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胖子更是眯著小眼睛瞥了何鳳兒一眼,隨即冷笑一聲,道:

「哎,都道是蛇蠍尾上針,最毒婦人心……嘖嘖,今天我算是長見識了!」

而站在他旁邊雙臂抱胸的孟大少更狠,下巴一抬,直接甩出兩個字:「賤人!」

金胖子立刻對他伸出一個大拇指:精闢!

金胖子和孟大少兩人一來一回,頓時讓不遠處的何鳳兒面色慘白。見她如此,陸廉也沒再說話,隨後直接轉身走到葉夕瑤身邊,道:

「剛剛多謝葉小姐提點。」

如果說,一開始陸廉看葉夕瑤只是覺得有些驚訝的話,那麼現在只剩下佩服。

世間美人常有,但聰慧絕頂者少,乾脆果斷者更少,便是冷若冰霜,也不禁讓人心生愛慕。

陸廉心頭微動,抬眼看向葉夕瑤的目光也柔和了幾分。

不遠處的何鳳兒將這一幕在看眼裡,頓時牙根緊咬,艷麗的眼底瞬間劃過一抹恨意。

葉夕瑤,你這個該死的賤人!

真是處處和我作對!你等著,等我有機會,定然要讓你萬劫不復!

何鳳兒暗恨,但周圍的眾人卻依舊沒有改變對她的看法。之後銀色水光降下,眾人再次獲得靈力淬體,接著第四層石門的入口隨即緩緩開啟。

從古至今,從未有人能成功闖過古瑪神廟的第四層!

所以待石門一開,眾人頓時轉頭看了過去。可不等眾人看清,一股炙人的熱浪,竟瞬間席捲而來。

只見石門入口和出口百餘丈的地面上,竟蜿蜒流淌著無數滾燙的熔岩。這些熔岩將地面分成若干個三米見方的方格子。此時,空中無數燃燒的火苗如同流星般,不斷滑落,最後落在那些方格子里,瞬間燃起烈火熊熊。

而待火焰燃燒殆盡,不多時,新一輪的火苗再次降落,剛剛恢復沒多久的方格子中,竟又成了火焰地獄。

就這樣,不斷的循環,火焰不斷的落下……抬眼望去,眼前的一切就彷彿一個凌亂燃燒的詭異巨幅棋盤一般!

這便是古瑪神廟第四層:飛火流炎! 「卧,卧槽……這,這怎麼過?」

金胖子直接傻了,看著眼前的漫天流火,眼珠子都要嚇出來了。

旁邊的陸廉等人也不比金胖子好多少,皆是一臉震驚。

同時不禁暗嘆,怪不得從未有人能通過古瑪神廟第四層,這般情形,確實是……

一時間,有人嘆氣,有人無奈,隱約有了退縮之意。

唯有葉家人紛紛看向葉夕瑤,只等葉夕瑤一句話,是沖是退,不管結果如何,都已然做好了準備。

可此時的葉夕瑤卻始終抿唇不語,只一雙L露在薄紗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的漫天火光和地上的方格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周圍一片安靜。旁邊的狼圖看在眼裡,頓時大聲狂笑起來:

「哈哈哈,兩腳羊就是兩腳羊,永遠都是膽小而卑劣的種族!」

聲落,狼圖大手一揮,便將旁邊的一個狼蠻人提了起來,然後直接扔到離靠入口最近的一個方格子里。

那方格子里此時並沒有火焰,被扔過來的狼蠻人先是驚叫一聲,待看到自己沒事,立刻高興起來。

這時狼圖又將一個狼蠻人扔進了那個方格子里,結果那個方格子卻並沒有因為狼蠻人數量的增加,而發生什麼意外。

顯然,狼圖這是在用同伴做實驗。而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狼圖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尖利的牙齒,接著激發渾身血氣充斥全身,便猛的一躍,直衝了出去。

狼蠻人的體能遠超人族。隨即便只見在狼圖的帶領下,一眾狼蠻人轉眼的功夫,便衝出十幾丈遠。可隨著越漸向前,狼蠻人一聲聲凄慘的叫聲,也隨之傳了出來。

原來只見,明明看起來沒有火焰的方格子,等狼蠻人剛一落腳,上空便降下火苗,身高足有近三米的狼蠻人瞬間燃燒,接著不過眨眼的功夫,便被徹底燒成了灰燼。

同時,在跳躍的過程中,有些狼蠻人被降落的火苗打到,也會瞬間屍骨無存。

就這樣,雖然最後狼圖還是成功抵達出口。但之前跟隨它的那十幾個狼蠻人,竟全部葬身火海。就連狼圖自己,也因為在最後關頭,被火苗蹭了一下左手手指,幸好有渾厚血氣護身,狼圖也夠當機立斷,直接用利爪割下左臂,才算保住了一條命。

但即使這樣,狼圖也是得意的。要知道,只要獲得更多的靈力淬體,血氣就會不斷增加,到時候它狼圖就能徹底衝破這古瑪神廟結界,所有人族就會全部成為它狼圖的食物。

與這相比,區區一條胳膊又算得了什麼?!

想到這裡,狼圖齜牙對對岸的葉夕瑤等人邪惡的一笑,然後轉身便走了出去。

而眼看著狼圖竟然真的穿過了第四層,金胖子等人卻急了。

「老大,怎麼辦?我們是走是留?你給個話呀!」

「自然要走,要不然豈不是白來了?」

說著,葉夕瑤轉身看向周圍的眾人,然後直接說道:

「這一層,我有辦法帶你們過去,但生死概不負責!」 葉夕瑤這話一出口,葉家人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跟隨。

金胖子雖然怕死,但從不掉鏈子。至於孟大少更不用說,命都是人家救的,這時候退縮,那就不是爺們!

咱就是這麼驕傲,哼!

至於牛大等幾個蠻人,雖然略有猶豫,但最終還是紛紛點了點頭。

靈力淬體對他們的血氣有很大幫助,之前既然得了葉夕瑤的好處,眼下就沒有後退的道理。

可相比這些人,陸廉等人就思考的多一些了。

雖然之前葉夕瑤在浮冰河時,表現讓人驚訝。但眼下剛剛看過那些狼蠻人的慘烈,即便葉夕瑤說了有辦法,也不能讓陸廉等人百分百信服。

重生日常 只是,面對靈力淬體的巨大誘惑……所以一時間,陸廉等人就有些猶豫不決了。

可就在這時,只見葉夕瑤忽而眸光一轉,看向站在人群后的何鳳兒說道:

「但何鳳兒不能去!」

其實何鳳兒之前雖然有些心動,但她清楚經過之前柳橫仁的事情,大家現在都不待見她。而且葉夕瑤那女人實在手夠狠,所以就算自己厚臉皮跟上去,也未必能討到好處。

只是自己不想,和對方不讓,完全是兩個概念。並且,眼下葉夕瑤竟然當著眾人的面,這麼直白的說出來,簡直就是讓自己難堪!

所以一聽這話,何鳳兒頓時就火了。

「葉夕瑤,你什麼意思?為什麼大家都可以,我就不行?」

「因為沒人會在自己的身邊,放一隻毒蠍子!」葉夕瑤一臉平靜的答道。

「你……」何鳳兒氣的渾身發抖,只覺得整張臉都被葉夕瑤打的火辣辣的疼。隨即轉頭向尋求眾人的幫助,卻發現周圍人竟然沒有一個人想站出來幫她。

何鳳兒這回算是徹底把葉夕瑤恨上了。

可葉夕瑤卻沒再看她一眼,與此同時,陸廉也做出了最後的決定。

「古語有云,富貴險中求,陸某相信葉小姐的實力,也相信葉小姐不會無的放矢,願同往!」

陸廉表態了。之後王北川也在胞弟王北嵐的不斷暗示下,站了過來。可除此之外,剩下的幾個世家子弟,卻選擇了退縮。

這樣的結果並不奇怪。葉夕瑤連一句廢話都沒說,便直接將想要過關的眾人叫了過來,然後直接說道:

「我仔細觀察過了,眼前這些方格子是按照九宮格的順利排列的。火焰降落的順序也是如此。只是間隔時間非常短,所以大家一定要聽我口令,否則一旦出事,概不負責!」

葉家人聞言點頭,陸廉等人更是心驚不已。

要知道,這才多一會兒的功夫,葉夕瑤竟能發現這些方格子的順序,這簡直讓人匪夷所思。那麼也就是說,他們難不成真有衝過古瑪神廟第四層的希望?!

想到這裡,陸廉和王北川等人心中大喜。而原本選擇退縮的那些世家子弟,也頓時動搖起來,可沒等他們及時出聲,便只見葉夕瑤一行已然在一聲令下后,齊齊躍向離入口最近的一個方格子之中…… 結果一如葉夕瑤所料。

飛火流炎確實是根據九宮格排列,所以之後雖然有幾次險象環生,但最終眾人還是在葉夕瑤的指揮下,順利躍了過去。

以至於到最後,當眾人紛紛踏上出口的石門前的瞬間,都不禁愣住了。

就這樣……就這樣過來了?!

他們真的通過了傳說中,從來沒人通過的古瑪神廟第四層?!

並且無一人傷亡!

「我,我們過來?」

金胖子驚訝的瞪大眼睛,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神彩。旁邊的孟大少也有些出神,便是陸廉都不禁眨了眨眼睛,片刻后忽然朗然一笑。

「是,我們過來了!我們通過了古瑪神廟第四層!」

陸廉的話,瞬間讓眾人回過神來,隨後出口石門處立刻傳出一片高興的歡呼和牛大等幾個蠻人興奮的大吼聲!

而就在這時,只聽對面入口處的何鳳兒,忽然開口說道:

「原來如此,看來這古瑪神廟第四層,也沒想象中那麼困難,竟這麼快就通過了……看來葉家姐姐果然聰慧過人,既然這樣,葉家姐姐倒不如將張大哥幾人也帶過去如何?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時間~!」

何鳳兒說的雲淡風輕,話落,還別有深意的瞥了對岸的葉夕瑤一眼。

對岸原本興奮的眾人立刻安靜了下來,甚至連何鳳兒旁邊的張梁等人也紛紛轉頭看向何鳳兒。

當初張梁等人是自己退縮,沒有選擇跟葉夕瑤一起過去的。如今人家通過了,張梁等人後悔肯定是有的,可何鳳兒這話什麼意思?

讓人家葉家小姐再回來帶他們過去?還說的什麼花不了多少時間……就算當真如此,這得多大臉能幹出這事?

張梁等人雖然不比陸廉和王北川,可也是凌雲大陸一頂一的世家公子!家族的臉面擺在那裡,便是再如何,也不能幹出這等讓人詬病的事,連累整個家族都跟著丟臉!

所以都沒等這邊葉家人說話,張梁等人的臉色就變了。

「何姑娘慎言!你何家如何我等不知,但我張家絕不會做出這等齷蹉讓人詬病之事。」

接著張梁還覺得不解恨,當下轉身對著對面的葉夕瑤等人一拱手,直言道:

「葉家小姐大才,張某自愧弗如。剛剛何姑娘之言,切莫在意。望之後葉家小姐和陸兄等一眾友人能一路順暢,我等自是與有榮焉。」

說罷,張梁看都不看旁邊已然面色鐵青的何鳳兒一眼,隨即便和其他幾人轉身回到後面的石廳,靜等古瑪神廟關閉。

何鳳兒偷J不成蝕把米,這回算是徹底黑的不能再黑。估計待回到凌雲大陸后,整個何家都將在一眾世家之中,名聲一落千丈!

見她如此,葉夕瑤不禁冷笑一聲,隨後一句話沒說,直接打開出口石門,眾人隨即走了出去……可剛當眾人剛踏入石廳,一道狠厲的利爪瞬間夾雜著駭然的殺機撲面而來。

「快閃開!」

葉夕瑤瞬間臉色一變。聞言,眾人立刻紛紛躲閃,但還是稍顯晚了一步,隨即兩聲慘叫隨之傳了出來…… 「啊——」

「啊——」

兩聲慘叫過後,眾人這才回過神來。原來攻擊他們的不是別人,正是先行一步進入第四層石廳的狼圖。

而眼下被狼圖擊中的,正是一路護送葉夕瑤到此的兩個蠻人,羊石和犬牙。

好在蠻人的身體強壯,又有血氣加持,倒也不至於喪命。但足有近十寸,深可見骨的傷口,依舊讓羊石和犬牙血流如注!

牛大大怒,當即血氣上涌就要和狼圖拚命。可此時的狼圖卻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利爪上的血跡,然後呸的一聲,吐了出來!

「躲的倒是挺快……小丫頭,看來之前我就該殺了你,你果然是個禍害!」

身為古瑪神廟結界內最厲害的蠻人,人族在它眼中就是食物,獵物。所以一開始狼圖確實沒把葉夕瑤等人看在眼裡。

可最後沒想到,就是這些渺小的人族,最後竟然也闖過了神廟第四層,甚至連牛大這樣的廢物蠻人也都被帶過來了,這不得不讓狼圖警惕起來。

所以先行一步的狼圖決定先下手為強,沒想到這個臉戴面紗的小丫頭反應竟然這麼快,自己偷襲不成,反倒失了先機。

而對於葉夕瑤來說,她也一直沒打算放過狼圖。只是始終沒找到機會。而眼下狼圖自己送上門來,葉夕瑤自然不會錯過。

所以待親手飛快的將羊石和犬牙的傷口包紮好后,葉夕瑤當下轉身對狼圖說道:

「之前看你那麼識相,我還以為你忽然變老實了,沒想到狗改不了****……既然這樣,就別怪我心黑手狠了!」

聲落,葉夕瑤直接拿出噬靈貝,狼圖頓時一驚,反S性的想要跑,但就在它轉身的剎那,一道巨大的黑影便已然從後面籠罩了過來……

噬靈貝如今是葉夕瑤的必殺技,紫階以下通殺。狼圖身為蠻人,血氣渾厚,實力相當於人族藍階靈者,自然也不例外。

可惜小傢伙如今還太小,只相當於人族的幼兒時期,不能連續吞噬。而眼下吞了實力相當於藍階的狼圖,估計之後好幾天,小傢伙將會一直處於休眠狀態,藉以消化能量。

隨即葉夕瑤摸摸小傢伙的殼,然後重新將它放回懷裡。接著銀色水光落下,而這時,眾人卻驚訝的發現,原本一直淡霧似的銀色水光,竟然比之從前濃厚了幾分,連淬體的時間,都延長了近一倍不止。

眾人隨即大喜,趕忙催動靈力盡量吸收。待淬體結束,陸廉和王北川等人進都隱隱有些靈階即將突破之感。

喜悅讓眾人頓時忘了剛剛狼圖偷襲帶來的不快。這時第五層石門緩緩開啟,接著一片綠色的煙霧隨之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是……毒瘴?」王北嵐皺眉自語。

陸廉微微點頭,道:「應該是!」

聲落,陸廉轉頭看向葉夕瑤。這是只見葉夕瑤兀自從闇盒中拿出一截鰲足,扔到了綠色煙霧裡,頃刻間隨著一陣細細的嘶嘶聲,那堅硬如鐵的鰲足,竟以R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腐蝕,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時候,越是複雜的險境,只要掌握技巧反倒容易;相反,越是簡單的屏障,有時候卻越是難纏。

就像眼前這些詭異的讓人頭皮發麻的綠色毒瘴。

更關鍵的是,眼下在場的眾人,沒有一個是煉丹師,煉藥師,要想闖過眼前的毒瘴,簡直是痴心妄想。

陸廉等人暗自嘆氣,倒是葉家人和金胖子等人在最初的震驚后,不禁轉頭看向葉夕瑤。

而此時的葉夕瑤卻只沉默了片刻,便直接將懷中攜帶的一顆橢圓形的熒光寶石拿了出來。然後催動靈力,頃刻間便只見那不斷熒光流動的寶石,猛的綻放出一片耀眼的光華,周圍的毒瘴瞬間紛紛退散,不多時便將眼前的一片綠色煙霧中,打開一道口子。

見此情形,知曉內情的葉家人倒是不覺如何,可陸廉等人卻頓時嚇了跳,隨即不禁多看了葉夕瑤手中的熒光寶石几眼……半晌后,陸廉首先驚叫出聲。

「雲……雲鼎印?!」

不能不怪陸廉驚訝,實在是這雲鼎印名頭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