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次調查了許多遍,咬了咬牙,才將帖子上升到紅色級別的。至於藍色密貼,他根本沒往那方面想。

因為藍色密貼一出,那至少是對親王產生巨大威脅的,引起大陸巨大變動的。要說一個煉藥大師,和一群外族刁民能對親王產生威脅?能夠影響大陸勢力格局?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別說他一個煉藥大師,就算是一個聖君級,乃至幾個聖君級強者都沒那能力。親王大人的目光已經籠罩大陸,除非代表著大陸其餘五大超然勢力,否則已沒有誰的個人魅力能讓親王大人動容。

除非再出現一個像武聖浪翻雲那般的強者。但是可能么?

穆爾蘭心中天馬行空的想著,肖力侍衛長已經走了出來。「穆大人,親王大人已經傳下話來,下一個就接見你。」肖力侍衛長笑著將穆爾蘭領進去。

走進菲爾德親王廳房時,穆爾蘭目光一掃,發現已有不少強者或帝囯高層坐在那裡等著親王召見。頓時洋溢出笑容,不管是對方不滿或是冷淡,都紛紛打了一個招呼。這些親王大人身邊的人,哪怕是個別修為不如他的人,都比他更受親王寵信。

「穆大人跟我來。」一個使者將穆爾蘭領進去。

寬敞的房間里,正有一人向一身便衣的菲爾德親王彙報著事情。菲爾德親王一邊看著文件一邊點頭。英俊的面容近乎邪異,棕色眼眸專註異常,沒有人能從他臉上看出一絲情緒。

穆爾蘭心中一凜。不敢打擾,在一邊站著等候。額頭漸漸進出冷汗,心中撲通撲通的跳著。不知為何,每次見到親王都有種發虛的感覺。似乎,似乎自己的性命只在親王一念之間的感覺。這種冥冥的感覺,只會實力相差極大的時候才會出現。他之所以效忠親王,也是基於這種感覺。

他認為,那什麼大陸強者『仙緣老人』,『北冥二老』,甚至是神秘莫測的天機子大人,怕都不是這位親王大人的對手吧。

「……嗯,這件事我已知道。你再回報一下另一件事情吧。」菲爾德親王淡淡的看著回報之人,棕色眸子一轉,給人一種無限幽深彷彿天下盡在掌控的感覺。

那回報之人不敢抬頭,繼續道:「稟親王。全大陸九幽冥眼數目已經統計出來,請親王過目!」

那人立即將相關事情詳細彙報。如此盞茶功夫已然過去。

「嗯。很好。你下去吧。」菲爾德親王在手中地圖上一掃,露出一絲滿意笑容。待回報之人退下,目光一掃,籠向躬立的穆爾蘭:「聽說你管轄的地方出事了?」

「是,是的。」穆爾蘭立即將自己得到的消息彙報。

菲爾德露出一絲冷笑,翻起穆爾蘭遞上來的帖子。「煉藥大師?洛雲?殺我十數名帝級高手。你有什麼看法?」

「屬下覺得此事非同小可。親王應當派人將他們絞之!」穆爾蘭憤憤的道。

「哦?你認為派多少人?那煉藥大師來歷如何,能力幾何,敵人數目如何?還有,究竟是誰殺得我十數個高手,如何派人?」菲爾德親王淡淡的道。

「這個……」穆爾蘭冷汗嘩嘩下來了。是啊,那十幾個帝級強者怎麼死的?壞了,壞了。只是聽人稟報,忘了查清一些事實了。

原想著親王多派些人就能解決,可是聽這親王的語氣,似乎透著一股凝重啊。「這個,這個……」

「哼。你這五省總管真讓人失望。」

菲爾德親王淡淡道:「事情我比你清楚。那煉藥大師一出現在吉魯村本王就派人關注了。煉藥之術強大,輕易修復洛雲傷勢,還有吉魯村民實力節節提升等等,此人身上透著一股神秘。不察清其底細,如何派人前往?」

「親,親王大人,屬下再派人去查……」穆爾蘭實在沒想到親王會對這鳥大師另眼相看,頓時有些後悔來得匆忙了。

「不用了。本王會親自走一趟。」菲爾德親王語氣中透著一股玩味。

「什麼!」穆爾蘭不禁抬起頭。親王府不是沒有煉藥大師,一個小小大師就引得親王親自出手?雖然隕落了十來個帝級強者引起了大陸目光關注,但親王身份何等尊貴,那是曾一人之力擊殺聖君層次的高斯親王以及數十帝級強者的存在,全大陸震驚,這次親王怎能輕易出手?

「你的任務就是監視吉魯村的一草一木,本王不希望本王到達時看到任何一個吉魯人走掉。」

菲爾德親王眼中泛起一絲殺機。「既然所有目光已經關注那裡,本王就再藉此立威。那些不聽話的傢伙應該除去了。」

穆爾蘭心中一震。「是,是。」他明白親王的用意了。心中桀桀一笑,那鳥大師自以為籠絡了一些人,豈不知對親王來說這些人無異於土雞瓦狗?

等穆爾蘭退下。菲爾德親王傳音一句,隨後一道影子出現在廳房裡。「親王大人,有何吩咐?」

「吞滅武神領的計劃暫時延緩。等本王回來再作計較。那些探子怎麼樣了?」

「稟親王大人。除了仙緣島沒有安插姦細,其餘四方勢力的暗探都已被我們控制。共有六位帝級強者,九百二十二個尊級高手。是不是現在就把他們除去?」

「除去?」菲爾德親王淡淡一笑:「為什麼要除去?不僅不要除去,還要儘快幫他們把本王的動向傳回去。讓他們知道,本王下一步動作……吉魯村!」

「是!」

影子一閃而沒。菲爾德親王望著手中的大陸地圖,飄過其中的西北一塊。「大陸六大超然勢力,仙緣島最強,北冥其次,以下為南唐帝國,靈鳩閣,武神領,最後才是我北夜帝囯。可誰又知道,我北夜帝囯才是最強的呢。帶本王將內部事務處理完畢,就先從這最小的這一塊瓦解吧。」

……

西北之地。武神領之巔。悠悠兩道人影盤膝而坐。其中一人,面色棗紅,目光幽深顧盼含威,正是西北第一人武神領主,另一人,卻是猿背粗礦壯漢,卻是司徒燕之師皇甫聖君。

「皇甫兄。我西北局勢不是太妙啊。」武神領主眉宇間透著一絲凝然。「我已經查明,菲爾德親王已與幽靈一族勾結在一起。他下一個目標,很可能就是我西北武神領!」

「西北億萬萬人類要面臨一場浩劫了!」

皇甫聖君沉吟良久,也是嘆息一聲:「這位親王還真是可怕。根據你探測的情報,此人實力實在深不可測!沒想到,大陸浩劫將要出自此人之手。唉!」

這時。

一個下人匆匆走了上來。將一份密貼和一個盒子呈上。武神領主將帖子一目十行看完,目光里一片沉思。

「那位親王有所動作了!」

「要對西北動手了?」皇甫聖君心中一震道。

「不是。這位親王要對付一個叫林宗的煉藥大師。」武神領主輕輕皺眉道。緩緩打開盒子拿出了一顆水晶球。「前一段時間,因為這個大師,北夜帝囯又隕落十一位帝級強者……只是可惜了。」

「林宗?煉藥大師?是何方神聖?」皇甫聖君一怔。他感覺這個名字有些熟悉。目光轉向那顆影像水晶球。

(總算趕上了^_^。)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第二十五章焦點之戰(一)

「林宗?煉藥大師?……咦?」

皇甫聖君目光一亮。「范兄,讓我看看此人影像!」

武神領主微微詫異,微微點頭,輕輕點在影像水晶上,刷!一幕場景在影像水晶內浮現。

畫面一轉,出現的場景是一片破敗的村落,然後是一片片圍觀的人群,隨著畫面放大,終於出現一個黑髮黑瞳的年輕人,紫色條帶束髮,面容俊朗。給人印象最深的是其一對清澈的眼眸,盈盈恬淡中透著一絲犀利,不覺間一股威嚴氣息撲面而來,讓人不禁的噤若寒蟬,然而又仔細一看,便發現其眼內還有著一絲笑意,讓人緊張的心裡漸漸舒緩,下意識的就像讓對方將自己歸為好友一列。

武神領主不禁嘖嘖嘆息。儘管沒有見到真人,但只憑見到的這一幕影像就可判定,這年輕人不簡單,非常的不簡單!

只是終究是年紀太輕,如此不智的惹上菲爾德親王……唉,有些可惜了!

皇甫聖君在年輕人身上凝視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失望道:「可查清此人是什麼來歷?」

武神領主皺皺眉:「不知道。據探子所報。此人好像是憑空出現一般,第一次有此人資料便是在菲爾德城,以往從未聽說過此人。按說,煉藥之術達到如此驚人地步,應該早有所聞才對啊……」

皇甫聖君面容已恢復平靜。想想不禁為自己的疑心疑鬼感到好笑。那人已經在自爆中死去了,屍骨無存……只是可惜了我那徒兒,似乎從那天開始逐漸冷淡了,連對我這個師父也沒了多少敬意……皇甫聖君苦苦笑著。誰讓那天自己多耽擱了一會兒。儘管那談不上怪自己。

「此人需要好生關注。范兄要儘可能的給他支援。如果能拖一段時日更好。」壓下心中怪異的想法,皇甫聖君理智的建議道。

這次武神領主苦笑起來。「恐怕我們的支援沒有任何作用了。這次得到可靠消息,那菲爾德親王要親自出手……」

「嗯?」皇甫聖君眉毛一挑。「他怎能如此不顧身份以大欺小!他本國如此多事務不處理了?」

頗含深意的目光一閃,武神領主淡淡道:「立威!此乃定是菲爾德立威之舉。怪只怪這年輕人的煉藥大師身份,怪只怪有些人看不到菲爾德的可怕。此次,說是要對付煉藥大師,不如說是要拿一些不聽話的立威!此舉過後,北夜帝囯的一些不穩定因素應該拔出了!」

皇甫聖君深深的皺起眉,看著頗含憂色的武神領主。

「范兄。看其餘勢力遠遠躲避北夜帝囯勢力的態度,顯然同樣深深顧忌這位菲爾德親王。以其對武神領的態度,且因武神領底蘊最弱,恐怕以後的情況甚憂。我們早做下一步打算才是啊!」

武神領主臉色陰晴不定,嘆息的閉上眼睛:「若菲爾德逼迫太緊,只有尋求南唐帝國合作了。如此以來,我武神領經營了千餘年的利益就要失去了……」

「……只希望,到時候菲爾德不會插手。」

「范兄……」皇甫聖君神色黯然,他十分明白這位看似鎮定的好友,心中是如何的痛楚。不過他也知道,目前除了鐵錚錚的實力,任何安慰都是無效。

實力?可惜西北過了這麼久,仍沒有一個達到可以和武神領合作的勢力……

……

北夜帝囯。古河村。

林宗煉丹之舉,引起了包括六大超然勢力,包括菲爾德親王在內的強烈關注。

一時間,卻沒多少人注意古河村村民們的動向。所有人都沒有發現,古河村民們以可怕的速度減少著。否則定然猜出林宗煉丹之舉的用意。

當夜色來臨,林宗以休息為名,暫時擺脫眾人。眾人紛紛表示理解,一刻不停的煉丹,哪怕神也受不了。只有養足了精神,才能為他們煉製出更高品質的丹藥嘛。

林宗進入房間。收到林宗示意,洛雲將門關好,在房內布下一層禁制。房間中,不少人影已在這裡等著。

「夫君!」

「先生!」

看林宗進來,蔣雲,東方拓,古老,柳鐵雲夫婦,還有一個陌生的中年美婦,紛紛的站起身。看著林宗的目光,紛紛多了抹尊敬意味。尤其是古老,目光里更是透著濃濃感激。

到了現在,他們已紛紛明白了林宗的計劃。可以說轉移外界視線讓大家有了安全退路,卻幾乎將自己一人置身於危險境地。

己身一人直面一群豪強,直面菲爾德親王的壓力,直面大陸投來的異樣目光!

「先生。小老兒已經按先生吩咐,將村民們分批帶入地底隧道,現在已在百里以外,完全脫出了北夜帝囯士兵的監視眼線。只要明天半天,所有的村民都可安全到達南方邊境。介時一舉衝破北夜帝囯邊疆防線,進入南天帝國領地!」

古老幾乎激動得語無倫次。他沒想到,古河村人數十年的願望,在先生的手中這麼容易實現!

那地底隧道,他可以肯定原來沒有。地底幾十公里之深,又是那麼寬闊的隧道,哪怕是祖帝強者也挖不出來。要知道,幾十公里之深的突地比金鐵還堅硬千倍萬倍,就算帝級強者來挖,也需要十數年功夫通到百數里之外。而這一切,先生短短几句話功夫做到了!

林宗笑了笑。「古老明天繼續讓大家進入通道。估計菲爾德親王的人馬明天會到,大家撤退的越早越好。介時,大家一同進入南天帝國!」

「不可!先生你一人在這裡太危險了!」柳鐵雲神色焦急。

林宗微微搖頭,看著東方拓和那中年美婦道:「東方,蘇嫂。外面的情況如何?」

這中年美婦,正是林宗救治的洛雲之妻蘇雪飄。在隱龍玉牌靈力的救治下,此刻蘇飄雪不僅恢復了往日的帝級修為,也恢復了昔日容貌。見林宗問話,搶先道:「先生放心,今天有十幾個探路小隊進入古河村,都被我和東方兄弟解決了,村民沒有一人損失!」

對於洛雲和蘇飄雪來說,林宗給了他們另一次新生。救命之恩,重來的修為,只有失去才明白這是多麼珍貴。從而兩隊對林宗的感激更是無以復加。兩人已經決心以後跟著林宗做事。這第一個任務,蘇飄雪完全以全部精力對待。

看蘇飄雪幾乎是搶功般的站出來,東方拓只能苦笑一聲,不作答了。誰讓自己還不是帝級修為?本源之力的帝級確實難以進階。只能眼看著洛雲和蘇飄雪比自己更受先生器重。

深吸一口氣。東方拓臉上一片堅毅。絕不能被人比下去,我要儘快進階成為擁有本源之力的帝級強者!那時,我才能重新找回自尊啊!

林宗洞若觀火,不過沒有多說什麼。有了壓力,東方拓才能更快進入帝級境界。如此回到西北的計劃才好實施。笑著點點頭:「看來外面的士兵和探子還沒發現大家的舉動。大家做的很好。不過,明天是最重要的一天,大家萬萬不可大意!明天待村民全部撤離后,蘇嫂和東方繼續沿路保護。在回到南唐帝國領地之前,不可有一絲懈怠!」

最後一句話,林宗嚴肅的掃過眾人。

「先生放心!」眾人跟著嚴肅起來。最後見無法動搖林宗跟著撤退的決心,只能無奈的退出去。

等眾人離開,房間里只剩下林宗和蔣雲兩人。

「宗。如果真如你猜測的那樣,菲爾德親王要來,你,你要當心啊。」蔣雲眼眸內泛著濃濃擔憂。她知道林宗這段時間進步很大,但具體有多少實力卻不知道。聽到菲爾德親王那些累累戰績后,她不能不為林宗擔心。

「放心吧。」

雖然,林宗自己沒有完全把握,但要說到保命,絕對是空前絕後的。蔣雲明白他這一點,才同意了他的建議。林宗也知道如何解釋蔣雲也放不下擔憂,笑了笑轉移話題。

「你這些天的修鍊成果很不錯。已經到天級高階了。相信再過一段時間,應該能進入仙武級。」

蔣雲笑道:「其實我的天資並不怎麼樣。甚至這裡的一些村民比我的資質都好。若不是我佔了隱龍空間的便宜,又經過幾場氤氳彩雲淚洗禮,恐怕要被一些村民給比了下去。」

「放心。雲姐不僅要進入仙武級,聖尊級和帝級,將來也會渡過天劫,大家一起舉空飛升。」林宗摟著蔣雲的腰肢溫聲說道。

蔣雲咬了咬唇,複雜的點點頭。渡劫飛升?哪裡會是那麼容易呢。我無法突破更高境界時,怎會拖累你這個小傻瓜,雲兒會選擇默默離開,默默的看著你,看著你舉霞飛升……

「老大,老大!呀,撞破春光了啦!嗚嗚,真羞……哇哇,老大饒命!」

看到金烏突然從地下鑽出來,蔣雲臉色一羞。不過見林宗抓住金烏小東西哇哇大叫的可愛模樣,不禁撲哧一聲笑出來。

林宗將金烏放下,狠狠道:「下次再莽撞,打你屁股開花!」金烏小爪子捂著屁股:「老大,我可是廢寢忘食為你挖仙晶,挖地洞,你,你可不能這麼狠心啊!」

看著越來越會演戲的小傢伙,林宗無奈嘆了一口氣:「好了。你這懶惰的傢伙,若不是分你幾成股份,你會玩命的干?這個時候勤快的向我回報,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難道仙晶挖完了?」

林宗奇道。

「老大你看!」金烏嘴巴一張,幾顆花花綠綠的仙晶落到林宗手裡。「這是最中心的仙晶了。和其它仙晶不一樣!」

「咦?」不僅林宗,蔣雲也感覺出來了。這幾顆仙晶色澤更加鮮艷,蘊含的能量有種鼓盪而出的感覺。

「好充沛的靈氣!似乎比以前得到的仙晶能量強大多了!」蔣雲驚訝道。

林宗心中一動。立即拿出一顆仙晶煉化。頓時一股股龐大的真元之力通過隱龍玉牌輸送到丹田之內。丹田中,一顆由龐大真元凝轉而成的虛丹以肉眼可查的速度凝實!

林宗睜開眼睛,眼裡泛著一絲震驚:「比煉化以往仙晶快了十倍!這一定是更高層次的仙晶!」

這豈不是說,緩慢增長的真元修為又要進入一個快速增長期了?

「小金。你看這樣的仙晶能有多少?」林宗目光大亮道。如果這樣的仙晶充沛,那麼一兩個月內進階聖尊級不是夢想!畢竟他心神修為足夠,差得只是凝練真元修為而已!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看林宗嘖嘖稱奇。.金烏感到很自豪。仰著腦袋知道老大就會問我。

我!層一層查過,六七萬顆少不了的。」

林宗笑了起來。六七萬顆,哪怕小傢伙貪一些,也夠他進階尊級了,甚至帝級也有希望。

「嘩啦啦」

隱龍空間里,金烏張開嘴巴,一堆堆仙晶如下雨般灑落,不一會兒就堆成一座小山。林宗和蔣雲站在一旁,看著一堆堆的.小山」原本平闊的視野已被填滿。兩人既是心喜激動,又為這.狹小、,的空間默哀。

「宗。幸虧這是一座不大的仙晶礦脈,否則這裡真是裝不下了。,.蔣雲美眸中閃著狡黠的笑意看著林宗乙

林宗苦笑。這隱龍空間自從開始修鍊的時候,以及偶爾得到兩塊奇異土壤擴張過兩次,以後再也沒有增加過了。他原本以為自己修為增加了,這隱龍空間會跟著自然生長。現在看來並不是那回事。

隱隱的他感到隱龍空間還有無限演化的可能,或許還有其它自己想象不到的神奇,只是某種原因被限制了。

「呵呵。十幾里方圓的空間也不小了。」林字也只能安慰自己。近一兩日的仙晶幾乎將他種植的一些草藥蓋住了。這也是無奈..

咦?那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