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媽媽!我覺得我的肚子還能再裝一點!」安娜眼巴巴地看著媽媽手上的盤子,濃郁的香味實在是太誘人了!

「哈哈!」

篝火邊坐滿了人,此時都被小安娜的言語逗樂。

羅曼和拉麗莎也忍不住笑了起來,看著女兒依然瘦小的樣子,拉麗莎不由心軟妥協。

「好吧!再給你吃一點!寶貝!不是媽媽不給你吃!再吃下去你就該肚子疼了!你想肚子疼嗎?嗯?」

「嗯!媽媽!」安娜乖巧點頭。

拉麗莎看到女兒點頭,便小心地往女兒的餐盤裡倒了一小半魚湯。

「謝謝媽媽!」安娜舀起一勺放進嘴裡,鮮美的味道讓她不由閉起眼睛。

拉麗莎看著女兒的樣子,不由眼睛一紅,連忙低下頭來。

「拉麗莎!日子會好起來的!」羅曼看著妻子難受的樣子,伸手輕輕摩挲著她的肩膀。

葉甫根尼出神地看著旁邊羅曼一家,眼中透著羨慕,如果不出現魔災,自己也會想羅曼一樣找到一個妻子,然後生一個,不,生幾個孩子吧!

「羅曼!你覺得我們還要訓練到什麼時候?我覺得自己恢復的差不多了!」葉甫根尼並沒有稱呼羅曼為長官,他覺得既然現在進入了新的團體,大家都處在一條起跑線上。

「我也不知道!等著吧!」羅曼伸手抹去沾在女兒鼻子上的湯汁。

「你聽到教官怎麼稱呼『那位先生』的嗎?我感覺他很強!你知道嗎?我看到他的時候感覺自己像是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黑洞!」葉甫根尼身子往羅曼那邊靠了靠,輕聲說道,聲調似乎帶著顫抖。

「黑洞!太誇張了吧!」羅曼聽到葉甫根尼對那位先生的形容,心裡好笑,黑洞是什麼鬼形容?不過下午自己看到那位先生的時候,心裡確實感到了一股莫名而怪異的感覺,似乎自己身體里的某種東西就要被吸扯而去般!真是可怕!「是的!我聽到教官稱呼他為『將軍』!看教官和其他騎士的樣子似乎非常尊敬他。」

「將軍?不管怎樣!只要是強者!我願意跟著他!是吧!」葉甫根尼臉色透著堅定。

突然,耳邊響起一陣電流聲,羅曼抬頭向廣場邊看去,聲音正是從裝在那邊的喇叭里傳出來的。

「所有預備隊員請注意!十分鐘后將開始訓練,其他無關人等請立刻回到屋內,禁止逗留在外!」

一連三遍廣播,所有的人心中莫名緊張起來,頓時都加快了自己的吃飯速度。

「拉麗莎!你帶著孩子回去吧!小心點!」羅曼朝妻子道,看著妻子隱隱擔憂的眼神,連忙安慰道,「沒事!只是訓練!」

十分鐘后,火光照耀下,廣場上一片肅穆,除了上千預備隊員,其他人已然返回自己的屋子。

預備隊員們按照自己的隊伍排列整齊,此時看著隊伍前方一排騎在猙獰魔獸身上的身影,心中忐忑起來。

項宇看著整齊排列的隊伍,臉色淡然地示意維克多開始挑選合適的隊員。

維克多行禮,便往最邊上的隊伍走去。

經過十幾天的訓練,大部分人的狀態都已記在他的心裡,只要對照著心裡很容易便挑選出合適的隊員。

「你!舉起右手!還有你!你!」維克多快速地挑選著。

被選中的隊員一臉茫然地舉起自己的右手,心中緊張一片,而沒選中的隊員們也是緊張起來,不明白教官的意圖。

「你!你!……」

隨著被選中的隊員一個一個舉起手來,羅曼隱約間看出了一點端倪,似乎被選中的人都比其他隊員更強壯一點!

自己被選中了!

羅曼連忙舉起自己的右手,心中竟隱隱帶著一股被重視的開心。

十五分鐘后,維克多便從隊伍里走了出來,來到隊伍前面。

「所有人注意!沒有舉手的隊員請立刻回到自己的宿舍!明天繼續參加訓練!」

隨著維克多的命令,沒有被選中的隊員們一臉不解地往隊伍外走去,雖然有些人很想留下來看看,但想到違反命令的後果,只能心中好奇萬分地走開。

大部分人員的離開,讓整齊的隊伍頓時如篩子篩過般留下了稀稀疏疏的陣型,陣型里有男有女,有軍人有平民,其中女性隊員大約是男性隊員的六分之一。

維克多看著隊員們已經走遠,便朝留下的隊員們命令道。

「整隊!朝我靠攏!」

「把手放下來!」

「你們是幸運的!希望你們不要辜負這份好運!」

隊員們心中雖然不解,但看著教官嚴肅的臉色,只是努力站直。

「將軍!挑選完畢!」維克多來的項宇面前復命。

「你來安排!」項宇看著挑選出來的隊員們道。

「是!將軍!」

維克多跨上魔騎,朝隊員們道:「跟著我!」

隊員們便以三人一排的隊形跟在教官後面朝廣場邊走去,隊尾則跟著維克多小隊的其他四名騎士。

半響后,原來空蕩蕩一坐六層高的樓房裡,已然塞滿了被挑選出來的三百預備隊員。

隊員們按照教官的命令閉上眼睛躺在了地板上,雖然心中忐忑不安,但似乎覺得教官要害他們的話並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

「葉蓮娜!你負責警戒!」說完項宇便朝樓房裡走去。

「是!將軍!」

葉蓮娜便帶領隊員們把大樓團團圍了起來。

項宇看著地板上的隊員,意識催動黑晶,很快項宇的每根手指便冒出了一個淡金色光球,接著光球在項宇的指揮下向著隊員的額間落去,很快十名隊員便悄然遁入意識深處。

隨著光球陸續飛出,快兩百個隊員被置入契約,而黑晶的能量也快速往下降去,很快便到達十格的位置,項宇心頭閃過一陣悸動,項宇連忙掏出空間里的一塊拳頭大的魔力晶礦,催動黑晶開始吸引起來,魔力晶礦很快便化作飛灰,黑晶的能量頓時恢復了五分之一格。

項宇鬆了口氣,情況比自己預想的要好,空間里的魔力水晶原礦大大小小上百塊,而剛才吸收掉的只是其中最小的一塊。

當項宇先後吸收掉三十幾口魔力晶礦時,所有的隊員們都已經置入契約。

項宇沉入識海,看著識海上空星星點點的光點,心頭只感覺越發沉重,自己的命運已然和這些素不相識的人緊緊地糾纏在一起。

嘆了口氣,項宇拿出魔力晶礦,開始恢復黑晶的能量。 「阿列克謝!我就說了不要讓孩子們去參加預備隊!要不是上帝保佑,今天孩子們就差點回不來了!」阿列克謝夫人眼睛通紅,瞪著眼睛看著自己的丈夫,眼神里滿是埋怨,想起今天下午聽到的消息,差點讓她癱倒在地。

「噢!上帝!上帝早就拋棄我們了!」阿列克謝突然發覺後背泛起一陣冰冷,看著妻子眼中滿溢的怨氣,連忙舉起手來告饒,「好吧!米薩!上帝保佑我們!」

「阿列克謝!你應該對上帝保持虔誠!」阿列克謝夫人警告著自己的丈夫,虔誠地在胸前划著十字。

「是,是,米薩!這是孩子們自己的選擇!我們無權干預!上帝也不能!」

「可這不是正確的選擇!難道我們眼睜睜看著他們送死嗎?不!我要請求boss讓孩子們退出!」

「你瘋了嗎?你想被趕出去?」阿列克謝攤著雙手,一臉無奈眼睛緊盯著自己的妻子,。

阿列克謝夫人想到被趕出去的可怕生活,身體不由顫抖,嘴裡吱吱嗚嗚卻說不出狠話來。

「嘿!我的英雄!幹得不錯!」

「哈哈!謝謝!大姐。」

聽到大姐的誇獎,彼得不由挺了挺胸,從小到大都被姐姐們護著,今天自己總算是在姐姐們面前大大露了個臉。

彼得發出一陣哈哈大笑,伸手和柳德米拉來了個擊掌。

「臉上沒事了吧!」柳德米拉溫柔地看著彼得左臉上一塊青紫色,眼神中帶著一絲笑意,比起下午看到的凄慘模樣,現在看上去好多了,自己的帥氣弟弟又回來了。

「好多了!大姐,是林交給我的方法,沒想到氣還能這樣用,不知道他是怎麼想到的,真是天才的想法!」彼得摸了摸自己的臉,眼中一片驚奇。

「彼得!下次小心點!你知道,這樣會讓媽媽很擔心的!」柳德米拉正色說道。

「嗨!大姐,小弟,看來你好多了!」

這時彼得的三姐埃維林娜走了過來,眼神中透著關心。

「三姐!我好多了!」彼得微笑道。

「哼哼!那就好!那麼,現在通知你,媽媽有請!她正在爸爸的房間等你,你應該知道位置的!」埃維林娜一臉正經的露齒一笑。

「噢!上帝!」彼得臉上的微笑頓時收了起來,嘴裡嘆了口氣,媽媽!看來耳朵又要受罪了。

看著彼得垂頭而去的樣子,兩姐妹不由噗嗤一笑。

「臭小子!就是要讓媽媽好好嘮叨一下,整個小隊為什麼就他受傷!肯定是大意!」柳德米拉擔心地說道,自己的小弟從小到大就跳脫。

「是啊!這小子!」埃維林娜深有同感。

「你二姐呢!」

「不知道!」

「你們呀。」

柳德米拉對於自己兩位妹妹的冷戰非常無奈。

「大姐!聽說她就要到二階了?」

埃維林娜裝作不經意的問道。

「是啊!塔吉揚娜還真是努力!你也不是嗎?看來我也要加把勁了!要是讓兩個妹妹遠遠地甩在後面那就丟臉了!」

「哼!想超過我?姐我要回去訓練了!」埃維林娜想起二姐看到她的名次在自己後面時的氣惱樣子,心裡就一陣痛快,哼!現在二姐肯定在偷偷訓練,想超過我,不行!

埃維林娜跟自己的大姐打了聲招呼便向自己的房間快步走去。

塔吉揚娜抬頭看向空中,眼神中一片氣惱,那個討厭妹妹的排名依然排列在自己的前面,想起妹妹每次看著自己,眼神中若有若無的嘲諷,她就渾身難受。

今天我一定要超過她!塔吉揚娜俏臉緊繃心中狠狠發誓。

吸了口氣,胸前完美的鼓脹不由向上挺起,塔吉揚娜轉身,一腳踏進光門。

光影斑駁的樹林里一陣白光閃過,頓時驚醒了無數邪惡存在,口咽欲滴地向著白光消失的地方悄然而去。

塔吉揚娜一睜開眼,便知道自己來到了「黑暗之森」。

平常訓練間隙,騎士們都會互相交流自己的訓練心得,並且分享自己經歷的訓練場景,而「黑暗之森」是大家公認的比較恐怖的訓練場地,比之其他訓練場地,淘汰率都高高在上。

幽暗寂靜的場地,突如其來的侵襲,讓人必須保持十二分的精神來應對,但即使這樣,很多人依然迅速地被淘汰,可以說很多人都害怕這個訓練場地。

塔吉揚娜暗道一聲晦氣!手裡快速動了起來,催動魔力,精神快速地形成魔法符文,手裡一道火光驟起,然後被塔吉揚娜往樹上射去,噗!樹木在魔法火焰的作用下迅速燃燒起來,頓時照亮了周圍一片。

手下不停,塔吉揚娜每隔一段距離就點燃一顆樹木,很快她的周圍方圓五十米內都亮堂起來。

看著黑暗被驅散,塔吉揚娜心頭的緊張不由一松,對於無知的黑暗,人類內心深處永遠充滿著害怕。

突然,一聲尖利的叫聲響了起來,塔吉揚娜心中驚慌,站在火圈中央緊張地看向四周,似乎在光影背後看不見的地方,暗伏著不知名的邪惡正盯著自己。

塔吉揚娜咬著牙緊張地打量四周,雙手向前伸去,身體內的魔力被她催動的快速涌動起來,只等魔物出來便給予雷霆打擊。

然而,隨著第一聲叫聲后,四周便沒了動靜。

該死!這些怪物還真是聰明!它們正在等待火焰的熄滅!塔吉揚娜不由暗罵一聲,出乎意料的情況讓她無奈,這個方法似乎並沒有什麼效果,除了讓自己多躲一些時間。

看來戰鬥並不能一味的討巧,實力才是最根本的!那就來吧!塔吉揚娜心中默默說道。

時間悄然而逝,最後一絲火光噗嗤著暗了下去,只剩星星點點的餘燼散發著最後的光明。

戰鬥瞬間爆發,突襲和反突襲,熾熱的火光帶著致命的氣息劃過空中,再最後的輝煌中照耀著塔吉揚娜已然堅定的身影。

光門前,一個女孩站著,臉上一片安定,似乎正在等待什麼的到來,半響后,女孩睜開緊閉的雙眼,眼中的疑惑瞬間被驚喜取代。

我竟然過關了!塔吉揚娜心中激動,回想著在「黑暗之森」里經歷的心裡變化,似乎自己又有了成長。

塔吉揚娜不由抬頭向空中看去,看著妹妹的排名,心裡一片平靜。 「塔吉揚娜!是你嗎?」柳德米拉驚訝地看著妹妹的背影,語氣遲疑,剛才第一眼看到的剎那還以為自己認錯了人!熟悉中參雜著陌生,真是怪異的感覺。

「啊!大姐!」塔吉揚娜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未語先笑。

「額!剛剛我還以為認錯了人!真是奇怪!」柳德米拉搖了搖頭,是自己的錯覺吧。

「大姐!當然是我。」塔吉揚娜語氣中透著一股莫名的飛揚。

在剎那間,柳德米拉似乎感覺塔吉揚娜整個人的氣質變得更加沉穩自信。

「大姐!彼得好點了嗎?」

「好多了!不過臉上的顏色看來還得一段時間才能消掉!」

這時埃維林娜站在柳德米拉後面,感受著二姐眼睛間不經意散發出來的自信,心中竟然一酸,口中帶刺的話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但在出口的瞬間,心中又後悔起來。

「唉!老是比某人排名高一點,真是於心不忍啊!」

「埃維林娜!死丫頭!你就不會好好說話嘛?」柳德米拉在埃維林娜出聲的瞬間便暗道不妙,果然,貓和狗在一起總閑不下來,頭痛地呵斥著埃維林娜,眼睛卻看向塔吉楊娜。

出乎意料,塔吉楊娜竟然沒有回嘴,柳德米拉心中驚訝,以前只要是其中一方開嘲另一方,迎來的都是一場激烈互嘲!看來塔吉楊娜今天似乎有點不太一樣。

「小妹!壓過我不算什麼!你看!我們的新同伴!」塔吉楊娜看著廣場邊淡聲說道。

「哼!新同伴有什麼好看的……咦!」埃維林娜撇了下嘴,轉頭向外面看去,瞬間便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只見廣場邊,一座座光門瞬啟瞬滅,每次開啟便出現了一個人影。

埃維林娜一開始還不屑,心中嘲笑二姐的見識,不就是又出現了幾個新同伴嘛,當前面幾道光門關閉后埃維林娜便待回頭的瞬間,出乎她意料的一幕發生了!光門竟然沒有如她預想中的那樣不再出現,反而像出了故障般繼續不停地閃爍,半響過去,廣場邊便站滿了新同伴,而在新同伴擋住視線的後面,光影還在繼續閃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