盤行至到面前,仔細打量了一番,沉思片刻,微微點頭道,「恩,毒尊的徒兒就是不一般,毒功不但高強,就連容貌都是無人能比。」

聽到天老的誇讚,黑嬌兒並沒有感到一絲羞澀,抿嘴一笑,恭敬一番,柔聲道,「多謝長老誇讚,小女子這次來就是希望能夠幫到一點小忙而已,之後有什麼做不對的地方,還請長老多多關照。」

話落,天老臉龐頓時一僵,嘴角抽搐了一番,隨即緩緩笑道,「人稱世間毒王的黑嬌兒,沒想到會這麼謙虛,恩,果然也是一個不簡單的仙道高人啊。」

黑嬌兒抿嘴一笑,微微垂首,沒有回應,天老則是轉身行回高盤,對向他們幾人,宣佈道,「今天你們什麼都不用做,好好在神壇之內休息一晚,明天一早來到主廳,我會依次給你們分配任務,好了,除了靈兒與玄幻其他人就先下休息吧。」

「中幻左幻,你們二人帶著他們給各自找一間房間,安排好后,晚上在大廳之內設宴,今晚我們好好的大吃一頓。」天老對向中幻二人命令道。

「是師父!」中幻二人應聲後轉身對向幾人,伸出右一邊引路,一邊緩緩行出了主廳。

看著離的幾位仙道高人背影,四位長老也是很知足的點了點頭,雖然魔域的妖魔極為猖狂,但是神界之中能有這麼多熱血青年的幫助,以後對付妖魔們,對於其他人來還是輕鬆一點。

天老行至到靈兒二人的面前,先是對向靈兒穩重的點了點頭,輕聲道,「靈兒這兩年來可是長了不少,從之前的一個毛頭小子,到得現在也算是一位真正擁有男子氣魄的熱血青年了。」

靈兒嘿嘿一笑,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滿臉羞澀的道,「多謝師父誇獎,我呢不光是長大了不少,而且法力也是強悍了不少。」

「哦?」天老長眉一挑,隨即右平在靈兒身前,示意讓他同樣伸出右,掌掌相對,天老眼眸一皺,沉聲道,「既然是這樣,那就讓我試上一試。」

「啊?這……」就在靈兒剛yu準備收回掌的時候,愕然間的卻是發現掌似乎被一股強橫的吸力阻止著,此時根本動彈不得,眉頭一皺,尷尬道,「師父不要吧,我跟您老人家還是差的很遠啊。」

「哦?是么,試一試,結果自會明了,好了,運動體內所有天元,我幫你探測一下你體內的元氣到底達到了什麼階段。」天老一面嚴肅,沉聲道。

看到天老嚴俊的神情,靈兒一時也沒有多言,無奈之下只好照做,立即運動體內所有天元,小腹之處,儲存的天元之氣順著全身上下之內所有的脈絡狂涌而出,直到全部集中在了右掌之上,猛然擊出。

嘭!

隨著一聲悶響,靈兒身軀一震,直接踉蹌的倒退幾步,定眼一看,天老身形也是被自己震得略微一顫,但是臉龐之上並未顯露出一副欣喜之意,因為此時對面的天老正在緊皺眉頭,凝視著自己。

腦袋微微一縮,靈兒心中默默暗道,「我靠,不會因為我的力量太大而導致師父他沒有面子,現在要狠狠的折磨我吧?」帶著一絲恐懼的疑惑,靈兒緩步行至到天老面前,訕訕的開口道,「師父我……」

就在靈兒極為尷尬的時刻,天老嚴俊的臉色驟然間轉化成喜笑顏開的面容,雙握在靈兒的雙臂之上,重重喘了兩口粗氣,一副愕然的模樣,穩重的點了點頭,「很好,靈兒現在體內的已經達到了天元境界,以後好好修鍊必能成為神界之中最強悍的高人。」

「哦?」靈兒眉頭微微一挑,疑惑的問道,「現在不光我的體內是天元之氣,還有很多人體內都有天元之氣啊,那又何以見得以後我就是神界之內最強者呢?」

天老雙緩緩鬆開靈兒的臂,轉過身背對著靈兒,沉思片刻,方才緩緩開口,「你是天地之子,身體內處本身就存有一股別人不能擁有的強橫之氣,這種氣體是天地之間的靈氣,它與你體內的天元之氣相互融合在一起,日久天長,到得最後它們會成為朋友。」

直到現在你的天元之氣裡面參雜著一種極為強橫的靈氣,所以同樣體內天元之氣的人,絕對不可能與你的攻擊力相同,因為你們有著完全不同的體質,你獨特的體質是天地所創,三界之內已經是無人可比,跟你這麼吧,就是你享受著別人不能擁有的待遇。

「額……」靈兒眨巴了兩下眼眸,似乎一下子還不能接受天老所,臉旁之上並沒有顯露出過為驚喜的面色,抿了抿嘴,正言道,「師父所的,我了解的差不多了,我以後會好好修鍊的,放心吧。」

「恩,不管怎麼樣,修鍊那是不可避免的,好了,你們二人這兩年來一定也是受盡了不少苦頭,現在就回好好休息一晚吧。」天老微笑著點了點頭,剛yu擺,再次叫住靈兒二人,面帶微笑的道,「對了,望了告訴你們一件事,現在我們所有的神壇弟子,已被天庭任命為不死神兵,全部奉送戰銀鎧甲。」

「這,這是真的嗎師父?」玄幻行至到天老面前,一副極為喜笑顏開的面容,同時心中帶有一絲激動的情緒,輕聲問道。

穩重的點了點頭,正言道,「是的,也就是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神壇的天兵神將,以後如果是帶著眾多弟子下往人間斬除妖魔的時候,你們就可以用這不死神兵的稱號,與他們來一場神與魔的真正血戰!」

「恩,我明白了師父。」這個消息對於玄幻來是極為的重大,有了神界天庭的封號,還有天庭奉給的戰銀鎧甲,帶著眾多師弟他們全部身上都是穿著銀色鎧甲,那種威武,那種銀光就好比神界之上眾多守護神的雄偉壯觀一般,光是一想起那種氣勢,玄幻心裡就有一種極為激動的情緒。

當玄幻再次得知花蝶的一些消息時候,心中更是極為舒適,現在花蝶正在神界一座仙島之上與花仙子一起修行,她現在一切都很好,而且已經修鍊成仙,在沒有多久時間,花蝶便會用花仙子的身份出現在玄幻的眼前。

………

一切安頓好,四位長老也都是鬆了一口氣,神界之內所有的年輕強者已經全部聚集了神壇,從明天開始四位長老就對魔域來一次真正的反擊,讓他們也知道知道要想統治三界那是有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

而今天當天老看到靈兒二人歷練回來的狀態,心中也很是欣慰,畢竟這一次他們的確是歷練到了根基巔峰狀態,剩下的,就是要靠他們自己一點一點的磨合了,到得最後能夠擊打出無人能比的力量,當然現在這些也是有點為時過早。

今天也是天庭之上給所有的神壇弟子發戰銀鎧甲的時候,等到全部弟子配上了鎧甲,那麼以後神壇又會在大院之中多出一道刺眼的銀光,這道銀光也會射到三界之中的每一個角落。

四位長老各自行至到主廳房門外圍,全部站在台階之上,對向下方神壇列在大院之中非常整齊的萬人弟子,天老高舉雙大聲喝道,「斬妖除魔,唯我神壇!」

「斬妖除魔,唯我神壇!斬妖除魔,唯我神壇……」大院之處最前方中幻二人帶領著萬人師弟,高舉雙微微仰頭對向台階之上猶如四道銀光般的長老,高聲喝道。

房間之內,靈兒打開窗戶眼眸凝視著大院之中萬人景象,心中也是充滿了一種熱血,身邊能有這麼多滿腔充滿正義的兄弟,就算是死又何妨?

就在大院之內所有弟子齊喊口號的時候,靈兒在心裡也是默默吶喊,待得大院之內眾多弟子被中幻二人帶領前往神林修鍊之時靈兒方才關好窗戶。

緩步行至到床邊,穩穩坐下,頓時之間發現自己雖然勞累但卻是一點睡意也沒有,無奈之下靈兒只好胡思亂想,想著想著,自己就想到了與嫵媚兒的光明城相約。

他們二人是在光明城認識的,所以嫵媚兒會選擇在那裡相見這也是理所當然,此時的靈兒已經下定決心,現在就要趕往光明城與嫵媚兒相見,但是這其中一定不能讓師父和上官翡翠他們知道,否則又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靈兒決定這次自己單獨出,將脖子上的紗布取下,以及帶好一切裝備之後,靈兒悄悄的打開房門,緩緩露出半個腦袋,發現走廊之處一片安寧,鬆了一口氣后,快速行出房間。





精彩推薦: 第568章我懷了你的孩子

「賤人,我男人也是你能碰的?」曼蒂森冷的眸子瞪著她。

美女摔在了地上,胳膊撞在桌角都痛麻木了,她卻不敢吭聲,忙往後縮去,因為有兩個黑漆漆的槍口已經對準了她。

「麥洛,你怎麼了?怎麼喝這麼多酒?」曼蒂見麥洛倒在櫃檯上不省人事,扭頭狠狠瞪了兩眼女人,使勁扶起麥洛站起,臨走時下令道:「這個女人給你們了,好好伺候!」

「是!」

兩個帶槍男保鏢都收起槍,一臉猥瑣的走向女人。

曼蒂扶著麥洛被自己的保鏢擁簇著離開,後面還能聽見女人的驚叫聲。

低著頭的曼蒂眼底閃過一絲狠厲的冷芒,對於一切肖想她男人的女人,她都要讓那人付出代價!

回到別墅,曼蒂看著倒在床上沉醉的男人,秀眉死死一皺。

愛你在離別時 沒辦法,她只能幫他脫掉鞋子,衣服。

此時麥洛有些半醉半醒,微微睜開了一點眸子,猛然間,他總覺得在他身邊忙碌的人是貝蒂,伸手一拉便將人圈在了懷裡,「貝蒂……你為什麼就不願意給我解釋一下?」

曼蒂沒動,任由他圈著她,可是她卻從他嘴裡聽見了妹妹的名字,她有些不甘的咬著唇,兩隻手緊緊攥成了拳頭。

「貝蒂……貝蒂……我該怎麼辦?」

巔峯對決:警官,七秒追到你 「貝蒂……我還能再愛你嗎?」

「……貝蒂……」

「麥洛!」曼蒂忍無可忍,喊出了聲,「我是曼蒂!」

麥洛似乎聽到了一點,手上漸漸鬆開了她,下意識的伸手揉著眉心,「你怎麼來了?」

「我怎麼來了?」曼蒂心中苦笑,若是妹妹在這裡,他是不是就該欣喜若狂了?

最終她還是咬著牙,把他手按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我懷孕了,我懷了你的孩子!」

「別開玩笑。」麥洛根本不相信,手抽回來,想要坐起來。

曼蒂卻猛地騎在他腰上,兩手抓著麥洛的兩隻手腕壓在他的頭兩旁,「麥洛,你清醒一下!我是曼蒂!我懷的是你的孩子!你若不信,可以帶我去做檢查!已經四個月了!」

麥洛這才睜開眼睛,怔怔的看著曼蒂,「你懷孕了……?」

這怎麼可能?

麥洛頓時清醒,揮開曼蒂的手坐了起來。

曼蒂往後滑了滑,突然抱住麥洛,期待地道:「麥洛,我們……結婚吧!」

麥洛沒說話,頭痛欲裂,只能一直按壓著眉心。

「麥洛,我們有孩子了,既然你不能娶我妹妹,你娶我好不好?我是斯托克家族的大小姐,若是讓人知道我未婚先孕了,你應該知道,我承受不起的,我沒有妹妹心理強大,她能承受的,我真的承受不了,我求你了,我不想孩子出生沒有父親。」

夜城 「你讓我想想。」麥洛推開曼蒂,想要下床。

想想?

這種事還需要想想?

曼蒂苦笑,繼續抱住麥洛不撒手,「麥洛,你不要拒絕我好嗎?我愛你,你放棄我妹妹吧,不要再去打擾她的生活了,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麥洛坐在床上,任由曼蒂抱著。

曼蒂見麥洛太過安靜,微微仰頭,就看見他緊蹙的眉毛,她忙把他手拉下來按在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上,「麥洛,這裡面有你的孩子,你也不想孩子出生就沒有父親對不對?麥洛,你看著我,我愛你……」

麥洛手輕輕動了動,感覺到從曼蒂肚子傳來的溫度和弧度,他眉頭蹙的更緊了。

他從未想過,自己能有一個孩子。

突如其來的這個孩子,就像一顆炸彈,把他的所有機會都炸成了粉末。

怎麼會……這裡面怎麼能有個孩子?

他明明做好了防護措施,以往的女人都沒能懷上,她怎麼就能壞上?

「孩子?」麥洛輕啟唇瓣問。

「是啊,你的孩子,我們倆的孩子,麥洛,娶我好不好?我不想讓我爹地媽咪知道我未婚先孕,他們會不喜歡我,他們會對我失望的,娶我……好不好?」

麥洛沉默了,放開了曼蒂。

緊蹙著眉頭坐在床邊,摸來床頭柜上放的煙抽出一根,正要打火,好似又想起什麼,把煙放了回去。

「麥洛?你不要不說話好不好,我現在很沒有安全感,你就不能把你的心……放一點點在我身上嗎?」

曼蒂她從未這樣低三下四求過人。

麥洛也知道,他們兩姐妹都是高傲的,從不會求任何人。

而現在,她卻再而三的求他,讓他娶她,為了孩子,她肯定也很無奈吧……

扭頭看向曼蒂,伸手撫了撫她有些紅的眼睛,「別哭,你先好好休息,我們明天再商量。」

曼蒂眼睛越來越紅,眼淚也奪眶而出,聲音哽咽:「這還用商量嗎?你難道……就這麼不想娶我?你一點都不愛我嗎?這麼多年,你等我妹妹,我也在等你,你一直都知道的,為什麼你總是拒絕我?我現在懷了你的孩子,你不能不負責,麥洛,你為我著想一下好不好?我怕我承受不住這些,妹妹誤會我拋棄我,你也不愛我不想負責,我怕我會承受不住去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