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寧翻了個身,哀嚎一聲,「算了!不想了!」

想來想去還浪費腦細胞!

某寧在床上滾了一圈,探頭看向胡黎箐,「狐狸精,你們還在幹嘛?」

「boss不是明天開嗎?凌晨先把日常做了,留出來時間全程擼。」

一般boss投放之後打的時間會是幾個小時甚至是幾天,你可以無限的加入退出,也可不打boss繼續自己的遊戲生活。

只要不靠近這個地點就好了。

「上面有沒有刷出boss的攻克弱點什麼的?」

「人魚boss雖然以前也刷出來過,但是好像這次改版了,要玩家自己試。」

「不知道大神去年打過沒有,打過的話應該有攻略的。」

「《終煙》每年都出新的玩法,為的就是保持新鮮感,參考去年的估計難。」

「有參考總比沒有好。」

不過到時候估計一大波的技能往上扔,也看不清具體誰是誰了。

某寧入圈不早不晚,但是對於boss一類的東西一直沒打算去蹭個傷害或者是拿個東西。

一群大佬裡面她一個小蝦米過去不是沒事找事嗎?

「不過你家大神明天有時間打boss嗎?不是要上班嗎?」

某寧又翻騰了一下,「大神說午休的時候打,如果傷害不夠的話就打算攔路打劫了。」

而具體是如何攔路打劫,大概就不需要過多的解釋了。

「我家那個也是那個打算。」不得不說男人的想法有時候都差不多,「對了,我家那個的那個青梅竹馬,是你踢出會的嗎?」

踢出會?

某寧愣了一下,起來半個身子,「不是我,她被踢出公會了?」

「是啊,剛剛找我家那個二傻子哭訴了好久,說很委屈什麼什麼的。」

「我後來接到任務去忙了,原本打算再有下次再秋後算賬的。」

不知道是誰這麼好心,秋後算賬結果算沒了。

「會不會是你家大神?」胡黎箐伸了個懶腰將電腦關機,「解決。」

「大神?應該不會吧,大神也一直和我在一起的啊。」

而且下線還比她晚……

公會不論是收人還是踢人都需要玩家進入到公會裡面,隨後才能進行此類的操作,在公會外面是完全不行的。

而大神從始至終都和她在一起,應該不會是大神才對。

不過……大神是出了名的護短,如果不是大神的話某寧還真是想不出還有誰會給自己出風頭。

今天想不通的事情真是多。 「等你家大神明天上線了問問不就知道了?」

「算了,還是不問了。」

大神不說她就不問,反正知道是大神做的也就多一句謝謝罷了。

不談論起她討厭的人,這才是正確的選擇。

「不問更好,睡覺。」

胡黎箐打了個哈欠,過去關了燈,「我先睡了啊,今天特別困。」

冬天在暖暖的被窩裡發困也很正常。

「睡吧,我也睡了。」

某寧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發現群里已經完全炸了。

滿篇的boss刷的她眼花,不過白骨他們沒有一個冒泡的。

「早上什麼課啊?」

「老班說要先去班裡開班會,不知道有什麼要交代的。」

說起來,一開學到現在他們連老班的影子都沒有見到,為毛老班突然回歸了?

某寧收拾好自己之後看著表催促胡黎箐,「親,你應該知道咱們老班的規矩吧?況且我還沒有吃早飯呢!」

「馬上就好!」胡黎箐將最後一筆畫完,隨後給某寧也摸了一層寶寶霜。

冬天塗水乳霜會感覺冰天雪地,但是不塗的話皮膚會變成蘋果臉。

這就是,十分考驗意志力的時候了。

開班會必要的就是本子和筆,某寧和胡黎箐去食堂火速的吃了飯,隨後提早去了教室等著。

老班的可怕,即使過了一個寒假也還是記憶猶新啊。

「我們坐哪?」

某寧在教室里視線掃了一圈,選了中間的位置,不遠不近。

老班不喜歡貓在後面的人,大部分會給他們甩出一句話。

「後面的都坐到前面來,第一二三排沒人。」

所以,坐在中間最為安全。

今天的老班意外的是踩著點進來的,脖子上的圍巾一層層的纏繞著幾乎遮去了半張臉,往常一絲不苟的頭髮被風吹的有些毛躁,配上金絲邊眼鏡微微往台下一看,好一個明眸齒白的正太。

某寧橫看豎看都看不出他有30多的樣子,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越活越年輕?

還是應該說這就是髮型的重要性。

「那是咱們老班?」

「嗯……」

按照黑板講台和身高的比例來說,按照那熟悉的金絲邊眼鏡來說,再按照那個極其威嚴的一瞪來說。

絕對是他們可怕的老班無疑。

「我突然想去找老班問問他用的什麼護膚品。」

某寧賞了她一個白眼,「得了吧,也就現在看著可愛一點,等會頭髮整理好了圍巾取了就不是這樣了。」

就會變回往常的可怕的樣子……

老班是娃娃臉這一點大家經過一年多的相處也十分明白,不過還是有不少的女生竊竊私語交頭接耳。

某寧他們身後那個妹子嗓門就有些大,說的話某寧聽了個一清二楚。

「我才發現老班原來這麼帥!早知道當初就追他了!」

「你瘋了?老班最起碼大我們10歲好嗎?」

「年齡不是問題,你看老班和咱們班的男生比一比,誰更像35?」

「……」

某寧配合的視線轉了一圈,發現他們同齡人還真是長得……

有點顯老。

尤其是和老班比起來,就更顯老了。

講台上的老班沒有來得及整理他的儀容儀錶,大概是跑過來的現在才喘勻氣。

「今天班會我來給你們通知一件事情,你們現在坐好認真聽我說。」

老班在講台上敲了敲,吸引回學生們的視線。

「今天早上本來是有課的,但是你們雨老師突然接了一個手術走不開,所以今天你們的課程就稍微改變一下,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們說。」

老班的音調恢復了往常,眼神也銳利起來,「我們大二會和大一的形成互相幫助的小組,從而幫助學弟學妹們解決一下解剖課上的問題,你們的報告我都收到了,但是大一老師那裡的反饋只有寥寥幾筆。」

「你們自己選擇的學弟學妹就要自己負責到底!有的人居然一次都沒有出勤過學弟學妹的考核,這一點來說實在是太過分了!」

「你們要知道你們這不是給我完成任務,你們的偷懶會導致你們學弟學妹們的課程進度跟不上,你們是一對一的輔導是搭檔,搭檔不在是要被扣學分的!」

某寧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個培養還和大一生的學分有關係。

「當然,如果是一次都沒有去單單是你們的問題,那麼他們所減掉的學分會直接分擔給你,你們的學分需要自己修。」

「你們雖然只帶他們一年,但是你們記住,如果他們後面的解剖課不及格的話,和你們有直接的責任,你們也需要承擔他們不及格學分的一半。」

下面漸漸的有不滿的聲音,老班再次敲了一下桌子,換來了一片的寂靜。

「你們有什麼可不滿的?這一類的事情我早就發過通知,選擇自己喜歡的學弟學妹,認為合適的學弟學妹,學校不會強制分配,關鍵就是要彼此合得來,確定之後雙方簽字把名單上報到我這裡來,以後學弟學妹們就是你們的學生,不懂的可以來問你們。」

「你們把這個給我當作填資料表?寫完了交給我就沒事了?學弟學妹們給你們的通知你們就全部都無視掉了?其他學長就有空你就一次都沒有?你是大爺請都請不動是不是?」

「還有的同學,直接把學弟學妹的聯繫方式全部拉黑了,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樣的心理可以做出這種事情,你們學弟學妹是討債的債主嗎?」

「你們不用和我說沒有時間很忙,一年一次都去不了我不知道你們是多忙,國家總統候選人?你們把你們睡懶覺和打遊戲吹牛的時間拿出來一點,都完全夠上他們的課了。」

下面的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某寧和胡黎箐也是老老實實的正襟危坐,生怕老班一個不注意怒火燒到自己。

不過想想這一類的成績都是一學期算一次的學分,而他們完全都不知道有這一類的考勤這回事。

所以說,完全是依靠自覺去的。

某寧他們雖然不是全勤但是能去的也都去了,應該不會太過嚴重就是了。

上面的老班平復了一下心情,看來是氣的不輕,「那些同學的名字我就不一一點名了,你們自己去了幾次自己心裡也明白,做了什麼事情自己也清楚。」

「我們班的成績和紀律都是不錯的,這一點各科老師也十分認可,但是你們如果是人品有問題的話,會因為一個老鼠害了一鍋粥!」

「原本大三開始之後實習比較多了是要更換可以陪你們出勤的班主任的,但是因為這件事情已經沒有老師願意來接手我們班的課程了。」

「我們的職業是醫生,以後走上社會之後病人交給你了也是你想不救就不救的嗎?拿錢的時候說的好目的達成了就完事了?你們這是詐騙!」

「老師,我們不會的……」

「小事都做不好還說什麼上社會?你們這個樣子我看當醫生也是費了!」

老班很少說什麼重話,往常講道理雖然嘮叨但是從來沒有對他們的未來有過定義和批判。

但是這次……

明顯不同。

「我覺得我作為你們的班主任很失敗,所以我今天把你們叫來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告訴你們,你們的學分很有可能會需要重修,學弟學妹表現好的學分自然也會給你加上去,這都是互惠的。」

「你們沒有去過的同學或者是就去過一兩次敷衍了事的同學,我想你們自己心裡都十分清楚,這件事情我已經和大一的班主任商量過了,你們這個課程我不帶了,以後班級什麼活動班長都不需要通知了。」

「當然,我不會剝奪你們上課的權利,你們想去學什麼都可以去學,但是出了任何問題請不要說你們是我的學生你們的班主任是我,這一點我不會承認的,我現在就和你們說清楚。」

「班會你們也完全可以不用來,你們的其他活動照常,期末的時候會有專門的老師來給你們統計成績,也不用擔心我報復你們不給你們及格。」

老班的情緒已經緩和了一些,將脖子上的圍脖扯下來隨手扔在一邊,「我們學校建校到現在,每一年的學生都嚴格規定了數量,爭取和上一年保持平衡你們知道是為什麼嗎?」

「就是為了每屆大二去選擇自己要輔導的學弟學妹的時候可以實現一對一,不會多一個也不會少一個。」

「班會要說的就是這麼說,其他同學現在自習,不是我們班的學生現在可以回宿舍了。」

老班拿起書本,之後又想起什麼抬頭,「對了,因為不是我們班的學生所以宿舍也需要從新調整一下,接下來我會把宿舍從新分配歸整一下,一個宿舍都沒有問題的就不需要挪動了,其他學生請搬到二樓去。」

「散會。」

老班說完拿著東西轉身就走,班裡寂靜了三秒,隨後炸開了鍋。

「小寧子,你說老班這次是不是認真的?他這樣校長能讓嗎?」

他們班開新課就算了,現在班主任踢學生?

沒有這樣的吧?

「班主任的工作雖說吃力不討好,但是老班這次是真的被惹毛了。」

兩年了啊,從來沒有見過老班發這麼大的火。

「不過踢學生也是不可能的吧?是不是氣消了就一樣了?」

「大學的班主任其實大部分形同虛設,不闖禍的話基本是見不到了,說白了就是多一個救命稻草,少了大部分人也是無所謂的。」

通知什麼大多由班長代勞,他們班比較嚴格一點班會還會有人陸陸續續到場,其他班早就翹了。

「我們兩個出勤除了期末應該都夠的,宿舍應該就不用動了吧?」

某寧嗯了一聲,將手裡的筆放下,「班裡出勤率差的比較多,老班這樣估計要砍掉一小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