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妖染鳳眸中劃過森冷,本來還想陪她好好玩玩的。

但看來,有的人就是這麼不識趣。

說她就算了,還敢說她肚子里的寶寶?

笑話,就算是創世神,敢動她寶寶一根汗毛,她也會拼盡全力弄死他!

她掃了一眼坐在主位上觀摩一切的溫如玉,對著瀲芷瑤嘲諷的來了句:「你家主上好像看都沒看你一眼呢。」

瀲芷瑤跟著望去,果然,溫如玉沉著眼,一直都盯著夜霸天的身影。

根本沒有心思來管她,又或者,自從這場婚宴失敗后,她在他眼中,就已經是一顆廢子了。

她心裡其實很清楚,要是自己真的出事,創世神根本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瀲芷瑤眼神閃爍了兩下,有些慌亂,看著夜妖染朝自己一步步走來。

「你想做什麼?」

「放心,」夜妖染走過來,直接用力捏起她的下巴,之後又帶著那樣嫌棄的眼神上下掃了她一眼,「不會是做你就對了,我說過,像你這樣的,扒光都懶得看一眼了。」

做字被她咬得重了幾分,聽起來意味深長。

瀲芷瑤想反抗,發現身子動彈不得了。

恐慌敵不過心裡的怒意,她抖動著唇,看著夜妖染得意的嘴臉,不半天不知道罵什麼。

憋了半天也才憋出一句:「你真不要臉!這種話都敢說!」

夜妖染看著她這副模樣,心中嘖嘖嘆息。

不愧是瀲月族高高在上的聖女啊,維持形象也是累。

連罵人都不知道怎麼罵了,來來去去也就那麼幾句。

她真慶幸自己不是主要來找她撕逼的,不然就這段位,還不夠她兩個手指頭。

夜妖染突然湊近她耳邊,壓低聲音說了一句:「我不止敢說,我還敢做呢,聖女大人有沒有興趣試一試?」

說著,她手中還真從納戒里取出一根新鮮的黃瓜來。

握在手裡細細研究著,朝瀲芷瑤說道:「來來來,不用擔心我沒那玩意兒滿足不了你,黃瓜即是王道,怎麼樣,夠cu夠長吧?」

說完飽含深意的目光瞥了一眼她某個地方。

不大確定道:「也不知道滿不滿足得了你,要是聖女大人嫌不夠的話,還可以再來一根的。」 一句比一句大尺度的話,讓瀲芷瑤整張臉漲得通紅。

又驚又懼又恨的看著她,心裡一時怕到了極點,目光不停掃了眼四周的賓客。

她難道……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用黃瓜對她那個???

想到這裡,瀲芷瑤差點沒崩潰了!

她今年三萬歲有餘,早已不是未盡人事的小女孩,對這種事情早已有了認知。

但要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在這裡被一個女人用黃瓜……女幹了!

光想想那畫面,她都恨不得咬舌自盡。

寧可去死也不要遭受這種奇恥大辱!

但是,夜妖染的修為早已在她之上,根本不是她能夠反抗得了的!

越想,瀲芷瑤心中恐懼越放大。

整個人臉色都不好了,唇瓣因害怕而不斷顫抖著。

她……她真的從來沒有想到,重千蓮是如此大膽的人。

總裁圈愛:青梅是我的 兩萬年不見,她豈止是修為高了一個檔次那麼簡單的啊。

這種話,這種事,居然能夠面不改色,甚至滿面笑容的說出來!

看著夜妖染手裡明晃晃的那條黃瓜,瀲芷瑤心中是前所未有的慌亂。

在她朝自己走來的時候,她也想過無數種會被折磨的方法!

就連毀容,她都做好了心理準備。

這次實在逃不掉的話,大不了等回去后再找點靈丹妙藥補救回來就好了!

在她印象中,重千蓮一直都是那個單純沒什麼心機的人,當初在魔宮,墨蒼穹當著所有人的面吻了她一下她都能害羞老半天。

她原想,即便是要折磨她,頂多毀容已經算是夠狠的了。

但是,她打死也沒想到,重千蓮居然是打算……當眾用黃瓜女幹了她!

光年彼端 看著她的一直不停瞄像黃瓜的眼神,夜妖染皺了皺眉,忽然眼神一亮,像是發現了新大陸那樣看著她:「聖女大人,你的目光好像很興奮的樣子?難道……不是第一次用黃瓜了?」

瀲芷瑤身子直接一僵,還沒來得及反駁。

夜妖染就揚起聲音道:「也是哦,這玩意兒不僅又粗又長,還夠硬,像您這種沒男人的,用這種再合適不過了,唉,別害羞,在場的都是六界的大人物,說出來也沒人笑話你的!」

她這話說得慢悠悠的,但一說完,四周的視線立馬刷刷刷地都望了過來。

原本聚精會神看著六界守護者和新人王大戰的眾賓客,注意力瞬間被轉移。

一時間全部人的目光都落到了瀲芷瑤以及夜妖染……手中的黃瓜上。

頓時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那目光都別提多意味深長了……

還有不少人隱晦地露出了興奮和期待的表情。

在座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會光明正大表現猥瑣什麼的。

全部都是用眼神隱晦的表達出自己的想法來。

這種振奮人心的時刻,壓根就沒人把視線往夜霸天身上挪。

戰鬥有什麼好看的!

哪裡有這種事情來得勁爆啊!

一時間,如狼似虎的眼神淹沒了瀲芷瑤。

察覺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瀲芷瑤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或者直接遁走。

但是,卻被夜妖染用法力定住,不管要做什麼都做不了!

連死都是一種奢侈!

她一張美麗的臉龐慘白如紙,整個人站在那裡搖搖欲墜。

從她的眼神可以看得出她的內心是處於崩潰的。

原本以為,今日大婚被夜妖染搶親,當著所有人的面把原本屬於她的新郎帶走,已經是她這輩子遇過最令她難堪的事情了!

當時哪裡想得到,在短短几刻鐘后,會發生這樣羞恥度爆表的事情!

要是她早知道,她就應該早早遁走!

不,乾脆是連婚禮都不要來參加了!

比起當眾被一個女人用黃瓜女干這種毀滅一生的恥辱,愛情算得上是什麼!

墨蒼穹又算得上是什麼!

這場婚禮,她不該來的。

原本的幸福,成了泡影。

現在,還淪落到,即將被一個女人……女干。

瀲芷瑤恐懼的目光看向夜妖染。

看到她絕艷妖媚的容顏,美得如同千古絕代的妖姬。

再看了看她的肚子。

深吸了一口氣。

應該……還不至於吧。

她肚子里還有孩子,胎教這種東西還是蠻重要的。

她不至於讓自己的孩子看到這種事情。

對,她只是說著嚇唬她的。

想著想著,瀲芷瑤深呼吸好幾次,稍稍平靜了下來。

臉色仍然帶著幾分白。

看向墨蒼穹,心想就算她要這麼做,墨蒼穹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畢竟她當初到底是救過墨蒼穹,在他身邊照顧了他那麼長時間。

即便不喜歡自己,但二人之間恩情友情還是有的。

他這個人她很了解,再無情,但該有的義氣還是有的。

瀲芷瑤心中想著,放鬆了些。

看了眼墨蒼穹。

卻見他居然興味盎然的看著夜妖染的背影,並且……眼神還帶了一抹笑意???

笑意??

瀲芷瑤被這個想法驚呆,不敢置信地眨眼,拚命想看清些。

可是不管看了多少次,墨蒼穹眼中的都是赤果果的笑意。

是一種,驚喜的笑意。

似乎是,覺得夜妖染突然展露出的新的一面,讓他覺得驚喜了……

從頭到尾,他壓根就沒看過自己一眼。

不管是夜妖染拿出黃瓜的時候,還是夜妖染出口便是大尺度話語的時候。

他的目光都緊緊盯著夜妖染。

眼裡是一層一層的驚喜。

重生之悠哉人生 這個發現,讓瀲芷瑤整顆心都涼透了。

一股寒意從腳趾頭寒到了頭頂。

她有一個非常強烈的預感——如果夜妖染真的對自己做什麼,墨蒼穹可能仍然會帶著這樣寵溺的眼神,袖手旁觀。

很快,夜妖染就證實了她的預感。

只見她唇角帶笑,面若桃花。

溫柔的抬起那隻沒有握著黃瓜的手,覆在她肩膀上。

在瀲芷瑤汗毛豎起的情況下,緩緩褪下了她肩膀上的衣服。

她整個人都繃緊了。

察覺到四面八方投來更為興奮的目光,瀲芷瑤牙齒打著顫:「你……你不能這麼做!」

夜妖染笑著用黃瓜的另一頭挑起她的下巴,語調輕鬆:「別害羞嘛,聖女大人,沒有什麼我不能幹的事兒你說是不?天道又沒有規定不能當眾用黃瓜jian了你!再說,就算規定了,我又不是六界之中的人。」 肩膀的衣服,逐漸脫落。

露出白嫩的肌膚,氣流劃過,她整個人冷得發抖。

四周的賓客已經忍不住興奮地睜大了眼。

瀲芷瑤顫著身軀,不死心道:「重千蓮,你肚子里還有孩子!你就不怕這種事情,對它未來有影響嗎!」

夜妖染動作果然頓住。

瀲芷瑤心裡鬆了口氣,果然,孩子就是她的軟肋。

下一刻,就聽夜妖染含笑的嗓音響起:「多謝聖女大人關心,」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過,我家寶貝就喜歡這麼重口的,多看幾次,以後出生了才好對付像您這種人啊。」

她睜大了眼,打死也沒想到她會說出一番這麼……驚世駭俗的話來。

她居然要教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怎樣用黃瓜jian一個女人??

瀲芷瑤哭都哭不出來了:「你……你變態!」

夜妖染就妖妖嬈嬈的笑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的我了。」

她的確不是第一天認識她。

但是,是第一天知道,她居然有這麼變態可怕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