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導師們所說,玄天宗的這名成員雨瑩,她肯定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說話如此不經大腦。

面對數十名武道學院的怒火,小蘿莉雨瑩顯得格外淡定,她比任何人心裡都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不懂的是那些老學員們而已。

見到小蘿莉雨瑩如此淡定,幾十名導師一愣。

「諸位前輩,雨瑩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是諸位前輩不懂,諸位前輩在武道學院里修行時,雨瑩可能還沒出生,這事不假,但是雨瑩還是不能打開專屬結界,讓諸位進入。」

她,她真的說出這樣的話了,斬釘截鐵的拒絕幾十位導師的進入,小蘿莉雨瑩,繼續道。

「現在宗主凌天,正閉關修鍊,雨瑩不能讓諸位打擾到他,還望諸位前輩能理解。」

說完此番話,小蘿莉雨瑩,對著幾十名武道學院的導師們微微行禮,便毫不猶豫轉身離開。

看著專屬結界內的小蘿莉雨瑩,直接轉身就走,無論導師,新學員,老學員都愣住。

許多武道學院的導師們,更是生氣得直接釋放出龐大氣勢,即便如此,這些火冒三丈的導師們,並未離開。

依舊站在玄天宗的專屬結界面前,看著空中的浩蕩能量,無比著急。

果然跟他們所猜測的一樣,在玄天宗里有人在修鍊,所以龐大能量才會源源不斷聚集而來。

那人已突破到二重尊級修為,可能量聚集速度,吸收能量速度,依舊只增不減。

若真能親眼目睹那一切,或許他們能弄清,玄天宗的宗主凌天。

究竟是如何辦到的,在身體達到飽和狀態,還能源源不斷快速吸收能量,弄清此事,對修為將強所未有的幫助。

丹藥會的會長趙默,靈符盟的盟主孔岳,以及在場的老學員們,注視著不遠處幾十名導師,依舊聚集於此。

即便他們很生氣,很憤怒,依舊想進入玄天宗,許多老學員很疑惑。

玄天宗里究竟有什麼東西吸引這些導師們,即便他們被玄天宗的小蘿莉雨瑩無禮拒絕,他們還是不願離去。

就在眾人沉思時,玄天宗內釋放出一股龐大能量氣息,蔓延而開。

經過三個時辰,又是突破的前兆,感覺到這股龐大能量氣息毫無保留釋放,幾十位武道學院的導師們,更加著急。

一臉不敢置信的探出腦袋,打量著玄天宗里,內心更加著急。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突破的前兆!又是突破的前兆,又是方才那個人。

方才那人才剛從一重尊級修為,突破到二重尊級修為,可沒想這麼快,他又要突破到下一重修為!

不行,絕對不行,此事一定要弄清楚,玄天宗里的凌天,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竟這麼快,在短短三個時辰里,又要從二重尊級修為,突破到三重尊級,這絕對是突破前兆。

如果能弄清楚,並掌握,一個人在身體容器達到飽和狀態,還能如此快速吸收能量。

他們的修為絕對突飛猛進,許多導師是往屆的老學員,留在武道學院,成為導師。

他們留在武道學院導師,雖說是教導新的學員們,其實他們自身也想從新學員身上學會東西。

學院里的能量比外面的能量濃厚數十倍,也是吸引他們留在武道學院的原因之一。

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他們一直夢寐以求的修鍊方式,身體容器飽和狀態,依舊能快速吸收能量,這種事前所未有。

他們又怎可能因為生氣,而放棄這樣一直在尋找的東西。

在場的老學員,新學員,感覺到這股龐大能量毫無保留釋放,他們也被嚇一跳,在前幾個時辰里,已有兩次突破。

玄天宗里這麼快,又有第三次突破的前兆,這實屬罕見!

從這股龐大氣息上判斷,此次突破的人,應該是從二重尊級修為,突破到三重尊級修為,難道是剛剛突破的那個人?

這,這怎麼可能,那人前不久才突破,這麼快又要突破?

不僅在玄天宗外面的新學員,老學員愣在原地,就連玄天宗里的雨瑩,高鵬,李元,唐薇四人,也是看傻眼。

臉上露出無奈苦笑,注視著武場正中間,盤膝而坐的凌天。

這股龐大能量氣息絕對不假,的確是突破修為前兆,凌天身上到底發生什麼事。

人們都常說,尊級修為,一重修為一重天,想從尊級修為提升一重,簡直難比登天。

可到凌天這裡,事情似乎變得無比簡單,短短不到四個時辰,他竟連續突破兩次,這可是尊級修為。

當凌天身上釋放出龐大氣息時,只見周身之外的能量旋窩慢慢消失。

小蘿莉雨瑩,高鵬,唐薇,李元四人屏住呼吸,生怕打擾到凌天,凌天身上所釋放出來的能量氣息越來越強。

氣息龐大程度,慢慢超過二重尊級的強度,已接近三重尊級邊緣。

片刻之後,凌天體內傳來一聲脆響,龐大能量氣息瞬間釋放,又快速收回體內,侏儒男子高鵬,語氣滿是顫抖,興奮道。

「突破了!他,他從二重尊級修為,突破到三重了!」

聽聞此話,其他三人,包括小蘿莉雨瑩,她也是一臉迷茫。

即便是被雨家稱呼為千年難得一見的武道天才,看到眼前這一幕,雨瑩也是自愧不如,這樣的修鍊速度太變.態。

在玄天宗的專屬結界外面,幾十名武道學院的導師們,徹底抓狂,方才那股龐大能量氣息爆發出的那一瞬間。

他們清楚察覺到,在玄天宗里的那人,已成功突破三重尊級修為!

「這是怎麼回事!突破了,真的有人做到了!

想當年,我從二重尊級修為,突破到三重尊級修為,整整用了半年時間,在我們那一屆學員里,是修鍊速度最快的!」

身邊一名中年男子導師驚呼道,當他驚呼完此話,身旁一名老者導師,挖苦道。

「半年從二重尊級修為突破到三重尊級修為,也算快的?我當年才用三個月,就突破了。」

「你們也不必相爭了,試問,在武道學院歷代學員裡面,有誰見過修鍊速度像玄天宗裡面那人那樣,用僅四個時辰,從一重尊級修為,連續突破到三重尊級修為的?」

在場其他武道學院的導師們,聽到此話,臉上露出無奈苦笑,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些什麼,他們內心更加著急。

想進入玄天宗里,親眼目睹一番,玄天宗的宗主凌天如何做到的。

就在武道學院幾十名導師,內心無比著急時,只見空中,又有數十名武道學院的導師們。

飛躍而來,抵達玄天宗的結界面前,很明顯,這些導師的修為,明顯更強一些。

在後來的幾十名導師里,有不少是皇級修為的強者,他們也感覺到事情不對勁。

有人從一重尊級修為,突破到二重尊級修為,又從二重尊級修為,突破到三重尊級修為。

還在短短四個時辰內,連續突破兩次修為,他們想要一探究竟,丹藥會的會長趙默,靈符盟的盟主孔岳。

以及在場的許多老學員們,已徹底屏住呼吸,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這些導師們,極少在武道學院里出現,他們留在武道學院里,都是閉關修鍊。

就連趙默,孔岳,想要見這些導師一面,都非常困難,沒想到這些導師,竟集體出現在這裡。

「那位前輩,他,他是馮索前輩,據說馮索前輩,修為已達到一重葯皇的修為,平時在武道學院里想見一面非常難,沒想到今日有幸能見到馮索前輩!」趙默驚呼道。

「還有,還有昌吉前輩!昌吉前輩是我一直以來,想要見到的前輩,據說昌吉前輩,年僅五十,卻已是一重冰皇修為!不僅昌吉前輩,連曹方前輩也在,一重火皇!」

許多老學員驚呼道,他們發現,這些前來的導師里,有許多是不問世事的皇級修為導師。

蜜愛成婚 可這些導師,也紛紛出現,之前的王矦,姜木,蘇平,裕助等導師也是一驚。

王矦,姜木,蘇平,裕助等人在武道學院里雖也是導師身份。

可跟馮索,昌吉,曹方等導師對比起來,他們身份明顯矮一截,即便他們也很想拜訪這些老一輩的導師。

想跟這些老一輩的導師,探索交流一下,可是馮索,昌吉,曹方…等皇級修為的導師。

人雖在武道學院,卻很難見一面,他們都是閉關修鍊,想見一面,非常難。

見到馮索,昌吉,曹方…等老一輩的皇級修為導師前來,王矦,姜木,蘇平,裕助等導師,急忙退到一旁,給這些人讓出位置。

強者為尊,乃是元蒼大陸不變的真理。

沒想到這些皇級修為的前輩們,也被玄天宗里所發生的異常情況吸引而來。

王矦,姜木,蘇平,裕助等人心中無比感慨,若有機會,一定要進玄天宗里到訪那個凌天。

連這些皇級修為的前輩們都如此感興趣,玄天宗里的凌天,絕對…還沒等他們感慨完,導師姜木突然驚呼道。

「天啊!這,這怎麼可能,他又開始吸收能量了!」

「沒錯,突破三重尊級修為之後,那人吸收能量的速度,竟依舊如此驚人,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站在一旁的蘇平,也無法保持平靜。

馮索,昌吉,曹方…等老一輩的皇級修為導師聽聞不少導師驚呼聲,他們都微微皺眉,一名皇級修為的導師問道。

「蘇平,這是什麼回事?你能跟我說清楚?」

「陳華前輩,是這樣的,在玄天宗里,有一個新學員,他名為凌天,四個時辰前,此人只是一重尊級修為,卻在短短四個時辰,連續突破兩次,現已是三重尊級修為,身體容器本應達到飽和狀態,可不知為何,他卻還能以如此驚人的速度吸收能量!」導師蘇平恭敬回答道。

聽聞此話,在場的皇級修為導師們,都頓時一驚,短短四個時辰,從一重尊級修為,突破到三重尊級修為。

簡直聞所未聞,而且他還不斷快速吸收如此龐大的能量!

這太過於令人匪夷所思,就在近百名導師們都在震驚時,一個身穿金袍的中年導師,苦笑道。

「諸位,我知道是誰了,這凌天,我親眼見過,在這一次武道學院第一關考核時,馬泊擔任主面試官,倒見過那黑髮青年凌天。」

此話一出,一名青發老者無奈道,「在下不久前,擔任武道學院第二關的主面試官,宋蒙,當時在這凌天身上發生的事,令人匪夷所思,所以宋蒙彙報給院長,院長親自來考核此人,可沒多久,此黑髮青年凌天卻被院長破例收入武道學院!」

本書源自看書王 ?聽到第一關主面試官馬泊與第二關主面試官宋蒙說出此番話。%%%%e%%f%%%%e%%f%d

在場那些皇級修為的導師們,也是一愣,許多皇級修為的導師都在閉關修鍊,對於武道學院的情況並不是太了解。

「宋蒙,你口中所說的黑髮青年凌天,就是方不久前,裡面那個從二重尊級修為,突破到三重尊級修為的人?院長親自審核,破例收入武道學院,又是怎麼回事?」

一名皇級修為的導師,疑惑問道,聽聞此話,宋懞直接說道。

「凌天不用通過三關考核,準確來說,他只通過第一關考核,院長就過來親自審核,並破例直接進武道學院。」

對於宋蒙的話,在場許多皇級修為的導師們,都很疑惑不解。

從他們口中得知,這凌天進入武道學院時,是一重尊級修為,在武道學院的新學員里,雖算是實力不錯的新學員。

可跟歷代武道學院的學員對比起來,一重尊級修為,也是普通修為而已。

歷代的武道學院學員里不知有多少是一重尊級,甚至二重尊級,三重,四重都大有人在。

他憑什麼?

就算武道學院歷代以來,出現那麼多優秀有潛力的學員,院長都沒有破例過,無論多麼優秀,都得經過武道學院三關考核,才能進武道學院。

他區區一重尊級修為,何德何能?

竟讓院長做出這樣破例的決定,他身上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事?

不過說起來,就憑方才他們所說的話,短短四個時辰,從一重尊級,連續突破兩重修為,的確很驚人。

突破修為,無論任何人,身體容器都會達到飽和狀態,可此黑髮青年,卻不受約束,連續突破兩重修為。

正當他們感慨之餘時,只見天空中的能量,又一次形成旋窩形態。

見到天空中那股龐大能量,不僅沒有散去,又開始將周圍的能量吸收而來,形成旋窩形態,朝著下方輸送。

在場的近百名武道學院導師們,徹底瘋狂,無法保持平靜。

「這怎麼可能,又開始了!他從一重尊級修為,連續突破到三重尊級修為之後,還能繼續瘋狂吸收能量,吸收能量速度,比方才更加瘋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將近一百名武道學院的導師們,不斷朝著玄天宗發出請求,希望通過玄天宗的專屬結界。

進入玄天宗裡面一探究竟,見到那些導師的狂熱神色,趙默與孔岳,完全呆楞住了。

這玄天宗是要瘋啊,竟有這麼都導師想進玄天宗,就連那些後來的皇級修為導師,也紛紛向玄天宗發出請求。

不過這些皇級修為的導師們,很快臉上露出不悅神色。

皇級修為的導師,在武道學院里,比一般的導師更受尊敬,就連一般的導師,見到皇級修為的導師,也得恭恭敬敬的行禮。

可當他們向一個學員創建的門派發出進入請求時…

裡面竟沒人出來接待他們,這讓許多皇級修為的導師憤怒不已,其中冰皇昌吉,皺著眉頭,疑惑道。

「這是那個門派?丹藥會?靈符盟?巔峰堂?赤雲堂?竟敢如此怠慢!」

見冰皇昌吉皺著眉頭,一臉不悅的模樣,一旁尊級修為的導師蘇平苦笑道。

「昌吉前輩,這並不是武道學院原先的四個門派,而是由五個新學員建立的門派,名為玄天宗。」

「這玄天宗,剛建立不到一天時間,前不久,玄天宗里的一名成員,從四重獸尊修為,突破到五重獸尊修為,然後新學員凌天,短短四時辰,從一重尊級,突破到三重尊級。」

聽著周圍這些導師所說的話,皇級修為的導師們內心更加震撼,區區五個新學員建立的新門派。

在如此短時間內,做出這般驚人之舉,這著實令人震驚,心中越發好奇。

他們想親眼目睹一下,被院長親自審核,並破例收入武道學院的黑髮青年,凌天,究竟是何方神聖。

他憑什麼成為武道學院創建以來,唯一一個被破例收入武道學院的人。