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吶,我吃到了這麼好吃的東西,我好感動,我以後要是吃不到怎麼辦?」秦毅淚花滾滾而下,他將剩餘的部分拿起來往懷裡塞。

「毅弟,你這是怎麼了?」秦嵐指指秦毅鼓突的胸口,秦雷他們一看就明白了,開懷大笑。

「嵐哥,我以後要是吃不到這種東西,我會死的,真的,這半隻我留下來,想吃的時候再吃。」秦毅很認真地說道。

「傻老弟,只要你努力修鍊,我們就經常有機會吃到,你看你現在實力這麼強,自己也能打到靈獸,等你實力更強一點,說不定可以打到品級更高的靈禽肉,到時候你吃到鳳凰肉也不是沒可能的。」秦嵐安慰道。

「那好吧,我聽你的,我這一輩子就要吃到傳說中的龍肝鳳髓。」秦毅狠狠地咬著靈禽肉,小貓看到他這個樣子一直忍不住笑,有時還咯咯笑出聲來,又趕緊用手捂住嘴,她的笑態可掬。

秦毅吃完了靈禽肉,肚子中有底,又吃了一些其他的食物,心情暢快,看到捂著嘴在笑的小貓,來了興趣,所謂飽暖思**。

「小貓,你看著我幹什麼?不要總是對我笑,否則我連你一起吃掉,你還笑,再笑,不許笑。」秦毅邊吃邊逗著小貓。

「毅弟,好好吃飯。」秦雷最看不慣秦毅這樣,行為有點不軌,不好好教育可能就走上歪路。

「雷哥,你管的太寬了吧,我就喜歡跟小貓說說話,怎麼地了。」秦毅不服氣說道。

「不服管是吧,以為比我強點就得瑟了,不就是長了一個豬樣的大肚子,要不是嵐弟給你那麼多吃的,你有機會來雲陽城?」秦雷損道。

「嘿,我還就來了,怎麼地?不服,咱倆較量一下。」秦毅挑釁道。

「來就來,誰怕誰,我只服秦嵐,你算老幾?」秦雷一下子火大。

「雷哥,毅弟,你們坐下來,我說個規矩,我們的拳頭是對外人的,不是對自家兄弟的,明不明白?」秦毅勸解道。

「是,是!」兩人點頭。

「要較量可以,但是回去再說,誰打贏了我還有獎勵,那是提高實力的辦法。」秦嵐說道,「你們都明白了嗎?」

眾人都點點頭。

「趕緊吃,將桌子上的菜全部幹掉。」秦嵐吃了一半,給每人夾菜。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珉妹,你看晚了,最好的房間被別人訂了。」

「少門主,那就算了,我們去另外一間吧。」王珉的聲音。

「那怎麼成,我黃玉朗在修緣聚吃飯,那是給他們面子。」黃玉朗囂張地說道,一邊叫手下師弟推開門,一看到是秦嵐他們,不由地大動肝火。

「我道是誰?原來是秦家寨的幾個窮鬼來吃霸王餐,掌柜的,你真沒眼力,這一頓你將損失幾千兩銀子。」

「什麼?沒錢也敢吃霸王餐,找打是吧?」雪鷹門一個弟子說道。

「這位小爺,你要是真如少門主所說,那就請便,多少給點,不要讓我虧太多,這頓飯算我賠了,還請讓個位置來。」掌柜小心說道,誰也不敢得罪,他打聽到秦家寨的幾個少年也是不好惹的主,得罪誰都不行。

「憑什麼要我們讓位,小爺我還沒吃飽了,等小爺我吃個三五個時辰你們再來。」秦毅一邊啃著靈禽翅膀,一邊指手畫腳。

「掌柜的,你看到了嗎,就是這樣一副德性的人吃霸王餐。」黃玉朗指著秦毅對掌柜說道。

掌柜的看到秦毅那副餓鬼投胎的吃飯模樣,哪裡還不相信,「各位小兄弟,還請將飯錢結算一下。」掌柜感到一陣肉痛。

「結算,哪有這樣的道理,吃完再結算。」秦毅不樂意說道。

「掌柜的,要不要我幫你趕走這幫吃霸王餐的傢伙,沒錢還來這種地方吃飯。」黃玉朗奚落著。

「誰說小爺沒錢,小爺要是拿出錢來,那是不是你污衊我,是不是要補償我,這頓飯錢你請?」秦嵐喝了一口茶,慢條斯理地說道。

「我還就是不相信你能拿出吃飯的錢來,拿得出來我請,土鱉!」黃玉朗抬著頭,看都不看秦嵐一眼。

「嵐哥哥,這頓飯錢我給你出了。」王雨煙從他們身後鑽出,本來是極不願意來的,是她姐硬拉著她過來,擔心秦嵐吃癟,挺身而出。

「雨煙妹妹,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這點錢我還是拿得出來。」秦嵐對著王雨煙微微一笑。

然後從納戒中拿出二十個聖龍幣出來,輕輕地擺在桌子上,神龍幣閃耀著神奇的光芒,晃耀著眾人臉。

「這些夠了嗎?」

「怎麼?天啊,這是聖龍幣。」掌柜的驚訝地喊出聲來。

「靠,不會吧,這小子怎麼會有聖龍幣?」黃玉朗也有點吃驚,就是自己也沒有多少聖龍幣。

「黃大門主,不是說好了,我拿得出錢來你買單,你現在看到了,我先感謝你給我買單。」秦嵐嘲諷地看著黃玉朗。

「小子,算你狠,咱們郡城比賽見。」黃玉朗帶著一幫人氣急敗壞地朝另一間雅室走去。

「好,我等著。」秦嵐毫不相讓。

王雨煙擔憂地看了秦嵐一眼,也跟著他們走了。

「兄弟們,這頓飯是賺來的,大家多吃點,不吃白不吃。」秦嵐笑著說道。

「嵐哥,要不我們喝點最貴的酒吧,狠狠宰那小子一頓,讓他猖狂。」秦毅出著主意。

「你一個未成年少年就想喝酒,算了吧,等過十六歲再說。」秦嵐敲了一下秦毅的腦袋,「趕緊幹掉所有的食物,不要浪費。」

秦毅聽令,雙手如飛,將桌面上的菜肴一掃而光。

「嵐哥,今天我算是對得起自己的肚子了。」秦毅的口中不斷噴出霞光,打著飽嗝兒,他現在吃飽喝足,眼睛就溜到了小貓身上,不停地給小貓使眼色。

「少爺,還需要什麼服務?」小貓很有禮貌的問道。

「小貓,我看你一直瞟著我,是不是對小弟弟有好感,來吧,做弟弟腿上,給弟弟唱個小曲。」秦毅笑得極其猥瑣。

小貓面色一紅,「沒想到小少爺人小心不小,要想姐姐坐你腿上,也得你長大了才行,不然別人會說我老牛吃嫩草的。」

「小貓姐,我都不在乎,我就喜歡小貓姐的笑容,要不跟我回秦家寨。」秦毅死皮賴臉地說道。

「你好壞啊,我不理你了。」小貓轉身就走了,秦毅還死死盯著小貓婀娜的身姿,一直看到她消失。「哎,我覺得我還蠻招女人喜歡的。」

「毅弟,注意點,我看你要是有錢跟那個隋永差不多。」秦嵐打趣道。

「嵐哥,你不要拿他跟我比,他算個什麼,一個低級品味的色癆,只會用強,而我秦毅,絕不強來,我要用我的魅力打動女人的歡心。」秦毅振振有詞地說道。

「算了吧,就你這模樣,還魅力,自作多情,我看別人只是嘲笑你的體重吧。」秦仁損道。

「仁哥,不要吃醋,剛才小貓可是一直看著我樂,我可以感覺到她是發自內心的微笑。」秦毅自信滿滿。

「對了,現在已經是晚上了,可以酣睡做美夢了。」秦孝嘲諷地看著秦毅。

「也是,我在夢裡與小貓相逢。」秦毅臉皮很厚。

「毅弟自從實力大增后,自信心爆棚,我也得向毅弟學習,嵐弟,你得好好教我。」秦密也討好地說道。

「密弟,你只要努力吃,也會跟毅弟一樣的。」秦雷樂道。

「各位吃飽喝足,今晚休息一下,明天跟我去隋府討個說法,現在趕緊回軍營。」秦嵐站起身,帶著眾人離開。 秦一穿越了,來到了一個修鍊的世界,這裡強者為尊,物競天擇。

前世是一個殺手,他的心很冷很靜,因此,即便知道穿越,也仍然淡定的很。

此刻,他的身份是南寧國九大家族榮國公府的嫡系長房長孫。

南寧國立國百年,皇室東佛家族在九大家族的支持下,一掃八百萬里河山,一統天下。

第一代南寧太祖東佛至,文武雙全,雄才大略,為東佛家開創了這百年的輝煌大業。

九大家族更是安心輔佐,不敢妄動。

然而祖宗英雄,子孫狗熊,自從第二代南寧國皇帝東佛安之後,東佛國主三代昏庸,自毀城牆。

如今,趙家佔據北部三州,聲望日隆,錢氏占河東大地。榮國公秦氏則是佔據關中,其他家族也是瓜分天下。

東佛皇氏徹底失去掌控天下的局面,命令難出帝都。若不是九大家族顧忌名聲大義,怕是這最後的地位也保不住。

榮國公這個封號是開國之初就流傳下來,乃世代爵位,尊榮無比。

榮國公府在關中首府賢陽城北,直接佔了整個城市的四分之一,遼闊無邊,恢弘龐大。

當今榮國公乃是秦重,年過六十,然而修鍊有道。

乃是大將星位的頂尖高手。

修鍊者境界分為,兵星位,尉星位,校星位,將星位……

兵星位分為十階,尉星位則分為上中下,校星位則是大上中下,將星位,大上中下。

大將星位那可是全國有數的頂尖高手,撐起了秦家的一片天空。

秦重有四子,長子秦仁,也是秦一的父親。當然,這個世界秦一的身體名叫秦毅。秦仁年近四十,大校星位的強者,不過在秦家這等人家不太夠看。

二子秦義才是秦家二代的最強者,年紀輕輕已是中將星位巔峰高手,大將可期。

三子秦禮走的是文道。正所謂三千大道殊途同歸。

修鍊之道有戰爭殺伐之道,文士煉心之道,通天星位道,棋士道,殺道,魔道,浩然正氣道,佛道……

文道講究心為主,體為末,溝通天地之力,一言一行皆有天地威壓。曾經最為有名的文道至聖孔子,在中原大地祭天,念聖書《論語》,中原大地三年得治,大周國一統天下,四海昇平,被視為奇迹,孔子也被尊為文道魁首,至聖。

可惜的是如今戰爭殺伐道大盛,文道漸衰,以至於修鍊段位的劃分都採用了軍中官位制。

曾經以文士,文師,文宗,文尊,文王,文皇,文聖來劃分的體制都被拋棄。

殺伐之道大興,世間的百分之八十的修鍊者都是殺伐道。

這一切的原因自然是殺伐道在主宰天下格局的時候起了重要作用。

殺伐道,白起一代殺伐道殺神,屠戮天下九百萬,秦國大興。

殺伐道,樂毅,殺道宗師一出,燕國大興。

李牧,廉頗,趙國大興。

……

一個個殺伐道將星一次次改變天下格局,而其他大道的修鍊者雖然也偶有璀璨奪目的輝煌,然而終究是被殺伐道掩蓋。

秦智則是術士道,撒豆成兵,呼風喚雨。

秦家主殿,議事廳。

秦重端坐在主位上,右手擱於桌子,威嚴肅穆。

秦家的二代坐在下手,三代們則是站立著。不過由於秦一的長房長孫的身份,因此也被安排了一個座位。

由於子孫為爭奪皇位,爵位,導致國家衰敗的情況屢次出現,因此,每一個家族,嫡長子才是第一繼承人,什麼立賢不立長,純屬狗屁。

除非長子是傻子,否則再怎麼無能也不能剝奪他的爵位,皇位繼承者的身份。

當然了如果一個家主,皇帝太過昏庸,家族,皇室這時候的長老團會出面輔政。

然而秦一可不是小說里狗血的廢物「太子」流修鍊。

雖然不是什麼驚才艷艷,舉世妖孽之輩,不過也算是天賦頗佳,年僅十九歲就是上尉星位。

「好了,人也都到齊了,這裡有件事就宣布一下」秦重嚴肅出聲。

「前日里趙家派出一萬虎狼軍隊徹底滅亡了帝都的東佛皇氏,趙氏拒北部三州,正式稱王,已經開始攻略天下,雖然趙氏此舉為世人所詬病,不過居然沒人出面聲討,看來東佛家早已失去民心。」

秦重此言一出,眾人皆是大驚失色,秦家在帝都乃至天下都有情報組織,因此,事情還未流傳開來,他就得到了消息。

眾人還不知道,很是震驚。

趙家虎踞北部三郡,威震天下,乃是九大家族第一世家,想取東佛氏而代之,不是一日兩日。

可謂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然而當真正聽見這個消息的時候,眾人還是震驚不已。

「父親,趙家已經稱王,我們秦家位列第三,實力不俗,何不效仿。」秦仁開口說道。

他是長子,第一繼承人,有這個資格發言。

秦一眉頭一皺,雖然對這個便宜父親不太感冒,不過自己到底佔了人家兒子的肉身,因此還是逃不開關聯。

有道是,爭霸天下,深挖洞,廣積糧,緩稱王,那可是穿越者的必備之選。然而自己這老子有點缺乏目光啊。

秦一覺得一定會有人反對:「唉,怎麼攤上這麼一個父親。」

正待秦重發怒。

「不錯,正所謂,槍打出頭鳥,趙氏已經犯禁。」秦重道。

「額,那你怎麼說不錯」秦一心中疑惑。

「不過嗎,亂世已到,打響名聲才能吸引天下人傑,所以我們秦家也要稱王」秦重說道。

「額」秦一徹底傻了,這情況不對啊。

「父親所言極是,大哥說的也對,以我們秦家的實力,未必不能一爭」秦義說道。

秦禮亦是點頭。

「到底誰是對的」秦一無語。看來穿越者的理論不太對啊。

…………

約定好了,秦家稱王的事,便開始圖謀如何搶奪地盤,爭奪天下。

「父親,我們地處關中,進可攻退可守,三關險要,只有後方蜀地未平,我們可攻略蜀地,先安後方」秦智說道。

「好,智兒有眼光」秦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