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的是,興奮的九護法不知道,米諾斯的那番話,分明就是騙他們的。他們九個。不過是米諾斯培養出來暫時一用、隨時都可以捨棄的棋子罷了。真正的九護法,早就死了。也只有那些真正的九護法,才有可能與雷部眾神一較高低。

掃了眼身邊的九護法。米諾斯冷笑著在心頭說道:「一群愚蠢的、貪婪的人類,還真是好騙。哼,你們也不用腦子好生的想想,就憑你們這些低賤的華夏人,怎麼可能成得了那般偉大的存在?不過,你們越蠢越貪婪,對我來說就越是一件好事……」它又抬起了頭來,透過窗戶望向了天空。此刻,那團聲勢驚人的雷雲,已經是射向了下方的別墅小區。天空,再度恢復到了先前那種晴空萬里的景象。

「剛才那團雷雲,怕是某件老祖器現世引發的天地異象……看來這情況,對我是越來越不利了。必須得想點兒辦法,趕在這些討厭的華夏修鍊者發現我之前,讓那條通往封印的空間裂縫,打開的更大些才成!」

就在米諾斯苦思著應對之策的時候,九護法中一個戴著黑框眼鏡、身材高瘦的男子,突然是『咦』了一聲。

米諾斯回過頭來,沖著這人問道:「怎麼了,韓文思,難道是有人闖進了博物館不成?」

「回稟主人,的確是有四個人闖入了博物館。」被稱作韓文思的男子不敢怠慢,低頭看了眼捧在手中的那隻筆記本電腦,確定了情況之後,方才是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米諾斯還沒有說話,旁邊其餘八大護法就皺著眉頭驚呼了起來:「難道是那些人類修鍊者發現了我們的蹤跡?在此刻找上了門來?」

韓文思卻是搖了搖頭,指著筆記本電腦上顯示的監控畫面,說道:「闖入博物館的這四個人,看著不像是修鍊者,倒像是劫匪與人質。你們看,這兩個持刀男子的身份應該是劫匪,而另外兩個驚慌失措的女子,則應該是人質。剛剛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新聞,說是博物館附近發生了搶劫案。想來這兩個男子就是劫匪,在被追趕后,他們就挾持了這兩個女人,躲進了博物館來。」

韓文思在成為九護法一員之前,是一個電腦高手。所以,當他和米諾斯及其餘八大護法藏在了這博物館里后,就用自己以前掌握的技術,將自己手裡面的這台筆記本電腦,與博物館的安保系統聯接到了一起。不僅是控制住了博物館里的警報系統,同時也將監視系統全盤接收。

雖說這幾天一直在停電,但墜入了魔道、掌握了魔力的韓文思,卻是將魔力轉化為了電力,讓自己手裡的這隻筆記本電腦與博物館裡面的監視系統,得以在停電的情況下,依舊能夠運轉如常。

而且用這些科技手段就避免了自己運用神識來查看,雖然不懼那些華夏修鍊者,但是米諾斯不想打草驚蛇,它還準備一鼓作氣的打開封印!

而此刻,韓文思就是通過藏在博物館各個角落裡的監視器,發現了那四個闖入博物館里來的劫匪與人質。

米諾斯走到了韓文思的身邊,盯著筆記本電腦上顯示的監視畫面,駭人的血色雙瞳如火焰一般不停地閃爍著。它這是在通過監控畫面中四人的舉動。分辨著他們到底是修鍊者還是普通人。

數分鐘之後,米諾斯桀桀的怪笑了起來,尖聲說道:「好,好,好,這四個傢伙,還真的是普通人。他們來的,也還真是時候呢。我正愁沒有辦法讓那條通往封印的空間裂縫提前打開一些,他們四個就送上了門來……」

與此同時,另外八大護法也湊了上來。盯著筆記本電腦上的監視畫面看。

那女性護法的反應,和其他人又是不同。當她看清楚了監視畫面上顯示的人像時,不由的『咦』了一聲,皺眉說道:「怎麼是她?」

米諾斯轉身用血色雙瞳盯著她,語氣不善的質問道:「怎麼了,難道你還認識監控畫面中的這四個人不成?」

有了那個嚴姓男子的前車之鑒在,女性護法可不敢在這個時候隱瞞什麼,更不敢惹得米諾斯不滿,連忙是畢恭畢敬的回答道:「回稟主人。這四個人中,的確有一個是我認識的。」她伸手指著監控畫面上其中一個被挾持的女子,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個女人叫李倩,是我的高中同學。同時也是我的仇人之一。她還有一個身份……」

「什麼身份?」米諾斯的血色雙瞳一閃,沉聲問道。

女性護法回答道:「她是王明妻子李家的人。」

米諾斯不由的一愣,旋即連聲追問道:「你說什麼?她是王明的親戚?這個消息確切嗎?」

「非常確切。」女性護法信心滿滿的點頭答道:「在不久之前的同學會上,這個叫做李倩的女人。親口承認是李家的嫡系後輩,那自然就和王明有了關係。」

「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自動送上了門來……」米諾斯得意的大笑了起來。旋即沖女性護法一擺手,命令道:「既然你認識這個女人,那就由你去將他們給抓回來。」

「遵命。」女性護法單膝跪地,高聲應道。旋即站起身來,就要去將闖入博物館的四人給抓到這兒來。

「等等。」米諾斯在這個時候,卻又叫住了她。

女性護法止住腳步,轉過身來,恭恭敬敬的問道:「主人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嗎?」

米諾斯的血色雙瞳,直勾勾的盯著女性護法,沉聲說道:「我不管你和這個姓李的華夏丫頭,究竟是有什麼仇。但是,現在我要用她做誘餌。所以,你這一次去,只能夠抓她,不能夠傷她。你,明白了嗎?」

正如米諾斯所猜測的那樣,女性護法本來是打算將李倩給好生的虐待羞辱一番,然後再抓到這兒來。可是在聽到了米諾斯的這番告誡后,她就算再怎麼不甘心,卻也只能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唯有恭恭敬敬的應道:「明白!」

在告誡了女性護法之後,米諾斯又給了她一隻胡蘿蔔:「不過,等到此間的事情了結之後,我會將這個姓李的華夏女子,交由你來處置。」

「多謝主人成全。」女性護法大喜,連忙跪地叩謝,旋即轉身,化作了一道血光,朝著李倩四人目前所在的位置,飛馳而去。

就在女性護法趕去捉拿李倩等四個闖入博物館的人時,王明也抵達了前幾日查看博物館地形的那棟高樓頂處。

俯視著下方的博物館,不可說再也按捺不住心頭的疑惑,開口詢問道:「王先生,我們不用趕去博物館嗎?來這兒做什麼?」

王明回答道:「現在就算我們趕到了博物館,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總不能夠就這樣硬闖進去救人吧?要真那樣做的話,不僅會害了那四個誤入博物館的人,還會搭上許多修鍊者的性命,甚至還會讓米諾斯和九護法趁機逃脫。所以,我們現在需要做的,並不是急匆匆的趕往博物館乾瞪眼。而是在這裡,用至陽之物,遏制九陰地脈的陰氣,為突擊進入博物館救人、擊殺米諾斯做好準備。」

超智能戰爭獄心之塔 說話之間,王明的右手一揚,那枚赤紅色、鋼釘模樣的至陽之物,立刻就被他從養殖空間裡面召喚了出來,懸浮在了他的身側。

微眯著眼睛,俯視博物館的王明,頭也不回的說道:「不可說,你讓溫妤通知各個宗派的領隊人,讓他們在距離博物館五百米的地方集合。只等我這邊用至陽之物,將九陰地脈的陰氣給遏制住,他們立刻就去將博物館給團團包圍起來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讓米諾斯和九護法,從中逃脫。」

「是。」不可說應道,連忙從兜里掏出了一隻手機,撥打起了溫妤的電話來。(未完待續。。) 王明則是雙手掐出了一個法印,口中以極快的語速,念誦起了一段晦澀難懂的咒語來。

咒語聲中,懸浮在王明身側的那枚純陽之物,驟然變大變粗,化作了一條通體被火焰籠罩著的蛟龍,一搖頭一擺尾,沖著地面上的博物館呼嘯而去。

與此同時,在博物館里,化作了一道血光的女性護法,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李倩四人的身後。

這一刻,兩個神情緊張的劫匪,一邊通過窗戶張望著博物館外,一邊凶神惡煞的威脅著李倩和另外一個女子:

「你們兩個最好是老實點兒,要不然的話,我們這一刀下去,你們兩個美女可就只能做冤鬼了。」

「沒錯,我們兩個雖然只是為了求財,但如果被逼急了的話,還是會操刀殺人的你們兩個,如果不想死的話,最好是配合著我們,從那些該死的手中逃出去。」

「你們還是自首吧。」雖然是身處險境,但李倩的表現,卻是相當的冷靜,甚至還有勇氣和心思,對這兩個劫匪進行心理勸解攻勢:「你們現在的罪名,只不過是搶劫未遂罷了。如果肯投案自首的話,是能夠得到從輕處理的。可要是你們再這樣執迷不悟、一意孤行,將這件事情給鬧大了的話,那你們的罪名可就重了。到了那個時候,說不定就會被判個幾十年甚至是無期。如果再傷了人。判個死刑也是有可能的。想想你們的家人,如果你們踉蹌入獄了的話,他們又會是多麼的傷心呀……」

不得不說。李倩在這一刻說的話,雖然談不上有多高明,卻是擊中了兩個劫匪的要害,讓他們臉上的表情,不由自主的隨之一變。

相比起李倩,另外一個女人的表現,可就要差勁許多。因為脖子上被架了一把刀的緣故。她不敢用力掙扎,也不敢高聲叫嚷。只是一個勁兒的用帶著哭腔的嗓音,翻來覆去的說道:「我是劉小菲,我是明星,我是知名人物。你們不能夠傷害我……放了我們吧,求求你們放了我們。你們不是要錢嗎?只要放了我們,要多少我們都給啊……」

也不知道是李倩的話起到了作用,還是封印的許諾讓這兩個劫匪心動了,他們倆不由的相視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要不……聽她們的話,我們出去自首?」

然而,就在他們的話音剛剛落下之時,一個妖媚的聲音。就在他們的身後響了起來:「怎麼,剛剛才進來就想要出去?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情,你們四個。還是給我老老實實的待在這博物館裡面吧。」

「誰?誰在說話?」兩個劫匪大吃一驚,連忙轉身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手中握著的刀,也是不由自主的橫在了胸前,擺出了一副進可攻退可守的姿態。

當他們看見,說話的這個人,是一個妖艷性感的女人時。不由的愣住了:「剛才說話的人……是你?」

「沒錯,就是我。」這個突然出現的、妖艷性感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那位女性護法。此刻的她,正用著一種戲謔的目光看著四人,就像是那看著耗子的老貓一般。

不等這兩個劫匪再度說話,女性護法的右手一招,那兩把刀立刻就落進了她的手中。緊接著,一團暗紅色的火焰,出現在了她的手心裡,瞬間就將那兩把刀給燒成了一灘通紅的鐵水。

這離奇的一幕,將兩個劫匪和李倩、劉小菲四人都給嚇了一大跳。

因為太過驚恐,兩個劫匪的牙齒『咯咯』作響,不約而同的連退了好幾步,用顫抖著的聲音說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李倩和劉小菲雖然沒有說話,但卻是緊緊地抱在了一起,臉上儘是驚恐與畏懼。

女性護法一陣嬌笑,笑的是花枝招展:「鬼?呵呵……那種骯髒低下的東西,怎麼能夠和我相比?我,乃是米諾斯座下九護法之一的*護法。」

「*護法?」兩個劫匪相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爆發出了一聲吼:「跑啊!」旋即轉身,朝著博物館大門的方向狂奔而去。

「就憑你們兩個,也想要在我的面前逃跑?呵呵,真是痴心妄想吶。」欲護法的笑聲陡然轉冷,她右手向著兩個劫匪一揮,一道血色光芒立刻就從她的手中釋放了出去,化作了兩條散發著刺鼻血腥味的紅繩,將這兩個劫匪給五花大綁了起來,並被拖回到了欲護法的身前。

兩個劫匪這會兒已經是被嚇的臉色蒼白,要不是害怕自己昏迷過去后,會被這個看似性感妖艷,實則恐怖可怕的女魔給一口吞吃,只怕他們早就已經昏迷了過去。

「饒命,饒命啊。」

「不要吃我們,我們的肉不好吃啊……」

兩個面色慘白、簌簌戰慄的劫匪,一個勁兒的向著欲護法哀求了起來。

這種掌握著別人性命的感覺,讓欲護法覺得周身一陣舒暢,不由是得意的笑了起來。不過,她並沒有理會這兩個劫匪,而是快步的走到了相擁在一起、簌簌戰慄的李倩和劉小菲身前。

瞧著欲護法越走越近,劉小菲害怕的都要哭了,一個勁兒的說道:「不要吃我們,我們太瘦沒有肉,不要吃我們啊……」

欲護法一直走到李倩的身前方才停下,用尖長、腥紅的指甲將她下巴給抬了起來,冷笑著說道:「怎麼,不認識我了么?我親愛的同學李倩。」她將『親愛的』這三個字,咬的特別重。而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她臉上的表情也是兇狠至極,沒有半點兒的親昵之色。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李倩和劉小菲都呆住了。

「李倩,你的同學裡面,怎麼還有妖魔啊?」劉小菲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在失神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后,總算是回過了點兒神來,忙說道:「李倩,你快求求她,看在你們同學一場的份上,放過我們吧……」

「你是……」李倩這會兒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身前這人的身上。根本就沒有聽到劉小菲在說些什麼。在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幾遍后,李倩方才用不太確定的語氣。猜測的說道:「你……你不會是張麗吧?」

欲護法哈哈一笑:「沒想到,你居然還能夠認出我來。」

這一刻,李倩心頭的震驚強過了恐懼:「你真的是張麗?你不是失蹤了嗎?又怎麼會在這裡?而且還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你剛才說……你是米諾斯手下九護法之一的*護法?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欲護法右手一揮,尖長的五指卡在了李倩的脖頸上。將她整個人都給提了起來:「說起來,我能夠變成這樣,還真是拜你所賜。」

李倩拚命地掙扎著,使勁的想要掰開欲護法卡在她脖頸上的手。可惜的是,欲護法的手,就像是一隻鐵鉗,無論她怎麼用力,都無法掰開。

千金歸來:帝少,寵上天! 就在李倩感覺自己無法呼吸,力量與意識漸漸離體而去。很快就要喪命於此的時候,欲護法卻又鬆開了卡著她脖子的手,讓她跌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

欲護法蹲下身,捏著李倩的臉頰,不無遺憾的說道:「可惜呀,我的主人事先告誡過我,不能夠傷害你。要不然的話,我一定會划花你的臉蛋兒。然後再讓這兩個男人,將你給*到死……」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沉悶的響動突然從地底傳來。緊接著,欲護法就感覺到,四周原本浩瀚澎湃的陰氣,竟是在這一刻急速的枯竭了。

「怎麼回事?」欲護法大驚失色,顧不上再羞辱李倩,連忙是將她和劉小菲,還有那兩個劫匪給扛了起來,朝著米諾斯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當欲護法回到了米諾斯身邊的時候,博物館裡面的陰與濃度,已經降到了最低值。

先前那個因為憂心女兒而暴露了魔力波動的嚴姓男子,這會兒正低頭跪在米諾斯的身前渾身上下簌簌戰慄個不休。

「都是因為你這個白痴,害的我們暴露了行蹤……」滿心怒火的米諾斯,抬腳揣在了嚴姓男子的臉上。

強大的力量,讓嚴姓男子的臉直接變形,整個人更走向後倒飛了出去。

這還是米諾斯手下留悄,要不然的話,嚴姓男子就得血濺當場了。

憤怒的米諾斯猶自覺得不解氣,又追上前去狠狠地踩了嚴姓男子幾腳方才罷休,咬牙切齒的嘶吼道:「先前我還以為,已經成功的騙過了這些該死的華夏修鍊者。卻沒有想到被騙的是我們!這些該死的、狡猾的華夏修鍊者竟是將計就計的讓我們誤以為已經騙過了他們,從而放鬆了警惕。實際上,他們早就已經確定我們藏在這座博物館裡面。並在我們放鬆警惕的這三天時間裡,加緊製造出了一個能夠遏制住九陰地脈陰氣的器物來……可惡啊!可恨啊!只差這麼一點點,我就能夠讓那條通往封印之地的空間裂縫,打開的更大一些了……」

看著嚴姓男子滿臉是血、狼狽不堪的模樣,欲護法非但沒有同情,反而還幸災樂禍的暗罵了一句:「蠢貨!」旋即將扛在肩膀上的四個人扔到了地上,單膝跪到了米諾斯的身前,說道:「主人,我已經將李倩四人給抓了過來………」

欲護法的話還沒有說完,米諾斯抬手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抽在了她的臉上,怒斥道:「我讓你去抓四個普通人居然也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廢物!當真是廢物!你要是能夠早點兒將他們四個抓過來,我們又怎麼可能落到現在這種被動的局面呢……」

本來還存著一絲邀功心思的欲護法,被這一記耳光給抽的頭暈目眩。雖然在心裏面,她咬牙切齒的腹誹著:「我們會淪落到現在這個被動的局面難道你就一點兒關係也沒有嗎?當初要是你肯聽我們的。趕緊轉移到它處的話,又怎麼會有現在這些事情出現?」但卻不敢將這些心思表露出來,只能是強忍著臉頰上的疼痛以及心中的憤怒。不停地沖著米諾斯磕頭求饒。

憤怒的米諾斯,真的很想要將辦事不利的嚴姓男子和欲護法給幹掉,但是轉念一想。這會兒大敵當前,還得靠著嚴姓男子、欲護法等九人出力。才能夠助它渡過此次難關。要是在這個時候,將嚴姓男子和欲護法給幹掉雖然能夠暫時發泄一下心頭的憋屈怒火,但對當前的大局,卻是只有壞處沒有好處的。

所以。米諾斯只能是強忍下心頭的凌厲殺機,沖嚴姓男子和欲護法說道:「好了。別跪了,都給我滾起來吧!我給你們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只要你們能夠在待會的戰鬥中立下功勞,我不僅可以饒你們不死。還能夠用秘術讓你們的實力在短時間內飆升!」

說到這裡,它用血色雙瞳掃了身邊其餘七大護法一眼,厲聲激勵道:「你們七個也是一樣,只要能夠在稍後的戰鬥中立下功勞,我就會用秘術,讓你們的實力在短時間內提升三倍以上!」

「多謝主人!」米諾斯的這番話,讓九護法臉上齊齊閃過了一抹興奮的喜色。

九護法之所以會在米諾斯的引誘下墜入魔道,自然是有著各自不同符原因。但是在墜入魔道成為了魔后他們也就體會到了那種超乎常人的強大力量。

正是這種力量,讓他們在魔道的路上越陷越深。難以掙脫……

「主人,我們可是要突圍而出?」其中一個自告奮勇的說道:「就讓我出去偵察一下,哪裡的防線較為薄弱吧!」米諾斯搖頭說道:「突圍?不。不,不,我們可不突圍……」

「不突圍……」不僅是他,其餘的八大護法也是齊齊一愣。

米諾斯桀桀的怪笑了起來,胸有成竹的說道:「沒錯我們不突圍。我們就在這博物館裡面,將計就計的設下陷阱。等著這些華夏修鍊看來鑽……」它的聲音在這一刻陡然轉冷,殺氣凜然的說道:「我要讓他們。來一個死一個,來一雙死一雙,來一群的話……那就死一群!到最後,我要踩著他們的屍體,昂首挺胸的走出這座博物館……」

見米諾斯信心十足,九護法心中的忐忑和緊張也就消減了幾分。然而,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米諾斯的心目中,他們九個就是用來犧牲的棋子。最後能夠走出這座博物館的,可不包含他們在內。

米諾斯大步的走到了李倩身前,縷縷黑霧從它的身上翻騰而出,化作了一隻粗壯有力的黑臂,將蜷縮在地上、和封印緊緊相擁在一起的李倩給提擰了起來,並用它那雙駭人的血色雙瞳,在李倩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遍。

「你也算是王明的後輩吧?」米諾斯張嘴質問道,一股濃烈的腥臭氣味從它的嘴巴裡面散發了出來,熏得李倩幾欲昏迷作嘔。

李倩強忍著內心的恐懼,用顫抖著的聲音質問道:「你……你是什麼人?你想要對我做什麼?你想要對老祖做什麼?」雖然李小婉沒有給王明誕下血脈,但不可否認與李家有這層關係,自然也同王家人一樣稱為老祖。

「我是什麼人?桀桀………」彷彿是聽到了一個有趣的笑話,米諾斯笑了起來。只是它的笑聲在李倩和劉小菲聽來,是那麼的詭異難聽和嚇人。

「愚蠢的華夏人呀,你覺得我哪裡像是一個人?我,乃是上古神庭中的霸主之一米諾斯,是最無上的存在!你可不要將我當成是低賤渺小的人類!」

「上古神庭?米諾斯?」劉小菲一聽到這話,再看到米諾斯那詭異可怖的模樣,頓時就尖叫了一聲,歪頭昏死了過去。李倩雖然也被嚇的夠嗆卻猶自在咬牙堅持著。因為她害怕,自己一旦昏死過去,就永遠也醒不過來了。

米諾斯饒有興趣的看著李倩,桀桀的笑道:「沒想到,你這個華夏人的膽子倒是挺大到嘛。在聽到了我米諾斯的名字,見到了我米諾斯的真身後,居然沒有被嚇昏過去。這份心志,比這九個白痴要厲害多了。或許,當初我應該選擇你,成為九護法之一。」李倩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休想!我是絕對不會成為什麼妖、什麼魔的……」

「成妖成魔,可由不得你來做主。」米諾斯狂笑了起來,說道:「不過現在,我沒有興趣讓你成妖成魔,只想讓你成為誘餌,一個能夠讓王明喪命的誘餌………」

李倩的俏臉兒一片蒼白,厲聲質問道:「你……你想要做什麼……」身為李家嫡系後裔自然知道一些那位幾乎沒有露面過的老祖身份,也明白王明的重要性,此時確實真的慌了,她不想成為家族的罪人。

米諾斯收回了提擰著李倩的黑霧,讓她跌落到了地上,這才桀桀的冷笑著說道:「我想要做什麼待會兒你就知道了,用不著這樣著急……」(未完待續) 米諾斯收回了提擰著李倩的黑霧,讓她跌落到了地上,這才桀桀的冷笑著說道:「我想要做什麼待會兒你就知道了,用不著這樣著急……」它不再理會面色蒼白、簌簌戰慄的李倩,轉身對九護法吩咐道:「將其他的三個人,都給我拖下去殺掉!我要施展秘法,用他們的鮮血與靈魂,催發這座博物館里剩餘的陰氣。讓這座博物館,變成一個有來無回的幽冥鬼蜮……」

「遵命!」九護法中立刻走出了三人,將昏迷的封印,以及不停討饒卻沒人理會的兩個劫匪給提擰了起來,就待拖下去殺死。

李倩的身上,也不知道是從哪兒湧出了一股勇氣與力量,讓她得以從地上爬了起來,攔住了提擰著封印的其中的一魔,一邊揮舞著雙拳轟向對方,一邊哭喊道:「不要殺我表姐,不要殺我表姐……」李倩的拳頭,對九護法之一來說跟撓痒痒沒什麼區別。他冷哼了一聲,一道無形的力量從他身上噴涌而出,直接就將李倩給撞飛了出去。

就在他準備繼續拖著封印下去時候,一旁的米諾斯卻突然開口說道:「等等……」

「是……」他恭聲應道就這麼站在原地不敢多動。

米諾斯則是走到了李倩的身前,用黑霧化作的手臂捏起了她的下巴,問道:「這個女人是你的表姐?王明認識她嗎?」李倩怒視著它,不肯答話。

「不肯回答我的問題是嗎?好……」米諾斯桀桀的冷笑了兩聲,回頭沖九護法說道:「將這個女人給我拖下去,開膛破肚、挖心掏肝……」

見對方真的拖著劉小菲要去照米諾斯的吩咐殺掉,李倩頓時急了,也顧不上其它,忙說道:「她是我的表姐,老祖也認識她……」

在確定了李倩並沒有說謊后。米諾斯讓九護法將劉小菲又給拖了回來,看著這兩個女人,它桀桀的怪笑了起來:「有了這兩個誘餌,我定能夠將王明除掉!只要能夠除掉他,我就等於是立下了一樁天大的功勞!屆時,就算這裡的空間裂縫開啟失敗,我也不會受到神主的責罰。說不定還能夠獲得獎賞呢………」

米諾斯身上的黑霧猛然一盛,兩團閃爍著詭異藍光的妖靈,就出現在了它的身前。

不等李倩反應過來這是怎麼一回事,那兩團妖靈就沖著她和劉小菲射了進來。一片炫目的藍光之後。她和封印就失去了意識……

在用至陽之物遏制住了九陰地脈的陰氣后,王明與不可說及火龍真人等人在第一時間衝下了那棟高樓,趕往了各大宗派弟子聚集的地方。

因為剛剛至陽之物化作火龍飛射向博物館的驚人一幕,被這附近的很多人都給瞧在了眼裡。所以這會兒,在博物館附近的幾條街道中,都站滿了從周邊房屋中跑出來看熱鬧的人。使這附近的交通,處在了一種癱瘓的局面。

在這些跑出來看熱鬧的人臉上,寫滿了震驚二字。他們所討論著的,也都是剛剛發生的那一幕。

一個白領女士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遙望著博物館的方向,六分震驚、兩份興奮與兩份害怕的沖著身邊的同事問道:「剛剛那究竟是怎麼回事?是隕石墜地嗎?」

還沒等她的同事答話,一個身著制服的保安就插嘴說道:「怎麼可能是隕石?我剛才看的可是非常清楚,那從天而降的。分明就是一條威武猙獰的火龍嘛!」

一個西裝筆挺的中年人,用不屑的目光掃了這個保安一眼,冷哼棄說道:「胡說八道,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龍?那不過是古代人虛構出來的生物罷了。依我看呀。你剛才多半是眼花看差了……」

保安不樂意了,梗著脖子說道:「我眼花?怎麼可能!要我說,分明是你眼花才對!你若是不信我說的。就跟我一起去博物館,看看那從天而降的,究竟是隕石還是火龍!哼,這個世界上,本來就藏著許多未知的生物。比如那水怪,比如那雪人……說不定這龍也是存在的,只是我們人類難以發現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