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在戰鬥僵持不下,靈氣即將耗盡的時候,你又可以滿血復活,這不等於是多了一條命嗎?」

「還等什麼,競拍開始,起價100萬!」

看著庄老那忽悠的能力,江凡真是佩服的不行,聽上去那麼令人信服,說的那個抑揚頓挫,簡直完美,真不愧是拍賣場多年的老手。

若是換一個人說,別說100萬,恐怕十萬都沒人願意買。

「我出150萬!」說話之人,乃是一官宦子弟,150萬還是出的起的。

「我出200萬靈幣!」

「300萬!」

「誰都別和我爭,我出500萬靈幣!」上官鴻恩大聲吼道。

進入修鍊瓶頸期,上官鴻恩,原本之上想碰碰運氣,看有沒有適合自己的丹藥出現。

果不其然,聽庄老解釋完那丹藥的功效之後,上官鴻恩心臟都快跳出來了,這不正是總會計想要的丹藥嘛!

明月還我心 快速補滿大武師高階以下,所有武者的靈氣,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大武師四段,一直無突破,晉陞五段的一個重要原因,便是每次進入關鍵時刻,總是靈氣不足,致使突破失敗。

要是有了這顆丹藥,那豈不是水到渠成的事?

「我出600萬!」一少年聲音響起。

眾人循聲望去,發現此人赫然及時丞相李正的兒子,李文新!

這李文新倒也不是都么需要這丹藥,畢竟他才大武師二段的修為,還用不上這麼高階的丹藥。

只不過上次那洪城的屈辱,李文新想在這次討回來。

要比金錢,除了皇室,恐怕沒人比得過李家。

「李文新,你則是什麼意思?」上官鴻恩自然知道,自己壓根無法同李家競價,也知道,他傢伙無非就是想報洪城之仇。

「上官鴻恩,何必明知故問?這裡是皇城,不是洪城!」李文新說話時,腰杆子都直了許多。

「你……」

上官鴻恩此刻別提有多憤怒了,但也僅僅是憤怒而已,這可是天子腳下,多少人等著他上官家犯錯,然後連根爬起,因此上官鴻恩這次也只得認栽。

「600萬一次。」

「600萬兩次。」

「二星極品龜苓膏,600萬成交,歸李文新公子。」庄老高聲喊道。

看來,還真如庄老所料,不止500萬靈幣,竟然賣出了600的高價,自己剛才花出去的,瞬間又賺了回來。

江凡不得不佩服庄老的煽動和忽悠能力,想當年自己在黑市,兩件一起買,那少年才開100萬的價……

「接下來的一件,乃是更加稀罕,同樣是出自大師之手的東西,一星極品精鐵手套!」

我真的不想當醫生啊 一聽竟然是護具,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護具,那可是多少武修夢寐以求的寶貝。

身上有了一件護具,對戰任何同階的人,幾乎都不帶慫的。

因為防具基本上都是帶有百分比抵消傷害的功能,而極品級別的護具,抵消傷害的能力,達到百分之五十!

按照寒武大陸的標準,一星護具能夠抵消傷害的最高上限為武王境界以下。公認標準如下:

一星護具:抵消大武師七段以下50%傷害,大武師高階【七段至九段】20%傷害,武王境以上無效。

二星護具:抵消大武師高階以下50%傷害,武王七段以下,20%傷害,對武王武王高階以上無效。

三星護具:抵消武王七段以下50%傷害,抵消武王武王高階20%的傷害,對武帝以上攻擊無效。

……

基本上就是以此類推,當然這些都是品質在極品的情況下,其他品質價差的,效果也會依次銳減。

也就是說,這手套雖然只是一星,但因為其品質是罕見的極品,因此比一些二星,甚至三星的功能更加強悍!

直接抵消50%大武師七段一下的攻擊,這是什麼概念?

有錢有實力的,都屏氣凝神,等待庄老的競拍底價。

沒錢的。則只有眼巴巴的看著這寶貝,飛入別人的懷抱。 ?看著已經被吊足了胃口的眾人,庄老便也趁熱打鐵,報出了競拍的底價:

「一星極品手套,起價1000萬!」

江凡直接就懵了,雖然知道這手套的價格,應該會比那龜苓膏要高些,可這也未免高的太離譜了。

龜苓膏最高競拍價,也就600萬,可這手套,竟然直接起價1000萬,未免也太恐怖。

不過,話有說回來,看著自己的東西被拍出這麼高的價格,江凡別提有多樂了。這是要大發的節奏啊,一件一星的護具,就能賣出如此高價,那等以後等級上去了,鑄造出三星四星,甚至更高的裝備來,那豈不是要富甲天下……

現場也是一陣倒抽涼風,誰也沒料到,庄老會這麼恨,竟然直接1000萬起價,讓他們連競爭的機會都沒有。

大約沉默了好一會,那李文新終於出聲了。

「我出價1200萬!」

1200萬靈幣,雖然有些昂貴,但孩子啊他李家的承受範圍之內,要是有了這手套,上官鴻恩也奈何不得自己!

1200萬靈幣,那可不是小錢,就連上官鴻恩,也只能幹瞪眼,而無法參與競價。

因為潯陽商盟的勢力,是眾所周知的,要是膽敢有人蓄意搗亂,競拍之後,無法足額支付的話,那麼有的是手段讓你支付,哪怕是傾家蕩產,為奴為俾。

別說小小上官家,就是皇家,也不敢隨意得罪潯陽商盟。

「1500萬!」

四號包廂傳出的聲音,而且,如果江凡沒聽錯的話,應該是楚天星的聲音。

這江凡就有點納悶了,楚天星乃是武王境的高手,這一星的手套對他來說,幾乎沒有任何效果啊,他要買著做什麼?

「1800萬!」

「2000萬!」

「……」

「5000萬!誰若再爭,那便是與我皇家為敵!」

爭搶進入白日化,四個包廂中的人都火藥味十足,最後一號包廂的皇家代表,竟然豪擲5000萬!並且用皇家的身份壓制眾人,由此看來,這裝備,皇家乃是勢在必得。

不過,這倒是可以理解,畢竟皇家後輩弟子眾多,多一件防具,便多一份的勝算。

只是江凡不知道,皇家和三大武院之所以如此爭搶這一星的護具,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便是為半個月後的皇榜大比做準備!

雖然上次的皇榜大比前十修為均在武王以上,然而,當年的前十,經過三年之後,多數已經年滿二十,無法再繼續參加這年的大比。

正是因為如此,導致這一屆的皇榜大比出現青黃不接的現象,因此很大大武師高階的武修,極有可能躋身前十。

而進入皇榜前十,那不僅僅只是一個象徵性的榮耀。

除了會得到皇家的獎勵,每天都會得到特殊的津貼,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清音谷的外門弟子選撥,也是從皇榜前十之中的人挑選。

因此,進入皇榜前十,意義重大,是清音谷境域每個武修的終極目標。

三年前摘得皇榜冠亞季軍的秦天、秦書、秦松三人,均被清音谷直接納為內門弟子,那秦松至今扔在清音谷修鍊,而秦天、秦書二人,則為了世俗的權勢,放棄了繼續修鍊的機會。

上次進入皇榜前十,至今未滿20的,只有平遠武院的晏維、楚天星、皇家武院的秦剛秦陽兄弟、清音武院的鄭威,總共餘下五人。

也就是說,足足還有五個名額可以爭搶。

而這三年來,皇城不曾出現過什麼修為逆天之輩,甚至連晉陞武王的年輕少年也不曾出現,因此那五個名額,極有可能均被大武師境的人搶去。

這也正是他們如此瘋狂這手套的原因所在。

5000萬,如果能爭取到一個皇榜名額,那無疑是賺的,進入皇榜,不但能極大的提升一個家族的威信和名望,也能讓其他潛在的對手,有所顧忌。

更何況,皇家每年的津貼,都價值上千萬,明顯就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目前有能力衝擊皇榜前十的,除我之外,實力均在大武師中階左右,若是不能取得此手套,恐怕無法取得皇榜前十的席位,錯過這一次,我便再也沒有機會」

看著皇家那5000萬的天價,以及那帶有威脅性質的話語,李文新陷入了沉思。

今年已經18的自己,如是錯過這一次,那便永遠都沒有機會進入皇榜,便也失去名留青史的最後機會。

要知道,每屆進入皇榜前十的弟子,不但會在史書上,留下重重的一筆,而且會在皇城武場的石碑上,刻下自己的大名,供後人瞻仰,那是何等的榮耀?

「不行,我一定要進入皇榜!」李文新咬了咬牙,決定這次不再妥協於皇室的淫威。

「6000萬!」李文新喊出了拍賣場,今年開拍以來的最高階。

整個拍賣場,死一樣的寂靜。

一號包廂,再也沒了聲響,彷彿裡面不曾有過人一樣。

當今皇室秦天那殘暴嗜血的脾氣,無人不知,這下李家恐怕是要遭殃了。

然而,李文新畢竟還是太年輕,以為自己李家好歹也是丞相,皇室應該不會為了一個手套,而大動干戈。

「6000萬一次。」

「6000萬兩次」

「一星極品精鐵手套,6000萬成交,歸李文新公子所有。」

庄老笑容滿面的說道。

庄老自然知道,這李文新今日得罪了秦天,不會有什麼好的下場,但這有和他有什麼關係呢?

他只負責拍賣,賣出個好價錢,便是最大的目標,至於恩怨,潯陽商盟向來不插手地方的事物。

這也是潯陽商盟能如此強大,而又成功的秘籍吧。

「接下來,拍賣一件本商盟在域外玄武島偶然所之物。」說著,庄老從一個木質的寶盒內,取出了一顆拳頭大小球體。

表面坑窪不平,其材質既不是金屬,也非石質,給人一種說不清楚的感覺。

在江凡看來,這東西,隱約有生命的氣息,拿出來的一瞬間,江凡便覺得此物不凡,但至於是什麼,江凡也說不出來。

「至於這球形物品,我們商盟也無法確定其材質和品階,但能出現在玄武島的東西,肯定不是一般之物,廢話也不多說,底價100萬,競拍開始!」

庄老心裡也拿不準,這100萬是不是太高了些,畢竟誰也不想一個廢球回去。 ?果然不出庄老的所料,幾千號人,竟然沒有一人競拍,都一副觀望的模樣。

要是冷場那可就尷尬了,這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情況。

「庄老,100萬是不是太高了,要不降價吧,不然就要冷場了。」一旁的小二提醒道。

「不慌,在等等。」庄老心裡也有些發慌,不知該如何處理。

如果降價吧,那無疑就等於是開了降價的先例,以後就別想拍出高價了,因為你出價稍微一高,別人就讓你冷場……

而撤銷的話,雖然沒多大損失,但無疑會砸了自家的招牌。

畢竟潯陽商盟的拍賣場,打的可是精品的招牌,若是你這東西連100萬都沒人買,那無疑就是廢品,這不等於是砸了自家的招牌么?

「500萬。」十號包廂的女聲再度傳來。

所有人皆是驚愕不已。

這十號包廂到底是何方神聖?

之前為了一個三星的白狼,不惜花費600萬的高價,甚至是得罪皇家武院。

而現在,竟然又以500萬的高價,拍下一件無人問津的廢品,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這裡面到底是誰?之前好像從沒見過這號人物。」

「不會是商盟的托吧?」

「應該不會,如果是托的話,不應該是抬高價么,而這傢伙分明就是抬死價。」

「皇城什麼時候出現如此一號人物。」

……

競拍之聲一處,所有人再也禁不住內心的納悶,紛紛猜測著。

庄老也是會心一笑,自己商盟的照片總算是保住了,以後是打死也不拍賣無法鑒定之物了。

自然無人競價,那「廢球」由十號包廂所得。

「剩下的,便是今天的壓軸重寶,清音令!」 冷魅首席的致命戀人 說道「清音令」這三子的十號,庄老的聲音明顯提高了好幾個分貝。

言辭之中,甚至透露著無比的自豪之感。

而拍賣場,此刻已經不能用嘩然來形容了,真是用暴動都不算為過!

幾千人,驚詫聲,尖叫聲,有不少人都已離開自己的席位,高高站起,像是要一睹那「清音令」的尊容。

江凡則是一臉懵逼。

「清音谷我倒是聽說過,但這清音令是幹嘛的,竟然讓他們這些人如此的瘋狂?」江凡納悶的自言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