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迅速調轉馬頭,飛奔而去。

賽場中,上官雪、風最美等人左等右等,卻不見蓋元浩進來,眼看比賽時間快到,不由納悶之極。

這時,上官雪貼身丫環跑進來,焦急地說:「不好,蓋元浩突然調轉馬頭,飛奔離開。看他的方向,應該是出城。」

上官雪又驚又失望:「懦夫,這個時候逃跑,分明放棄比賽。」

風最美惱怒之極:「混蛋,這叫我怎麼為家族報仇?」

孫鷹生、錢洪剛、趙門青等人也是氣憤之極,恨不得衝出賽場,將蓋元浩揪回來,讓他參加大賽。

時間到,綠髮美人朗聲道:「諸位靈修聽清楚,『宗門選拔賽』,現在開始。」

觀眾們無比失望,叫嚷起來。

「那廢物放棄比賽,我怎麼贏?」

「懦夫,該死的懦夫,白白浪費蓋家的名額。」

「要是讓我遇上他,保護不打死他。」

…………………………………

紅天王老巢的聚義廳中,百里靈仃興緻勃勃地吹著葫蘆絲。

七位護衛站在四邊,守衛著。

這時,女護衛走了進來。

百里靈仃興奮地問:「怎麼樣,他來了嗎?」

女護衛搖搖頭,道:「被他看穿了,參加大賽去了。」

百里靈仃頓時泄氣:「不好玩,一點都不好玩。回去,馬上回去。我要想辦法,讓他獲得第一。只要他到靈天宗,一定玩死他。」

突然,外面傳來哈哈大笑聲:「百里靈仃,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進來。」

百里靈仃一聽,興奮地說:「哈,有得玩了,出去,出去。」

八名護衛沖在前面,掩護百里靈仃走出去。

外面演武場中,出現九位妖族高手,男的尖耳亞麻色頭髮,女的尖耳綠髮。

妖族人很好認,特徵明顯:尖耳朵。

領頭是一位戴著王子頭冠的十八歲妖族,他背著弓箭,手持大靈刀,威風凜凜。

其他八位,四位靈將九重天,四位靈帥三重天,力量恐怖。

百里靈仃興奮地說:「尖耳朵,肯定是妖族。太好了,正好抓回去,當寵物養。」

八位護衛卻十分緊張,對方的力量與他們旗當鼓對,一旦打起來,很難保護公主。

妖族王子哈哈大笑:「百里靈仃,靈天宗公主,只要抓住你,百里雄宗主會付出怎樣的代價?我想想,是十個國家的土地,還是一百座靈石山脈,或者是萬顆龍珠?」

百里靈仃不屑:「你有什麼本事抓住我?哼,抓你還差不多。」

妖族王子傲然道:「能抓我妖箭飛的人族,還沒有出生。」他一揮手,「上,除了公主,都殺了。」

百里靈仃喝道:「上,除了什麼妖箭飛,都宰了。」 「得得得」,蓋元浩拍馬,沿著山路疾奔。

他心中極為焦急,雖然不能確定妖族是沖著百里靈仃來的,但萬一是呢?

若是百里靈仃因為「玩弄他」而出事,完全可以想象,憑百里雄的性格,保證會將蓋家滅掉,娘親也別想活。

逃,根本無處可逃,百里雄要殺的人,從來沒有活口。

想一想七星國一萬里方圓的強盜,觸犯百里靈仃,結果無一活命,全部被誅殺個乾乾淨淨。

而且死得特別凄慘,令人不寒而慄。

快馬加鞭,離紅天王的老巢越來越近。

突然,一聲異響,一支利箭飛來。

蓋元浩聽風辨聲,猛一低頭閃,箭擦著頭皮飛過。

連續三支箭飛來,破空之聲極其尖厲。

蓋元浩當機立斷,飛躍下馬。

可憐的馬被三箭同時射中,倒地而亡。

蓋元浩意念一動,靈戒中飛出藍光劍。

不遠處,一位妖族人手持靈弓,一箭又一箭,狠狠地向他射來。

蓋元浩淡定地施展「天玄步」,向對方衝去。

妖族人冷笑,迅速彎弓搭箭,一弓三箭,一波一波的小箭雨,不斷射來,尖嘯聲大作……

此時,聚義廳外的演武場,只剩下百里靈仃與妖箭飛劇斗,一個用靈劍,一位使大靈刀,劍光刀影,將兩人包裹。

八名護衛與對方八名高手拼了個同歸於盡。

四周到處是巨坑,一個又一個大洞,遍布殘屍斷肢。

十六名高手的交戰,極其慘烈而恐怖!

妖箭飛明顯佔上風,想將百里靈仃靈力耗盡,將對方活捉,方不虛此行。所以,他不直接殺人,大靈刀上下翻飛,裹住百里靈仃,不斷地砍在靈劍上。

百里靈仃氣喘吁吁,拚命抵抗。對方是靈士五重天,她是靈士三重天,根本不是對手。

她是用十幾種厲害的防身暗器,什麼「暴雨針」、「萬箭筒」、「瞬移珠」等等,早就用上了。

可惜,妖箭飛早防她這些招數,做為妖族王子,也有十幾種暗器,雙方互相抵銷,在暗器方面不分勝負。

妖箭飛哈哈大笑:「百里靈仃,束手就擒吧,沒靈力了。」

百里靈仃怒問:「你怎麼知道我在七星國?」

妖箭飛得意地說:「人族並非鐵板一塊。實話告訴你,靈天宗有我們的探子。本來,你若躲在七星城,還真不敢動手。可惜,你要與那個蓋元浩玩遊戲,正好被我利用。」

百里靈仃叫嚷道:「他會來的,一定會來的。」

妖箭飛冷笑:「就算來,在路上,也會被射死。妖族箭法,你是清楚的。」

百里靈仃脫口而出:「蓋元浩,不要來,千萬不要來啊!」

妖箭飛大喝一聲,大靈刀上出現五隻橙色虎影,他一揮,五隻橙色虎影射向百里靈仃。

百里靈仃的劍射出三隻橙色虎影,與對方的三隻橙虎影相碰,湮滅。

另外兩隻虎影,她閃開一隻,另一隻重重撞在身上。

「啊……」一聲,百里靈仃騰空飛起,重重地落在地上。

儘管她身穿寶衣,卸去大半的力量,仍然被撞得頭昏腦漲,撲倒在地上。

妖箭飛的大靈刀架在百里靈仃脖子上,哈哈大笑:「百里靈仃,束手就擒吧。」

他運指如飛,封住百里靈仃的靈路,使她無法動彈。

百里靈仃大叫:「救命,救命,面具小子,救我,救我呀,我不想到妖族去,尖耳朵的傢伙,噁心,噁心!」

妖箭飛笑道:「叫吧,叫吧,叫破天,也不會有人來了。」

他將大靈刀納入靈戒,隨即取出一條繩子,去綁百里靈仃。

百里靈仃叫道:「面具小子,蓋元浩,運氣小子,快來救我,快來救我啊!」

妖箭飛笑道:「還不死心?那個蓋元浩,肯定去參加大賽,誰不想加入靈天宗呢?」

百里靈仃哭道:「面具小子,再不來,我就死定了。」

妖箭飛邪邪一笑,道:「不用死,嫁給我,做我的夫人。」

說罷,他伸長嘴巴,去吻百里靈仃。

突然,三支妖族利箭,直射妖箭飛。

妖箭飛對箭聲非常熟悉,當即閃到一邊,想取出弓箭,但已經失去先機,對方的箭一支接一支,不斷地射來,只得不斷地躲閃。

百里靈仃一看,正是蓋元浩邊射箭,邊急速衝過來。

「面具小子,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果然,果然來了!」

她激動地嚎啕大哭。

蓋元浩不管她,急速射箭,飛快地接近妖箭飛。

他十分清楚,絕對不能與對方斗箭。

對方身為妖族王子,箭法肯定極其恐怖。

妖箭飛數次要抽箭,都無法成功。

但他的手終於抓到一支箭時,對方已衝到他面前,一劍向他當頭砍下。

他早就感應到,對方只有四顆赤靈生,分明是靈生四重天,在他面前,簡直是弱雞。

因此,見對方一劍砍來,不以為意,舉起靈刀就向上擋。

猛然,他覺得手中一輕,卻是大靈刀一分為二。

一個念頭閃電般在識海掠過:九品靈劍!

他無法再閃,下意識地一偏頭,只覺得右手巨痛,一陣強大無比的分裂感衝上大腦。

沒等他反應過來,蓋元浩紫龍劍順勢削來,左手被削斷。

「啊,啊……你,你敢殺我,我是妖族王子!」

妖箭飛狂叫起來,眼光兇猛之極。

蓋元浩淡淡地再揮兩劍,妖箭飛的雙腳飛了出去,遠遠墜落。

「混蛋,混蛋,你,你到底是誰?」妖箭飛恐怖地大叫,他知道,這次是必死無疑。

「我是戰狼!」蓋元浩冷冷道,紫龍劍一揮,妖箭飛的頭顱頓時飛上半天。

頭顱叫道:「不可能……我不可能……這麼快就死了……」

蓋元浩背對著百里靈仃,一掌按在妖箭飛丹田,運轉「吞星大法」,將對方的五顆靈士星吸進氣海,收納起來。

五顆靈士星啊,賺大發了。

百里靈仃大叫:「喂,面具小子,解開封印。」

蓋元浩先不管她,將妖箭飛及其他屍體的靈戒全部捋下,這才心滿意足地轉身,為百里靈仃解開封印。

百里靈仃卻是抓住他的手,狠狠咬了一口,叫道:「混蛋,混蛋,居然來得這麼遲,你可惡,你討厭,你無恥……掐死你,掐死你啊!」

她猛地撲進蓋元浩的懷中,嚎啕大哭:「嚇死我了,嚇死我了。幸虧你來了,真的來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一定會來!」

蓋元浩教訓道:「任性的丫頭,吃一塹長一智,以後,千萬不要亂來。」

百里靈仃緊緊擁抱著他,用盡所有的力氣,似乎只有融進對方身體,才有安全感。 山路上,蓋元浩與百里靈仃共騎一匹馬,緩緩而行,後面一匹馬跟著,因為百里靈仃死活不肯與他分開,硬要躺在他懷中。

蓋元浩懷抱著百里靈仃,內心是崩潰的,遇上刁蠻公主就沒好事。這不,「宗門選拔賽」完了,要進入宗門,又得等三年。

不過,想想六顆靈士星,還有十七枚靈戒,總算得到安慰。

百里靈仃緊緊躺在蓋元浩懷中,取出葫蘆絲吹起來,硬要蓋元浩唱在七星山曾經唱過的那首《怒放的生命》。

蓋元浩沒心情唱。

可是,不唱絕對不行。

蓋元浩只得唱了。

百里靈仃仍然不滿足,硬要他再唱新歌,至少十首。

蓋元浩暗忖:反正「宗門選拔賽」已經完蛋,就當放鬆,盡情唱個夠。

唱完十首,他意外地發現,心境為之海闊天空,舒暢無比,極為適合晉陞境界。

他迅速找了一處僻靜的草坡,請百里靈仃護法。

百里靈仃將蓋元浩罵個「狗血淋頭」,說把她當成下人,居然要她護法。

蓋元浩只得哄她,說把她當成朋友。

百里靈仃這才心滿意足。

蓋元浩取出靈戒中的靈石,十七枚靈戒中有一百萬塊靈石,足夠他消耗,可是需要很多時間。

百里靈仃想了想,一咬牙,給蓋元浩傳授「通天聚靈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