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向不是什麼好人,如果把他當成好好先生,那一定是個美麗的誤會。

「好,我知錯了,你快解開我身上的降魔咒吧。下一次我肯定幫你找到菩提花,不會再戲耍你了。」魔夢雪兩眼淚光婆娑,可憐巴巴道。

「我這僅僅是給你下了降魔咒而已,還沒有啟動,談何解開一說?也好,先讓你吃點苦頭再說,讓你見識一下降魔咒的效果。」范浪抬手捏印,說出了咒語,「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現在的降魔咒才是正式生效!

咔嚓!

魔夢雪身上猛然冒出了九個佛印,形狀各不相同,各有各的神妙,九個佛印綻放金色佛力,好似一道道金色雷電,連接在了一起,釋放鎮魔效果。

「啊!」

樓乙 魔夢雪這次發出的慘叫蓋過了之前所有,體會到了降魔咒的厲害,原來之前的痛苦只是毛毛雨而已。

「我知道厲害了,以後會乖乖聽話的,快停下吧!」魔夢雪痛苦求饒,伸手抓住了范浪的褲腿。

「不吃葡萄卻吐葡萄皮!」

范浪解除了降魔咒。

這種程度的教訓已經足夠了,沒必要做的太過分。

佛印瞬間安穩下來,收回了金色雷電,融入魔夢雪體內,她那緊繃的嬌軀放鬆下來,一臉都是香汗,大口的喘*息著,一頭白髮凌亂不堪。

一滴晶瑩的淚水悄然落下,滴落在了地上。

范浪不為所動,打一棒子再給個甜棗那種事他不會去做,他的做法是打一棒子也沒有甜棗吃,才不會去哄慰魔夢雪。

他用一聲口哨喚來了附近的黑月麟,翻身跳了上去,下令道:「快上來。」

魔夢雪這下是真的老實了,乖乖站了起來,低頭爬上了黑月麟,玉容上隱隱掛著淚痕。

黑月麟踏足上空,在夜空中飛奔。

菩提花隨機生長,連范浪都不知道在哪,只能到處尋找。

跑了很遠一段路,魔夢雪忽然開口道:「這附近似乎有一朵菩提花,跟你畫的很像,但我不能肯定……如果不對,你可別用降魔咒欺負我。」

「去看看就知道了。」范浪道。

「在那邊,你下去吧。」魔夢雪指了指。

范浪騎著黑月麟順著指引俯衝過去,來到了一處大石頭附近,石頭底下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范浪施展龍之眼的洞悉效果,隱隱看到了空氣中的一道花朵輪廓,心頭為之一跳,伸手將其抓了起來,拔出了一朵肉眼看不到的花,下一刻,這朵花在他手中徹底現形。

【玩家採集到菩提花4朵。】

正是菩提花!

菩提,有覺悟之意,是智慧祥瑞之花,用於凈化魔氣,降低魔族的數量,傳說是佛祖當年親手將菩提花的種子播撒到諸天萬界。

范浪總算是得到了第一朵菩提花,邁出了一大步,距離軒轅骨更近了。

要是能修鍊出軒轅骨,就連玄君都可以吊打!

玄宗、玄尊、玄王、玄君……

凌駕在玄王之上的玄君,實力更加的可怕,也更加的神秘莫測。

「不錯,總算得到了第一朵。」范浪收起菩提花,笑的很燦爛。

魔夢雪噘著嘴,輕哼了一聲,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范浪才不管魔夢雪高不高興,一個肉票哪有多少權利,他直接拉起魔夢雪,回到了黑月麟上,繼續尋找下一朵菩提花。

他們幾乎找了一整夜,一共找到了三朵,四倍採集翻一下就是十二朵。

修鍊軒轅骨整整需要一百朵,差的還有點多,估計要再找幾天才行。

萬魔窟是魔族的地盤,在尋找過程中難免遇到各種魔族,其中還有一些小型的魔族勢力。

范浪有要事在身,沒時間浪費在這些無關緊要的魔族嘍啰上,所以一路上很少主動惹是生非。

只有那些不開眼的魔族跑來招惹他,他才會出手斬殺,一劍一個,或者一劍一群。

接下來的兩天,范浪一直在重複找花這件事,樂此不疲。

有很多魔族都在暗中關注著范浪的一舉一動,他這樣到處亂闖,消息早就在萬魔窟境內傳開了。

一些識趣的魔族選擇了敬而遠之,還有一些魔族在暗中謀划著什麼。

這一天傍晚,范浪騎著黑月麟尋找下一朵菩提花。

「在那邊有一朵。」魔夢雪忽然指向了一個方位。

范浪立即撲了過去,落在了一片空地上,運轉龍之眼,看到了一朵菩提花的輪廓,心中為之一喜,伸手就要過去採摘。

就在這時候,異變陡生!

一根箭矢破空而來,速度飛快,力道超群,箭矢之上魔氣湧現,還閃爍著符文,顯然不是普通的箭矢。

范浪反應敏銳,察覺有異,立即扭頭望向了箭矢來襲的方向,當看到箭矢的剎那,箭矢已經飛到了近前,兇險萬分。

起初他以為箭矢所瞄準的人是自己,現在一看才發現,箭矢瞄準的是身邊的魔夢雪!

能射出這樣的箭矢,肯定不會射偏,從一開始的目標就是魔夢雪,而非范浪。

魔夢雪如此重要,不能有任何閃失,范浪猛然出手,直接空手去抓箭矢,在千鈞一髮之際將箭矢給攔住了。

噗!

箭矢洞穿了范浪的左手,他猛然握緊,將箭矢生生抓在了手中。

一股鮮血飈射而出,噴在了魔夢雪那潔白的臉上,這是范浪的血。

「敢動我的女人,找死嗎?」

范浪抬起頭,冷眼望向箭矢射來之處。 「五叔……」

姜小時心臟震了震,白月光是大佬的命,所以在白月光死後,女主出現自然就成了白月光的替身,臉相同大佬就當作白月光從來就沒有離開過自己,所以小說的名字才會叫做(替身嬌妻:我家老公超凶噠!)

對了那個莫江湘應該已經去到大佬公司,難道還沒有跟大佬見面……

姜小時思維跳躍,已經從剛才心疼大佬的狀態,跳躍到莫江湘身上,話不受腦子控制一樣就從口中說出來,「五叔,我花一千萬買來的那個女人,你在幫忙培養嗎?」

傅辰修冷眸微眯,尖銳的牙齒不輕不重的咬在她耳垂上,冷沉著嗓音,「人我讓羅亦安排著培養了。」

姜小時,「……」自己花了一千萬到現在大佬連看都還沒看過。

「你要是以後真的想來公司上班,五叔給你做助理。」

姜小時,「……」

大佬怎麼就沒有按照劇本走啊!姜小時此時此刻心裡陰影面積很大,那是莫江湘啊!本書的女主啊!她已經把女主送到大佬面前了啊!她可是花了一千萬,千萬啊!

「五叔……您給我做助理,那公司怎麼辦?」姜小時現在變著花樣的想讓大佬見到女主,那樣自己逃到國外去了,後面才會太平,不然她在想只要自己不死,老大都不會放過她。

傅辰修嘴角勾笑,「放心,五叔不會破產。」

姜小時,「……」大佬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知道您老時不會破產的。

「五叔,我的意思是,我感覺一千萬是個人才,你就指點指點……」姜小時感覺自己實在是太難了,為了讓男女主角見面,她真的是出錢出力。

「我會讓羅亦安排。」傅辰修面色無意的回答。

大佬點頭同意,簡直就是人間喜事,只要男女主角一見面,誰還能在意她這個只出現過三章的配角,一切都會回到正軌,完美,「五叔,你真好。」

姜小時還沒有高興到五秒鐘,大佬的下一句話就讓她心情跌入谷底。

「明天你跟我一起去公司,學校最近不用去了,不是想以後來公司嗎?剛好我指點你以後的員工的時候,你也學習。」

姜小時,「……」

「五叔,我能在家嗎?」姜小時心虛的開口,開什麼玩笑那是為男女主角創造機會,她去那還怎麼擦出火花。

傅辰修眉心微微一擰,冷眸淡淡的看著姜小時。

本來在大佬面前就是慫蛋的姜小時,見大佬這般模樣當場就鵪鶉了,「五叔,好像去公司也是不錯的……呵呵呵……」

傅辰修看著她的表情變化,冷眸之中浮現出一些無奈,「小時,如果可以五叔希望你時時刻刻都在五叔身邊,那樣就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

姜小時,「……」大佬我不需要你時時刻刻的照顧,您老也不要后怕,只要你跟女主在一起了,我就會過的美好愉快。

「五叔……我還小……要讀書的……」

「嗯,五叔知道。」傅辰修眸光柔柔的看著她。 「五叔,會讓你把書讀完的。」

姜小時,「……」難道大佬還有不讓她把書讀完的想法……

就此時傅辰修的電話響起。

大佬把電話接起來,電話裡面的聲音姜小時也能聽的清清楚楚。

「五爺,事情已經處理好了,官爺也出手了。」羅亦想到去劉萬福家看到他老婆臉上白紗還有被嚇掉魂的狀態就知道是官陽的傑作。

「嗯。」

「明天劉家應該就會徹底的離開瑞城。」

重生夏琉璃 「嗯,你明天把一千萬帶來辦公室我親自教導。」傅辰修吩咐道。

羅亦,「……」一千萬,什麼一千萬,五爺難道是要跟錢幣對話……

傅辰修,「怎麼有問題?」

羅亦,「沒問題,五爺就是不知道您是要現金還是支票?」

傅辰修,「……」

「哈哈……」姜小時一直都能聽見他們之間的對話,這完全就是不在一個頻道的兩個人在聊天,羅亦是怎麼坐上總裁秘書這個位置的,也就沒忍住笑出聲來。

羅亦能坐上總裁秘書的位置當然是有他的本事,在聽到姜小時的低笑聲的時候就反應過來了,「五爺,我明白了。」

「嗯。」

掛斷電話傅辰修看著忍著笑的姜小時,有多久他沒有看見她家寶貝笑了,心情跟著她的心情好起來,「以後讓羅亦多給你講講笑話。」

姜小時不敢大笑,因為一笑就會扯到腮幫子疼,羅亦偶爾呆萌的狀態的確有點好笑,不過大佬叫羅亦給她講笑話又是什麼鬼。

本來在辦事的羅亦完全被自己老闆當作寵物來討好自己的寶貝了。

「餓了嗎?」傅辰修看了看時間,估摸著她也餓了。

姜小時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點點頭。

傅辰修帶姜小時下樓吃飯,全程伺候姜小時把飯吃完,在帶她到院子里消消。

…………

翌日

姜小時睜開眼睛,就發現不是自己熟悉的環境,頓時有點心慌,坐起來在細細的觀察了一下,才鬆了一口氣,原來她還在睡夢中就被大佬抱到了公司了。

「五叔……」姜小時喚了一聲,等待了幾秒。

休息室的大門被打開了,傅辰修沉步走進休息,「醒了。」

「嗯。」

「你官叔來了,給你換藥。」傅辰修用手觸及了一下她臉上的紗布。

「嗯,我馬上起來。」姜小時從床上坐起來,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被換掉了,有點心驚的看了一眼大佬。

傅辰修一下就見她眼中的情緒,眉頭擰了擰,「不用看了衣服是我給你換的。」

大佬說的這麼理直氣壯的姜小時真的……

官陽把姜小時的紗布拆開,換上自己特殊研製的藥粉給她上到傷口上。

傅辰修在一旁看著她臉上的傷口,臉色別提有多難看了,「官陽不許讓她留疤。」

「嗯,我知道不會讓小丫頭留疤的你放心。」官陽一樣是不允許姜小時臉上留疤的,女孩子臉上留疤多難看。

等官陽把姜小時臉上的傷口處理好,羅亦就進來了,帶著莫江湘一起。

「五爺,人我帶來了。」 真正的箭術高手,能在萬米之外取人性命,所以那名偷襲的弓箭手處在很遠的地方,這也是范浪沒能提前發現的原因。

放眼望去,那裡有一座山,卻看不到弓箭手的身影,想必躲在某個暗處,或者用了什麼障眼法。

范浪目光一凜,施展瞳術的洞悉效果,終於捕捉到了弓箭手的位置,這是一名魔族弓箭手,手上彎弓搭箭,身上有著一層類似於變色龍的變色偽裝,與周圍的山石完美契合。

與此同時,魔族弓箭手的第二次攻擊已然襲來!

嗖!

又一根箭矢離弦而出,目標仍是魔夢雪。

按理講,魔夢雪不會這樣招人恨,之所以襲擊她,八成還是跟范浪有關,是要給范浪找麻煩。

有的時候,保護別人比保護自己更難!

范浪冷哼一聲,左手猛然發力,將刺入手掌的箭矢震斷,箭矢暗藏玄機,已經有一股魔氣侵入他的體內,在經脈中左衝右突,造成傷害。

他沒時間顧忌傷口,右手抽出了龍鱗劍,施展青龍守護,將自己跟魔夢雪護在其中,然後揮劍斬向來襲的箭矢,劍鋒過處,劍氣乍現,從上至下恢弘而出,形成炫目的青色寒光。

還不等他擋下箭矢,遠處另外四處方向,同時射來四根箭矢,形成了圍攻之勢,每一根箭矢都威力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